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叩门声响起,随着傅良涛的应答声落下后,庞季同便推门走了进来傅良涛的办公室。看到傅良涛手中才吃了一半的日式炸鸡便当,庞季同不由问道:「涛sir,你不是吩咐午休结束之后十五分钟开始案情分析的会议吗?」

    庞季同的话提醒了傅良涛,傅良涛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钟,才惊觉午休时间已经结束了五分钟。傅良涛便向庞季同道谢说:「多亏你的提醒,不然光顾着看这录像,我都要忘了时间。」心里暗自感叹没有了手机预设闹钟提醒的不适应。

    庞季同听罢更是觉得讶异,经过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相处,他很清楚傅良涛是一个非常着重时间观念的人,更是从没有见到过他午休结束之后还捧着午餐的。好奇之下,庞季同便倾身看向傅良涛的电脑屏幕,发现他正在看的却是刚才查问徐宁之、刘子君和程巧的录像。

    庞季同的疑惑之情全都写在了脸上,傅良涛自然一目了然。傅良涛遂答说:「我在回看她们提及许静嘉的部分,我想要弄清楚她们三人对于许静嘉到底抱持着怎样的观感和感情。」看庞季同因着他的话而敛去了脸上的表情,复又笑道:「你不用想太多,即便其他人不懂分析微表情,都绝对能够读懂你的情绪。」

    傅良涛觉得好笑,庞季同可不觉得好笑。庞季同心里因傅良涛的话而生出了挫败的情绪,毕竟任何人都不希望其他的人能够轻易窥探到自己的思绪,这种被人直接道破想法的感觉有如被窥探私隐一样让人不适。

    傅良涛也没再多花心思去逗他,迳自收起还没有吃完的便当,将一会儿案情分析会议要用到的文件整理出来。

    此时,庞季同又说:「她们对许静嘉还能有什么想法,不外乎也是像周穆清那样表面友好,心里却暗自与对方较劲,处处攀比?而且,我们既在她们的手机里,找到许静嘉私下谩骂徐宁之和刘子君的音讯,你不觉得这可能正是许静嘉与她们断了来往的导火索吗?」

    庞季同的话其实不无道理,毕竟许静嘉与她们断绝来往的时间,恰恰与她们收到许静嘉谩骂她们音讯的时间相合。傅良涛却道:「你说的这些话,就是我回看这些录像的原因。因为我所观察到的,正正与你所说的相反。」

    庞季同的疑问,在案情分析的会议中得到了解答,因为傅良涛在会议中以徐宁之等人提及许静嘉时的录像,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一下她们各自对许静嘉的真实想法。

    傅良涛配合在查问三人时所作的笔记,一边透过投映机播放录像,一边适时暂停对在坐的洛孟凝、秦向文和庞季同作出解释:「透过这些录像,我们可以看到徐宁之、刘子君和程巧在谈及过往与许静嘉相处的情况时,她们不时会嘴角上扬,这代表她们心里是喜悦的。

    而提到许静嘉不再与她们来往的时候,虽然徐宁之在谈话间故作轻松,可是仍然可以见到和上次查访她的时候一样,她便会嘴角下垂、下巴收紧,这是典型悲伤的表现。程巧则在说话间表情越趋木然,在说完这事之后,将她的嘴唇眠紧,说明她有为这事情感觉愤怒。至于刘子君……」

    说到这里,傅良涛一顿,禁不住笑了笑,说:「即便我不多作解释,相信你们也能看出来。待在口供室里的大部分时间里,刘子君的情绪都为恐惧所支配。谈及许静嘉时,她的评价好坏参半,但是内里全然没有夹杂仇视、嫉妒等等的情绪。我们能够看到她在忆述这些事情时,眼睛是先向上而后再向左转动的。这表现代表刘子君正在脑海中回忆过往发生的事情。而提到许静嘉不再与她们往来时,也隐隐有些失望、悲伤的情绪。」

    洛孟凝听了这个解说,却有些困惑,遂问道:「可是,在说话的同时,她一直都试图回避你们的眼神,不敢直视你们,这难道不是说谎心虚的人才会有的表现吗?」

    于是,傅良涛便耐心地为洛孟凝解惑:「其实,不敢直视谈话对象的原因有很多。刘子君在整个查问过程的进行期间,她都不时会回避我们的视线。结合我们所掌握的一些证据,我发现她在说真话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表现,所以我更倾向认为刘子君不敢直视我们的原因是出于不自信或者缺乏安全感。」

    说罢,傅良涛将录像以三倍速重新开始播放,续道:「你可以看看,除了不敢直视我们的眼睛,刘子君还不时会以手掌捉住自己的双臂。在开始查问之前,我已经跟她确认过,她并不是因为寒冷才这么做的,所以可以确定这也是出于不安的小动作。」

    一旁的庞季同在傅良涛解释期间,回忆起与许静嘉有关的音讯和周穆清的日记内容,好不容易等到傅良涛说完,便禁不住问:「她们都因为许静嘉的断绝来往而感到悲伤、愤怒?这就奇怪了,难道许静嘉与她们四人不是不欢而散的吗?」

    傅良涛遂答说:「在我们手里的证据所显示的,的确是这样。我想,这是有人刻意制造的假象和感觉。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查访许静嘉的时候吗?她在忆起以往与周穆清的相处时,仍是一脸神往,可见周穆清这个人并未引起她的负面情绪,而从前与周穆清相处的时光也是让她感到喜悦的。」

    庞季同想到傅良涛一直在查问许静嘉的时候都讨不了好,又好奇地问:「涛sir,既然你有这能耐,为什么之前不用到许静嘉身上?」

    傅良涛沉吟着应道:「因为许静嘉总是木无表情。」与此同时,许静嘉的脸在傅良涛的脑海中掠过,傅良涛其实也拿不准许静嘉到底是真的把情绪管理做到了极致,还是单纯的反应迟缓。

    想了想,傅良涛又下意识地开口解释道:「可是没有表情不代表没有感情、没有情绪。这一种人只是比较含蓄,不论是不擅长还是不喜欢都好,他们更倾向收藏自己的情感。其实,他们的情感往往比其他人更为深刻和丰富。」

    这话在说出口之时是不经意的,可是在说出口之后,这话也进到了傅良涛的心。傅良涛想到许静嘉两次在他跟前面色发白一动不动地趴在桌子上的情境,思及许静嘉提到自己一旦情绪波动便会这样,便更是觉得许静嘉不是一个没有感觉的人。

    庞季同感觉傅良涛的话有些矛盾,复又问道:「如果许静嘉感情这么丰富,那么,既然许静嘉跟她们之间并没有闹不愉快,许静嘉为什么还要跟她们断绝来往?」

    只听傅良涛肯定地答说:「我想不是许静嘉不想跟她们继续往来,而是不能跟她们继续往来。」

    喜欢静嘉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静嘉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静嘉 爱搜吧 静嘉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静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舒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舒衡并收藏静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