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在县衙大牢待了半天,身心俱疲,哪里追的上苏阳?

    就是没疲惫,她两条腿也跑不过四条腿啊。

    那一万两就当是给他救自己的报酬了。

    银川公主把包袱往背上一背,转身就走。

    只是走了十几步就看到了之前抢她的两地痞,鼻青脸肿的,凶神恶煞的朝她走过来。

    银川公主吓的后退几步,赶紧追着苏阳跑了。

    两地痞是听说他们抢包袱的人被抓了,正在审问,来府衙出气的。

    看到银川公主,还有她背的那眼熟的包袱,也没多想就追上来。

    不过从府衙路过的时候被衙差拦下了。

    地痞不快道,“拦我们做什么,我们还要追人呢。”

    “别追了。”

    “他们惹不起,”衙差道。

    地痞皱眉,“还有我们惹不起的人?”

    这话太过自大了,直接把衙差嗓子眼堵住了。

    这世上他们惹不起的人数不胜数,居然敢说这样狂妄自大的话。

    他可知道他们抢的是皇亲国戚!

    这会儿县太爷急的在屋子里直打转,师爷都被骂成狗了,点头哈腰的小心赔不是。

    他们平常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甚至都不把他们这些正儿八经的衙差放在眼里。

    现在县太爷在气头上,正好领取给县太爷出气。

    衙差笑道,“别管他们了,消消气,进了衙门就都清楚了。”

    两地痞大摇大摆的进了府衙。

    刚喊了声“姐夫”就被师爷叫人摁在地上打板子。

    地痞大喊大叫。

    师爷都不给他们聒噪的机会,直接叫人把他们的嘴给堵上了。

    不拿他们消县太爷的气,师爷这碗饭就没得吃了!

    县太爷气的胸口起伏不定,打了三十大板还不够,直接叫人拉去府衙大牢关起来。

    县令夫人备了厚礼,叫丫鬟端来道,“老爷,您看这些赔礼可够?”

    对县太爷,县令夫人脸色温和,对上师爷,那是脸色要多臭有多臭。

    权贵是最不能得罪的。

    因为师爷的小舅子得罪权贵,影响仕途,县令夫人活剐了师爷的心都有了。

    不过那权贵救了人就走了,没有怪老爷之意,应该没多生气,赔礼差不多就够了。

    若是能拉拢,老爷在朝中多个靠山也是好事。

    苏阳骑马走在前面,银川公主背着包袱跟在后面,那是气喘吁吁,额头脖子全是汗。

    她几乎是扶着客栈的门进去的,累的根本走不动路。

    苏阳是一脸嫌弃。

    这才走了多少路啊,就累成这样了,他就没见过身子骨这么差的。

    他家的丫鬟都比他强上十倍不止。

    苏阳回了自己的屋,银川公主要了个包间,住在苏阳隔壁。

    进屋后,银川公主就趴小榻上了。

    什么公主的端庄矜持早抛诸脑后了。

    她想喝水。

    银川公主艰难的爬起来给自己倒茶,连喝了几口才缓过劲来,又吃了块糕点垫肚子。

    客栈小伙计过来敲门传话。

    苏阳让她去隔壁吃饭。

    银川公主不乐意,“给我端一桌吃的来。”

    吩咐完,扔过去一锭金子。

    客栈小伙计很高兴,只是,“县太爷也在隔壁。”

    他们前脚到客栈,县太爷后脚就来了。

    这会儿客栈掌柜的是小心陪在左右,能让县太爷亲自来见,还带了厚礼来,足见身份不一般了。

    银川公主还真没想到县太爷会来,想到自己被抢,还无缘无故被关起来,差点挨鞭子。

    她对县太爷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等见到姐夫,一定要给这样的昏官一点颜色瞧瞧。

    不知道苏阳会不会被县太爷收买,她决定去看看。

    小伙计见她虚弱,要扶她,银川公主没让。

    隔壁房间内。

    苏阳坐在那里吃饭,县太爷和师爷站在一旁,那是卑躬屈膝,脸皮都笑僵硬了。

    苏阳虽然易容了,但举手投足间那种贵气是掩盖不了的。

    身上穿的是云锦。

    云锦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穿的。

    那腰带上的玉石,一颗就值一百两。

    县太爷实在想不出来他是皇亲国戚中的谁。

    赵诩推翻南梁朝廷建立新朝,他没有什么兄弟,只有一个妹妹,被封为了公主,如今是宁国公世子夫人。

    南临最显赫的权贵都是跟着赵诩打江山的那一拨人,家中似乎都没有苏阳这般年纪大的。

    南梁那些亲王府郡王府倒是有,可应该不敢这般招摇才对。

    尤其他手里还有皇上亲笔御赐的令牌……

    不是皇上跟前的红人,肯定没有啊。

    县太爷心底百转千回,实在猜不出苏阳的身份。

    他怎么能猜到苏阳这皇亲国戚远到大齐京都去了?

    他有点怀疑那令牌是伪造的。

    可他应该没那么大胆量敢伪造令牌吧,这可是砍头的死罪。

    县太爷觉得自己肯定是多心了,他望着苏阳,小心翼翼道,“不知贵人是?”

    苏阳眸光一斜,“怎么,我是什么人还需要跟一个小县令报备?”

    “不……。”

    “不敢,”县太爷的嗓子直打哆嗦。

    他给师爷使眼色。

    师爷扑通一声跪下赔礼,说明县太爷已经严惩了他小舅子,还望贵人恕罪。

    县太爷惩不惩罚那两地痞,苏阳并不在乎。

    他亲手揍的人,少不了苦头吃。

    至于这县太爷,他出门在外,不想多生事端,免得暴露身份。

    不过人家既然送上门来了,那肯定是要狠狠的宰一刀的。

    皇上不许东乡侯府在大齐打劫,可这里是南临,不归皇上管了。

    苏阳有点手痒痒了。

    想他这辈子最想做的是就是把青云山发扬光大。

    可惜还没长大,这想法就被扼杀了。

    他都没还有正儿八经的打劫过什么人,就拿这县太爷开刀了。

    苏阳吃着菜,也不让师爷起来。

    一个小小师爷的小舅子就敢在街上耍横,无理在前,还敢把人关进大牢用刑。

    跪他三天五天的都不过分。

    县太爷见苏阳脸上没什么表情,内心更不安了,他把赔罪礼献上。

    字画、白玉观音还有一把镶金嵌玉的匕首。

    字画苏阳不敢兴趣。

    白玉观音瞥都没瞥一眼。

    倒是那匕首,苏阳随手拿了起来。

    左右看了看,然后把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拿出来,轻轻一划。

    啪嗒。

    匕首就断成两截了。

    苏阳把匕首扔地上。

    那撞地声像是一锤子捶在县太爷的后背上,出了一身的汗。

    就那么轻轻一划啊。

    匕首就两截了。

    他珍藏的匕首就好像是豆腐渣做的一般。

    贵人。

    绝对是贵人。

    不然不会有这么好的匕首。

    就算有,这么公然拿出来,也早就被人夺去了。

    县太爷连忙擦额头上的汗珠,夸苏阳的匕首好。

    苏阳匕首敲在白玉观音上,清脆之声悦耳,敲的县太爷心肝儿乱颤。

    别给敲碎了啊。

    “看来县太爷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啊,”苏阳笑的意味深长。

    县太爷连忙否认。

    银川公主走进去,苏阳把匕首收起来。

    县太爷给银川公主见礼,希望她对今天的事既往不咎。

    银川公主没给他好脸色看。

    苏阳笑道,“那两地痞随随便便一抢就是两万两,这口气,县太爷觉得有那么容易消吗?”

    县太爷想活剐了师爷的心都有了。

    这摆明了是要两万两啊。

    两万两啊。

    他要搜刮多久的民脂民膏才能填上这窟窿?!

    可如今得罪了贵人,这钱他是掏也得掏,不掏也得掏。

    县太爷忙道,“两位爷先用饭,下官先出去等着。”

    说完,赶紧退出去,让心腹回去拿钱来。

    退出去还把门给关上,态度恭谨的挑不出一点毛病。

    银川公主还记得苏阳有令牌,她问道,“是皇亲国戚?”

    岂止是皇亲国戚?

    没有比他更皇亲国戚的了。

    大齐、南临,还有北漠,苏阳都是皇亲国戚。

    大齐公主的弟弟。

    南临皇上表哥的小舅子。

    北漠的未来驸马爷。

    想到北漠,苏阳的食欲都差了不少,他看着银川公主道,“也是皇亲国戚?”

    银川公主轻点头。

    “那我就更不能看着给赵大哥丢人了,”苏阳道。

    “……。”

    赵大哥是谁?

    银川公主脑袋一转,就反应过来苏阳指的是她的姐夫赵诩。

    他居然喊南临皇上叫大哥,这可不是一般的关系了。

    银川公主有点心虚了,赶紧道,“我这皇亲国戚有点远了。”

    苏阳就当她是赵相家的远房侄儿了。

    是皇亲国戚,但也确实够远了。

    吃完了饭,客栈小伙计把饭菜端走,县太爷又进屋了。

    县太爷端了一匣子进来。

    里面装了二万两银子和一匣子的黄金。

    赔罪的态度很好,苏阳看着他道,“这回的事就这么算了。”

    “以后再叫我知道贪墨民脂民膏,小心的脑袋。”

    县太爷连连应是。

    可怜他还没攀高枝,就被威胁了,他还想苏阳做他的靠山,以后搜刮的钱七三分。

    苏阳七,他三。

    “行了,可以走了,”苏阳轰人道。

    县太爷还想请苏阳去花楼,嗓子一打转,一个字没能蹦出来。

    出了客栈,县太爷一巴掌朝师爷扇了过去。

    花了两万多两,打个水漂还能听半天响,就这么没了,他岂能不气?!

    师爷连连保证一定会帮县太爷把这两万两加倍挣回来。

    楼上包间,苏阳把两万两银票拿起来看了两眼,随手揣怀里了。

    剩下的匣子推给了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忙道,“我不用。”

    “不是给的,”苏阳道。

    “……。”

    “明天背着走路。”

    “……!!!”

    银川公主气的起身就走。

    没拿匣子。

    苏阳吃饱喝足,下楼转了一圈回来沐浴后就睡下了。

    第二天,苏阳吃了早饭,准备启程了才知道银川公主已经走了。

    小伙计帮忙找的马车。

    苏阳还真没想到银川公主会先一步走,还连个招呼都不打。

    不过既然是去京都,又是皇亲国戚,肯定还会再见。

    只是苏阳没想到,他们再见的速度会那么的快。

    不到两个时辰,他们就见着了。

    银川公主坐马车,结果半道上,马车轮子裂开了。

    苏阳骑马路过的时候,银川公主正背着包袱在树上躲荫。

    苏阳笑看着他,“我们还真是有缘。”

    银川公主撇过脸去。

    那边车夫修好马车,坐在车辕上赶马车,苏阳一颗石子飞过去。

    马腿挨了一下,带着车夫就跑了。

    银川公主跟在后面追,可惜根本追不上。

    苏阳走上前。

    见银川公主一脸气急败坏,他笑道,“别怕,这里虽然偏僻了些,但我想晚上肯定有狼给作伴。”

    银川公主,“……!!!”

    这人不说话会死吗?!

    她四下张望,除了苏阳,没别人了。

    一路走来,也没瞧见有人。

    要是苏阳走了……

    银川公主抱紧包袱,看着苏阳道,“能捎我一程吗?”

    “我给钱。”

    苏阳看着她,摸着自己的脸道,“我看着很像缺钱的人吗?”

    银川公主嗓子一噎。

    “跟在后面走,”苏阳道。

    说着,苏阳骑马往前走。

    银川公主抱着包袱跟在后面。

    天很蓝。

    云很白。

    马走的慢,就更适合欣赏风景了。

    银川公主觉得两只脚都不像是自己了。

    再看前面苏阳躺在马背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本书看的格外认真。

    银川公主走累了,坐下捶腿。

    苏阳就任由马带着往前,也不管银川公主有没有跟上来。

    银川公主见苏阳不见了,又害怕,只能抱着包袱追上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走错路了,到了傍晚也没看到驿站,连个茶摊都没见着。

    苏阳随身带了干粮,银川公主连个水囊都没有,又累又饿又渴。

    苏阳真服了她了。

    一点野外生存的经验都没有也敢孤身出来。

    银川公主就带了衣服和银票,苏阳连盐都带了。

    干粮吃的寡淡,他抓了两条鱼,生火烤鱼。

    这一夜。

    银川公主睡的很香。

    走了一天的路,半条命都累没了,哪还顾得上是不是在野外?

    就是累极了,睡一晚上也没能恢复元气。

    第二天醒来,苏阳人不在,马栓在一旁。

    银川公主站起来,两只脚都不像自己的了。

    她实在不想走路了。

    她走到马边上,把马解了,想骑马离开。

    浑身无力的她,花了好大气力才爬上马背。

    鞭子一甩,马扬蹄往前跑去。

    苏阳的马性子烈,堪堪只能算学会骑马了的银川公主根本驾驭不了它,马要把她甩下来。

    银川公主被折腾的疲惫不堪。

    “啊啊啊!”

    马一边跑,她一边叫。

    苏阳抓了鱼回来,就看到这一幕。

    把鱼一扔,他赶紧上前救人。

    这要被甩下来,难保不会断胳膊断腿。

    居然敢趁着他去抓鱼偷他的马离开,本事没有,胆子还真不小。

    苏阳救个人那是轻而易举。

    只是他再不会像之前那么对待银川公主了。

    不肯走?

    没力气走?

    绳子捆住双手,不走也得走。

    银川公主一脸生不如死。

    她要走慢点,就要倒地被拖走跑了。

    她鞋已经磨破了啊!

    脚都磨出好几个水泡了。

    临近傍晚,才到客栈,银川公主找小伙计帮忙买药和鞋,她打水洗脸。

    对着水盆,银川公主惨叫不绝。

    苏阳路过,听到他惨叫,走进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怎么晒这么黑了?!”银川公主捂着脸,一脸惊恐道。

    “……。”

    那捂脸的动作,苏阳鸡皮疙瘩都涌出来了。

    “晒黑点顺眼多了,”苏阳道。

    苏阳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他爹训练人有一套。

    他也不差。

    只是这人浑身上下都是毛病,苏阳相信经过他的改造,他一定会脱胎换骨。

    银川公主,“……!!!”

    她小心翼翼的保护了十五年的脸啊。

    这才两天,就晒的快跟炭一样了。

    这对银川公主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她赶紧抢救。

    顾着脸,忘了让小伙计帮忙买马车,请车夫。

    第二天,脸没恢复多少,又落苏阳手里了。

    等再见自己的脸,又黑了一层。

    银川公主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样晒下去,等她回北漠,父皇母后都该不敢认她了!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