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不过脸晒黑了,多花些时间就能白回来。

    胸不长可能这辈子就都不长了。

    权衡之后,银川公主对苏阳的恼怒消了几分,自己也不再那么抗拒走路了。

    其实走了这么些天,虽然每天都感觉要累断气,但睡一觉就能恢复大半。

    再走同样多的路,没开始那么累了。

    叫小伙计拎热水来,银川公主打算泡澡,然后上床睡觉。

    刚泡进浴桶里,苏阳就推门进来了。

    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捂着胸躲在浴桶里,对着苏阳磨牙,“谁让进来的?!”

    苏阳隔着屏风看着银川公主,道,“那什么动作?”

    “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银川公主,“……。”

    “不感兴趣,那进来做什么?”银川公主气道。

    苏阳懒得理她。

    以为他很想进来吗?

    一盘红烧鲫鱼惹出来这么多事,让人家平王府世子拉掉半条命。

    喝了药也还在往茅厕跑。

    人家恨他们恨的咬牙切齿,大晚上的正是报仇的好机会。

    就他这警觉性,被人从窗户扔出去都不一定能发现。

    “晚上打地铺。”

    丢下这一句,苏阳往床上一躺。

    银川公主在浴桶里抓狂了。

    这劣质的屏风,什么都挡不住,让她怎么起来穿衣服?

    她在浴桶里泡到水凉,苏阳忍不住道,“怎么?打算在浴桶里睡到天亮?”

    银川公主盯着屏风,能看到苏阳躺在床上翘着腿。

    银川公主想到什么,转身把锦袍抓过来,扔在屏风上。

    用力过猛,直接把屏风给压倒了。

    银川公主,“……。”

    刚刚还有个屏风。

    现在连屏风都没有了。

    银川公主想哭了。

    这找的什么破客栈,就这还叫上等房?

    屏风倒了。

    苏阳往这边看。

    银川公主躲在浴桶里和他四目相对。

    她一脸防备。

    苏阳嫌弃的瞥过脸去。

    银川公主犹豫着能不能开口让他先出去,这样会不会太惹人起疑了?

    正要开口,小伙计敲门了,“客官,隔壁客房的热水准备好了。”

    苏阳眉头一皱。

    他是让小伙计把热水拎来这里,怎么拎去隔壁了?

    也罢。

    先去沐浴了再回来不迟。

    苏阳起身出去。

    小伙计把门带上,银川公主确定人不会杀个回马枪,方才起身。

    这一天天的迟早要被吓死。

    苏阳拿她当男人看,还真让她打地铺睡的。

    银川公主找小伙计多要了床被子,睡的没那么硬了,但是热啊。

    一晚上翻来覆去没能睡好。

    如苏阳所料,半夜,有人往屋子里吹迷烟。

    平王世子不要了他们的命不肯罢休。

    只是苏阳早有防备,刺客有来无回。

    胳膊废了后,直接从窗户扔了出去。

    苏阳没有去找平王世子算账,一来没吃亏,二来人家早走了。

    大晚上的,找人不便不说,把银川公主留在客栈,万一再来一拨,她哪够刺客砍的?

    他们此行去南临都城,既然和平王世子结怨了,少不得要打交道。

    夜里打了一架,人打精神了,花了半天时间才睡着。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醒了,但是没起来,又继续睡了半个时辰。

    他多睡了半个时辰,银川公主一晚上没睡好,白日里有气无力,走的慢,没能赶到驿站。

    这一错,接连五天都住在外面的。

    这一天,他们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银川公主累的直喘气。

    “我走不动了,”银川公主擦脸上的汗道。

    苏阳注意着四周。

    神情凝重。

    嗖的一声。

    一支利箭朝他射过来。

    他堪堪避开。

    利箭朝银川公主射去。

    银川公主吓呆了。

    苏阳身子一闪,在利箭快要射到银川公主额头的时候把箭抓住了。

    银川公主眼前一黑,直接晕了。

    她本就疲惫,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惊吓啊。

    苏阳,“……。”

    他就没见过这么弱的男人。

    这些杀身之祸可都是她下巴豆招来的。

    晕了也好,省的招刺客的眼。

    抓住一只箭后,更多的箭朝苏阳射过来。

    得亏他武功高,不然还真不一定能招架的住。

    远处平王世子骑在马背上,看着苏阳把所有的箭都打落了。

    他脸阴沉沉的。

    他已经在这里等候他三天了!

    本以为他很快就到了,谁想到他们居然慢吞吞的走路过来。

    不是世家公子哥,不是狂妄到连他平王府都不放在眼里吗?!

    居然在这样天热的时候靠双腿走路?

    脑子有病吧。

    苏阳打落箭矢的时候,脚一划,把地上的石子踢飞,直接朝平王世子而去。

    苏阳训练暗器多年,可摘叶飞花。

    他要打平王世子脑门就绝不打他眉头。

    只是毕竟是平王世子,他此番来南临是逃婚来的,不想惹事,更不要想要人命。

    所以他的石头朝平王世子的胳膊飞去,直接把平王世子打落下马了。

    那些原本要上来围攻苏阳的刺客不敢上前了,而是退回去护着平王世子。

    护卫的心肝也在颤抖啊。

    他们家世子爷是踢到块铁板了啊。

    这样的武功,他们绝不是对手,也绝不是随便人家能教出来的。

    护卫还算聪明,一拨人掩护平王世子撤退,一拨人拖住苏阳。

    想拖住苏阳不易,可银川公主还躺在地上呢,只要护卫冲着银川公主去,苏阳就不敢跑去。

    苏阳没有再追,只道,“再敢派人来,我端平们平王府!”

    苏阳走到银川公主身边,打算抱她起来,一瞥眼看到自己的鞋。

    苏阳,“……。”

    这双鞋是他从大齐穿出来的,质量极好,刚刚一划地,鞋破了。

    从破损处钻进去了点碎石子,有点硌脚。

    苏阳叫了银川公主几句,没能把她叫醒,就把她拎上了马背,往前走。

    见到人,一打听才知道这里正是平王府的封地。

    苏阳顿觉不妙。

    虽然他武功不错,可银川公主几乎就没有武功,在平王府的封地,人家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灭他。

    苏阳果断的骑马带着银川公主往回走了。

    反正逃婚的他时间一大把,绕道走就是了。

    银川公主醒来,看着四周的景致有点懵。

    这地方不是昨天才来过吗?

    她看着苏阳道,“是不是走错路了?”

    “没有,”苏阳道。

    银川公主没再问。

    没死在刺客手里已经很命大了。

    只是当时天色很晚了,除了头顶上的繁星外,就只剩下眼前一堆篝火了。

    银川公主吃了两个烤肉包子,还有半只野兔,便靠着石头睡下。

    只是白天昏睡久了,夜里怎么也睡不着。

    她静静的看着苏阳,还在好奇他的脸为什么晒不黑。

    见苏阳睡着了,她猫着脚步走过去,盯着苏阳的脸看。

    她伸手去碰。

    刚碰到,苏阳猛然睁开眼睛。

    银川公主吓了一跳,“没睡?!”

    苏阳看着她,“想做什么?”

    “我,我就看看为什么没晒黑,”银川公主嘟嚷道。

    “……。”

    “黑到极致自然就白了,”苏阳道。

    “真的吗?”银川公主不敢置信。

    苏阳,“……。”

    这么天真?

    苏阳翻过身去,留给银川公主一个后脑勺。

    他还以为自己易容的事被发现了。

    银川公主得了个无趣,坐在自己的石头上,发呆到半宿。

    她想回家了。

    可一想到自家父皇一定要把她嫁进东乡侯府,还是花了那么多钱粮才让人答应娶她的,好像她嫁不出去硬塞给人家似的。

    银川公主内心就很抗拒。

    她多在外面待些日子,看父皇后不后悔!

    第二天,太阳一晒,自然就醒了。

    银川公主晒出来一额头的汗珠,想到昨天都没有洗澡,就觉得身上黏糊糊的难受。

    见苏阳在烤鱼,这附近肯定有水,银川公主道,“我去洗个澡。”

    “那边,”苏阳随手一指。

    银川公主抱起包袱就往苏阳指的方向走过去。

    地方有点远,不过风景极美,还有个小瀑布。

    银川公主四下看看,确定没人会过来,就把身上的锦袍解开,泡进水里。

    以前的她从来不泡冷水澡的,可在野外,只能将就了。

    将就将就就习惯了。

    水清澈见礼,还有鱼。

    银川公主想着一直是苏阳抓鱼,她看自己能不能抓住。

    抓了几次也没能抓到,反倒把头发弄湿了,干脆把头发也洗了。

    苏阳烤好了鱼,见银川公主迟迟没回来,眉头皱了皱。

    他倒不担心银川公主会跑。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银川公主那点生存技能,跟着他才是明智之举。

    他皱眉是因为脸痒了。

    脸上贴着易容面具,太阳晒久了会出汗,他要不清洗,脸上会起红疹。

    昨晚太热了,也出了不少的汗,他也去洗个澡。

    苏阳把鱼放在树叶上,拿了包袱往那边走。

    不过银川公主在下面洗,苏阳在瀑布上面。

    上面有个水塘,他的鱼就在那水塘里抓的。

    解下人皮面具,苏阳泡在水里,那是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在大齐京都就没有这么惬意的地方可以随便洗澡,就算有,去看风景的也多。

    谁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泡澡啊。

    这大热天,泡在冷水里,不要太爽。

    苏阳多泡了会儿。

    一阵风吹来,把他放在石头上的锦袍吹到了水边。

    水流湍急,直接把锦袍带走了。

    苏阳发现了,赶紧去抓。

    他带的锦袍不多,丢一件少一件啊。

    只是锦袍没抓住,脚踩到青苔一滑,直接从瀑布上栽了下去。

    然后——

    苏阳就看到了他此生难忘的一幕。

    银川公主不知道苏阳在瀑布上面,她洗的高兴,一头秀发往后飘。

    她一抹脸上的水,虽然脸有点黑,但明媚的笑容胜过绽放的百花。

    苏阳眼珠子没差点瞪出来。

    女……女的?!

    可怜银川公主一擦脸上的水,就看到瀑布上掉下来个男人。

    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哗啦一声,人家掉水里了,水花四溅。

    “啊啊啊!”

    她尖叫不止,赶紧往岸上跑。

    苏阳更可怜,被银川公主女儿身吓的忘了武功,直愣愣的摔下来。

    脑门磕到了石头,疼的他是眼冒金星啊。

    幸亏这处水深,缓了下,不然脑袋得磕傻掉。

    等他从水里冒出头,银川公主已经抱着锦袍了,看了他一眼,转身就往树林里跑。

    苏阳一脸懵逼。

    怎么会是个女人呢?!

    他居然逼一个女人每天走那么多路?

    她居然只给他下巴豆?

    下砒霜都是轻的了啊。

    对东乡侯府来说,女人那是稀罕物,得宠着哄着,他做的事简直就是天怒人恨了啊。

    来不及多想,苏阳纵身一跃,上了瀑布,换好锦袍,再把人皮面具戴上。

    等银川公主换好衣服,弄干头发回来,苏阳和她走之前一样,还在烤鱼。

    银川公主脸上的慌乱之色还在,她把包袱放在石头上,赶紧坐下,拿起鱼吃着。

    苏阳盯着她看。

    看着银川公主那张脸,比初见时不知道黑了多少层。

    这是他造的孽啊。

    苏阳想给自己来一刀的心都有了。

    她为什么不说自己是的女儿身呢。

    他现在要怎么办?

    苏阳一向主意多,馊主意更是一大把。

    可现在,他的脑袋是空的。

    他要不要向人家坦白刚刚从瀑布上掉下来的是他?

    说了。

    她应该会想一刀捅死他吧?

    苏阳抬手扶额。

    银川公主见了道,“头疼啊?”

    真头疼了。

    “没事,风大吹的,”苏阳道。

    “……。”

    风很大吗?

    银川公主四下看看,树叶都没动。

    她有些饿了,一条鱼不够填饱肚子,她又拿了一条,还有烧饼。

    苏阳心口堵的慌。

    这饭量……

    也是他造的孽啊。

    “……少吃点,”苏阳嗓音飘的厉害。

    银川公主咬着烧饼看着他,“不是让我多吃的吗?”

    苏阳,“……。”

    他要怎么样把她的饭量再缩回去?

    苏阳伸手直接把人家手里的烧饼给抢了。

    银川公主很不高兴,包袱里还有呢,为什么要抢她的?!

    她伸手去拿。

    苏阳不让。

    “我不吃饱,没力气走路!”银川公主气道。

    “……。”

    “我们乘船去京都,”苏阳声音坚定道。

    银川公主看着他,总觉得他不大对劲。

    几天前,她提议乘船,他不让,现在又要乘船,他吃错药了?

    苏阳也知道自己这样说太反常了,便解释了一句,“这一带还是平王府封地,绕道路太远了,我赶着去京都。”

    现在知道赶路了?

    之前不是挺悠闲的吗?

    银川公主心中腹诽道。

    不过乘船对她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那样她就不用走路了,他总不至于让自己跟在船后面游过去。

    想到这里,银川公主还真有点担心,她望着苏阳道,“我不会凫水。”

    “想学?”

    一句“我可以教”还没有说出来,银川公主便连忙打断了他,“我不想。”

    银川公主吃着鱼,四下张望,心头绷紧的弦一直没松懈。

    刚刚那男子看到了她,不知道是不是被水冲下去了,但愿他别过来!

    想到自己被看光了,银川公主嚼鱼的速度更慢了。

    心底闷的慌。

    她现在是男子!

    那男人肯定眼瞎什么都没看见,不然不会从瀑布上掉下来!

    银川公主心底安慰自己。

    苏阳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