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春秋大领主》 第146章:当晋国的贵族很危险

    当国君的护卫是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

    几天下来,吕武很多的时候是站在旁边,观看姬寿曼与其他国家的国君应酬。

    这时候讲“礼”,一样都是国君,相见之后是个什么样的礼仪,随行人员又是什么样的礼节,看上去非常的复杂。

    因为是个“看客”,吕武大体上对几个国家的国君有了初步的印象。

    曹国的国君姬庐(曹宣公)看着是一个挺乖张的人,只是在面对晋国国君姬寿曼,表现得又是一名忠实舔狗的模样。

    吕武亲耳听到曹君姬庐一再表示要亲临战阵,怎么都要杀死几个秦人的言论。

    看曹君姬庐确实有点勇力的样子,似乎并不是打算只想口嗨?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曹国彻彻底底被晋国给征服了呢。

    要是晋国不开心,曹国上下也会跟着不开心。

    晋君姬寿曼的另一个舔狗是邾君曹貜(jué)且(邾定公)。

    邾国其实是鲁国的附属国。

    邾君曹貜(jué)且琢磨着吧,自家老大的老大在场,舔自家老大,还不如直接舔老大的老大,行为举止就显得过于露骨了一些。

    滕国国君姬宏(滕文公)也亲自来了,他看上去非常的纠结,好像是想巴结晋君姬寿曼,又有什么顾虑。

    来的还有齐国的国君吕环、卫国的国君卫臧(卫定公)、郑国的国君姬睔(gùn郑成公)。

    吕武觉得这些国君里面,跟晋君姬寿曼最像的是齐君吕环。

    这种像就是行事没有规则,有一些想一出来一出。

    而卫国的国君卫臧看上去有些不妙,脸色时常苍白,走几步路就要大口喘气,好像下一秒就要挺尸。

    供奉晋国的卫君卫臧,他是带病出征。

    齐君吕环就很直接地问卫君卫臧为什么要这么干。

    卫君卫臧更加直接,说是卫国不敢不恭敬对待晋国的征召,哪怕是病死在出征路途上,也要尽心尽力地侍奉。

    在场的晋君姬寿曼很感动,接连邀请卫君卫臧连饮了三“爵”酒。

    吕武看卫君卫臧边咳嗽边喝,很担心这位国君下一秒死掉。

    这里也再一次看到了晋君姬寿曼的不靠谱。

    话说,卫君卫臧都重病在身了,还连接着邀请共饮???

    要是卫君卫臧喝酒喝死了,算谁的?

    伺候卫君卫臧的大臣,看了个无声哽咽。

    这是弱国的悲哀啊!

    来自列国的史官,他们如实记录了这么一幕。

    后面还是祁奚看不下去,找了个借口将晋君姬寿曼带走,结束了众人的侧目。

    “武子?”胥童这几天有事没事就找吕武,说道:“君上微醺,武子今夜不必棘门值岗了。”

    当吕武愿意站岗似得?

    他注视着胥童,问道:“我需听君上亲口道来,或有令符、文书也可。”

    担任什么职位干什么活的年代,不尽忠职守是没有前途的。

    不管胥童是不是好意,他有什么资格来来下令?

    胥童内心不喜,面上却带着赞叹,说道:“武子忠臣也!”

    他们只距离“麻隧”不足二十里。

    前方集结了晋国的中军、上军、下军和新军,还有来自各个诸侯国的军队。

    对了,还有来自周王室的啦啦队。

    吕武成为国君的护卫还是有个好处的。

    他得知一点,联军编制内的战兵大概是十二万左右,剩下的都算是编外人员。

    要是将辅兵和其余杂七杂八的人算进去,联军的实际人数达到了三十四万。

    栾书过来向国君汇报,讲的是秦国打出了三军的旗帜。

    秦国的“军”还是周王室制度,每个“军”由五个“师”组成,五百辆战车,计一万两千五百人。

    也就是说,秦国出兵的正规战兵为三万七千五百。

    但是!

    秦国也有不少编外人员,类似于晋国“新军”的一个军团,加起来就是四五万人的样子。

    同时,辅兵以及自带干粮来战场的秦人,合计起来有个十来万。

    因为几个国君走得慢,吕武作为国君护卫自然也是落在了后面。

    能看到每天都有辎重队在道路往来穿梭,运来粮秣等物资,再空车回去。

    道路上的运输队越多就越能说明一件事情。

    这一次讨伐秦国,要是没有取得足够的收获,不止晋国要难受,参战的各国肯定也要骂娘。

    又是一个新清晨的到来。

    站岗了一夜的吕武,身上的甲衣有了露水。

    他看到帐帘被撩开,披挂穿戴的姬寿曼走了出来。

    “呀?阴武果真忠臣!”姬寿曼拍了拍吕武的肩膀,说道:“寡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定会厚厚赏赐的。”

    吕武对国君的意见只是上次吞了很多战利品,其余有什么毛病,难受的又不是老吕家,是那些卿位大贵族。

    他对国君行礼,说道:“臣就先谢过君上了。”

    朝阳普照大地,给予了光和热。

    营盘内重新变得忙碌起来。

    很多辅兵在收拾。

    战兵则是在军官的约束下列队,再听从命令开拔。

    一夜没睡的吕武回到老吕家的队伍,没机会梳洗就要跟上队伍。

    他只能脱掉甲胄,战车上弄了个靠枕,东西都没吃,躺下去赶紧补个觉。

    醒来时,队伍已经开进了一个大营盘,他睁眼看到的是老丈人之一的赵旃。

    “见过大大。”吕武翻身起来,感觉有些腰酸背痛,看了看四周,又说:“我已不再为君上护卫?”

    赵旃有点一言难尽,点了点头,又问道:“君上很欣赏你?”

    谁又不喜欢一个尽忠职守的人呢?

    赵旃又说:“莫要得罪郤氏。”

    讲到这个吕武就很无语,说道:“郤氏侵占我的功劳,若不抗争……”

    赵旃截断吕武的话,说道:“我自有处置。”

    这是要吕武忍了?

    关于郤氏的话题也就到这里。

    赵旃让吕武准备一下,要带过去元帅大帐那边参与会议。

    他对吕武不善忍耐其实很理解,觉得吕武才多大?受不得委屈是年轻人该有的性格。

    这个也是吕武给自己营造的人设。

    不然的话,他知道应该忍。

    年纪小又善于隐忍,谁都不是什么傻子,以后跟吕武相处就会产生提防。

    所以了,适当地得罪郤氏不算什么,他又不是直接跟三郤之一的某个人互怼。

    只是一个部将吕武都忍让?还当不当贵族了!

    “秦军已到‘麻隧’。”栾书坐在主位,看到赵旃带着吕武进来,停下来不说话,等两个人去了该去的位置,继续说道:“君上的意思是邀请秦君致师,众位以为如何?”

    新军将没来,会议却是已经开始了一小会?

    这是拿赵旃不当一回事咯?

    赵旃却是没有什么什么不悦,表现得低眉顺眼。

    这个军帐挺大,前帐就能容纳三四十人,左右的前排都是坐着“卿”,往下走则是“上大夫”级别。

    “卿”带来的随行人员站在后面。

    “上大夫”则是孤身一人。

    吕武就站在赵旃身后,正对面是韩厥。

    智罃坐在韩厥的左侧,他注视着吕武,看到吕武目光移过来,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幕被郤至看在眼里,他看向了自己的兄长郤锜,露出了询问的表情。

    “列国之军不堪战,致师时不可安置。”郤锜没看到郤至的眼神交流,他看着栾书说道:“若是致师,可要当即开战?”

    士燮皱眉说道:“致师时,君上在前。若是当即开战,岂不……”

    “命阴武为君上戎右便是。”郤锜扫了一眼士燮,又看向了吕武,似笑非笑地说:“阴武为晋国第一勇士,实乃君上亲口所言。”

    没想到还有自己戏份的吕武,发现帐内的人都看向自己,心里要说没压力是假的。

    “不妥,咳咳……,不妥吧?”荀庚又是连续咳嗽了好几声,一边喘息,一边说道:“《绝秦文》已下,勿需再与秦人多言。”

    魏氏的令狐颗就在帐内。

    魏相出使秦庭出了大风头,是魏氏觉得很骄傲的功绩。

    要不是令狐颗身份不够,都想直接开口附和荀庚的意见了。

    栾书之前已经有过相关的暗示,惩戒之战不用对秦国讲礼,本意上根本不想两军阵前致师,更别提让那个不靠谱的国君踏上战场。

    他暗示了荀庚,却有郤锜和郤至不断搅局,不由频频打量士燮和韩厥、智罃。

    晋国是几个“卿”共治,要是多名“卿”有异议,元帅也没有拍板决定下来的权力。

    荀庚已经表示了反对,缺的是再至少两名“卿”站出来反对了。

    智罃也就是给荀庚面子,说道:“既已宣战,何须多言。”

    士燮本身就不想国君冒险,表达了[ ]相同的态度。

    剩下的只有韩厥和赵旃没表态。

    只不过,赵旃都要下台了,没人在乎他的意见就是。

    韩厥看到已经有三名“卿”表态,一贯低调的他想要当个安静的美男子。

    “韩伯?”栾书却不放过韩厥,问道:“你如何决断?”

    韩厥温和地笑着,说道:“元帅意欲如何,便如何。”

    郤氏的两兄弟对视了一眼,又各自看向其余的“卿”。

    吕武则是在看另外的贵族,发现他们全低着头,知道这是不想掺和几名“卿”的倾轧。

    他想:“国战都爆发了还在内斗?”

    看来在晋国当贵族,要时刻小心谨慎啊?!

    喜欢春秋大领主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春秋大领主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春秋大领主 爱搜吧 春秋大领主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春秋大领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荣誉与忠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誉与忠诚并收藏春秋大领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