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苏锦把谢景宸的书房霸占了。

    谢景宸只好在内屋看书。

    一本书翻完,他去了书房。

    见他来,苏锦趴在书桌上,不让他看她在画什么。

    那明显避开的眼神,谢景宸脸色郁郁。

    藏着掖着。

    有什么他不能看的?

    他走过去,脸就红了。

    苏锦扑在桌子上,却忘了有一张纸被风吹到了地上,杏儿去了后院竹屋,她没有捡起来。

    谢景宸瞥了一眼,望向苏锦的眼神有点复杂。

    苏锦脸颊微红,道,“那是什么眼神?”

    “我只是没想到还有这种癖好,”谢景宸道。

    “我什么癖好?!”苏锦磨牙问道。

    “画春、宫图。”

    “……。”

    苏锦的爆脾气。

    她瞪着谢景宸道,“我这是衣服,是衣服!”

    “见过春、宫、图长这样吗?!”苏锦气的耳根都飘红。

    “……。”

    “没见过。”

    “知道就好!”

    苏锦扬眉吐气,然而只吐了一半。

    谢景宸弯腰将画纸捡起来,一本正经道,“没见过这样委婉的。”

    苏锦,“……!!!”

    苏锦一口气堵在胸口,好想把图纸呼他脸上。

    她为了让人更能理解这衣服,所以画了女子穿戴效果。

    他居然下定论说是春、宫图。

    气死她了!

    要不是她心疼自己一个时辰画出来的心血,早把画全撕毁了。

    “去去去!”

    “离我远点儿!”苏锦轰人道。

    谢景宸看着她脸上的墨迹,是刚刚扑在桌子上沾到的。

    苏锦见他不走,起身把他推了出去。

    风呼啸了一夜。

    但并未下雨。

    第二天,天灰蒙蒙的,不见一丝阳光。

    但苏锦的心情很好。

    暗卫一大清早睡不着,去大夫家探过,那老妇人是在那大夫家过夜的。

    喝了药,老妇人气色好了不少。

    药铺刚开门,买药的人不多。

    暗卫走进去,小伙计认得他,道,“是啊,还是没药吗?”

    “我找李大夫,”暗卫道。

    “先等着,我去后院喊他,”小伙计道。

    很快,李大夫就来了。

    他先看了看暗卫的脸色,而后眉头微蹙。

    这人气色红润,生龙活虎,不像有病的样子。

    “不知找我何事?”李大夫问道。

    “我家大少奶奶请去镇国公府一趟,”暗卫道。

    李大夫心微颤。

    小伙计已经把药箱子递给他了。

    李大夫便跟暗卫出门。

    苏锦在后院竹林旁喝茶,静候李大夫。

    远远的,杏儿看到李大夫走过来。

    “姑娘,李大夫来了,”她高兴道。

    对李大夫,杏儿极有好感。

    只是事不凑巧。

    李大夫还未近前,小丫鬟跑过来道,“大少奶奶,右相夫人带着女儿来向您道谢。”

    苏锦,“……。”

    怎么凑一块儿了。

    苏锦站起身来,望着李大夫道,“有劳李大夫等我会儿。”

    李大夫惶恐,“大少奶奶先忙。”

    苏锦带着杏儿去栖鹤堂。

    屋内。

    老夫人和南漳郡主正陪右相夫人说话。

    “是我国公府管教无方,险些败坏周姑娘的名声,右相夫人还来道谢,羞煞我镇国公府了,”老夫人道。

    “这只是个误会,若不是大少奶奶出手相救,我这会儿只怕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右相夫人道。

    “右相夫人言重了。”

    右相夫人摇头,“我说的是真心话。”

    若不是谢大少爷去右相府退亲,解释误会。

    丫鬟怎么会那么凑巧知道她女儿落水的真正原因?

    二房包藏祸心。

    一计不成,难保不会再施一计。

    她女儿不会次次都能有贵人相助,昨儿事情闹大,狠狠的教训了二房,也算是一劳永逸了。

    苏锦走进去。

    周大姑娘和丫鬟眸光围着苏锦的脸打转。

    “真是大少奶奶,”丫鬟唏嘘道。

    苏锦上前,福身道,“见过右相夫人。”

    “不敢当,”右相夫人忙道。

    她望着女儿道,“快向镇国公府大少奶奶道谢。”

    周大姑娘福身给苏锦见礼。

    苏锦扶起她,惭愧道,“我这个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恶名在外,走到哪儿,都叫人害怕。”

    “不得已,只好男装示人,倒连累周姑娘清瘦了不少。”

    二太太笑道,“一场误会,解释清楚就没事了。”

    “二太太说的是,”右相夫人笑道。

    老夫人望着苏锦道,“听丫鬟说,沉香轩请了大夫进府,宸儿身体不适?”

    苏锦道,“相公没事,那大夫是昨儿给我诊脉的,今儿来复诊。”

    “身子没事了吧?”老夫人关心道。

    “让老夫人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苏锦道。

    右相夫人打量苏锦,越看越觉得苏锦温婉顺眼,招人喜欢。

    右相夫人,“……。”

    是她眼睛出毛病了吗?

    老夫人望着谢锦绣道,“陪周大姑娘去花园逛逛。”

    苏锦和她们年纪相仿,也一起去了。

    花园内,花团锦簇,彩蝶翩翩。

    谢锦绣陪周大姑娘闲聊。

    周大姑娘更觉得苏锦有趣些。

    或许因为救过她一命的缘故,她觉得苏锦并不像街头巷尾传闻的那般凶悍。

    行为举止和一般大家闺秀差不多。

    虽然她救人的举动轻薄了些。

    虽然她进了百花楼。

    但镇国公府都知道她进了百花楼,她还能安然无恙没有受罚,这是她的本事。

    还有东乡侯府,外界都传闻东乡侯凶残霸道。

    但皇上信任他。

    南安王他们把儿子送进东乡侯府接受训练。

    南安郡王他们愿意为她马首是瞻,甚至不惜和崇国公府公然叫板。

    父亲说他们四个是烈马难驯,东乡侯父子则是驯马高手。

    右相口中的东乡侯府,周姑娘充满了好奇。

    谢锦绣去扑蝶了,周大姑娘望着苏锦道,“我能不能向大少奶奶请教下,前儿救我的方法?”

    苏锦笑道,“这有何不可?”

    “去那边凉亭说,”她道。

    两人去了凉亭。

    苏锦说的很详细,周大姑娘听得不是很懂,但她都用心记下了。

    谁也不会想到周静漪的一时好奇,在不久的将来会救一条命。

    歇了一早上的风,又呼呼的刮起来,叫人心疼那些娇艳花朵能否经受的住狂风暴雨的摧残。

    一丫鬟跑过来道,“大少奶奶,右相夫人怕下雨,要回府了。”

    周大姑娘忙起了身。

    苏锦要送她,周大姑娘道,“大少奶奶留步,外头风大,有丫鬟带路就成了。”

    苏锦正好有事,便道,“那我便不送了,改日咱们一起搓麻将。”

    周大姑娘连连点头。

    苏锦和杏儿回了沉香轩。

    刚进后院跨门,天上便掉雨滴下来。

    苏锦和杏儿是跑着进竹屋的。

    李大夫看着她们在雨中狂奔。

    他嘴角抽了下,忙侧过脸,端茶轻啜。

    谢景宸脸黑成锅底。

    更叫他生气的还在后面。

    回廊上,苏锦抖了抖裙摆,拿帕子擦着脸上的雨水。

    绣花鞋湿透了。

    她蹬了下来。

    谢景宸,“……!!!”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