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苏锦没有接话。

    池夫人毕竟是王爷的妾室,南漳郡主是当家主母,她不好太过袒护。

    她已经把王爷的意思转达到了。

    如果王爷不打算留下池夫人腹中胎儿,早就处置了。

    南漳郡主没说话,如果不顾忌王爷,池夫人的孩子早没了。

    老夫人手中拨弄着佛珠,淡漠道,“去煎一碗堕胎药来。”

    王妈妈看着她,“老夫人……。”

    南漳郡主冷看着王妈妈,眼底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苏锦只觉得心寒。

    池夫人并没有做过什么错事。

    难道就因为她是南梁人,就不允许她怀身孕吗?

    那王爷也不是她打晕了拖进屋的。

    何况老夫人终日佛珠不离身,日日诵经祈福。

    就这样手上沾满鲜血,老天爷得多不长眼才会庇佑她。

    镇北王府。

    王爷快马加鞭回来,李总管紧随其后。

    苏锦没让彩菊和绿翘跟着她一起去牡丹院。

    如果她没能带池夫人出来,就让她们去找李总管,去找王爷来救池夫人。

    两丫鬟自然是使唤不动李总管的,但她们是苏锦派去的,李总管不敢不听。

    王爷在军营里,没什么要紧事,李总管又说人命关天,他就赶回来了。

    一进王府,就见丫鬟小厮们用一种异样眼光看着他,王爷就知道池夫人怀孕的事暴露了。

    他快步去栖鹤堂。

    谁也没注意到,王爷进栖鹤堂的时候,有一只雪白的鸽子在栖鹤堂上空徘徊。

    终于等到王爷。

    苏锦松了一口气。

    只是没能松多久,苏锦的心就提了起来。

    老夫人和南漳郡主是铁了心不让池夫人生孩子的。

    而且话还说的特别的欠揍。

    “一个小妾,别说生一个庶子,就是生十个八个,我也不会在乎!”南漳郡主冷道。

    “可她是南梁人!”

    “南梁心怀叵测,当初送妾室给王爷,谁知道打的什么盘算,王爷要觉得儿子少了,臣妾这就给准备通房丫鬟,生多少个都行!”

    三太太和二太太面面相觑。

    一个就容不下了,真来十个八个,王府只怕没有安宁之日了。

    这也就是晾准了王爷不会这么做,才敢这么大放厥词。

    要是王爷真和她赌气,在后院添几个通房,看她怎么收场。

    王爷望着南漳郡主,“有证据证明她是南梁细作?”

    南漳郡主嗓子一噎,咬牙道,“我是没有,但不代表她就不是!”

    没有证据就给人扣罪名。

    苏锦也是服气的很。

    她刚要替池夫人辩驳两句,老夫人开口了,“王爷莫不是忘了九陵公主?”

    王爷沉默了。

    九陵公主和亲南梁,身怀有孕,那孩子为南梁所不容,一碗堕胎药打掉了。

    九陵公主和亲十五年,至今没有生过孩子,只抱养了一个女儿,呵护有加。

    南梁对待九陵公主尚且如此,何况是池夫人。

    当初他就是因为这事,犹豫要不要让池夫人把孩子生下来。

    王爷坐在那里,看着池夫人。

    池夫人泪眼婆娑,一脸祈求。

    苏锦还真不知道池夫人怀孕还能和九陵公主挂上钩,难怪她说池夫人怀身孕的时候,谢景宸并不看好。

    “南梁连公主的血脉都容不得,我镇北王府缺一个身上有南梁血脉的孩子吗?”老夫人掷地有声。

    “能瞒住不让百官和太后知道吗?”

    “孩子越大,打掉时越伤身子。”

    王爷脑壳胀疼。

    兰芝把煎好的堕胎药端上来。

    速度之快,显然药是早备下的,不然这么短的时间去抓药都嫌不够。

    池夫人挣扎着,不愿意吃药,可是两婆子摁着她,兰芝把药往她嘴里灌。

    不过池夫人护子心切,她头撞过去,把兰芝手里的药撞翻。

    哐当一声,药碗坠地,药味扑散开来。

    “再去煎一碗来!”南漳郡主眸底露了杀意。

    她给红缨使了记眼色。

    这一幕正好被苏锦看见。

    南漳郡主这是要借堕胎之际要池夫人的命啊。

    药很快又被端了上来,不过这回与兰芝一起进来的还有一男子。

    一袭黑衣劲装,不苟言笑,令人发憷。

    他走上前,把一竹筒递给王爷。

    这是南梁刚刚飞鸽传书送来的信。

    王爷一直再等南梁传消息回来,暗卫知道。

    怕有急事,他把信打开看了一眼。

    信上的事太过重要,他不敢不及时禀告。

    王爷眉头微蹙。

    他从暗卫手里接过信。

    信上只有寥寥数字,却是惊的王爷站了起来。

    兰芝要把药给池夫人喂下去,王爷一个箭步过去,抓住她的手往旁边一甩。

    哐当一声传开,兰芝摔倒在地。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王爷是要护着池夫人吗?!”

    王爷转身道,“如果我大齐连个妾室的孩子都容不下,又凭什么去指责南梁?”

    这话说的漂亮!

    苏锦在心底夸赞道。

    只是王爷刚刚怎么没说?

    而是看了手里的信突然就想通了?

    苏锦很是好奇。

    “送池夫人回去,”王爷吩咐道。

    彩菊和绿翘赶紧扶池夫人离开。

    老夫人望着王爷道,“当真要留下池夫人腹中胎儿?”

    “那孩子必须要留下,”王爷掷地有声。

    丢下这一句,王爷迈步离开。

    南漳郡主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王爷突然改变了主意?

    王爷迈步出了栖鹤堂,他把掌心的信拿出来看。

    只见信上写着:赵相以项尚人头担保世子爷的生母尚在人世,且就在京都。

    刚刚在屋子里,王爷只粗略的看了一眼,这会儿再看,唯恐是场梦。

    暗卫跟着王爷出来,就藏于暗处。

    刚刚王爷救池夫人,暗卫看到了王爷对找回王妃的决心。

    一旦把王妃找回来,她是南梁东临王府衡阳郡主的身份就隐瞒不住了。

    世子爷身上流着南梁血脉的事也会大白于天下。

    如果连池夫人腹中胎儿都保不住,那世子爷的世子之位肯定也保不住的。

    王爷看着信半晌,方才把信收好,迈步朝外院走。

    几步之后,想起池夫人,他又去了清秋苑。

    南漳郡主传召,池夫人心不安,走之前吃了一颗安胎药。

    回屋后,彩菊道,“要不要再吃一颗安胎药?”

    “吃一颗吧,”喜鹊道。

    她把池夫人的裤腿卷起来,就看到她双膝通红。

    苏锦走进来,杏儿紧随身后,见了道,“南漳郡主又罚池夫人跪了?”

    “她怎么那么喜欢让别人跪?”

    “可惜姑爷的娘不在了,不然也让她尝尝罚跪的滋味!”杏儿凶狠道。

    苏锦望着喜鹊道,“到底怎么回事?”

    喜鹊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南漳郡主叫夫人去,说是想听琴,让夫人给她弹两首。”

    “结果夫人一碰琴,琴弦就断了。”

    “赵妈妈说那琴是太后赏给南漳郡主的,损坏赏赐之物,让夫人跪着反省。”

    清秋苑丫鬟少,又都挤在屋子里。

    王爷进来也没人知道。

    杏儿背对着王爷,哼道,“牡丹院里就没有好人,赵妈妈还摔坏了姑娘送给南漳郡主的香膏呢,刚刚王爷跑的太快了,不然叫王爷狠狠的罚赵妈妈给池夫人出气。”

    绿翘瞥头瞧见王爷,她赶紧福身,“见过王爷。”

    杏儿,“……。”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