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沉香轩,后院。

    竹屋前回廊上挂着一只鹦鹉。

    杏儿正在给鹦鹉喂食。

    这只鹦鹉浑身黄绿色的羽毛,圆圆的脑袋,双眼乌黑发亮。

    杏儿把食物递到它跟前,鹦鹉准备捉食,却捉了一空。

    杏儿望着它,“跟我念,飞虎寨。”

    “跟我念,灰虎寨,”鹦鹉道。

    “是飞虎寨!”杏儿叫道。

    “是灰虎寨!”鹦鹉道。

    “飞虎寨!!!”

    “灰虎寨……。”

    杏儿被气的头顶冒青烟。

    她回头望着苏锦。

    苏锦一脸的爱莫能助。

    这只鹦鹉不是东乡侯府那只。

    那天吃过回门饭,准备回府,杏儿喜欢鹦鹉,问苏小少爷借玩两天。

    苏小少爷自己都还没玩够呢,怎么会借给杏儿。

    但是杏儿不死心,想着京都肯定不止这一只鹦鹉。

    她可怜巴巴的望着苏锦,苏锦同意她买一只带回王府。

    两人去花鸟集市逛了一圈,花了三百两买下了这只号称最聪慧,模仿能力最强的鹦鹉回来。

    嗯。

    一回来就知道买失败了。

    这只鹦鹉模仿能力的确很强,教它几十遍它就会说了。

    可它有口音啊。

    硬生生把飞虎寨念成了灰虎寨。

    杏儿纠正了它整整三天,鹦鹉没改,杏儿有时候会蹦两句灰虎寨出来了。

    青云山的人做事向来简单粗暴。

    苏小少爷买的那只鹦鹉喜欢说“大爷进来玩啊”“大爷,下回再来啊”。

    东乡侯听不惯,威胁了两句不悔改,拿了火折子出来准备点羽毛。

    鹦鹉就改了,愣是一句没再说过。

    这只鹦鹉顽固不化,肯定少不了被威胁,结果它骨头硬的很,羽毛都快被点着了,丫的来一句,“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杏儿胃口极好,硬是被这只看透生死的鹦鹉气的饭量都减了一半。

    别的话说错就算了。

    它怎么能把飞虎寨说错呢。

    飞虎寨多霸气,是灰虎寨能比的吗?!

    而且!

    她都快要被它给带歪了!

    这只和飞虎寨不齐心的鹦鹉,杏儿不想要了,不知道还能不能退回去,把三百两拿回来?

    杏儿巴巴的望着苏锦。

    苏锦哭笑不得。

    至今好像也只有鹦鹉能把杏儿逼到这种程度。

    这才三天,就有点扛不住了。

    “希望不大,但可以去试试,”苏锦道。

    杏儿把鹦鹉取下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训斥道,“本来跟着姑娘是件很有福气的事,是自己不珍惜,迟早有后悔的一天,这只蠢鹦鹉。”

    “灰虎寨!”

    “灰虎寨!”鹦鹉叫道。

    “啊啊啊!”杏儿气的直叫。

    外面跑进来准备传话的碧朱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

    “出……出什么事了?”她跑上前问道。

    “没出事,我就是被这只蠢鹦鹉给气着了,”杏儿瞪着鹦鹉道。

    丢下这一句,杏儿拎着鹦鹉往前走。

    碧朱跟着杏儿走。

    几步之后才反应过来她是来传话的。

    她转身跑去竹屋,气喘吁吁道,“世子妃,王妈妈来了。”

    苏锦正在嗅药草,道,“让王妈妈进来。”

    既然医术已经暴露了,后院自然也就不用隐藏了。

    很快,碧朱就领着王妈妈走进来。

    王妈妈脸色还有些苍白。

    虽然解毒的很及时,但毕竟王妈妈年纪不轻,毒药造成的伤害没有那么容易恢复。

    养了四五天,才有现在的气色。

    见了苏锦,王妈妈跪了下来,苏锦赶紧扶她起来。

    “王妈妈这是做什么,有话起来说,”苏锦扶她道。

    王妈妈眸光湿润道,“若不是世子妃出手相救,奴婢这条命已经没了,奴婢就是当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万一。”

    “王妈妈言重了,我学医术本就是为救人,”苏锦道。

    “重要的是可查到了给下毒之人?”苏锦问道。

    王妈妈眼神黯淡。

    她怎么中毒的,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老夫人顾着面子,派大丫鬟兰芝查这件事,因为老王爷过问了两回,这事没法不了了之。

    刚刚从栖鹤堂一清扫婆子屋子里搜出了毒药。

    那婆子已经被杖毙了。

    老夫人是信佛之人,她这样徒造杀孽,迟早会有报应的。

    劝老夫人以至于自己险些被害,王妈妈也没有了再劝老夫人之心,若不是不来给世子妃道声谢,她心中愧疚难安,她真想在床上多躺个十天半个月。

    栖鹤堂。

    内屋。

    老夫人听着外面的啪啪板子声。

    手中佛珠拨弄的飞快。

    很快,惨叫声就弱了。

    没一会儿,兰芝进来道,“老夫人,冯婆子已经杖毙了。”

    老夫人没说话。

    她不想手上沾血,可走到这一步,她不得不这么做。

    王妈妈虽然只是一个奴婢,可在老王爷心中,她不是。

    当年她能嫁给老王爷,王妈妈有撮合之情,再加上侍奉了她几十年,她被人下毒谋害,老王爷岂能不追究到底?

    若不是她执意,老王爷都要亲自查这事。

    兰芝小声道,“老夫人,王妈妈去了沉香轩。”

    老夫人眸底一抹寒芒闪过。

    “世子妃救了她,她去道声谢也是应当的,”老夫人闭眸道。

    王妈妈是聪明人。

    这次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教训。

    她应该知道夹起尾巴做人了。

    竹屋内,王妈妈歉疚道,“为了救我,世子妃暴露了会医术的事,往后行事要更小心了。”

    这句话,也算是告诉苏锦,她中毒就是要她暴露医术的。

    背后的主谋就是老夫人。

    当然,就算王妈妈不说,苏锦也心知肚明。

    “老夫人要我的命,难道只是因为我连累她去了大佛寺反省的原因吗?”苏锦直接问道。

    王妈妈望着苏锦,她道,“虽然我伺候了老夫人半辈子,我也不清楚老夫人为什么这么做。”

    默了默,王妈妈把心底的猜测说出来,“可能和勇诚伯世子之死有关。”

    这些天,王妈妈把过往都想了一遍。

    老夫人对勇诚伯好的有些离奇了。

    勇诚伯世子之死?

    “是说老夫人是为了给勇诚伯世子报仇?”苏锦声音徒然拔高了几层。

    王妈妈轻点了下头。

    苏锦瞬间就在心底爆粗口了。

    老夫人的脑子是被门挤炸了吧?!

    为了勇诚伯世子,要她和谢景宸的命?!

    这么拎不清,胳膊肘往外拐,她怎么不直接搬去勇诚伯府住?!

    见苏锦气的不轻,王妈妈起身道,“世子妃,奴婢就先回去了。”

    “奴婢这条命是您救的,奴婢不是没良心之人。”

    “不会让您白救我的。”

    王妈妈的眼神周正,内心清明,苏锦看的出来。

    既然王妈妈来了,苏锦就顺带帮她把脉,拿了些药丸给她调养身子。

    王妈妈鼻子泛酸。

    苏锦送她出门。

    结果刚下台阶,碧朱跑过来道,“世子妃,不好了!”

    “南漳郡主要打死杏儿!”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