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苏锦不只是体谅他,也体谅那些搬石头的小厮。

    这石头太大了,不是那么容易移开的。

    而据老者辨认,老夫人的尸骸在石头偏右上角,尸骸占不了多少地,挖地洞就行了。

    大佛寺的和尚让开,李总管就带人开挖了,起初很用力,挖地声哐哐作响。

    等挖深一点,速度就慢了下来,骨头脆弱,万一不小心一锄头……

    几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大佛寺环境清幽,四周绿树浓荫,苏锦就站在树荫下等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苏锦腿站的有些酸了。

    杏儿正想吩咐小和尚端椅子来,小厮呼声传来,“有骸骨!”

    谢景宸抬脚往那边走。

    只见挖空的石头下露出一截白骨来。

    大佛寺的和尚懵了,这不会真的是镇北王府老夫人的尸骸吧?

    王妈妈鼻子酸涩,眼眶通红。

    小厮把骸骨挖出来,一簸箕一簸箕的泥土抬出来。

    泥土倒在地上,杏儿眼尖,过去把泥土扒开,捡起一只耳坠。

    她还没看清楚,王妈妈一把把耳坠抢了过去,看着耳坠,声音哽咽,“是,这是老夫人的耳坠!”

    老夫人坐马车出事后回府,耳朵上就只戴了一只耳坠。

    老夫人说是马车颠簸的时候摔掉了,她还心疼了半天,因为这对耳坠是老夫人进京后,老王爷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

    玉镯、金簪、项链、耳坠中,老夫人最喜欢的就是耳坠。

    这耳坠的另外半只还在栖鹤堂。

    这真的是老夫人……

    王妈妈痛哭之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小厮吓着了,挖泥土时更加小心。

    一整副尸骸都挖出来,确定没有落下,然后再把土填回去。

    小厮们铲土的时候,从土堆里挖出来一块玉佩。

    忙把玉佩捡起来,稍微擦了擦,就递给了李总管。

    李总管又把玉佩擦了擦,看见玉佩后刻了个字:慧。

    李总管把玉佩递给王妈妈道,“看看这不是老夫人的玉佩。”

    王妈妈擦干眼泪,接过玉佩,看了几眼道,“不是。”

    假老夫人身上穿的是老夫人的衣裳,除了那一只耳坠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丢。

    王妈妈很肯定。

    苏锦和谢景宸面面相觑。

    有那老者的指认和这只遗落的耳坠能证明这副尸骸就是王爷的生母,谢景宸的亲祖母。

    那这块玉佩又是怎么来的?

    谢景宸看了看玉石的质地,莹润透彻,绝非凡品。

    假老夫人颠背进京,靠施粥才活下来,她身上不可能有这么贵重的玉佩。

    这块玉佩一定和老夫人出事有关。

    顺着这块玉佩查下去,没准儿能把背后之人揪出来。

    确认是老夫人的尸骸,李总管当即差人去军营禀告老王爷和王爷知道。

    谢景宸差人买了楠木棺椁来,把老夫人的尸骸放进去,老王爷和王爷就赶到了。

    王妈妈把洗干净用帕子包裹的耳坠递给老王爷过目。

    看清耳坠后——

    老王爷身子一晃,没差点摔了。

    这对耳坠是他花了半天时间精挑细选的,是他最用心送的一件礼物。

    即便过了三十多年,老王爷还记得清楚。

    老王爷眸光湿润,虽然早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可真的得知,心底还是一阵揪疼。

    三十四年。

    她死了三十四年,他才找到她。

    王爷扶着老王爷,道,“先带母亲回府吧。”

    ……

    镇北王府,牡丹院。

    南漳郡主正在看账册,丫鬟跑进来道,“郡主,找到真老夫人的骸骨了。”

    南漳郡主身子一怔。

    “找到了?”赵妈妈不敢置信。

    丫鬟连连点头,“依照世子妃带进府的那老人家说的,真的挖到了老夫人的骸骨,有老夫人的耳坠为证,这会儿老夫人的骸骨已经在回府的路上了。”

    怎么就找到了?

    连他们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怎么就给找到了?

    南漳郡主有些心慌。

    “除了耳坠,还有什么?”南漳郡主问道。

    “听说还有一块刻了字的玉佩,其他的就没有了,”丫鬟道。

    南漳郡主不放心,吩咐赵妈妈道,“快去崇国公府一趟。”

    镇北王府小厮抬着棺材从大佛寺下来,真老夫人找到的消息一阵风传遍京都。

    崇国公老夫人有些坐不住凳子了。

    端着茶的手都在颤抖。

    丫鬟进来道,“老夫人,南漳郡主身边的赵妈妈来了。”

    “快让她进来,”崇国公老夫人声音颤抖道。

    很快,赵妈妈就进去了。

    不等赵妈妈行礼,崇国公老夫人就问道,“镇北王府当真找到了老夫人的尸骨?”

    赵妈妈觉得崇国公老夫人是真着急了。

    屋子里丫鬟婆子都还没有退下就直接问她。

    赵妈妈看了一眼,崇国公老夫人才反应过来,摆手道,“都给我出去。”

    等丫鬟婆子都退下,赵妈妈才点头。

    “还查到什么?”崇国公老夫人急问道。

    “没别的了,除了一块刻了字的玉佩,”赵妈妈道。

    崇国公老夫人脸色大变,“刻……刻了什么字?!”

    看着崇国公老夫人的脸色,赵妈妈眉头拧成一团。

    真老夫人的玉佩,她怎么这么害怕?

    不会那块玉佩是她的吧?

    崇国公老夫人强自镇定下来。

    不会。

    不会那么巧的。

    一定是她杯弓蛇影,自己吓唬自己。

    她丢的玉佩,怎么可能在镇北王老夫人手里?!

    “没事了,退下吧,”崇国公老夫人道。

    赵妈妈也没多问,有些事没人说破,但大家心知肚明。

    郡主让她来禀告崇国公府老夫人,也是默认了假老夫人的招供是真的,这件事背后的主谋就是太后和崇国公老夫人。

    现在还只是找到尸骸,难保哪天就找到证据了。

    赵妈妈福身退下。

    崇国公老夫人端起茶盏,只是手颤抖不止,一颗心抖成筛子。

    脑子里当年那一幕挥之不去。

    她没有靠近过真老夫人,只有那么片刻。

    真老夫人突然从昏迷中醒过来,假老夫人掐她脖子,她帮忙摁住她。

    就那么小会儿,难道就把她的玉佩给拽下来了?

    可从大佛寺回来,那块玉佩就不见了踪影!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