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妈妈是唐氏的乳母,从小看着唐氏长大的,在她心底,是把唐氏当亲生女儿看待的。

    她知道唐氏的性子。

    既然想开了,就不会反复钻死胡同,优柔寡断,犹犹豫豫来折腾自己。

    不仅不会,还会干脆果断。

    唐氏一直避开见文远伯府的人,是她实在是厌恶他们。

    看见他们,就会控制不住的想起他们做的那些事。

    如果不是看在老伯爷的面子上,哪怕不用东乡侯出手,她早让文远伯府生不如死了。

    从院子里出去,她抬脚朝正院走去。

    苏小少爷三个在后头远远的跟着。

    跟了一路后,又换了个狗洞钻,比唐氏更快到前院。

    这样就能给唐氏一种假象,他们一直待在前院,不曾进过内院,更没有动过杯筊。

    唐氏迈步出侯府。

    文远伯夫人一个劲的磕头。

    抬头间看到唐氏,心底涌起一阵酸涩和悔意。

    她是真后悔了。

    她要知道唐氏会嫁给东乡侯。

    东乡侯会养大先崇国公世子之子,会重建飞虎军,还养大了皇上最宠爱的公主。

    这个公主还嫁给了镇北王世子……

    打死她,她也不会把唐氏许给齐王做侧妃,还听信齐王妃蛊惑给她下绝子药。

    有东乡侯这么厉害的妹夫,还有公主做外甥,整个京都他们都能横着走。

    文远伯夫人肠子悔青,她跪着往前走了几步,请唐氏原谅她。

    唐氏眸光从她脸上扫过,不带丝毫的温度。

    江妈妈眼底满是恨意。

    眼前跪着的人是害死她女儿的凶手。

    唐氏狠不下心报仇,她就更别想了。

    仅凭她一个奴婢,如何斗的过一个伯府?

    刑部侍郎骑在马背上,见唐氏走出来,虽然脸色很难看,但他心底还真有些打鼓。

    能教出先崇国公世子,镇北王世子妃还有苏小少爷三个玲珑剔透的孩子,绝不可能只是东乡侯一个人的功劳。

    重建飞虎军,还要分身管孩子,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

    何况等闲之人,如何入得了东乡侯的眼,尤其当年唐氏嫁给东乡侯的时候,是服过绝子药的。

    这么一个聪慧的人,却容忍薄待的文远伯府,就算心善,也没有这般良善的。

    刑部侍郎把心底的疑惑压下,翻身下马,给唐氏见礼。

    唐氏对文远伯夫人没好脸色,对刑部侍郎脸色温和许多,道,“林大人是来抓文远伯夫人母女入狱的吧?”

    刑部侍郎点头,“正是为此事来此的。”

    唐氏笑了笑道,“那就有劳林大人把她们带走了,就这么跪在侯府门前,我东乡侯府虽然不在乎外人怎么看,但毕竟碍事了些。”

    文远伯夫人身子一凉,急道,“我可是的大嫂啊!”

    唐氏轻笑一声,“我的大哥当年卖妹求荣,我的大嫂给我下绝子药,是他们吗?”

    文远伯夫人脸色一僵。

    喉咙就像是被人扼住了一般,半晌吐不出来一个字。

    虽然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可四下也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她能公然承认她就是唐氏口中的大嫂吗?

    只要她敢承认,他们的唾沫星子都能淹她个半死。

    刑部侍郎和唐氏见过,但还没见过唐氏为人处世。

    刚刚唐氏反问的这一句,刑部侍郎是心服口服。

    半晌没人接话。

    江妈妈没了耐心道,“我家夫人被一双狼心狗肺的兄长伤透了心,离家十几年,未再见过他们,早已经忘记了他们的模样,既然文远伯夫人不是,那还不赶快走?!”

    江妈妈是恨不得拿扫把来撵了。

    唐氏知道文远伯夫人不会承认,她丢不起那个脸。

    唐氏和刑部侍郎寒暄了两句,转身进府。

    苏小少爷小眉头扭着。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看着我,我看着。

    两人齐齐望着苏小少爷,“这情况好像不对啊。”

    东乡侯夫人掷出圣杯了,她已经努力的救文远伯府才对啊,怎么把文远伯夫人往大牢里送?

    东乡侯抚养公主有功,父皇还未赏赐他们。

    如果东乡侯夫人向父皇求情,父皇肯定会给面子,对文远伯府从轻处置。

    虽然这案子是崇国公的人查的,但文远伯府大姑娘对崇国公世子有救命之恩。

    父皇要网开一面,崇国公也不会劝阻。

    但现在这情况,实在出乎九皇子的意料了。

    不止九皇子想不通,连苏小少爷自己都糊涂了。

    若是他娘铁了心要救文远伯府,就不会说这些绝情的话。

    苏小少爷看着唐氏走远的背影,小眉头拢的松不开。

    爹的心思摸不透就算了,娘的心思也这么难捉摸。

    这根本就不是他这颗小脑袋瓜能想明白的。

    但看到刑部侍郎让衙差强制的把文远伯夫人和文远伯府大姑娘抓起来,还是抑制不住的高兴。

    崇国公府。

    书房内。

    崇国公和崇国公夫人都在。

    下人把东乡侯府门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崇国公知道。

    崇国公眉头拧紧。

    崇国公夫人望着他,道,“东乡侯夫人竟对文远伯府这般绝情?”

    这和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她不是该不遗余力的救文远伯府吗?

    小厮不知道东乡侯为崇国公要整垮文远伯府请崇国公吃过饭,他道,“岂止是绝情,那是恨不得撵文远伯夫人走,免得她脏了东乡侯府门前的地。”

    崇国公脸色更难看。

    虽然他不是真心想护着文远伯府,但也没再整垮,郑大人特意来询问他,最后却没听他的吩咐。

    这其中必定有问题!

    崇国公派人找郑大人来国公府,一问之下才知道皇上派了心腹去永州查文远伯府的案子。

    崇国公脸黑成了锅底色,“皇上怎么可能会派人去查文远伯府的案子?!”

    郑大人抬头望着崇国公。

    崇国公气的吭哧吭哧,崇国公夫人道,“国公爷确定皇上不会?”

    崇国公笃定道,“虽然东乡侯夫人没认文远伯府,但她的身份是人尽皆知的事了,文远伯和她有仇,但毕竟还是她的娘家。”

    “谁知道她会不会帮文远伯府求情?”

    “只要东乡侯开口,皇上会不网开一面吗?”

    “文远伯府贪墨的罪证是真是假,对皇上来说根本就不重要,他何必派人去查?!”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