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皇上沐浴,看着身上的淤青,皇上不可避免的动怒了,“太医院那群庸医调制的什么药膏,怎么一点用都没有?”

    福公公看了看道,“皇上,还是消了点儿的。”

    他拿了药膏来帮皇上涂,道,“要不要奴才去找公主拿点?”

    “算了。”

    被女儿知道他这个父皇挨揍了,脸上无光。

    左右只是一点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

    福公公知道皇上在想什么,他很想劝一句让皇上别想太多。

    镇北王世子妃是东乡侯养大的,她了解东乡侯的性子。

    不管去不去找她拿解药,她都知道皇上挨东乡侯揍了。

    上了药后,皇上就去上早朝。

    刚出含元殿,皇后扑过来抱住皇上的脚,哭道,“皇上,您饶了臣妾的母亲吧。”

    皇后两只胳膊死死的抱着皇上的脚,皇上根本走不了。

    福公公劝道,“皇上要去上早朝,耽误了国师,娘娘担待不起啊,有什么事,等皇上下朝再说吧。”

    什么事也没有朝堂大事重要。

    皇后好不容易才见到皇上的面,也只能松手。

    皇上去上早朝,皇后就在含元殿前跪着。

    远远的,就看到刑部尚书朝皇上走来。

    皇上有点诧异他怎么没在议政殿前等他。

    刑部尚书给皇上行礼。

    皇上道,“曲爱卿等不及上朝就来找朕,莫非是有什么要紧事?”

    刑部尚书望着皇上道,“臣听闻皇后求了皇上一夜。”

    “曲爱卿放心,朕不会干扰刑部的处决,”皇上道。

    “……。”

    这叫他怎么放心?

    顺水的人情都送不出去啊。

    只能硬塞了。

    刑部尚书望着皇上道,“皇上,皇后孝心可嘉,她一直跪着,有伤凤体啊。”

    皇上眉头皱紧。

    福公公一脸诧异。

    刑部尚书居然帮皇后求情?

    他是吃错药了吗?

    “曲爱卿是希望朕顺了皇后的意,放了崇国公老夫人?”皇上脸沉着。

    三日后处决崇国公老夫人是刑部下的令。

    现在又来帮皇后求情。

    皇上怀疑他是不是被崇国公收买了。

    刑部尚书额头上有冷汗涌出来,道,“放了崇国公老夫人,镇北王府也不会答应,但让崇国公老夫人多活些日子还是可以的。”

    “这是谁的意思?!”皇上冷道。

    “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意思。”

    “……。”

    皇上眉头打了个死结。

    怎么会是锦儿的意思?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皇上问道。

    “臣不知,”刑部尚书道。

    福公公望着皇上,“皇上,刑部尚书不知道,您正好可以趁此机会把镇北王世子妃传进宫问话。”

    皇上觉得这主意甚好,“等下朝了,把她传进宫。”

    看着皇上走远,刑部尚书觉得皇上应该是答应了。

    一个顺水的人情被他送成这样。

    刑部尚书无话可说了。

    他快步走到议政殿前,赶在皇上上朝之前进了大殿。

    今日的早朝,崇国公没有来。

    崇国公府发生这么大的事,崇国公哪有心思上早朝,也没有这个脸。

    而且有些事,他在朝堂上也不合适。

    有大臣弹劾刑部尚书对崇国公老夫人的处决一事欠妥。

    崇国公老夫人毕竟是皇后的母亲。

    她公然被处决,太过有损皇后的颜面了。

    那些大臣正说着,东乡侯听不下去了道,“这也顾颜面,那也顾颜面,人家自己都不要脸了,们倒是不辞辛苦的替人兜着,吃饱着撑得慌吗?”

    一句话,噎的那些大臣没差点哏死过去。

    整个朝堂,大概也只有东乡侯敢这样说了。

    “臣等不止是维护皇后的颜面,也是在维护皇上的面子,”有大臣道。

    东乡侯笑了一声,“还是先想想怎么维护太后的面子吧!”

    “太后明知道镇北王府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事与崇国公老夫人有关,还下旨训斥镇北王府,要镇北王府一个月之内查清,否则严惩不贷。”

    “知道这道懿旨的人可不少,诸位大臣觉得镇北王该如何跟太后交待比较合适?”

    东乡侯眸光所到之处,一个个噤若寒蝉,唯恐被东乡侯点名。

    这哪是镇北王跟太后交待?

    分明是要太后跟镇北王交待!

    太后也是……

    明知道崇国公老夫人和镇北王府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事有关,还趟这趟浑水,现在好了,一身的泥,洗不掉了。

    这回真是太后自己把脸捧到镇北王府给人踩的。

    没人接东乡侯的话,也没人再弹劾刑部尚书,更不敢帮皇后求情。

    议政殿登时安静了下来。

    东乡侯一开口,不是热闹,就是静谧。

    直到王爷出来。

    望着皇上,王爷道,“皇上,臣母亲虽然过世已三十多年,但她昨儿才入土为安,臣不知她被人偷梁换柱,认贼祖母多年,心中有愧……。”

    王爷要丁忧在家替老夫人守孝。

    这样的请求,皇上不会不答应,也没有理由不答应。

    但皇上也不答应王爷守孝三年的请求。

    “镇北王一番孝心,朕心中动容,但是武将,守孝百日便还朝是规矩,”皇上道。

    “规矩不可破。”

    王爷作为嫡长子需守孝,二老爷和三老爷虽不是老夫人亲生,却也叫她母亲。

    他们一样要守孝。

    但王爷是武将,只需守孝百日。

    他们两是文官,需守孝三年。

    三老爷是假老夫人生的。

    二老爷是丁老姨娘所出,丁老姨娘虽然不是帮凶,却也是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事的受益者。

    两人虽是王爷的手足兄弟,却也是仇人之子。

    他们两一丁忧,估计就返朝无期了。

    就算能回来,肯定也不会是现在的职位,到时候有外放空缺肯定会被打发的远远的。

    两人面如死灰。

    可丁忧是规矩,由不得他们不愿意。

    早朝散后,皇上回御书房。

    之前在含元殿跪着的皇后,又在御书房等他了。

    皇上,“……。”

    福公公,“……。”

    没见过这样挪来挪去跪着的。

    看着皇后憔悴的神情。

    福公公都有点心疼她了。

    不能不心疼啊。

    镇北王世子妃要皇上让崇国公老夫人多活些日子。

    不论皇后跪不跪,结果都一样。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