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东乡侯执意要先斩后奏,刑部尚书也没辄。

    他有点后悔这么火急火燎的来找东乡侯了。

    他要等宴会之后再禀告,不就没事了。

    但以东乡侯和皇上的关系,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证据够充分了,只是步骤欠妥。

    最多皇上骂东乡侯几句。

    皇上一直想骂但苦于找不到机会,百官都看在眼里。

    只是这马屁不好拍,不然皇上都能骂的嘴唇起老茧了。

    刑部尚书直接去了刑部,签了搜查令,带着曲大少爷带回来的贡品图纸,让人去勇诚伯府搜查。

    查抄勇诚伯府,刑部尚书还是不敢的。

    毕竟他是刑部尚书,主的是查案,而查案最讲究的就是证据确凿。

    贸贸然查抄一个伯府,万一是误会,他这个刑部尚书担待不起啊。

    刑部左侍郎接过图纸,刑部尚书道,“若是找到画中贡品,就查抄勇诚伯府。”

    “如果没有找到呢?”刑部左侍郎问道。

    “……。”

    “没有找到,就先把勇诚伯府包围,接下来怎么做,等候吩咐。”

    刑部左侍郎应下。

    带人直奔勇诚伯府而去。

    嗯。

    今儿是给北漠郕王接风洗尘的日子。

    虽然北漠战败,但北漠从南梁借了十万兵马,又兵临城下。

    朝廷不想再起战乱,才以平等之姿对待北漠郕王,以免激化矛盾,也算是先礼后兵吧。

    进宫参加宴会的人多,闹街上软轿马车不少。

    刑部一百来号人穿街过市,实在招摇。

    马车停下来,等刑部衙差过去。

    杏儿掀开车帘,苏锦就看到骑在马背上的刑部左侍郎。

    不准备去参加宴会,却要去抓人,这是出大案子了啊。

    不知道是谁这么倒霉?

    等刑部衙差过去,马车才继续往前。

    等刑部左侍郎带人赶到勇诚伯府的时候。

    勇诚伯正迈步出来,勇诚伯府大姑娘就跟在身边。

    勇诚伯夫人不在。

    儿子刚被人给害死,尸骨未寒,做娘的还没有从悲痛中缓过来,实在没有心情进宫去看别人欢笑。

    看着刑部左侍郎,还有把勇诚伯府团团围住的官兵,勇诚伯背脊一寒。

    “林大人这是做什么?”勇诚伯脸色泛冷。

    刑部左侍郎没有多说什么,把搜捕令亮出来,“职责所在,还望勇诚伯见谅。”

    说完,刑部左侍郎手一挥。

    “一半人留下,不许任何人进出!“

    “一半人随我进府搜查!”

    刑部左侍郎要进府,勇诚伯拦着不让,他脸色铁青道,“一纸搜查令就贸然搜我的府邸,有没有把我这个勇诚伯放在眼里?!”

    刑部左侍郎看着他道,“勇诚伯有什么委屈,等我搜查过后,您再说不迟。”

    “我只是奉命搜查而已。”

    虽然勇诚伯有爵位在身,但刑部搜查令,便是亲王也得遵从。

    勇诚伯一再阻拦,刑部左侍郎只好来硬的了。

    他有搜查令在手,勇诚伯反抗,就是妨碍公务,如果真查出有过,那就是罪加一等。

    两衙差看着勇诚伯,刑部左侍郎带人进府搜查。

    勇诚伯府上下惶恐不安。

    衙差四下分散,寻找贡品。

    只是找了半天,一无所获。

    刑部左侍郎有点虚了。

    先斩后奏本就是过,要是坐实了勇诚伯私吞贡品,那是将功折罪。

    要是找不到,那是污蔑,罪加一等。

    虽然有东乡侯在前面挡着,但刑部尚书也逃不掉责罚。

    朝廷是皇上的,不是东乡侯的。

    刑部尚书该案朝廷律法办事,而不是东乡侯的喜好。

    “给我继续搜!”刑部左侍郎道。

    “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东西找到!”

    勇诚伯府大姑娘陈娇恼道,“们到底要找什么?!”

    没人回答她。

    如果勇诚伯真的私吞了贡品,他必不敢到处招摇,一定还在府里。

    刑部左侍郎刚这样想,那边衙差过来道,“大人,东西找到了!”

    刑部左侍郎心头一松。

    他抬脚跟着衙差往书房走。

    在书房的暗室内,刑部左侍郎果真看到了图纸上的贡品。

    “把东西抬走!”刑部左侍郎吩咐道。

    衙差抬箱子出去。

    勇诚伯阻拦道,“擅自闯入我勇诚伯府倒也罢了,还要抢我勇诚伯的东西,什么时候刑部也成土匪了?”

    刑部左侍郎看着勇诚伯。

    勇诚伯一脸怒容,但要说胆怯,那是真没有。

    他这样神情,反倒让刑部左侍郎懵了。

    如果这些东西真是贡品的话,勇诚伯不该是这般神情才是。

    刑部左侍郎把箱子打开,把里面的瓷器拿出来,没有看到御用字样。

    刑部左侍郎脑袋开始涨疼了。

    但凡是贡品,瓷器底下必定会有专用标记,但是这个并没有。

    可要说这不是贡品,这些东西又都在刑部尚书给他的进贡礼单之列。

    虽然只有半数。

    但这些东西都是绝无仅有的好东西,一点也不比皇上用的差。

    刑部尚书交代的差事,刑部左侍郎也不知道是完成了还是没有。

    他不敢擅自做主,只道,“先把勇诚伯府围起来!”

    至于那几口箱子,刑部左侍郎让人抬出了勇诚伯府。

    骑在马背上,刑部左侍郎太阳穴直突突,“我先进宫,们把东西抬回刑部,不容有失。”

    再说苏锦,坐马车进宫后,在停马车处停下。

    刚从马车内钻出来,就听到唤声传来,“姐!姐!我在这儿!”

    “是小少爷!”杏儿高兴道。

    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跑过来。

    苏锦瞅着他们,“们也进宫了?”

    苏小少爷脸臭了起来,“什么叫我们也进宫了?”

    “姐,也不赞同我们进宫玩吗?”

    苏锦失笑,“我倒是好奇们是怎么说服爹娘让们进宫的?”

    “说服爹娘当然是不可能了,”苏小少爷昂着脖子道。

    杏儿望着他,“小少爷,偷溜进宫,要是闯了祸,回去侯爷肯定揍。”

    苏小少爷两眼一白,“谁说我们是偷溜进宫的?”

    “我一早就料到爹娘不会同意我们进宫,所以我们前几天就说服皇上让我们也进宫参加宴会了,”苏小少爷得意道。

    “……。”

    苏锦嘴角抽抽。

    她这个弟弟真是找打。

    现在翅膀硬了,居然敢把亲爹娘绕过去直接抱皇上大腿了。

    他就不怕东乡侯直接把他扔给皇上了?

    不过这有可能正中他下怀了。

    苏锦,“……。”

    “算了,不跟说了,我们玩去了,”苏小少爷道。

    苏锦叮嘱他,“可不能闯祸啊。”

    “我不会闯祸的,我们出门前立了军令状,”苏小少爷一脸惆怅。

    皇上那里都说通了,还在自家亲爹这里被卡了一下。

    要是闯了祸,背熟挨打就不提了,还半年都不让他们出府玩。

    这么大的威胁压在脑门上,哪还敢不安分啊?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