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欢喜记事》 第八百二十五章 治标

    赵妈妈不甘不愿的带着一万两银票进沉香轩。

    可惜,连苏锦的面都没见着。

    苏锦让赵妈妈把银票原样带回了。

    回了牡丹院后,赵妈妈没敢说话,只把银票摆到南漳郡主跟前。

    南漳郡主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谢锦瑜脱口骂道,“要钱也给她了,她还想怎么样?!”

    赵妈妈叹息。

    人家世子妃最不缺的就是钱啊。

    前不久还捐了十万两给朝廷,换了块丹书铁劵。

    钱是最打动不了她的。

    齐王妃昨儿疼了一宿,再耽搁下去,只怕连命都要没了。

    太后为了请世子妃出面救齐王妃,连李嬷嬷都杖责了四十大板。

    要是最后没能救下齐王妃,太后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南漳郡主拳头攒的紧紧的。

    修剪齐整的枝丫掐进肉里,啪嗒一下断了。

    剧烈的疼痛让她原就扭曲的面容变的更加狰狞。

    她撑着小几站起来,赵妈妈扶她出了牡丹院。

    这一回,苏锦见她了。

    南漳郡主进沉香轩的时候,苏锦正闲情逸致的在花园里修剪花枝。

    她不但要南漳郡主道歉。

    她还要南漳郡主当着沉香轩所有丫鬟婆子的面道歉!

    比起南漳郡主要她把诊金还回去,真正惹怒苏锦的还是在端慧郡主的病榻前,谢锦瑜质疑苏锦不肯救端慧郡主。

    虽然苏锦不靠治病救人吃饭,但她从没有忘记自己是名大夫。

    谢锦瑜在质疑她的医德。

    这是苏锦没法容忍的。

    虽然南漳郡主丢脸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尤其这回太后脸丢的更大。

    但让她一个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郡主给苏锦赔礼道歉,南漳郡主还是拉不下那个脸。

    不过可惜的是,现在苏锦比她更高了。

    在公主面前,而且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面前,一个郡主还真不够瞧。

    苏锦瞥了南漳郡主一眼,继续剪花枝。

    南漳郡主能怎么办?

    齐王妃还等着苏锦去救呢。

    她都到沉香轩了,拉不下脸也得拉下来。

    南漳郡主陪着笑,把过错都推给了李嬷嬷。

    是李嬷嬷让她找她拿钱的,她也没多想……

    苏锦笑了一声,“原来是李嬷嬷一人之过啊,那杖责她四十大板就太轻了。”

    南漳郡主后槽牙都差点咬松了。

    稳了稳心神,南漳郡主咬着牙诚恳的给苏锦赔礼。

    四下丫鬟婆子有点后悔。

    这么围观南漳郡主丢脸,万一回头南漳郡主报复她们该怎么办啊。

    现在走貌似也来不及了……

    苏锦知道南漳郡主赔礼不甘不愿。

    但让她心甘情愿的认错,她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场子找回来就行了。

    把剪刀放下,苏锦带着杏儿出了府。

    马车早准备好的,暗卫赶马车去齐王府。

    虽然太医治不好齐王妃,但齐王府还是不放弃请大夫,万一有大夫之前见过这样的病症呢?

    前几天,苏锦才来给齐王妃诊脉,这才几天,齐王妃已经消瘦一圈了。

    苏锦坐下给齐王妃把脉。

    从脉象上,能感觉到一点问题,但不是中毒症状。

    南疆距离大齐有千里之遥,风俗民情和大齐全然不同,接触不多,了解自然就少。

    苏锦很肯定齐王妃的疼痛是蛊虫引起的。

    来的路上,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帮齐王妃把蛊虫引出来。

    看到齐王妃看她的眼神,苏锦坚定了。

    这蛊虫决不能由她取出来。

    苏锦收回手,道,“上回给齐王妃看诊,回府后,我翻阅医书古籍,在医书上见到一例案子和齐王妃的极为相似。”

    齐王忙问道,“是什么病?”

    “也不能算是病吧,”苏锦道。

    “齐王妃能自行解毒,她体内的毒解完了,才会浑身难受,只要继续喂毒,就没事了。”

    苏锦说的轻松,但一屋子人包括太医在内齐齐色变。

    哪有喂毒治病的?

    莫承娴要说话,被齐王用眼神阻拦。

    他们费了多少力气才把镇北王世子妃请来,其他太医并不能医治好齐王妃,他只能听苏锦的,死马当成活马医。

    “喂什么毒?”齐王问道。

    “先喂一点毒性温和,半个时辰后才发作的毒药吧,”苏锦道。

    太医有毒也不敢拿出来,

    但有些药材分量加了就是毒药。

    赶紧煎了一碗来给齐王妃服下。

    齐王妃喝了。

    她实在忍不了了,她不信苏锦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毒死她。

    一堆人都在等齐王妃喝下毒药后看她是相安无事还是发作。

    过了没一会儿,齐王妃就不疼了。

    太医一直在帮齐王妃把脉,最后啧啧称奇道,“毒在快速减弱。”

    苏锦嘴角抽了下。

    可怜的蛊虫,这是饿狠了啊。

    这只倒霉蛊虫跟着谁都改不了饥一餐饱一顿的命。

    疼了一天一夜,这会儿不疼了,齐王妃浑身都舒服了。

    齐王眉头皱紧道,“还会不会再发作?”

    苏锦看了齐王一眼。

    这还用问吗?

    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吗?

    齐王妃惶恐道,“难道以后我每日都需要服毒?”

    “我母妃不能根治吗?”莫承娴急问道。

    苏锦摇头,“我也不知道。”

    太医问道,“医书上没写吗?”

    苏锦叹息,半真半假道,“医书受潮了,字迹模糊不清,隐约能瞧见最后中毒之人去了南疆……。”

    “怎么治好的,书中并没有写。”

    南疆?!

    太医身子一怔。

    两位太医一对眼。

    他们虽然对南疆蛊毒之术了解不多,却也知道一点点。

    据闻南疆皇族喜欢拿死刑犯来养蛊。

    给犯人喂食各种毒草……

    只是齐王妃这样服下毒后,通体舒泰,太医又觉得和书上提到的情况不大一样。

    但这明显是齐王妃体内有东西,需要投毒喂养。

    这些身份尊贵的人生病,尤其是棘手的病,太医担待不起啊。

    太医望着齐王道,“南疆擅长用蛊,医术和我大齐不同,王妃的病症古怪,世子妃也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还是尽快从南疆请位医术高超的大夫来给王妃瞧瞧吧。”

    南疆距离京都太远,再加上寻觅医术高超的大夫,这一来一回,至少也要两个月了。

    齐王妃能撑两个月吗?

    太医有点担心。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