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老王爷走后,屋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老夫人靠在大迎枕上,脸上的血色仿佛被人抽了个干净。

    王妈妈望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内宅最常用的害人手段就是下药。

    世子妃医术高超,难怪东乡侯府放心她只带一个小丫鬟就嫁进来。

    世子妃不想暴露自己会医术的事,所以一再的退让容忍。

    他们越容忍,南漳郡主就越变本加厉。

    最后在家宴上给世子爷下毒,惹怒了王爷,丢掉了王妃之位。

    这都是命啊。

    当初东乡侯死活不肯嫁女儿,南漳郡主争一时意气,进宫求皇上赐婚,还掐着时间迎娶世子妃进门,没想到……

    南漳郡主是真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沉香轩。

    苏锦迈步进去。

    小丫鬟迎上来道,“世子妃,刚刚王爷找了世子爷去。”

    杏儿小脸上顿时爬上担忧之色,“肯定连累姑爷挨骂了。”

    挨骂是铁定的。

    “世子爷回来了没有?”苏锦问道。

    “回来了,”小丫鬟道。

    “抬回来的?”苏锦再问。

    “……走回来的。”

    苏锦放心了。

    只要不是挨打,挨亲爹几句骂算得了什么?

    就当是增进父子感情了。

    苏锦抬脚往前。

    有些口渴了,她准备回内屋,但走到台阶处,她转头去了书房。

    谢景宸不在书房内,苏锦又去了后院。

    竹屋内,谢景宸在下棋。

    苏锦嘴角抽抽,“这么闲情逸致,看来被骂的心情挺好啊。”

    暗卫,“……。”

    谢景宸,“……。”

    “我这一脸的痛苦,看不出来?”谢景宸问道。

    “……。”

    “只看到了喜悦,”苏锦眨眼道。

    “……。”

    谢景宸没差点吐血。

    暗卫肩膀差点抖脱臼。

    苏锦狐疑的扭紧了眉头。

    都有闲情逸致钻研棋谱了,还能叫痛苦?

    然而——

    谢景宸是真的痛苦。

    这盘棋是皇上差人送来的。

    当然,送的只是棋谱。

    黑子是皇上。

    白子是东乡侯。

    从棋谱上看黑子已经输掉一粒半了。

    皇上差人送棋谱来,就一个要求:反败为胜,要赢的东乡侯无招架之力。

    对谢景宸来说,这盘棋无疑是把他放在火刑架上烤。

    一边是皇上,圣旨如山。

    一边是岳父大人,胳膊肘不能往外拐。

    帮了皇上,他就要承受来自岳父的怒气。

    他脸上能有喜悦,他就是受虐狂。

    苏锦知道前因后果,默默的同情了谢景宸一拨。

    她爹不让谢景宸写反省奏折了,轮到皇上让他帮忙扭转败局了。

    天生被压迫的命啊。

    苏锦坐下拿果子啃。

    一颗果子啃完,外面跑进来一小丫鬟道,“世子妃,李总管给您送东西来了。”

    给她送东西?

    苏锦眉头一挑。

    “让他进来。”

    小丫鬟退出去。

    没一会儿,李总管就端着托盘进来了。

    托盘上盖着红绸,不知道是什么。

    苏锦看了几眼,道,“这是什么?”

    “老王爷送来给世子妃把玩的,”李总管解释道。

    他将托盘放下。

    苏锦将红绸揭开,就看到了一颗石榴。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是真的。

    雕刻的栩栩如生,观之,口齿生津。

    “好漂亮!”杏儿高兴道。

    “我还以为老王爷给姑娘送板子呢。”

    李总管,“……。”

    石榴代表多子多福。

    老王爷送玉石榴来是催生的。

    希望世子妃能早日给世子爷开枝散叶。

    当然,也是怕她气的老夫人吐血,心里过意不去,送来宽慰她心的。

    只是,碰到苏锦和杏儿这样脑回路不一般的。

    这种拐弯抹角,十有八九会打水漂。

    等李总管前脚出竹屋,后脚杏儿就摸着石榴道,“姑娘把老夫人气吐血了,老王爷没生气,还送这么好看的石榴来。”

    “姑娘以后一定要多气气老夫人。”

    暗卫,“……。”

    谢景宸,“……。”

    可怜李总管正下台阶,听了杏儿的话,没差点直接摔下去。

    这是把老夫人气吐血还不够,连老王爷都不放过了啊。

    不敢进屋的李总管,赶紧离开。

    屋内,苏锦摸着石榴,配合杏儿道,“我肯定不会让老王爷失望的。”

    谢景宸一脸黑线。

    很快——

    他又笑了。

    “能这么想,祖父会很欣慰的,”谢景宸道。

    苏锦瞅着谢景宸。

    他居然还笑的出来?

    他这个孙子是不是捡来的?

    不过到了晚上睡觉,她就懂什么是真狐狸了。

    谢景宸沐浴完,躺床上看书,苏锦往床内侧爬,结果才爬了一半,就被扑倒了。

    突如其来,吓了苏锦一跳。

    苏锦面红而赤,推着谢景宸道,“吃错药了?”

    “不是说不让祖父失望吗?”谢景宸道。

    “……。”

    “我那是指气老夫人!”苏锦哏着脖子,还让不让人开玩笑了。

    “可祖父不会这么认为。”

    “……。”

    苏锦愣了下。

    以后不能随便乱说话了。

    谢景宸望着苏锦那双眼睛,干净澄澈,唇瓣娇艳欲滴,叫嚣着诱惑。

    谢景宸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

    他喉咙滚了下。

    对他来说,一天最煎熬的时候莫过于上床睡觉了。

    谢景宸亲上去。

    双唇相触,一阵激流蹿过。

    苏锦身子颤麻麻的。

    连着脚趾头都添了一抹粉色。

    谢景宸从来没觉得心情这么美好过,飘飘荡荡,仿佛踩在云端上。

    然而等他想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苏锦推着他,叫道,“可不要胡来啊,不然祖父不止没有重孙子,他连孙子可能都会没了!”

    谢景宸眉头拧成麻花。

    “还想嫁给别人?”他眼底闪着危险的光芒。

    “……我还没准备好,”苏锦弱声道。

    不是不想,是没准备好。

    谢景宸望着她,“要准备什么?”

    苏锦推开他,抱着被子,红着脸道,“要准备的东西多了。”

    “哪些?”谢景宸追根究底。

    “别问那么多了,先睡觉!”苏锦逃避道。

    “有什么事明年再说。”

    苏锦飞快的拿起枕头睡到脚边。

    她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

    她不会承认谢景宸只亲了她一下,她如磐石般坚定的心就乱了。

    她来的莫名其妙。

    她怕自己哪一天会莫名其妙的就离开了。

    她不想自己到时候人走了,心却留下了。

    明天去大佛寺多烧几捆香。

    希望菩萨开眼,给她一个痛快。

    苏锦拿后脑勺对着谢景宸,谢景宸什么兴致都没了。

    他盯着苏锦看了半天。

    这女人分明在害怕。

    以她的胆量,有什么能让她害怕的?

    谢景宸想不明白。

    但苏锦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大半夜的逼问她。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等等!

    她好像说的是明年。

    谢景宸眉头打了个结。

    苏锦知道谢景宸在看她,她很怕他追问到底。

    她怕遇到这样的情况,所以她给自己来了一针。

    等谢景宸想问的时候,苏锦已经“睡着”了。

    没见过这么没心没肺的女人。

    谢景宸帮她盖好被子,也睡下了。

    只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屋子里的蜡烛燃烧了大半,发出荜拨声。

    习惯了抱着苏锦睡,怀里空荡荡的,反倒睡不着了。

    谢景宸坐起来,打算把苏锦抱过来。

    然后——

    谢大少爷就遭遇了人生中最最最尴尬的一件事。

    他刚把苏锦抱在怀里,准备掉头。

    苏锦就被掉在被子里的银针给扎醒了。

    四目相对。

    苏锦,“……。”

    谢景宸,“……。”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