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幻梦情真》 第8章

    忽必烈策马紧跟。无奈今天的白马速度尤快,忽必烈紧追不上,后面贵由的兵马也相继追来。

    天色突然变得黯淡,正前方的天空中出现了火烧云,红得象血,周围则黑得象碳,转眼黑色已将最后一丝血色吃掉。天空隐约开始隆隆雷声,接着便下起倾盆大雨。天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后面的追兵只能循着马蹄声追赶。

    白马径直朝义马坡方向飞奔而去,梦原和小娜什么也看不见,梦原只是紧紧搂着马脖子,小娜则紧紧搂着梦原,就这样任凭白马驰骋。

    天上开始打闪,起初电光只是小范围,慢慢变大。当白马已行至义马坡时,一道长长的闪电从天空正中央一直滑向义马坡顶。在即将与地面接触的一霎那,白马凌空跃起,朝电光飞去。

    突然,马的前半身往下一栽,梦原和小娜无法控制这惯性,马脖子也被雨水淋得很滑,于是脱手而出,两人被甩到电光里去了。

    原来,贵由早就得知了梦原和小娜经常到义马坡,于是提前安排了一队人马在此守候,并安排了最好的驯马师。当白马跃起时,驯马师已将套马索抛出,刚好套住白马前腿,然后往后一拉,白马便栽了下来。

    天色很黑,大雨在下,人们看不清梦原和小娜被甩在哪里。只是借着慢慢缩短的闪电的光芒,看到白马摔在义马坡下,就是那个它曾经出现的地方,就是那个它曾与梦原、小娜共同度过寒冷一夜的地方,就是那个埋了五百两黄金的地方。白马再也无法站起来,它痛苦地叫着,望着天空那道电光逐渐消失,白马不叫了,它一动不动地伏在那里,它再也不能动了。雨水更加大了,军士们试图近前将白马拖出。义马坡已经无法承受从未有过的大雨的打击,大块大块地滑坡下来,变成了不再是陡坡的长长斜坡,人们已经无法判定白马被埋在什么地方了。只是在黑暗中,仿佛看到一匹白马的影子屹立在坡上,守卫着这块土地……(完)

    第三部 梦幻花蝶 第一节 绪言

    (更新时间:2005-4-4 23:11:00  本章字数:253)

    历代流传着“梁祝爱情惊天地,忠贞不渝蝶双飞”、“梁祝读书佳话传,阳羡学子祈蝶仙”的诗句,梁祝中的化蝶是爱情美好的象征,是人们对爱情永存的向往和寄托。

    在昆虫学家的眼里,蝴蝶只有在交尾的时候才表现出“夫唱妇随”的景象。而在求偶阶段确实迷茫而不固定的,它可以有很多“情人”。

    蝴蝶之“花”,是因为这是它的生活习性,无可厚非。人类之“花”不应一概而论。就象“蝴蝶”一样,它对每一个情人都忠贞不渝,只有对方不需要它时才离开。这种情形放在人身上,应该怎么看。唉!权当是“花”吧……

    第三部 梦幻花蝶 第二节 情有独钟

    (更新时间:2005-4-5 19:59:00  本章字数:2616)

    “咚咚咚、咚咚咚”,‘格格’斜靠在玫瑰厅门口,用那纤细的食指骨节狠狠地敲着门,右手藏在身后,攥着两支玫瑰。

    大家忽得清醒过来,小娜赶紧把搂在梦原腰间的双手撤回来,正了正坐姿,她庆幸没被别人看见。

    站在眼前的“格格”已然变了样,棕红色的头发似波浪般垂在肩头,短小精悍的银灰色吊带衫衬托出迷人的曲线,样式典雅的黑色高膝短裙更显双腿的修长,一双简单精巧的双带黑色高跟凉鞋使她格外挺拔,俨然是一个非常时尚的都市女郎。与着格格装相比,完是两种风格,两种感受。“格格”的现代美吸引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未等大家说话,“格格”边走边爽朗地说:“菜还没上,大家就睡着了,都在做美梦吧!”,神情愉悦而又恰到好处。她这一走不要紧,那周身散发出的玫瑰香味和着女人独有的味道简直把在场的男人都迷醉了。

    女人天生就爱打扮,男人天生就爱欣赏女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并不能说,男人多看一眼漂亮女人,就是心怀不轨,就是花花心肠。又有古语言“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格格”此藩还是精心打扮过的。

    “格格”走到小娜跟前,将一支玫瑰递给她,郑重地说:“送给你,美丽的女士,这是‘福满搂’的礼物,祝你开心”。另一支玫瑰仍然藏在她的身后。她转身来到于东乐身旁,拉开一把空椅子,对大家说:“不介意我坐下吧!”。

    因为每个人的内心都怀着对“格格”的特殊情结,所以觉得她可亲可爱,非常欢迎她加入进来。‘格格’丝毫没有拘束,大大方方落座,依然很迷人。只有于东乐似有反常,自从‘格格’进来后,他就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看她。

    李佳注视着“格格”和小娜,情不自禁脱口而出:“你们真美。”

    受到别人称赞,两个女人都很高兴。“格格”从后面拿出那支玫瑰,在手里摆弄着,小娜不时闻着花香。一个古典传统的美,一个摩登现代的美,在两支鲜红的玫瑰花的映射下,阿娜多姿,争奇斗艳,不分上下。在两个美女跟前,三个男人竟沉默了。

    “格格”调皮地说:“我给你们三个男士出一道题,必须回答,答案要干脆利索,不能重复,题目就是……就是‘我和这位妹妹谁漂亮?’”。说罢用那支玫瑰点了点梦原:“你先说,快点!”

    梦原来不及反应,脸红得象块布,他偷偷看了看小娜,小娜低着头,嘴角露着微笑。多难为情呀,干脆,冲了!

    “小娜漂亮!”,回答得干净利索,铿锵有力。小娜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颈,心儿砰砰跳动不止。

    “格格”嘿嘿笑着,用非常明快的节奏说:“我知道了,她是你女朋友或者你喜欢她。”随后用花又指着李佳“该你了,快点。”

    李佳毫不犹豫地说:“都漂亮!”

    “赫!赫!够中立的,谁也不得罪呀!”“格格”歪着嘴说:“我也知道了,你是单蹦来的,要是女朋友在,你就不这样说了。”

    轮到于东乐了,他将头侧向一边,大家可以看到他的脸红得更黑了。“格格”拍了拍他,催促着。于东乐伸手去摸桌上的墨镜,吞吞吐吐地说:“我的墨镜,我的墨镜呢?”抓住墨镜赶紧戴上,试图遮住半张红黑了的脸。

    “别打岔,大家都说了,英雄不会这样扭扭捏捏吧!”“格格”再次催促着,大家也在催他。于东乐支支吾吾,用很小的声音说:“你漂亮。”

    “什么,我听不见!”“格格”在于东乐耳边大声说:“大点声说!”。东乐被“格格”所激,于是放大了声音说:“你漂亮!听清楚了吗。”随即又低下了头。

    “格格”很得意,哼了一声说“那当然了,我是‘福满楼’最漂亮的‘格格’,也是北大最漂亮的校花。”

    “北大?”小娜说“我也曾是北大的。”

    “你读哪个系?大几了?”

    “中文系,该上大三了。”小娜没有说辍学的事。

    “我是社会学系,大四,今年该毕业了。为了写好毕业论文,我到‘福满楼’打工,为论文收集材料,今天总算结束了。不过,毕业之后呢,我还准备考研。我们还会在一所学校,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帮忙,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你就提我梅花尖许露,他们就不敢惹你了,我有很多哥们、姐妹呢。”

    “梅花尖啊,有意思。”李佳哈哈大笑说:“你一定是被那些男学生追得到处跑得那种,是不是已经有白马王子了?”

    许露又哼了一声,“我身边的那些奶油小生呀,个个没点男子汉味,我不喜欢。再者,如果我有男朋友了,别人就不叫我梅花尖了,得叫我草花尖了,那些退役的校花,很多都变成草花n了。我可不想当草花。”

    李佳正欲说话,梦原打断李佳说:“你没看出来吗,我们的‘格格’呀,一定是爱上东乐兄了。”

    许露一点也不隐晦自己的感情,她看了一眼于东乐,叹了口气说:“唉!是又怎么样,人家都不正眼瞧我一眼。还戴上墨镜,哼!”

    于东乐忙摘下眼镜,瞪大了眼镜看着许露,大声说:“难道我看你一眼,你就会嫁给我吗?”一语直捣黄龙府,他那憨态可鞠的样子实在让人觉得好笑。别看他近四十岁了,但真真正正还是个处男,一次恋爱都没谈过。也难怪他在这样一个直截了当表达爱意的女人面前面红耳赤。

    许露微微晃着头,神秘地说:“当然了,我会嫁给你,不过之前要考验你。”她用手指轻轻抓起东乐的西服领子,“你看看,大热的天穿这么厚,还穿这么严肃的西服。”她又拿过东乐的墨镜,“你看看,戴这种老掉牙墨镜,你以为你是老大呀,一点都不酷呀!,明天跟我上街,我给你收拾收拾,保证你比刘德华还帅。”大家都笑了。

    “对了,这花是我买来送给你的。”许露将那支玫瑰递给了于东乐……

    女人送鲜花给男人,大都是送给心目中的英雄或偶像。大家心里明白。“福满楼”之变,东乐为救“格格”险些丧命,“格格”又在危险之中救出东乐;梦原和小娜相依为命,两次经受了生命的挑战;李佳为朋友两肋插刀,视死如归。这种生与死共生共存的经历,所交付得不就是真心吗?在将死的一霎那相恋,在生命的曙光中相拥相抱,这不就是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爱吗?

    于是大家都陷入沉思,谁都没去打破沙锅问到底,谁都没有主动说出那个他们共同做过的梦。

    喜欢幻梦情真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幻梦情真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幻梦情真 爱搜吧 幻梦情真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幻梦情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云草青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草青青并收藏幻梦情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