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福公公心慌啊。

    万一皇上真把赏赐准备好了,最后公主被罚,皇上看到那些赏赐,肯定就把怒气撒他头上了。

    现在反口让皇上别这么轻松又太迟了。

    但愿镇北王世子妃能平安无恙的度过这一关。

    永宁宫内。

    太后听宫人禀告齐王妃去镇北王府赔礼道歉,最后被下毒晕倒抬回府的消息后,是勃然震怒。

    那么多人都以为是苏锦的手笔,太后怎么会怀疑不是?

    尤其齐王妃做事一向谨慎,她亲自去赔礼,就不会说些鲁莽的话。

    以前寿宁公主被抬回宫,姑且算她是登门挑衅。

    可齐王妃是去赔礼道歉!

    太后正为端慧郡主一事忧心,苏锦这时候撞她枪口上,太后绝不会给她好果子吃的。

    太后怒气很大。

    李嬷嬷望着太后,劝道,“太后,您消消气,这是好事,您别气伤了身子骨。”

    “好事?!”太后气笑了。

    镇北王世子妃无法无天,还是好事?!

    李嬷嬷望着太后道,“齐王妃被镇北王世子妃毒晕,再配合国公爷的计谋,定能保长公主无虞。”

    太后反应过来——

    怒气更大了。

    为了保端慧长公主,这事要闹的越大越好。

    逼的皇上不得不严惩镇北王世子妃,皇上才会为了保女儿,饶了端慧长公主。

    太后一怒,苏锦彻底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齐王妃昏迷不醒。

    太医束手无策。

    太后下旨,让苏锦去给齐王妃解毒。

    李嬷嬷亲自到王府传旨。

    苏锦眉头扭的紧紧的。

    杏儿站在一旁,小脸上满是心虚。

    她给姑娘惹大祸了。

    太后传的是口谕,都没有审问,直接就把下毒一事摁在了苏锦脑门上。

    虽然她是没有给齐王妃下毒,但杏儿却是把毒蛊扔在了齐王妃身上,这是不争的事实。

    苏锦坐在那里没动,李嬷嬷催道,“劳烦公主快些,稍慢一步,齐王妃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苏锦心下翻了一记白眼。

    这事已经不好收场了好么!

    不过人没死,就还有转机。

    苏锦起身随李嬷嬷去齐王府。

    杏儿跟在后头。

    知道闯祸了,这丫鬟再没有了之前的神采飞扬。

    谢景宸陪苏锦一起去齐王府。

    她刚迈步进府,就见李大夫拎着药箱子出来。

    他一路走一路想事情,都没瞧见苏锦。

    苏锦唤道,“李大夫?”

    李大夫吓了一跳。

    “李大夫在想什么这么入神?”苏锦问道。

    李大夫忙给苏锦见礼,然后回道,“齐王妃所中之毒极其古怪,闻所未闻,一时想入了神。”

    “怎么个古怪法?”苏锦问道。

    “齐王妃体内的毒再一点点的消散,脉象再缓慢好转,”李大夫回道。

    “……。”

    苏锦有点懵了。

    这是什么毒?

    李嬷嬷眉头打结,道,“莫不是太医开的药起作用了?”

    “应该不是,”李大夫摇头道。

    “太医开了药,还没有煎好服下,齐王妃的脉象就在好转。”

    这样的病症,不是李大夫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太医院的太医也是一筹莫展。

    既然毒在消散,那药还需要服用吗?

    但不服用,谁也不知道齐王妃体内的毒能不能自行消解。

    再者,那毒他们也解不了。

    “先去看看,”谢景宸道。

    苏锦也有了几分迫不及待。

    她对疑难杂症感兴趣。

    跟着丫鬟,苏锦进了齐王妃的屋子。

    一进屋,就收到一记冷眼,莫承娴咬牙道,“我只不过抢了一只花灯,皇上也夺了我的郡主封号了!”

    “我母妃去给赔不是,为什么要给我母妃下毒?!”

    杏儿上前一步,道,“我家姑娘没给齐王妃下毒,我……。”

    苏锦抬手打断杏儿。

    这傻丫头,胆大还敢作敢当。

    但齐王妃中毒了,这么大的事,不是她一个丫鬟能承担得了的。

    没人会信一个丫鬟敢在没有主子授意的情况下给一个王妃下毒。

    苏锦望着莫承娴道,“看来莫姑娘是有证据证明是我给齐王妃下毒了?”

    莫姑娘……

    莫承娴恨不得叫人把苏锦拖下去活剐了。

    要不是她,她会被贬吗?!

    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叫过莫姑娘!

    赵太医忙过来道,“有什么事等给齐王妃解毒了再说不迟。”

    莫承娴冷着张脸,被丫鬟拉开。

    苏锦走到床边,就看到昏迷不醒的齐王妃。

    不过齐王妃的唇瓣不是她听到的紫色,很红润。

    那样子,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苏锦坐在凳子上,给齐王妃把脉。

    苏锦把脉后,皱眉道,“这哪中毒了?”

    她望向赵太医和另外一位太医。

    苏锦站起来。

    赵太医忙给齐王妃把脉,直道怪哉,“毒真的解了。”

    “不出半个时辰,齐王妃就醒过来了。”

    苏锦望向李嬷嬷。

    李嬷嬷眉头打了个死结。

    怎么中毒了,什么都没做,毒就解了呢?

    她望向齐王。

    齐王眉头也皱的紧紧的。

    李嬷嬷笃定她猜的没错,齐王妃中毒就是搭救端慧长公主计划的一部分。

    莫承娴瞪着苏锦道,“定是给我母妃下毒后,知道怕了,又给我母妃解毒了!”

    苏锦两眼一翻,“我体谅不懂医术,但再污蔑我,我就不客气了。”

    莫承娴拳头攒紧。

    赵太医忙道,“王妃所中之毒,毒发需要一段时间,在毒发之前服下解药,就不会毒发了。”

    离开沉香轩后,齐王妃可是在南漳郡主那里待了好一会儿,也是南漳郡主亲自送出府的。

    这期间,苏锦都没再齐王妃跟前出现过。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齐王妃中毒后,有人给她服了解药,”苏锦道。

    太医面面相觑。

    其实这种猜测他们不是没想过。

    但他们都知道齐王妃毒发后,陪在她身边的只有南漳郡主和丫鬟。

    只有下毒之人才有解药。

    如果真是这样,那给齐王妃下毒的不是她自己就是南漳郡主了?

    南漳郡主气的浑身颤抖,“是在怀疑我给齐王妃下毒了?”

    看她这脸色,没有丝毫心虚。

    苏锦排除南漳郡主的嫌疑,一脸无辜道,“我可没有这么说。”

    “谁给齐王妃下毒的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绝不是我。”

    还不是公主的时候,就敢让寿宁公主被抬回宫了。

    就冲这胆量,会是在给齐王妃下毒之后,又胆小怕事偷偷给人服解药的人吗?

    苏锦理直气壮。

    南漳郡主一腔怒气无处撒,只要苏锦怀疑是她,她必定追究到底。

    杏儿呆呆的望着苏锦。

    她现在脑袋已经彻底转不动了。

    如果齐王妃吐血是因为蛊虫。

    那解毒又是怎么回事?

    总不至于蛊虫先自己下毒,再自己解毒吗?

    齐王妃毒解了,苏锦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她转身离开。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

    杏儿是不敢说。

    谢景宸是无话可说。

    他以为是件很棘手的事,结果雷声大的吓人,最后连个雨滴都没落下……

    进了马车后,杏儿缩在角落里,小心翼翼的看着苏锦,唯恐苏锦骂她。

    苏锦盯着杏儿。

    杏儿慌的不行,越看越觉得苏锦在犹豫要不要卖了她,泪花在眸底打转,杏儿扑过来,抱着苏锦的脚哭道,“姑娘,我以后一定听话,别卖我……。”

    苏锦扶额,“卖什么?”

    “又立功了。”

    杏儿,“……???”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