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周嬷嬷说的和苏锦猜测的差不多。

    皇后一心盼着生皇子,齐王妃却说她腹中怀的像个公主,皇后岂能不生气?

    想到这事,苏锦又看着周嬷嬷了,“这么说,当真是皇后借二皇子的手毒死齐王妃了?”

    周嬷嬷心头一乱,“不,不是……。”

    苏锦盯着她的眼睛,周嬷嬷慌乱的躲开,根本不敢和苏锦对视。

    齐王妃体内有蛊,需要服毒压制,于牢中暴毙的那天,正好二皇子去探望过她。

    齐王妃一向疼爱二皇子,二皇子不会对她动杀心,可皇后就未必了。

    齐王妃是二皇子的生母,皇后是养母,将来二皇子真的登基为帝,一旦皇后和齐王妃起了冲突,二皇子该听谁的?

    皇后亲生的寿宁公主死了,膝下只有二皇子一人,她肯定怕被齐王妃抢回去。

    齐王妃定然也不愿意将来自己的儿子登基了,上头还有个太后压着。

    皇后和齐王妃注定会斗起来,只是齐王妃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二皇子还没登基,皇后就先下手以绝后患了。

    之前撒谎,被苏锦当场戳破,周嬷嬷到这会儿心还是虚的。

    人为刀俎她为鱼肉,尤其对方还是积威已久的镇北王世子妃。

    苏锦和杏儿两个人四只眼睛盯着她,周嬷嬷哪还敢撒谎骗人?

    可要她背叛皇后,太为难她了,她只能沉默。

    不过也没沉默多会儿,毕竟天寒,哪怕及时被人从池水中捞起来,也还难免受寒了。

    咳嗽一声接一声,周嬷嬷不想再说话,说头晕的厉害躺下了。

    杏儿气的两眼瞪圆。

    都说人在屋檐下得不得低头,她居然敢在她家姑娘的屋檐下耍赖?

    杏儿叉腰瞪她,“别想骗我家姑娘,我家姑娘知道的指不定比还多呢!”

    这话,周嬷嬷没敢反驳。

    如果知道的不多,怎么会那么凑巧在太后派去的杀手下把她救下来,又给她送解毒丸,昨晚还救了她一命?

    可镇北王世子妃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盯着她一个嬷嬷不放?

    周嬷嬷实在想不通。

    而且多想一会儿就脑壳疼。

    高烧退了一点点,又有些反复了。

    苏锦只能耐着性子帮她先治病。

    等周嬷嬷好转了些,苏锦就让杏儿拿了纸笔来,让周嬷嬷把她之前说的话都写成供词,签字摁手印。

    魏嬷嬷突然被杀,给苏锦的打击太沉重了。

    这样的错误她是不敢再犯第二回了,哪怕周嬷嬷走不出这后院,苏锦也不敢赌这一把。

    只是苏锦吸取了教训,周嬷嬷却并不配合。

    她供认不讳,那是因为不论她说还是不说,那些事苏锦都知道了,而且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她是皇后的贴身嬷嬷。

    她亲笔写下的供词,送到皇上跟前,那是能要皇后的命的。

    哪怕能侥幸不死,下半辈子也只能在冷宫靠着残羹冷炙度日。

    她不能为了自己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就不顾皇后的死活了。

    何况她犯的是死罪,她不信苏锦真能放了她。

    周嬷嬷是聪明人。

    她知道苏锦知道不少事,但苏锦明明知道,还一定要她写供词,任是谁都会起疑。

    苏锦说试探她的话,周嬷嬷并不信。

    她也稍稍试探了下苏锦,就笃定苏锦虽然知道真相,但手里并没有证词,不然早送到皇上跟前,处置皇后和太后了。

    这也是镇北王世子妃大费周章的救她,把她带出宫逼问,要她签字画押的原因。

    猜到了,周嬷嬷也就有恃无恐了。

    只要她一日不招供,就能活一日。

    活下去,才有逃的机会。

    周嬷嬷对皇后的忠心令苏锦刮目相看。

    但周嬷嬷的证词,她也是非要不可。

    她说的话,哪怕没有证词,皇上也会信。

    那证词是给文武百官,给天下人看的。

    没有证词,皇上就没法依照国法家规处置皇后,还她娘一个公道。

    如果只是要杀皇后,苏锦能让她一天死几十回。

    周嬷嬷嘴硬,苏锦的手段更硬。

    毒药一下,周嬷嬷疼的在地上直打滚。

    就这样,周嬷嬷还扛了三天。

    把苏锦的耐心一点点的磨干净。

    这一天,早上。

    苏锦吃了早饭后,就进了竹屋。

    竹屋一角被暗卫改造成牢房,周嬷嬷就关在那里。

    昨晚风大,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窗户吹开了。

    周嬷嬷嘴硬,没人给她被子,窗户正对着牢笼,周嬷嬷吹了一夜的冷风,身子都冻僵了。

    看到苏锦走过来,周嬷嬷哆嗦道,“世子妃何不干脆给我一个痛快?!”

    苏锦笑了,“倒是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杏儿,给她砒霜。”

    杏儿愣了下,“真的要拿砒霜啊?”

    “她宁死不招,留她占地儿吗?”苏锦道。

    杏儿转身去取了砒霜来。

    苏锦接过药瓶,直接扔到周嬷嬷身上,“我想周嬷嬷在宫里待了那么久,没少用砒霜毒死人吧?”

    “要是没气力服毒,我让杏儿帮。”

    周嬷嬷拿起药瓶子,把盖子拔了。

    她闻了闻。

    真的是砒霜。

    她手握着药瓶,迟迟不动。

    嘴上说死,谁又真的想死呢?

    苏锦没有耐心和她周旋了。

    “杏儿,给她把砒霜喂下去。”

    “真的喂吗?”杏儿不确定道。

    “真的。”

    杏儿这才把牢笼打开,抓过药瓶子就要往周嬷嬷嘴里倒。

    杏儿早就想这么做了。

    杏儿力气很大,冻了一夜的周嬷嬷真不是杏儿的对手。

    眼看着药瓶子就要到嘴边了,周嬷嬷头一撇,一瓶子砒霜半瓶子倒在了她脖子里。

    那感觉……

    周嬷嬷只觉得是死里逃生。

    镇北王世子妃是真的要她的命了。

    “浪费我家姑娘的毒!”杏儿生气了。

    她捏着周嬷嬷的下颚,要把砒霜倒进去。

    周嬷嬷吓的魂飞魄散。

    “我写,我写!”

    杏儿把手松开,周嬷嬷那老树皮般的脸上还有杏儿的手指印。

    杏儿松手了,周嬷嬷觉得自己的下颚差点被捏碎。

    她被杏儿拉出来,如同一滩烂泥般摔在地上。

    杏儿端来笔墨纸砚,“再敢耍花样,我就挖坑把活埋了!”

    杏儿一脸凶残。

    周嬷嬷气的咬牙,又无可奈何。

    别说她连杏儿都打不过了,还有在暗处看着她的暗卫,还有沉香轩的人,沉香轩外的人!

    周嬷嬷想了几天也没想到逃走的办法。

    南漳郡主或许能帮她,可南漳郡主自己都自身难保,在佛堂里反省了。

    之前周嬷嬷为了不写供词,装过病,这回她是真握不了笔了。

    冻了一夜,别说手了,人都冻僵了。

    杏儿抬了火炉来。

    为了周嬷嬷有力气写供词,还给她端了两个肉包子。

    周嬷嬷就待在火炉边把之前和苏锦说的事一五一十的写下来。

    签字。

    摁手印。

    写完后,她望着苏锦道,“世子妃要的证词,我也写了,世子妃什么时候兑现承诺放我走?”

    苏锦笑了。

    “磨了我这么多天,现在知道我答应的事了?”苏锦冷道。

    “我不会食言,但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走。”

    “杏儿,把她关起来。”

    苏锦拿着证词转身离开。

    杏儿拎起周嬷嬷,把她关进牢笼。

    周嬷嬷两手抓着门,死活不肯进。

    杏儿的小暴脾气。

    没忍住。

    脚一抬,学着自家侯爷踹人的架势,一脚踹过去。

    杏儿那力气,卯足了劲踹的,力道有多大可想而知。

    周嬷嬷往前一仆,踉跄几步,根本站不住。

    最后——

    脑袋撞到竹屋。

    直接晕了。

    杏儿,“……。”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