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幻梦情真》 第39章

    平日里,东乐提着水桶,拿着剪刀就去修理花木,心里甭提多别扭了,堂堂的黄河鬼盗,竟在女人跟前修理花木,真是憋气。他气氛地拿着剪刀把花木的枝干一根根剪掉,根本不知道怎样剪才能好看,忽听得背后有人噗哧乐了,他听得出来是许露,赶紧低头站好,许露道:“啊斗,咱们老家个个都是养花高手,你怎么不像。”说着从东乐手里拿过剪刀,轻轻拉了把东乐道:“呐,你看着,这样才对,修剪需要耐心,练武也需要耐心,养花不仅是为了观赏,更重要的是培养人的品性,你说对吗?”

    听她这样一讲,东乐反倒对眼前的女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简简单单地养花,被她说出这么多道理出来,而且都是练武心法啊,这让他获益非浅。东乐于是静下心来,站在许露跟前认真地学习着,鲜花、美人融合在一起,让他第一次意识到美,第一次产生了心动。就这样,几乎天天许露都在教东乐养花,这一天,两人靠得很近,正在端详着一棵文竹,文竹上长出一些黄色的小粒,象小米一样。突听到有人大喝:“嘟,大胆狂徒!”,窝破疾步冲来,手持大刀就要砍东乐,东乐闪在一边,强压着性子没有还手,窝破见东乐会些武功,更是火冒三丈,挥舞着大刀朝东乐连环劈来,招招狠毒,看得出来,窝破的武功相当高超,东乐不能还手,又不能显示太高的武功,就显得非常被动,险情迭生。

    许露哭喊道:“窝破,你不要伤他,否则我撞死在你面前。”说罢,一头朝廊柱撞去。窝破见状,飞身抓住许露胳膊,将她拉住,但仍是努发冲冠。小萍赶紧从侧屋跑出,来到窝破跟前道:“大人息怒,此人乃夫人家丁,从四川来的,这个您是知道的。”

    窝破镇静了下道:“她们来,我怎不知道!”

    许露仍在抽泣,小萍道:“大人很忙,夫人也是出去买布时遇到的,就没有禀报大人把她们带了回来,况且这啊魁还在街上救了夫人性命呢!”

    窝破瞪了一眼东乐,显然并不看好他,又转身训斥许露道:“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让你出去,你偏出去,看来不收拾你,你是改不了了。”

    小萍朝东乐使了个眼色,东乐赶紧退出朝后院去了,憋了一肚子气,回到房内独自喘着粗气,梦原问他,东乐道:“老子这一辈子还没受过这窝囊气,要不是不想坏贤弟计划,我早就把他宰了。”梦原听罢经过道:“于兄受委屈了,我在此谢过,今后还请仁兄忍耐,窝破出现,恐怕皇帝也会出现了,请仁兄多从许露那里打听点消息,如今只有您和她接触机会多啊!等事情办完后,小弟再向您赔罪。”

    东乐一晃脑袋,打了下嘟噜,道:“不想他了,贤弟放心,我一定会忍到最后,有这样的老公,许露也够倒霉的了,唉,真可怜!”

    梦原故意打趣道:“看!心疼了吧,你不会爱上她了吧。”

    东乐挠挠头,眼睛里有些羞意,长叹一口气道:“爱上她又能怎样,她已是人妻,我不能干那挖墙角的事啊!”

    梦原道:“凡事不要看绝,我总相信世上有非常巧合的事。”东乐不解,梦原也未作解释。

    第二天,东乐依旧提了水前去浇花,远远看到窝破跪在许露门前,于是停下躲在屋侧探耳偷听,只听窝破道:“夫人,我该死,我错了,我给你磕头了,求你原谅我的粗鲁,我以后再也不那样对你了。”说着,窝破朝地上磕了几个响头,许露仍然没有答话,只有哭泣声传出。窝破呆了一会儿,有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文弱书生走来,在窝破耳边言语了些什么,窝破便与他匆匆离开了。

    东乐继续提水过去,边浇水边朝许露房门看,过了一会儿,听到许露道:“啊斗,是你吗?”

    东乐道:“夫人,是我,你好吗?”

    许露道:“我不好,我很难过,我不想活了。”

    东乐有些不知所措,他慌忙道:“那,那可不行!”

    许露道:“为什么不行!”

    东乐道:“我不知道,我想这些花木遇到风吹雨打尚且傲然挺立,它的主人更应如此吧!”

    许露又一阵哭泣道:“是吗,你说我能行吗,我怕我坚持不到。”

    东乐赶紧道:“你行,你一定行,我发誓!”

    哭泣声渐渐消失了,许露道:“我心里好受多了,谢谢你,你能进来和我聊会儿吗?”

    “夫人,我不敢!我是个下人。”

    “别叫我夫人,叫我许露好吗?我从来没把你当成下人。”

    “那好吧,夫人,不,许露,如果我能让你快乐起来,我就进去。”

    门开了,屋内很黑,看不到许露,东乐进入屋中,却见许露用袖子捂着脸,东乐不解,许露道:“我的脸很丑,见不得人。”

    东乐道:“夫人,不,许露,你是我见到的最漂亮的女人,怎么见不得人呢?”

    许露道:“你说得是真的吗?”

    东乐不住地点头。

    许露放下胳膊道:“你看看我这个样子,还觉得美吗?”

    透着微弱的光线,东乐看到许露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东乐说不出得心痛,一把抓住许露的手,袖子顺势滑下,露出雪白的胳膊,可以看到上面也是道道血迹,东乐牙关咬得格格作响,挤出几个字:“这个狗娘养的,我恨不得宰了他!”

    第五部 梦幻天涯 十一、心痛爱恋(续四)

    (更新时间:2005-12-26 20:44:00  本章字数:2285)

    许露哇得一声扑在东乐怀里嚎啕大哭起来,东乐没有说话,任由她在怀中释放伤心,许久之后,许露才从东乐怀里出来,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是我不好。”

    随后,许露就将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了他,原来窝破回来后,发现许露和东乐在一起,醋意大发,又听说许露偷偷出去,险些丢了性命,气不打一处来,遂把许露推到房中暴打一顿,许露挨打也不是第一次了,她只能默默忍受,等他发泄完毕,他就会独自睡了,许露就这样哭了一夜。第二天,窝破起来,看到许露的伤痕,懊恼万分,苦苦哀求原谅,被许露赶出房门,才出现上述一幕。

    东乐愤愤道:“象这种没有人性的老公,你为什么不离开他?”

    许露道:“窝破势力这么大,我能逃到哪里,我曾经想一死了之,只是担心唯一在世的爹爹。”

    东乐道:“既然他这么坏,你当初为什么要嫁给他。”

    许露叹了口气道:“当初,我遇着他时,他是一名武将,是我心目中英雄的形象,他对我也很好,他很爱我,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一成亲他就变了样,经常打我,越来越凶,变本加厉地折磨我,他容不得我跟别的男人说一句话,哪怕是仆人也不行,我现在对他是彻底死心了。”

    东乐非常同情许露的遭遇,发誓一定要保护许露,这让许露万般感激。

    正说着,东乐听到门口有轻微的脚步声走过,箭步冲出门外,刚好见到一个女人的背影拐过墙角,从背影看象是小萍,许露说没事,小萍是自己的贴身丫鬟,不会乱讲话的。随后,东乐浇完了花,回去歇息去了。

    第二天,东乐依旧来到前院,又看到了前一幕,窝破仍然跪在地上请求原谅,随后又匆匆忙忙离开,心知许露又挨打了,心里挂念,悄悄走到许露门前轻轻敲门,屋内没人说话,东乐一阵紧张,他生怕许露出事,他急切地问道:“许露,你怎么样了?”

    屋内发出咚的一声,过了一会儿,听到许露微弱的声音“你推门进来吧!”,东乐轻轻推开房门,却见许露趴在地上,被褥拉在她的身后,看样子她是从床上掉下来,又爬到门口来开门的,许露脸色煞白,嘴唇干裂,精神恍惚,眼睛萎靡,东乐赶紧抱起许露把她放在床上,许露没有说话,闭着眼睛,泪水从眼角止不住流下来,东乐倒了杯水蹲在床边,心疼地望着她,许久许露才睁开眼睛,东乐将水喂给她喝,许露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东乐,突然开口道:“你带我走吧!”

    东乐听她此言呆住了,他没有回答,说心里话他早就忍耐不住窝破的残暴,若不是他是许露的老公,又挟持着皇上,他早就把他撕了,不说要带许露离开,但也至少不让他再受如此之苦了。

    许露见他没有回答,有些难过道:“你不愿意,你嫌弃我。”

    东乐连忙摇头道:“不是的,我想,不过我们还有……,我是个下人,怎能高攀得起。”

    许露道:“我知道,我只是说说,你别在意,我随时都可能死去,我死之前有个请求,不知你能否答应我?”

    东乐道:“许露,你不能死,我也不会让你死,只要你能好好活着,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许露的眼睛中放出点亮光,吃力道:“我想看看你的真模样,行吗?”

    东乐大吃一惊,连忙摸了下自己的脸,没有什么异常,许露笑笑道:“我早就看出你们不是啊魁、啊斗她们,但我也能看出你们是好人,窝破做了许多坏事,终究会得到报应,我知道你们是冲着他来的,本想有机会帮助你们,可没想到这次他回来比以前更残暴,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你是我唯一贴心的人,我不想死了之后留在印象里的你始终是个戴面具的人。”

    许露苦笑了下,又闭上了眼睛,东乐丝毫没有怀疑许露的话,他也不想总以这种虚假的外表来欺骗她,他一把扯掉面具,对许露道:“许露,你看吧,我长得丑,希望你别害怕。”

    喜欢幻梦情真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幻梦情真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幻梦情真 爱搜吧 幻梦情真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幻梦情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云草青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草青青并收藏幻梦情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