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幻梦情真》 第7章

    拖雷听罢,感慨万分。击掌道:“很好,我儿既学会了应用兵法,又得了良将,还得了贵人相助,真是一举三得呀。众将官,此次战斗规模虽小,但仍值得我们借鉴学习呀,你们那种只勇不谋的想法看来确是不行的。”

    言罢,拖雷令众将官退下休息,独自和忽必烈一起聊了聊家常,说很想见见两个传奇人物。忽必烈派人去请梦原和小娜。不一会儿,梦原和小娜便来到帐中,因为两人均着蒙装,并不显眼,拖雷没觉得惊奇,遂请两人落座。梦原看着拖雷,心里觉得亲切,因为在《射雕英雄传》里对拖雷的描写就很好,他为人好,与世无争。便想有机会问问他,究竟有没有郭靖此人。

    拖雷道:“素来汉人智谋超人,讲究仁义,我们蒙人跟你们学了很多东西。此次,多谢你们救了五儿,还指点了这么好的计谋,拖雷在此也代他母亲谢过了。”

    拖雷遂令兵丁取黄金五百两赏赐给梦原和小娜,梦原和小娜起身谢过,执意不肯收。忽必烈道:“安达,收下吧,我父王是诚心的。”

    梦原道:“其实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更何况如此重金……,既然王爷如此盛情,那梦某恭敬不如从命了。”

    梦原又问拖雷可否知道郭靖此人,拖雷惊奇地看着梦原道:“郭靖是我安达,难道你认识他吗,他现在如何?”

    小娜心想“郭靖本是金镛小说中杜撰的人物,怎么现在都成真的了,真是乱七八糟。”

    梦原摆摆手,说只是听说过,并不认识郭靖。

    拖雷略有所思道:“郭靖为人忠厚老实,原为我部立下过汗马功劳,后来因为阻止蒙军假道宋国,与成吉思汗翻了脸。但他仍是我的好安达。我妹妹华筝至今未嫁也是因为他。其实,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吗,如果华筝能嫁给他,哪怕做个偏房也比现在孤苦伶仃好得多呀。唉,都是战争引来的仇恨和遗憾呀。”忽必烈起身外出方便。

    说起战争仇恨和遗憾,拖雷便面带伤感,心情仿佛很沉重地说:“我这个人其实就喜欢有饭就吃,有衣服就穿,是个喜欢自在逍遥的人,不愿打打杀杀的,无奈身为人臣人子,必须尽忠尽孝,这么多年来我杀了很多人,经常会在梦中看见那些冤死的鬼魂,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们。”拖雷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是混混沌沌。

    梦原悄声问小娜:“他怎么对我们说这些?”小娜道:“可能是要灭南宋了,知我们是宋人,安慰一下吧。”梦原点了点头。

    当忽必烈再次入帐时,发现拖雷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于是便没打搅他。忽必烈说此次要随父亲回去,希望梦原和小娜随行,一方面可以常在一起,另一方面还可以辅佐自己。梦原和小娜考虑,如果跟随而去,在蒙人、金人集中的地方,危险会更大,并且也不想离开令他们出现的义马坡,于是以还没玩够、以后再去为由婉言拒绝了忽必烈。忽必烈也不好强求,安排了五十名兵丁留守保护他们、服务他们。

    外面一骑快马飞驰而至,信使前来通报,说窝阔台汗病重,令拖雷速速返都。拖雷遂拔营返回,忽必烈与两人告别后随行。

    军队走后,梦原和小娜好好睡了一觉,方感体力恢复。于是各自梳洗打扮了下,将衣服洗净凉干穿上。两人于是又骑上白马在草原上游玩。

    没人打扰的空间真好,梦原和小娜尽情领略草原风光,两人手牵手在草原上跑,拥抱着看斜阳,紧贴在一起策马奔驰,情感在此发挥得淋漓尽致,真真正正地体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

    不觉两人又来到义马坡,回忆起那个寒冷夜晚更是心潮澎湃,于是两人在此第一次接吻。这次接吻,令梦原和小娜心跳加速、情绪激动、气息急促、面红耳赤,虽然两人尽力压住气息,但是心脏好象悬空到很高很高,腹内的气压顶得心脏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两人默默无语,只是越抱越紧,就这样抱着直至情绪稳定。梦原和小娜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爱情能使人周身上下,甚至每个毛孔都有感应呀,这种感应真奇妙!

    两人坐在草地上谈论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当说到那些金子时,小娜说也没有什么用处,因为还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梦原提议下次把金子带来,埋在义马坡,一是可以作为纪念,二是说不准什么时候用得上。于是,第二次来时,两人便将五百两黄金带来,埋在了曾经燃起篝火的地方。

    拖雷回去后,即刻看望窝阔台汗。

    窝阔台汗得的是种怪病,御医们都诊断不出,只是象风寒,所有治疗风寒的药都用过了,不但不见效果,反而病情加重。于是窝阔台汗便令人找来巫师,兴坛作法。巫师对窝阔台汗说,仿佛看到了两种景象,一种是屈死的冤魂布满了周围,阴气过重。另一种则迷迷糊糊看不清楚。必须派人祭奠抚慰冤魂,驱散阴气。恰逢拖雷看望,于是令皇子贵由、亲王拖雷及巫师前去设坛祭奠。祭奠仪式进行了三天三夜才结束,但窝阔台的病仍然没有减轻。

    窝阔台汗请求巫师再施法术,因为他还不想死。巫师也很为难。这时中书令耶律楚材前来探望,耶律楚材精通太乙术。他禀告窝阔台汗道,自己经过排算,得知当前阴阳错乱,乾坤挪移,外气内泄,有悖纲常,方位应该在西比草原,并与拖雷亲王有关。窝阔台汗随即召拖雷见驾。

    耶律楚材问拖雷:“五子忽必烈此次剿寇可曾遇到什么奇异之事。”

    拖雷说没有。

    耶律楚材急道:“现在都传遍了,忽必烈是被两个衣着奇装的人和一匹白马所救,难道没有此事吗?”

    拖雷道:“的确有,那又怎样,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的宋人,衣着虽怪,但我儿说那是南朝遣史出使外国时所得,有什么不妥吗?”

    耶律楚材道:“他们不是与你我同期之人,他们的存在违背了纲常,导致大汗重病不愈,还请亲王以大局为重,赶紧诛杀她们,然后深埋处理。”

    拖雷大怒,指着耶律楚材道:“休得胡说八道,造谣生事,那两人于我朝有恩,既救了王儿,还帮助剿灭了匪寇,我们怎能恩将仇报,荒唐!!!”

    耶律楚材道:“有恩不假,但悖于纲常,不除不行,还请大汗明鉴。”

    拖雷更是火冒三丈,大声斥责耶律楚材:“我拖雷绝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小人,你等如想加害她们,我定不从。”

    窝阔台汗想到拖雷当前军权在握,不宜激怒他,加之当年成吉思汗问继位之事时,拖雷并未争夺,也算对自己有恩,便未作决定。只是以微弱气力要求巫师再行施法。

    巫师趁拖雷看望窝阔台时朝耶律楚材使了个眼色,便出去作法了。一会儿,巫师进来禀报,说是虽然作了三天三夜的法事,但阴气仍然很重,看来冤屈鬼魂不肯善罢甘休。但未看到有外气入内。

    拖雷大喜,鄙夷地看着耶律楚材道:“你看,没有吧,真实胡说八道。”耶律楚材沉默不语。

    窝阔台问巫师怎么办,巫师答必须由一个亲王代死方可奏效。窝阔台长叹了口气,道:“有哪位亲王愿意为我而死呢?”

    蒙人尤其信巫,巫师之语便是神灵指示。

    拖雷心想,在场的只有自己是亲王,另外耶律楚材杀人之心未除,如能以己生命换回两人的生命也值了,况且自己对这天天杀人的日子早已厌倦不堪了,不如……

    想到这,拖雷心情很沉重,问巫师:“此法确能奏效”。

    巫师保证大汗一定会康复。

    拖雷近榻前握住窝阔台的手,看着他消瘦的脸,心中很难过,落泪道:“我在哥哥跟前,忘着时要你提说,睡着时要你唤醒。如今若失了哥哥,何人提我?何人唤我?且所有百姓,何人管理?不如我代了哥哥罢!我出征数年,屠掠蹂躏,造成无数罪孽,神明示罚,理应殛我,与哥哥无关。只是希望我死后,哥哥能饶过他们,照顾好我的家人。”

    窝阔台随即应允。

    巫师从外面端了一碗水,对水念了咒语,拖雷饮罢昏昏沉沉便出去了。当天晚上果然与世长辞了。

    窝阔台病情渐有好转,神志清醒许多,耶律楚材又来奏请除掉外来端倪,窝阔台汗准,并派皇子贵由率兵前往。

    拖雷去世,亲王府悲痛万分,拖雷部下更是痛哭三日而不止。此事使拖雷子女对窝阔台怀恨在心。忽必烈及家人正在料理后事,忽闻皇子贵由已带队出发。忽必烈大急,想到父王也是为保梦原、小娜而逝,便只身前往报信。

    梦原、小娜正在帐中休息,只听白马不停嘶叫,马蹄使劲踏着地面咚咚作响。两人惊异,是不是白马病了,还是吃得不对劲。可是马儿不会说话,它只是急躁着。梦原和小娜哪里想到,危险正一步一步逼近。

    忽然,一骑黑马飞驰而至,忽必烈已到身边。大声喊道:“安达,速速准备,赶紧离开。”两人诧异,忽必烈就将拖雷如何为保护他们而自饮毒水的事简略地说了下。两人心情都很沉重,小娜道:“拖雷果真是性情中人,真是个集亲情、友情于一身的悲情英雄啊。”

    梦原默默无语,突然脱口吟道:

    笑把功名付江流,

    豪情奔放裹千秋。

    愿作干灰随风去,

    只求无闻凄幽幽。

    远处的马蹄声已越来越近,梦原和小娜没什么可准备的。白马早已伏在那里等候,两人迅速骑上白马。白马一跃而起,未等与忽必烈说上一句话,白马已窜出数十米。

    喜欢幻梦情真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幻梦情真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幻梦情真 爱搜吧 幻梦情真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幻梦情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云草青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草青青并收藏幻梦情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