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贩夫全神录》 第289章 再布迷魂阵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调查取证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在林照云配合下,潘琅、钉王高老伯、掌王王克方、呼延璋一路人马,郑哭休一路人马,两下分头推进、互相协调,用了四个多月,才彻底掌握所有罪证。

    五个月破案的限期差点用完,所有情形呈递给经略使宋公涯,就看他如何决断,准备抓捕司马震和来正。宋公涯却面临着一桩别的事情,恰好牵连到司马震和来正这两个人,做出了暂时不动,静观其变的决断。

    气得高老伯、王克方、郑哭休三兄弟嗷嗷怪叫。潘琅毕竟是金吾卫出身,层次高一些,情知宋公涯遇到了难题,看起来这个来正还真他娘的鬼难拿。

    按照襄城侯宋公涯的五道将令,破获擅伐古木之案的两路人马已经交令。又令这两路人马合二为一,都归容州观察使潘琅统领,继续访冤查案。

    在潘琅带人出发之前,宋公涯将潘琅、高老伯、王克方、郑哭休及呼延璋等勇冠十六将共二十人都叫到寝帐,设便宴招待吃酒。酒席宴间,将自己遭遇难题给弟兄们说明,叫弟兄们不动声色,只管继续访冤查案。

    是什么难题呢?第一道命令更换黄帽,执行很顺利,没人敢于违令。谁到街面上胡乱晃荡,百姓一眼就能认出是经略府兵。武安侯李玑作为都虞候,杀了几个胡作非为的黄帽兵丁,禁绝了不少歪风邪气。

    第二道命令更换牙卫,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两名老牙卫的队正找茬,企图还做回经略府牙卫,主将杨简伯劝说,不但不听,还破口大骂,被杨简伯以紫金刀当场斩杀。

    其老旅帅水神陈孤站出来为两名队正伸冤,被杨简伯指证他越权行事。陈孤又抬出在家侍奉父亲的都虞候来正说情。宋公涯抓住这个把柄,当即罢免来正都虞候职务,以武安侯李玑担任正式都虞候,叫来正回家继续侍奉乃父,等候任命新职务。

    水神陈孤继而煽动所率一团经略府老兵,隔三差五找茬闹事。

    跑神于豹也不断变换花样,挑起事端,叫他所带一团老兵也无端找茬。

    针神机秀乃北流县镇将,搞得北流县更是乱哄哄一团,十分头疼。

    正如林照云所说,情知是毒神来正在背后捣鬼,但你抓不住把柄,发作的切口都找不到,只能痛苦下去。

    第三道命令整训军队,遴选能人猛士。这项工作,跑神、水神、针神不予配合,最起码他们本人及所带兵丁不参与,少了代表性。

    柴大渊的办法是报多少人算多少,比试完毕,大营产生了两石猛士二百八十人,其中五石猛士产生出二十一人,又产生八石神力王五人。

    五大神力王分别是:

    棍王曹力,字乍膂,白州周罗县人,三十岁,身长七尺九寸,善使镔铁棍,重七十三斤。

    枪王张期,字时平,禺州罗辩县人,二十七岁,身长八尺,善使亮银枪,重六十五斤。

    刀王石凝,字大聚,义州连城县人,三十二岁,身长七尺八寸,善使砍山刀,重七十五斤。

    斧王韩图,字武远,郁林州兴业县人,三十一岁,身长七尺八寸,善使月牙斧,重七十四斤。

    叉王李凤,字鸣山,窦州怀德县人,二十九岁,身长八尺二寸,善使五股钢叉,重七十四斤。

    特技能人遴选因岭南四神的缺席及暗中捣鬼,多数人没兴趣,取消了比赛。除去容州,其他十二州也遴选能人猛士,大多都是选猛,并无能人报名。

    柴大渊将二百六十名猛士组成猛武团,仍以赵骑伯为主将。五石猛士也是十六人,与原来的勇冠十六将合在一起,称之为勇冠三十二将。

    又产生五名神力王,宋公涯提议一起结义,众人欢呼同意,结义为平南十四翼。按年龄大小依次是:

    大哥琴公操、二哥乐子雷、三哥高老伯、四哥郑哭休、五哥柴大渊、六哥宋公涯、七哥石凝、八哥杨简伯、九哥赵骑伯、十哥韩图、十一哥曹力、十二哥王克方、十三哥李凤、十四弟张期。

    这一番结义,显示出主帅对于先前的兄弟与最新遴选出来的兵王,不分高低贵贱,不分彼此,自然是军振奋,热情高涨。但宋公涯总感觉暗潮涌动,一半高兴一半愁。

    潘琅等二十人这几个月一直在访冤查案,对于主帅担心什么了如指掌,他指出一条:“经略使,末将以为就将擅伐古木一案捅破,涉及到谁,定斩不饶,军中邪气必然打下去。不妨来个军大揭发,集中斩杀一批。”

    高老伯作为三哥,又是柳州人,对于来正之流看的一清二楚,他建议:“何不来个欲擒故纵之计,就叫岭南四神公开表演,凡是他们认为不对的,一律按照他们说的办。罪行部记录在案,积累到一定时候,集中斩杀。”

    宋公涯眼前一亮,大喊一声:“寡人有错,明天就向四神道歉。令鄣侯火速知会来正,明日务必应卯,寡人当众致歉,叫八弟杨简伯跟我一起道歉。三哥现在就去通知八弟前来议事。”

    次日一早,观察使潘琅等众将、柴大渊大营众将、来正、于豹、陈孤、机秀等体应卯。

    近百员将校齐集,宋公涯朗声道:“寡人进入容州以来,已有半年之久,眼看就是元旦,军之所以稳若泰山,仗各位老将襄助。尤其愧对老都虞候来正老兄,愧对于豹、陈孤、机秀老兄,没有他们忍辱负重,哪里有军今天的士气高涨?在这里,寡人郑重向四位大哥道个歉。”

    说罢,宋公涯走下帅案,到他们四位跟前一一鞠躬。

    陈孤当即珠泪滚滚,出班禀曰:“宋经略如此宽宏大量,陈孤再要添乱,某家性命任凭经略千刀万剐。”

    于豹、机秀一起出班,高叫:“我等心中有愧,今后痛改前非。”

    来正看他们都这么表态,怎敢不说几句?

    他当即出班,示意其他三兄弟一起跪翻在地,禀道:“平容等哪敢受经略如此大礼,实在是罪过。平容将尽快将家父之病治好,尽快回到军中,潜心做事,为经略效犬马之劳。”

    宋公涯一听,这小子还是软钉子,好嘛,当即歉意道:“令尊哑疾怎么样了?军中牵绊,一直未能前去探望他老人家。马上元旦,孤将略备薄礼,令鄣侯代孤前往慰问。还望令尊对孤之怠慢,多多海涵。”

    帐下众将对此都感动不已,来正浩叹一声:“家父哑疾,这半年仍然不见好转,真不知道我这个当儿子的得罪了哪路神明,叫他受这样的痛苦,真的想替他得这个病,唉!”

    宋公涯不再跟他虚情假意瞎扯,转身对鄣侯吩咐:“鄣侯,孤以为,今日应卯将校,一一登记其父母双亲状况,就以你为主,青神子、李将军、潘将军及平南十四翼等将,分班向众将父母送些过年慰问品,一一问候。”

    鄣侯甘冀、青神子柴大渊、武安侯李玑、潘琅及琴公操等平南十四翼纷纷高呼:“谢经略体恤我等,也代父母向经略问候。”

    正事议完,早过了辰时,宋公涯宣布退帐。众将散去,潘琅、高老伯跟随他进到后邸。

    宋公涯又简单交代:“八叔、三哥,你们的重点还是访冤查案,不可走神。这样一来,四神过了年,叫他们各担职事,必然还会生出故事。”

    高老伯看正事也就这么多,想起问一句话:“经略,再有三天就是腊八,我等众人家中都要三更起床熬制腊八粥,早早孝敬父母一碗粥。当天是不是放一天假?再一句,我想问问,家中神牌是腊八改掉啊还是除夕改?”

    襄城侯宋公涯笑道:“腊八这天家家子敬父,容管军就放一天假。这个子敬父却是天下第一贩神,长安好多富商之家所供牌位,称之为元贩大帝呢。要论起来,元贩大帝却是我等平南十四翼的高师祖。”

    高老伯大为震惊:“愚兄却不能明白这其中道理,当作何解?”

    潘初亮笑道:“你们结义时供奉的是我等崇信九使所供的五大贩神,而竹木、五金、海产等朝歌三贩神是元贩大帝的神仙弟子。澄泥贩神、春酒贩神等贩门十七将却是朝歌三贩弟子。我们崇信九使又是澄泥贩神夫妇的神仙弟子。你们平南十四翼又是我等下一辈,就该叫澄泥贩神为师祖,朝歌三贩神是曾师祖,元贩大帝自然是高师祖了。”

    高老伯总算明白了,又问道:“那样的话,到家里换神牌,到底该怎么写合适呢?”

    宋公涯笑道:“按师承关系,写师祖澄泥贩神、春酒贩神两位,他们是夫妇么,要写在一起。供奉曾师祖也可以,朝歌三贩神一起收的贩门十七将,因而三神也要写在一块。而如果供奉高师祖元贩大帝,只写他一神就行。”

    转眼又到腊八,这天一早,七曜摩夷天华胥仙境,二十位贩神一起出动,开始巡天。他们各按职掌,站于太皇黄曾天三十四万四千丈高天,巡视腊八情形,监督子敬父风俗,访查贩夫沉冤及点化贩神。

    宣宗新封八神的职掌定了吗?元贩大帝会让他们掌管什么呢?

    喜欢贩夫全神录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贩夫全神录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贩夫全神录 爱搜吧 贩夫全神录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贩夫全神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山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原并收藏贩夫全神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