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冀北侯骑在马背上,盯了半天,也没被发现。

    直到——

    苏小少爷和九皇子闹掰。

    九皇子气的转身走。

    可是走了几步,发现苏小少爷没拉他。

    他回头看了一眼。

    苏小少爷站在买玉簪。

    卖玉簪的小摊贩看着他道,“小少爷买玉簪做什么?”

    “给我娘,”苏小少爷道。

    苏小少爷挑来挑去。

    九皇子气呼呼的,想过去拉不下脸,不去吧,自己又不敢一个人乱跑。

    苏小少爷就是被人打晕了送进宫,差点真成小公公了啊。

    福公公说了,这世上有东乡侯府运气好的不多见。

    他难保有他那么好运气。

    只是就这么回去,肯定会被讥笑。

    两个人一起,冀北侯都不放心,何况两人还闹掰了。

    他骑马走过去,从马背上下来,问道,“九皇子这是怎么了?”

    九皇子有点懵。

    他指着自己道,“认识我?”

    “在宫里见过,自然认得,”冀北侯笑道。

    他看向苏小少爷道,“怎么和阳儿闹掰了?”

    阳儿?

    九皇子愣了愣。

    不但认识他,还认得苏阳?

    看他慈蔼模样,九皇子恍惚记得苏小少爷提过。

    “是冀北侯?”九皇子道。

    冀北侯点点头。

    九皇子就放心了,他看了苏阳一眼道,“他说别人是目不识丁,我是目不识钱。”

    刚刚买东西,他把十两银子错当成五两付给小摊贩。

    苏小少爷鄙视了他一句。

    九皇子小脸上挂不住。

    当然——

    九皇子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

    实在是苏小少爷说他好几句了。

    九皇子年纪不大,再加上第一次出宫,对钱的购买力根本不了解。

    买一串糖葫芦,他直接把一百两银票给人家了。

    给完他就走。

    没想过还要找钱这回事。

    而且小摊贩也找不开。

    苏小少爷说他是他见过的最大的败家子。

    九皇子不认识钱,但败家子他懂啊。

    一而再弄错,苏小少爷说话又直来直往,九皇子挂不住脸,就闹掰了。

    当然,还要一点点的羞愧。

    他比苏小少爷还年长几个月,人家以前是小土匪,他是皇子。

    他知道的还不如人家多,他怕别人知道了背后笑话他。

    冀北侯哭笑不得。

    苏小少爷挑了半天玉簪也没见到九皇子过来,有点不放心。

    人是他带出来的,他得保证人家的安全。

    他不能把皇上的儿子给弄丢了。

    青云山的人做事是要有始有终的。

    他瞥头看一眼,就看到了冀北侯。

    他把玉簪放下来,高兴的跑过来。

    嗯。

    跑了没几步,脖子上挂的东西就往下掉了。

    他弯腰捡起来,快步走过来。

    “沈爷爷!”他喊道。

    苏小少爷的嘴是特别甜的。

    冀北侯通体舒坦。

    苏小少爷望着他,问道,“也是来逛街的吗?”

    冀北侯看着他,道,“们怎么溜出宫了?”

    皇上不可能让九皇子跟苏小少爷出来逛街的。

    若是同意,不可能不派人在后面跟着。

    苏小少爷道,“不是溜的,我们是大摇大摆的从宫门出来的。”

    九皇子寝殿的宫女太监吃坏了肚子后,他再去御膳房拿鸡,御厨们不给他了。

    就是他把玉佩拿出来,御厨也不搭理他了。

    苏小少爷没辄,只能另外想办法出宫。

    他放弃了叫花鸡,直接烧皇宫的城墙。

    嗯。

    火一烧起来,就把侍卫引了过来。

    侍卫不许他们烧墙,如果他们执意要这么做,他们只能去请示皇上,否则一旦出了什么事,他们担待不起。

    宫里规矩多,苏小少爷是知道的。

    他更知道宫里和东乡侯府不同,不是一人做事一人当。

    像九皇子犯错,因为他年纪小,所以杖责宫女太监。

    苏小少爷有就没为难他们了。

    嗯。

    他这么好说话,是因为他发现宫墙比东乡侯府的厚多了,烧起来不容易。

    只是不烧宫墙,他想不到别的办法出宫。

    在宫门口晃荡来晃荡去,最后他拿玉佩试了试。

    很好。

    很管用。

    不只是他,连九皇子都能带出来。

    他让守门护卫不告诉皇上,他们都不敢不答应。

    然后——

    苏小少爷就带着九皇子出了宫。

    他们出来小半个时辰了,玩的很开心。

    尤其是九皇子。

    不过遇到冀北侯,他们玩的就更开心了。

    自己买东西还要拎,东西太多拿着不方便,冀北侯帮他们拿。

    而且苏小少爷被打晕过一回,有点怕再被人盯上。

    现在多了冀北侯跟着,就可以无所顾忌了。

    玩玩玩。

    买买买。

    只是苏小少爷和九皇子开心了,冀北侯是一脸黑线。

    好歹他也是一侯爷。

    而且年纪不小,有五十好几了。

    脖子上挂着葫芦,背上两风筝,手里拎着苏小少爷没吃完的糖人,回头率不要太高。

    别人也就罢了,冀北侯府沈大老爷和沈三老爷去找冀北侯。

    发现他没去衙门,准备去宫里问问。

    路过闹街的时候,就看到冀北侯拿了一堆东西的样子。

    真的。

    两位沈老爷的眼珠子没差点掉下来。

    看了好半天,才确定那真是他们的爹。

    他们向来严肃的爹,居然会跟在两小屁孩后面拎东西……

    要是他们的儿子也就罢了。

    可一个是皇上的儿子,一个是东乡侯的儿子啊。

    两人走过去,就听到九皇子在感慨,“有钱真好,什么都能买。”

    “也不是什么都能买的,但有钱能买到许多的东西,”苏小少爷道。

    “我爹说,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

    “世上的事八九成都和钱有关。”

    说着,苏小少爷望天惆怅。

    “但凡用钱就能解决的问题我都解决不了。”

    沈大老爷咳嗽一声。

    冀北侯回头就看到他,道,“们来的正好,把九皇子送回宫。”

    九皇子小脸上的喜悦散去,看着苏阳道,“那他呢?”

    “别送我回东乡侯府,我不回去,”苏小少爷叫道。

    说着,他望着冀北侯道,“要不,我再去冀北侯府住几天?”

    “我也去!”九皇子道。

    冀北侯一个头两个大。

    没见过这么不喜欢回家的孩子。

    别人家的孩子不都怕离开爹娘身边,住不惯别人家吗?

    东乡侯是怎么教儿子的。

    两小人望着冀北侯,冀北侯心软了。

    他望着沈大老爷道,“去跟皇上说一声,我留九皇子在冀北侯府小住几日。”

    沈大老爷头疼。

    没有他爹这么宠别人家的儿子的了。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