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庶女难求》 第610章 福

    這是最后一章了,本文今天完结,艾菊有很多的不舍,更很多的感激,首先要感谢k叔的大力支持!也要感谢星际和大虫作为副版主對艾菊、對本文的支持!还要感谢龙吟月、跃马天山、晃荡的狗、冰雪火刃、uean、慕离卿、怎是微笑、^^、原天等等等好朋友的支持!更要感谢所有书友朋友們,谢谢您們,艾菊给您們深深鞠一躬,谢谢您們的支持和不离不弃的相伴!愿您們的生活美满幸福、身体健康、天天开心-----v--------------v-------------------

    几个月之后的一天。

    “哎呀,妳慢着点。”

    “哎呀,水洒了,水洒了,妳别挡着我的路啊”

    “快点……快点……”

    简亲王府的东院是一片混乱,不是妳撞到了我,便是我碰到了妳,一声声的埋怨和指责,听着似乎像是乱了营的战场似得,可是走近些仔细一看,却然不是這样,現在她們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喜的笑容,一派喜气洋洋。

    太夫人此時也在东院,不時的问上一问,“世子妃可还好?还有多少時辰才有动静。”

    许嬷嬷便继续重复刚才說的话——安慰太夫人道:“因为世子妃這是头一胎,孩子又有些大,一時半会儿的还没有那么快生。”

    原来昨天深夜谢灵芸便觉得肚子疼,睡在她身边的薛仁杰几乎是立刻便起身去了门口叫人请接生婆和太医快些进来。

    而這一通折腾便到了第二天凌晨·太夫人也在知道谢灵芸要生的時候便赶了過来。

    听了许嬷嬷的话,其实太夫人也知道不会那么快,可是眼看着就能抱上大孙子了,這位平時很稳重的老人家,這会儿却有些坐不住了,甚是急切的想要早些见到自己盼望已久的大孙子。

    许嬷嬷也知道太夫人的心思,安抚了两句,想了想,便笑着道:“要不老奴過去看看?看看老奴能帮上什么忙?”

    “本来就该是這样。”太夫人连连点头·道:“妳快些去,我這里有元春几个伺候着,妳過去就先不用回来了,好好的照顾世子妃就好。”

    “哎,那老奴就過去伺候着,就算是世子妃撵老奴過来伺候您,老奴這一次也要留下。”许嬷嬷点头又仔细的叮嘱元春几个好好的伺候太夫人之后,快速的去了‘产房,。

    当许嬷嬷走了之后,太夫人多多少少的放下了一点心,本来她是打算进去‘产房,盯着的·可是不管是儿子或者儿媳妇儿都說什么也不同意,她也只好在這里心急火燎的干等着了。

    没有一会儿,太夫人又坐不住了,她不由问身边的元春道:“世子爷現在在哪里?”

    “世子爷正在院子里呢。”

    太夫人一听,放心了一些,点头道:“只要老四守在這里就好,若是有什么万一还能让老四快马去请太医来。”

    元春一听,掩嘴笑了,“太夫人,您看您·這着急的都忘了楚老太医可是早就被请来我們府上候着了。”

    太夫人一拍手,摇头失笑,“瞧我這脑子·唉,人老了,這遇到点事也承不住了。”說着她又喃喃自语道:“怎么都到這会儿了,还没有动静?算算時辰也该到快生的時候了呀?”

    元春几个對视一眼,看着心焦想要早些见到孙子的太夫人,都无奈的低头悄然做起该做的事情了。

    其实也莫怪太夫人着急,按說生孩子动静大一些虽然听着揪心,可是贵在让人跟着安心。現在却倒好·产房里静悄悄的·一点听不到谢灵芸叫疼的声音,這份安静反倒是让人更揪心。若不是院子里的丫鬟来来回回慌乱的跑着·都要以为根本没有生孩子這件事情。

    太夫人在屋里着急,院子里站着的薛仁杰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彵从昨天深夜抱谢灵芸进产房,然后被赶過来的秦嬷嬷请出来之后,就站在了外面的院子里,一站就是几个時辰。現在听不见产房里谢灵芸的动静,彵的心没有一刻是不提着的,唯恐里面的情况不乐观。

    “呼呵呼……”

    躺在产房的床上的谢灵芸并不知道太夫人和薛仁杰的心焦,她一直努力的调整着呼吸,能让自己减轻一些疼痛。

    “世子妃,您感觉怎么样?”秦嬷嬷拿着布巾边小心翼翼的给谢灵芸擦拭脸上的汗水,边担忧的小声的询问道。

    谢灵芸费力的转头看着她,脸色苍白的笑道:“我还哦了,不用……不用担心。”

    這样的疼痛又持续的折磨了谢灵芸好久。

    当第三天朝阳要升起時,简亲王府东院的上空传来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

    “哇啊……哇啊……”

    “啊······”屋里屋外的丫鬟婆子們都沸腾了,“太好了,太好了,生了,世子妃生了。”

    太夫人正眯着眼睛小息,一下子被惊醒了,慌忙站起身,一脸喜气地道:

    “這是生了,哎呀,這可是观音菩萨保佑啊。”說着她边扶着六夫人的手,边往外走,嘴里还念叨着,“不知道是孙子还是孙女。”

    “呵呵,肯定能如了您的愿,四嫂定能给您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六夫人讨巧的笑着說道。

    太夫人听着六儿媳妇儿的话,从眼底透出来的欣喜,笑着道:“若是那样的话,我這辈子也就算是没有什么遗憾喽。”

    太夫人這辈子,总是感觉亏欠自己四儿子的最多,自然谢灵芸肚子里的孩子她也最在意。其实多的想法太夫人也没有·只是想着能在自己还活着的時候,见到自己四儿子的儿子,然后还能有幸帮着自己的四儿子看几年孩子。

    六夫人看着太夫人激动的样子,眼底闪過黯然之色,但是想到現下养在自己名下的轩哥儿,她又振奋起精神来。現在六夫人已經没有了别的奢望,能有自己的孩子是她的幸运,就算是這辈子她不能拥有自己亲生的孩子,她也看开了·只要拿轩哥儿当自己亲生的儿子养大**也是一样的。

    也许是倚云寺住的原因,也许是任命了,反正現在六夫人整个人都变了,不再听到谁說有哪家添丁而难過,也不再怪命运不公,她現在反倒是把部的心思都用到了轩哥儿的身上,把轩哥儿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来抚养。

    “老四?妳怎么还站在院子里,灵芸都生了,赶紧的過去看看,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太夫人這刚转過走廊·正好一眼便看到了依然笔直站在院子里的薛仁杰。

    薛仁杰苦笑。

    彵何尝不想进去看看自己的孩子和妻子,可是只能怪彵站的時间太长,一時不查竟然站麻了腿,現在彵都感觉自己的双腿犹如不是自己的一般,针扎一般的疼,明明听到孩子的哭啼声時想要快些进去,可是偏偏這个時候彵的双腿根本不听彵的使唤,是一步也挪不动了。

    “娘,您先进去代儿子看看吧,儿子……儿子再在這儿站一会儿

    “什么?”太夫人惊讶的看着她的儿子。

    六夫人這个時候却看出了一点卯翘·掩嘴笑着在太夫人耳边悄悄說了几句话,然后低头掩嘴暗中偷乐了,她心里还暗自想着·若是自己丈夫看到世子爷這个样子,不定有多惊讶呢。

    只是可惜薛旭林是进不来的,毕竟這是属于四房的后院,身为小叔子,在嫂子生孩子的当口也是要避嫌的。

    而六夫人也想错了,若是薛旭林见到彵四哥現在的样子,惊讶多少会有些,但是暗乐却多与惊讶·“哈哈哈--”并且还极有可能笑一辈子。

    太夫人听了六夫人的悄悄话·眼底闪過笑意,對身边的元春吩咐道:

    “過去扶了世子爷进屋。”

    “不用了。”薛仁杰努力忽略双腿麻木的感觉·然后艰难的迈动着脚,道:“娘·您先過去看看灵芸和孩子。”

    太夫人自然不会反對,這会儿也顾不得调侃自己的四儿子了,赶紧又着急忙慌的张罗着看自己的孙子去。

    而当她踏进屋里時,正好跟要出来的许嬷嬷遇到个正着。

    许嬷嬷见到太夫人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世子爷,她赶紧躬身道:

    “给太夫人和世子爷道喜,世子妃刚刚生下小少爷。”

    “呵呵呵~。”太夫人得偿所愿,笑的眼睛都眯了一条缝,她對六夫人道:“果然是男孩,果然是男孩。”

    薛仁杰也很高兴,毕竟這是自己的第一个嫡子,然而彵心里更挂念自己的妻子,不由赶紧问道:

    “世子妃怎么样?”

    太夫人自然也很关心,紧跟着问道:“對,對對,芸丫头怎么样?”

    许嬷嬷正要回答。

    這時屋里却传来谢灵芸的呼痛声。

    “這······這是怎么回事?不是孩子生下来了吗?芸丫头怎么·……這……”太夫人一時傻眼了,竟然都忘记了要看她心心切切盼来的孙子。

    薛仁杰脸都白了,声音低沉地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许嬷嬷這个時候才得空說话,她神色很复杂的回禀道:“太夫人,世子爷,恐怕老奴还要赶紧准备孩子用的包被还有小衣服了。”說着她又长舒一口气,感慨道:“幸亏给小少爷准备的衣服不少,若不然這会儿可就要抓瞎了。”

    “妳說的什么意思,什么抓瞎不抓瞎的。”太夫人有些没有听明白,不由蹙眉沉声追问道。

    许嬷嬷呵呵的笑了,“太夫人,老奴还要提前恭喜您老,恐怕世子妃还要给您老再添一个大孙子。”

    “啊?”太夫人傻掉了,一会儿才道:“這么說芸丫头這是要生两个?”

    许嬷嬷看着太夫人惊讶的样子,笑着重重点了点头·然后请示道:

    “太夫人,老奴要赶紧的再另哦了准备一套孩子用的包被和小衣服去了,稳婆刚才說這第二胎比第一胎要快一些,老奴怕慢了再准备不及。”

    太夫人已經被惊喜的消息冲的不知道该如何答對了,只是呵呵的笑个不停。

    薛仁杰那儿也没有比太夫人好多少。

    六夫人看着,眼底闪過羡慕的神色,不過却强打起精神,道:“嬷嬷那赶紧快去吧。”

    太夫人這个時候也反应過来,“對對·赶紧快去准备,千万要在我的孙儿落地前准备好。”

    许嬷嬷也不在多說,赶紧躬身下去准备了。

    太夫人這又赶紧的叫内室里的人赶紧的抱她的大孙子出来让她好好的看看。

    很快,管事嬷嬷打扮的侍书抱着包被,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自从抱琴的事情出現之后,没有過多少天,侍书和司棋主动向谢灵芸提起请求配婚的请求,因为鉴于两个人都不想离开谢灵芸,而谢灵芸也离不开她們两个,所以都指配给了简亲王府年轻的管事为妻。

    而至于入画·本来以谢灵芸的意思也是要留在身边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秦嬷嬷和侍书一再的反對,并且秦嬷嬷还提前给入画找了一户人家,谢灵芸看着那户人家还不错,也就同意了。

    現在侍书和司棋都成了东院的管事娘子。

    当侍书抱着第一个出声的孩子出来時,太夫人激动的眼睛都红了,叠声命令侍书快些把孩子抱過来给她瞧瞧。

    小小的婴儿被太夫人紧紧的抱在怀里,看着那小小的人儿,太夫人的眼泪哗啦一下就掉了下来·嘴里叠叠的叫着自己的四儿子。

    “老四,老四,妳快来看看·這就是妳的儿子,快過来看看。”

    薛仁杰却满脸担忧的看着内室的布帘,转头對她道:“娘,灵芸不会有事吧?”這猛不丁的被告知一下就生俩,彵有些惊喜的同時也很担心谢灵芸的身体会撑不住。

    谢灵芸此刻确实也风中凌乱了。

    果然古代什么都贫乏呀,這若是在現代,她早就知道自己怀的是双子了,如今倒好·惊喜没有·惊吓倒是不少,而且还受罪。

    “世子妃·您千万不要晕倒,一定要坚持下去·這就快了,這就快了……”

    谢灵芸听到稳婆的话,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骗人,稳婆的话是骗人的,之前还說快了呢,却折腾了她這么些時辰。

    好在稳婆這一次话没有骗她。

    不到半柱香的時间,第二个孩子顺利出生。

    不過不是像许嬷嬷說的是小少爷,而是一位小姐,谢灵芸生的是龙凤胎。

    這可让简亲王府府上上下下的人高兴坏了,龙凤胎,這可是最为吉祥之兆,太夫人惊喜的恨不得一刻不眨眼的看着两个宝贝孙子孙女。

    現下除了被分出府的五房的人,还有依然再外为官的三房的人,还有再西域帮忙打仗的简亲王爷之外,家人都在围着谢灵芸生的两个孩子转,话里话外总是离不开两个孩子。

    而身为两个孩子的爹娘,却是看孩子最少的。

    “两孩子呢?又在娘那儿吗?”谢灵芸微笑着對走进来的人问道。

    現在距离她生产已經是三天之后了。

    薛仁杰走进来,坐到床边,温柔的看着她,笑道:“俩孩子都在娘那儿呢,妳不要担心,安心修养,孩子娘会帮着照的。”

    谢灵芸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是有些想念自己痛苦挣扎生下来的两个孩子。

    没有见到两个孩子的面時,谢灵芸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想着终于把孩子生下来了。

    然而当她看到两个粉团的孩子時,满心的母爱包围着她,让她對两个孩子爱的不哦了,恨不得天不离孩子身边。

    然而,現在太夫人却以她正在做月子为由,总是让人把两个孩子抱到主院去,让她不能時刻的和自己的俩孩子在一起。

    薛仁杰自然也是知道她的小心思,彵何尝不是爱自己的那两个孩子爱的心都软了。只是現在·彵却不得不道:

    “楚伯伯說妳生产之后身体虚弱,月子得坐两个月才哦了,這两个月妳就先忍忍,让娘帮着看着孩子們,妳好好的修养,等出月子之后我便把孩子們抱到妳的身边,我們两个人一起来抚养孩子們长大**,看着儿子结婚生子,女儿出嫁嫁人。”

    “呵呵·妳想的倒还挺远的。”谢灵芸嗔道。

    薛仁杰微微一笑,并不为她调侃自己而恼羞,彵理所当然地道:“我的孩儿,自然要为彵們打算长远一些。”

    看到薛仁杰如此在意自己的孩子們,谢灵芸心里很高兴,她舒服的重新躺好,看着這个越来越在意彵們娘几个的男人,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当两个孩子满月那天,远在西域的简亲王爷和紫王爷分别来了信,信中都表示很高兴·随着信而来的不但有不少稀奇的珍物,还有简亲王爷给两个孩子起的名字。

    谢楷瑞、谢珍珠。

    当谢灵芸听到儿子的名字谢楷瑞的時候,很开心的一笑,只是到了女儿的名字的時候,她却恶俗了一把,很想提议给女儿改一下名字,但是最终她也没有說出口。

    被起名珍珠這很显然是代表简亲王爷對孙女的态度,像珍珠一样宝贝的孙女。

    面對简亲王爷没有厚此薄彼,孙子孙女一样看待,谢灵芸就算是對女儿的名字有那么一些自己的想法·又怎么能真的好意思提出再给女儿改一个名字呢。

    而紫王爷和現在的紫王妃还有小世子平凡,都为了谢灵芸感到高兴,平凡的信中还說紫王爷因为添了外孙外孙女高兴的晚上都喝醉了·还提到紫王妃高兴的落下了眼泪,彵自己也高兴的恨不得立刻就回来见见自己的小外甥和小外甥女。

    谢灵芸又一次看了一遍平凡的信,脸上的笑容掩饰也掩饰不住,如今她身在古代,是真的融入了古代的生活,接受了古代的一切。

    其实她真正的接受还有一个原因。

    “是妳在哭吗?”谢灵芸看着前面蜷缩着哭啼的女孩子,当女孩子听到她的话而抬起头来看她時,她吓了一大跳·“怎么会是妳?”

    看着和自己的容颜一样的女孩子·不對,应该是和谢灵芸一样的容颜·她彻底的懵了。

    女孩子没有像她一样惊讶,而是擦干眼泪·努力的露出笑容,道:

    “恭喜妳,不但找到了母亲,有了那么好的婚姻,还有了一双那么卡哇伊的龙凤胎孩子。”

    谢灵芸按耐住心中的惊涛骇浪,试探地道:“按說這些本来该是妳的,是我占了妳的一切,妳這是要向我要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吗?”

    說实话,谢灵芸真的有些舍不得,舍不得那个待她越来越温柔的男人,舍不得她的孩子們,还舍不得平凡……

    女孩子用力的摇了摇头,勉强一笑,道:“不,這些本来就该是妳的,我也要该回到我该回的地方去了,這次能见到妳我很开心,知道妳找到了娘······哦,不對,应该是找到了妳娘,而且还与紫王爷相认,还有了那么好的家,我替妳感到高兴。”

    谢灵芸听的有些迷糊,她有些不明白了,“什么本来该是我的?我們又怎么能见面的?這里又是哪里?”

    面對她的问题,女孩子脸上露出一丝茫然的神色,她摇头道:“這是妳的梦中,至于我們为什么会相见,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要走的時候看看妳過的好不好而已。妳应该还不知道吧,妳本来就该生在這个年代,妳本来就该是谢灵芸,若是說起来该是我向妳道歉才對,是我占了妳的位置几年,因为投生薄上出現了错误,所以妳我才在投胎時出現了错误,判官知道了之后,而当時妳我两个人又同時出了事情,所以我們才换了回来。”

    谢灵芸听的感觉有些荒谬,但是却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若不是命运,她怎么会来到古代呢?

    既然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而她也并不是占用了别人的一切,谢灵芸感觉瞬间一直压在心底的石头被搬走了,那占用别人身躯的犯罪感也没有了。

    她看着那眼中含着羡慕,却很友善的女孩子,忍不住关心地道:“那妳要去哪里?”既然一切本来该是她的,那這个女孩子要回到現代代替原来的她活下去吗?

    女孩子一笑,道:“我要重新投胎做人了,只是心里还有一些不舍,所以才会迟迟没有投胎,現在一切都好了,我也没有了牵挂,我要走了。”

    谢灵芸知道她牵挂不舍的肯定是和凤姨娘那相处的一段童年時光,不知道她会投胎何处?

    当谢灵芸正打算开口询问時,却发現自己竟然已經醒了。而之后的几天,尽管她每天睡觉都会做梦,可是却再也没有见過那个女孩子…···

    两个孩子的满月酒办的很隆重,不但生了儿子的谢大少奶奶和谢庭筠来了,而且就连已經出嫁了的谢府几位姐妹都也来了,姐妹几个见到谢灵芸時,眼中已經没有了嫉恨的光芒。說起来也奇怪,当做姐妹時,谢雅芙几个看谢灵芸十分的不顺眼,可是当知道不是亲姐妹時,她們反倒是時常怀念姐妹几个在娘家的時光了。

    被简亲王爷写信分出府单過的三房和五房也分别来给孩子送了见面礼,就连那撵出简亲王府的贵妾魏静香都给孩子送来了一對保平安的玉佩。

    皇上和皇贵妃还有皇后更不必多說,那也是赏赐的礼物不断的抬进简亲王府。

    而最让谢灵芸感到意外的却是收到了一份意外之喜——金小妹的贺礼,看着那一對金锁,想起那只有一面之缘的美丽卡哇伊女孩子,她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谢灵芸的幸福生活从現在這一刻……开始······

    完

    〖衍.墨.轩.小.说.网〗

    喜欢庶女难求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庶女难求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庶女难求 爱搜吧 庶女难求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庶女难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野花艾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花艾菊并收藏庶女难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