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幻梦情真》 第6章

    煞是心疼,深切地目光一直注视着她。这时,忽必烈走来,梦原正要起身,忽必烈轻轻摆摆手,指了指小娜,意思是说别打扰她。

    小娜的头往下一沉,单手支撑不住,便醒了。她看到梦原在看着自己,感觉到身上的暖意,也看到了守候一边的忽必烈,于是站起身来。

    忽必烈鞠躬道:“安达,嫂夫人,让你们受委屈了。请速速到帐中,已备好饭菜,我们好好喝一通,庆祝我军大获胜。”

    一路上,忽必烈就将昨夜的战况详细告诉了梦原和小娜,言语中表达了喜悦之情和对小娜的敬仰之情,称小娜是女中英豪。

    三人已到帐中,众将守候多时,忽必烈指引梦原和小娜在贵宾席落座,自己坐于大帐主座。忽必烈道:“昨夜歼敌人,今日我等痛饮以示庆祝。”

    众将纷纷称赞忽必烈足智多谋,用兵如神。忽必烈摆手道:“哪里,多亏了我的安达和嫂夫人的好计谋,众将应先敬她们。”

    众将争着要敬,梦原慌张,忙向忽必烈拱手道:“安达,你看我不胜酒力,不如我以茶代酒吧。”

    一名部将接话道:“这怎么行,我们蒙人个个豪爽,哪有不饮酒的,你若是个汉子就喝!”说罢起身要先干为敬。

    忽必烈示意他坐下,对大家道:“我这安达的确不胜酒力,不过君子之交淡如水,准许例外,你们则不可。”

    于是大家开始轮流敬酒,梦原以奶茶还敬,忽必烈喝得很痛快,席间他似有惆怅地对梦原和小娜道:“我还有一件遗憾的事,就是硕拓虽被我捕获,但始终不愿归顺于我,他可是个难得的良将啊,我不想就这样杀了他。”

    小娜道:“不如带我们去看看。”

    席毕,忽必烈引梦原和小娜来到囚帐,恰听里面有摔打的声音,紧接着有军士开始怒骂,守卫见少王爷到,连忙掀开帐帘,三人进入,梦原和小娜认出此人正是追击忽必烈的那个赤膀之人。一名军士挥起手臂正欲殴打硕拓,被忽必烈喝住,军士解释说,原是好酒好肉招待他,他不但不领情,反而多次踢翻餐具,故恼怒难忍,才怒骂欲打。忽必烈大怒道:“我本有言在先,必须善待硕拓,你等胆敢违背,来人!拖出重责三十鞭。”

    硕拓双手仍被捆绑着,忽必烈正欲亲手给他松绑,他避开冷笑道:“休得猫哭耗子假慈悲,我怎会上你当,硕拓只求一死。”

    小娜正欲上前讲话,硕拓又道:“忽必烈,你以为找来这两个怪人就能说服我吗?休想!”

    小娜冷笑了两声道:“我才没功夫说服你,只不过听少王爷说你对察儿塔如何如何义气,我只是想看看是不是徒有虚名。”

    硕拓挺挺胸脯道:“我安达察儿塔是草原上的英雄,对我更是恩重如山,我自当效犬马之劳,义气乃分内之事。”

    小娜接着冷笑道:“没想到硕拓果然徒有虚名,世人皆知,察儿塔在草原上奸淫掳掠,乱杀无辜,我看称之豺狼最妥;还有,察儿塔被捕后,面临大刀,奴颜婢膝,贪生怕死,称之狗熊不过。硕拓与豺狼、狗熊一窝也定不是好东西,我看,少王爷,还是杀了这个睁眼瞎吧!”

    硕拓急道:“休得侮辱我和安达,安达所杀之人均是仇人,有何不妥?说我安达贪生怕死,硕拓宁死不信!”

    忽必烈道:“有无其事,不如耳闻目睹!”

    随后,带硕拓来到另外一个帐旁,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只见察儿塔被捆绑着跪在地上,几个军士正在审问他。忽必烈掀帘进入,察儿塔见罢跪爬过来乞求道:“少王爷,放过奴才一条狗命吧!”

    忽必烈道:“你可招供?”

    察儿塔道:“我若招供,你定杀我,除非你发誓不杀我。”

    忽必烈大笑道:“你已是羊在砧板,何谈条件,我因心中疑惑才要问你,如今倒也没这个兴趣了,你就去跟阎王爷去说吧!”

    此言令察儿塔惊恐万分,他大哭着乞求道:“求少王爷高抬贵手,我招了,我是受金主好处,招兵买马在你们后方捣乱,伺机抓个王子黄孙什么的,交给金主作人质,以此与你们交换人质。”

    忽必烈仰天大笑:“我早就猜到了,你招与不招本是一样。”

    察儿塔连磕数头道:“少王爷英名睿智,饶我狗命吧!”

    硕拓怒火中烧,按捺不住,闯了进去,叱责察儿塔道:“察儿塔,硕拓真是有眼无珠,错把狗熊当英雄,今日我们兄弟恩情一刀两断。”他转身跪在忽必烈跟前请求道:“少王爷,硕拓有罪,请求赐死!”

    忽必烈大喜,双手搀起硕拓,亲手给他松了绑道:“从此,你我兄弟相称,共同力战金贼。”硕拓自是感激涕零,他又一次跪在忽必烈面前乞求道:“求少王爷放察儿塔一条生路吧!硕拓愿替他一死,只求换回他的良知。”

    忽必烈再次将他搀扶起来,用赞许的目光看着他道:“好!就按兄弟所说,来人!备一匹马,放察儿塔去吧!”

    察儿塔被松了绑,还有些顾虑,他哈着腰试探地问:“少王爷,你不会反悔吧!”

    忽必烈冷笑着道:“大丈夫光明磊落,此言既出,驷马难追!”

    察儿塔仰天大笑起来,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他傲道:“我量你也不敢反悔,今天你放了我,早晚会后悔的!”他继续朝帐门走去。硕拓挡到门口想要给他说句话,察儿塔一把把他拨开道:“你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别以为你救我一命我就会感激你,我早晚会宰了你!”,说罢走出了囚帐。

    马匹还未牵来,众人跟着出来,梦原和小娜也从帐后走出来。忽必烈厉声对察儿塔道:“察儿塔,望你好自为之,莫要继续认贼作父,否则,再让我抓住决不心慈手软。”

    察儿塔一阵狂笑道:“认贼作父?金国给我银子,给我马匹,给我报仇的机会,我情愿认他为父。”

    忽必烈疑惑道:“你本是蒙古人,为何对我国如此愤恨?”

    察儿塔神情悲愤,怒气冲冲道:“想当年,外祖父扎木禾被铁木真偷袭,死伤惨重,可恨铁木真竟下令将虏获的数万名扎木禾将士剥光衣服,投入大锅,活活煮死,这里面有我的父亲和叔叔们,外祖父不堪受辱,也自行了断了,这是何等的残忍!此血海深仇岂能不报,我与你们有不共戴天之仇!”察儿塔已是泪流满面。

    忽必烈劝道:“战场之事,本来凶残,我不灭你,你定灭我,当时之事,虽是残忍,祖父也是迫于无奈,是振奋士气之需要!如今时过境迁,蒙古部族已是浑然一家,不分彼此,竭尽力共同消灭金贼,成就伟业。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尽弃前嫌,携手共抗金贼,此为大势所趋!”

    察儿塔怒道:“呸!说得轻巧,若锅煮之人换了你们,作何感想,你休得浪费口舌了!”

    忽必烈急道:“你执意报仇也罢,尽管自己招兵买马朝我们来,我倒认为你是条汉子,可你却非要去做令人唾骂的金狗,让蒙古部族为你含羞!”

    这时,兵丁已将马牵了过来,察儿塔一跃上了马背道:“忽必烈,你既然是条汉子,就不要违背誓言放冷箭!”言罢,双腿使劲,马已绕过帐篷,朝远处跑去,还听到察儿塔大笑着说:“哈哈!我就认贼作父,你又奈我何?”

    忽必烈气得直跺脚。硕拓没有言语,猛然拿过兵丁手中的弯弓,搭箭朝察儿塔射去,察儿塔被穿心而死。硕拓跪下道:“硕拓违背少王爷誓言,将察儿塔射死,实怕他再去祸国殃民,请少王爷赐罪。”

    忽必烈将他扶起感叹道:“硕拓深明大义,忽必烈自叹不如,你尚未正式加入我军,又何来违背我的誓言!”硕拓感激不尽。晚上,忽必烈还专门为硕拓举办了入军大宴。从此,硕拓归于忽必烈旗下,南征北战,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

    第二天,有兵丁飞马来报“拖雷王爷到”。

    第二部 梦幻悲情 第四回 悲情似海

    (更新时间:2005-9-24 21:50:00  本章字数:4937)

    忽必烈闻罢格外高兴,遂率部出外迎接。草原上浩浩荡荡走来一支队伍,旌旗飞扬,锣鼓震天,甚是威武。距离队伍百步之外,忽必烈已率众下马迎上前去。前面队伍两路分开,中间走出一匹战马,马上端坐一人。此人着金甲,头戴羊毛皮帽,身材匀称,鼻子高挺,留着山羊胡,年龄在四五十岁左右。他看着快步走来的忽必烈,便哈哈大笑起来。

    忽必烈率众上前参拜道:“父王,忽必烈不负父望,已将匪寇彻底荡涤。”

    拖雷下马使劲拍了拍忽必烈,高声道:“好啊,好啊,我儿果真有军事天份,老父亲自来向你祝贺。”遂紧紧拉着忽必烈的手,两人并列朝大帐走去。

    拖雷在大帐帅位上坐了下来,并让忽必烈一旁落座,随行大将分坐两旁。拖雷环顾了下四周,仍然很高兴,令部下将赏赐抬进大帐。拱手道:“我已将此事上奏窝阔台汗,帝大喜,赏赐了许多东西,这次我都给你带来了。”

    忽必烈道:“父王,儿臣还缴获匪寇大量金银财宝、丝帛牲口,还有女人,准备敬献给父王和大汗,只是我未经父王准许,将匪寇抢夺来的女人,各自发给银两令其返族去了,还请父王加罪。”

    拖雷听罢,格外高兴,道:“我儿做得对,做得好。父王应该再嘉奖你,怎么会加罪于你。我儿,快详细讲讲你灭敌的经过,也让我们听听。”

    忽必烈就将前期如何屡屡失败,后来如何被梦原、小娜救起以及如何依计剿灭匪寇的经过详实地向拖雷进行了报告。

    喜欢幻梦情真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幻梦情真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幻梦情真 爱搜吧 幻梦情真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幻梦情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云草青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草青青并收藏幻梦情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