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听他爹说话。

    苏崇就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无法忽视的亲切扑面而来。

    带着记忆中的板子和拳头,浑身的每一寸皮肤都因为熟悉而颤抖。

    他最害怕的就是因为他做回了飞虎军少主,他爹就待他不一样了。

    他不想有任何的改变。

    他喜欢飞虎寨少主,东乡侯府大少爷这个身份。

    崇国公府大少爷这几个字对他来说太过陌生了。

    看着自己的儿子傻笑。

    东乡侯都不敢靠近崇国公府的祠堂。

    大哥的儿子被养的更像他儿子了。

    苏崇继承了先崇国公世子的天赋,学什么都快,一点就通。

    但从小耳濡目染,性子更像东乡侯一点。

    当然。

    东乡侯没觉得像他有什么不好。

    “当年从娘怀里抱过的那一刻起,就是我儿子了,”东乡侯道。

    “认祖归宗多了一个爹,不代表我就要失去一个儿子。”

    “爹我是土匪,到手里的东西什么时候还过?”

    “但这么多年,失去的东西,远不止是这个崇国公府大宅,爹会帮拿回来。”

    “现在跟我去见见另一个祖父。”

    对苏崇来说,他只有多出来的亲人,没有少的。

    他这辈子都会是东乡侯府大少爷。

    东乡侯安排人看好东乡侯府,就带着唐氏和苏锦他们回了冀北侯府。

    站在冀北侯府大门前,东乡侯望着大门上悬着的匾额。

    之前带着苏阳回来过,但他只是以东乡侯的身份,而不是一个儿子。

    十五年前,飞虎军全军覆没后,他回来过。

    那一天,冀北侯府正在给他办丧事。

    哀嚎一片。

    他浑身是伤,没敢从大门进府,翻墙进的。

    他只见了冀北侯。

    他要重建飞虎军,冀北侯告诉他飞虎军这一次全军覆没,朝廷此后都不会再有飞虎军了。

    他性子急躁而霸道,在飞虎军的时候,有先崇国公世子压着,能收敛一些。

    如今先崇国公世子不在了,没有人压的住他了。

    他留在京都,那些流言蜚语,他听到了,绝对忍不住想打人。

    何况那时候他丧训传回来,未婚妻退婚另嫁。

    冀北侯怕他受不住打击,让他去边关找飞虎军被害的证据。

    只有洗刷了冤屈,才有可能说服朝廷重建飞虎军。

    只是谁也没想到——

    这一去,便是十五年。

    战死沙场亡故的消息便于东乡侯行事,所以冀北侯府没有澄清这件事。

    儿子死了,沈老夫人痛不欲生,几度昏厥。

    冀北侯见不得发妻日渐消瘦,便把东乡侯还活着的消息告诉了她。

    除了沈老夫人,其他人都蒙在鼓里。

    因为知道的人越多,泄密的可能性就越大。

    即便是冀北侯府,也不能保证就没有外心人。

    东乡侯就是冀北侯府二老爷的事早已经传遍京都,冀北侯府上下都清楚。

    虽然不敢置信,但从冀北侯和沈老夫人的态度,就知道这事是真的。

    这会儿见东乡侯和唐氏,赶紧上前请安,生疏而小心翼翼的喊着二老爷、二太太。

    屋内,沈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

    苏小少爷和九皇子还有沈小少爷围坐在小杌子上问话。

    苏小少爷望着沈老夫人,小脸上前所未有的认真,“祖母,我爹真的真的真的是您亲生儿子吗?”

    “都问好几遍了,”沈小少爷道。

    “我不敢相信啊,”苏小少爷道。

    “为什么不敢相信?”沈老夫人慈蔼道。

    “我爹的性子和大伯父还有三叔一点都不一样,也不像祖父,他是不是捡来的?”苏小少爷小声问道。

    苏小少爷一脸您和我说实话,我不告诉我爹的神情。

    沈老夫人忍俊不禁。

    的确。

    东乡侯的性子和沈大老爷、沈三老爷都不同。

    提到这事,沈老夫人就觉得愧疚,同时又很欣慰。

    沈大老爷比东乡侯年长三岁。

    沈老夫人生东乡侯的时候,沈大老爷正在启蒙,冀北侯忙于政事,还要管着嫡长子,无暇管东乡侯。

    偏偏东乡侯出生没多久,沈老夫人又怀了沈三老爷,吃什么吐什么,只能把他交给奶娘照顾。

    而且沈三老爷早产了大半个月,出生时身体孱弱,沈老夫人怕他养不活,更是照顾的细心周到。

    就这样,冀北侯顾不到,沈老夫人顾不上,疏于管教,东乡侯就越长大越调皮了。

    等冀北侯和沈老夫人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性子养成,没那么容易改。

    冀北侯是打算把儿子顽劣性子给掰正的,可管了还没半个月,边关起战火,一去便是两年。

    沈老夫人哪里管的了东乡侯。

    从小上蹿下跳,东乡侯的身体素质远比中规中矩养大的沈大老爷好,沈三老爷就更不必说了。

    不论是学文还是学武,东乡侯都比他们两强。

    但他最强的还是惹祸。

    冀北侯不在,东乡侯闯祸,沈老夫人登门赔罪,回来罚他跪祠堂,自己则哭。

    几次之后,东乡侯就不敢了。

    不是不敢闯祸,而是不敢闯祸之后捅给沈老夫人知道。

    打了,还不许告状,否则下次揍的更狠。

    东乡侯在外面打架的事,下人被警告过,不敢告诉沈老夫人。

    沈老夫人还以为自己的儿子痛改前非,变的很乖了。

    等冀北侯从边关回来,东乡侯已经成为京都一霸了。

    ……

    看着苏小少爷好奇的眸光,沈老夫人实在难以启齿。

    她总不能告诉他——

    他爹和他大伯父、三叔性子天差地别是因为没管好的缘故吧?

    没管好倒比精心教养的还要聪慧有毅力,这是当着孙儿的面打自己的脸。

    沈老夫人给苏小少爷说“龙生九子”的故事。

    九皇子和沈小少爷听的津津有味。

    苏小少爷有点心不在焉。

    刚说完,东乡侯和唐氏就走了进来。

    九皇子和沈小少爷盯着东乡侯看,然后又看苏小少爷的脸。

    来回好几次。

    苏小少爷憋不住,小声道,“看清楚没有,我跟我爹长的像吗?”

    九皇子欲言又止。

    “说实话,”苏小少爷急道。

    “不大像,”九皇子小声道。

    苏小少爷一颗心啪嗒掉进谷底。

    两只眼睛红了起来。

    完了。

    他可能也不是亲生的。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