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幻梦情真》 第34章

    东亭会意,领旨而去。

    白晓娜来到后花园,见雨含和小卓还在打斗,劝了半天,两人才停手,三人来到堂屋,见梦原已经不在,看门家丁告诉她们,皇帝召见梦原,三人才分坐桌旁开始吃饭,谁也不开口说话。正吃着,只见魏东亭匆匆跑来,急道:“三位嫂夫人,大事不好。”三人感到事情不妙,丢掉碗筷围了上来,魏东亭就将前后经过告诉了三人。雨含和小卓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晓娜问道:“东亭,口信可是皇上让你传的。”东亭点点头,晓娜转身对雨含道:“姐姐,快去带上兵器和你的蜘蛛索,骑马到门口等我。”又对小卓道:“妹妹,你也去,把相公的白马也牵来,我们快去救相公!”,雨含和小卓飞一般离去了。晓娜到隔壁抄起一个包袱,和东亭跑步来到门口,雨含和小卓已在那里等候。晓娜跑到白马跟前,翻身上马。东亭拱手道:“三位嫂夫人,我先去了。”说罢快马加鞭,无影无踪。晓娜道:“雨含负责救相公,小卓掩护,得手后把相公放在我前面,你们再断后!”,两人点头称诺,三匹马箭一般朝法场奔去。

    法场周围已围了很多人,百姓们都在打听梦原为什么被杀,普通的老百姓认为三藩离他们很远,并未觉得他有多冤,反正在这儿砍头的大官也不少,所以喜欢看个热闹。有识之士却为他鸣冤,纷纷跪倒遥乞皇上赦罪,哭声、笑声都有。梦原跪在砍头台上,忍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他不是伤心皇帝不念旧情,而是放心不下三位爱人,他不知道死后她们会是何等命运,更不忍心她们为他悲伤,他喃喃自语道:“晓娜,希望你按我的话去做,带着雨含和小卓远走高飞,别再惹什么事端了,只要你们好好的,我死也值了。”

    时辰已到,监斩官手中的令牌抛到了桌下,刀斧手打开梦原的枷锁,拔去死囚牌,猛劲将大刀举过头顶。只听马蹄声已到耳旁,紧接着有人喊道:“有人劫法场了!”,百姓们呼拉拉四散逃跑,监斩官也吓得躲在了桌下大声喊着:“抓反贼!”。刀斧手的刀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只听“当”的一声,大刀的一多半段飞了出去,断刀处从梦原脖子边滑落下去,梦原一惊,知是爱妻来救,一声叹息,心想一家四口恐怕要命丧于此了。他还没有定睛看明白周围的事情,只觉得周身已被白色的丝绦紧紧捆住扯向空中。周围的兵士一窝蜂地朝雨含、小卓涌来,城楼之上的兵士也搭弓射箭,单是底下的兵士小卓一人还能应付过来,再加上飞来的乱箭小卓有些招架不住,幸好晓娜还远在后面,否则保护两个人她真做不到。情形急迫之下,突然城楼之上爆炸了几颗烟雾弹,黑烟迅速扩散,城楼上的兵士无法寻找目标,反倒让烟薰得咳嗽不停。黑烟渐渐将整个法场笼罩起来,雨含和小卓也看不清楚。梦原还被绳索捆着在空中打转,终于支持不住,眩晕了过去。这时,一匹白马飞奔而至,兵士们搞不清这白影是干什么的,也顾不上它,雨含明白,将手中的绳索朝白马处一荡,梦原趴在了白马背上,晓娜手拉丝缰,狠打马臀,白马朝来路飞奔而去,雨含和小卓相继循着白影紧追不舍。

    烟雾散尽,魏东亭戎装一身带着一队禁军来到法场,奉旨杀了监斩官,带着人马追赶。三人策马冲出城门,径直朝西山方向跑去,梦原依旧在马上眩晕着,三人只知后面有追兵,却不知道为首的是魏东亭。驰骋近半日,天色渐暗,三匹马沿山路向山顶进发,后面追兵也越来越近。跑着跑着,到了山顶,晓娜突然一拉缰绳,白马长嘶立停,梦原却被甩在了马下,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脑子里依稀记着妻妾救自己的情形,知道逃离到了山上,顺着山路朝下望去,追兵已有百米有余,后面则是万丈深渊,心知将丧命于此,不禁仰天长叹。晓娜赶紧下马搀扶梦原,并用身体挡在梦原前面,雨含、小卓纷纷摆开架势准备迎敌。

    魏东亭令人马停住,只身一人打马过来,晓娜看清来者甚是高兴,他喊着:“相公,莫怕,是东亭。”梦原的眩晕劲还没有下去,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如同喝醉酒般朝来者望去,只见魏东亭左右摇摆着,正欲说话却一口呕吐出来。

    魏东亭大声喊道:“梦兄,我正是来跟你商量对策。”,边说边策马前进。

    梦原使出吃奶的劲喊道:“慢着,我知道我不能活在这世上,我甘心为皇上而死,念你我恩情,我希望你保三位内人的安。”梦原的腿脚蹒跚着往后倒,离悬崖边越来越近。东亭喊道:“梦兄,我发誓保证三位嫂夫人的安,还有你……的安。”

    第五部 梦幻天涯 三、生死逃离(续三)

    (更新时间:2005-12-12 21:29:00  本章字数:2173)

    话还没有说完,却见梦原朝悬崖下跳去,晓娜一声哀鸣,哭喊道:“相公,本来没事了,你、你、你难道不要我们了吗?”,雨含、小卓也飞下马来,三人跪在崖边抱头痛哭。东亭奔跑过来,扑通跪倒在地:“梦兄啊,你怎么这么糊涂啊,都怪我一句结巴葬送了你的性命,大错铸成,无法挽回,我只有待三位嫂夫人如亲人一般,誓死保护她们来弥补我的罪过”。魏东亭泪如雨下,原本想给梦原找个替死鬼,并把他们一家藏匿起来,没想到事与愿违,好心办了坏事,魏东亭异常悲愤和内疚,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晓娜抽泣着呆呆地望着崖下,过了一会儿,她转身来到白马跟前轻轻地抚摸着马鬃,猛一转身扑下崖去,未等大家反应过来,白马也一声长嘶跟着晓娜跳下悬崖。雨含、小卓仿佛从悲伤中清醒过来,她俩对视了下,小卓叫了声好姐姐,雨含叫了声好妹妹,两人手牵手跟着跳了下去。魏东亭一把没有抓住他们,脑袋嗡的一声险些晕倒,三位嫂夫人接连殉夫,这让他唯一可以告慰梦原的承诺也落空了,大丈夫言而无信,活着何用?不如也跟着跳吧,正欲朝前却被早已洞察事态的贴身部下死死抱住,一队人马部跪下,请求魏东亭以大局为重,以国家为重,东亭无奈,只得将伤心埋藏,他跪地磕了三个响头,点起三只火把以示祭奠,天色黑暗下来,部下将火把扔下悬崖正欲离开,兵丁大喊道:“崖下起火了。”魏东亭探头一看,崖下果真燃起熊熊大火,东亭长叹一声:“唉,也好,既然无法为梦大人一家收尸,这把大火也算帮助她们归西了,免得被豺狼虎豹吃掉,抛骨荒野,无人问津”,言罢带队返回。

    梦原自打崖边跌下就听到了晓娜的哀嚎,心想鬼才想跳崖呢,要不是腿打软我根本就下不来。他闭着眼睛等死,半天也没到底,觉得奇怪,睁开眼睛刚好看到晓娜、白马、雨含和小卓从自己身边掉下,心里悲痛,没想到她们比自己走得还快,看来一切都是天意,让我们一家人死在这青山绿林中。原来梦原挂在一棵接近崖底又长在悬崖上的小树上来回荡着,本来就眩晕着,这一荡更晕了,小树最终经不动他,连根拔起,梦原掉到了崖底的草丛中昏厥了过去。

    当他醒来时,天光已经放亮,他感到自己躺在软软的地方,头也枕着很舒服,热乎乎的。他四处瞅着,方才知道自己正枕在晓娜的怀里,身上盖着厚厚的干草,小娜手拄着地正在打盹。梦原第一个念头就是到天堂了,一定是死了,不过死了也好,以后就不会担惊受怕了。梦原动弹了一下,晓娜惊醒了,她看到梦原睁开了眼睛,高兴地朝前喊道:“雨含姐,小卓妹,相公醒了!”接着朝梦原道:“老公你终于醒了,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太棒了,太棒了!”,梦原坚信她们到了天堂,明明都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来,居然每个人都在,而且晓娜还第一次称呼自己“老公”,依平时早该骂她是俗人了,这些都不正常,只有一种解释——死了。

    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小卓从远处跑来,手里拎着一根烤肉腿,雨含也牵着白马驮着水袋笑盈盈地快步走来,三人围在梦原周围问寒问暖,亲来抱去,最后三姐妹兴奋地抱在一起,流下了幸福的眼泪,真是姐妹情长。梦原第一次见三个女人如此亲密,感慨道:“还是死了好啊,看到你们姐妹不吵不闹了我真高兴。”

    三姐妹听罢哈哈笑起来,齐声道:“老公,你真得以为我们死了啊,可惜阎王爷不收我们啊,还要我们做一世的夫妻呢。”梦原挠挠后脑勺,三个女人争先恐后地讲述起前后经过。

    晓娜道:“我掉下来被大树枝条撑了下,又被弹在了草地上,一点都没事,接着白马也是这样掉下来,它也没事,你别说这偏僻的山谷里,树长得圆润,枝条细长、柔软、丰茂,就连这草都长得一人多高,加上长年堆积得枯草,就象个大厚棉垫子,不过当时我没心情看这个,我四处找你,我特希望你也没事,可是找不着,多亏了白马闻到了你的气味,我才在山脚下找到了你,当我摸到你的心跳时甭提多高兴了,我就这样抱着你等着你醒来。突然听到雨含姐和小卓妹妹叫我,我顺着声音看,原来她俩象灯笼一样挂在树上,看到她们我又高兴又感动,我从内心体会到她们也是那么痴心地爱着你,我赶紧找了根大树枝帮助她们下来,她俩看到你没事,也都很高兴。”

    小卓抢话道:“最可气得就是那个魏东亭,在崖上说话结巴,害得老公跳崖,老公!你为了我们连命都不要了,我真是好感动好幸福好痛苦呀,还好苍天有眼,让我们一家人平安无事。

    喜欢幻梦情真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幻梦情真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幻梦情真 爱搜吧 幻梦情真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幻梦情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云草青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草青青并收藏幻梦情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