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小厮出去,并把门带上。

    屋内安静下来,只余下开了一半的窗柩。

    风吹进来,烛火摇曳。

    苏小少爷盘腿坐在木板床上,盯着地上四盘子仙人掌,恨不得将他们瞪成灰飞。

    本来没它们什么事,就因为他反抗了下,结果不止要绑着,还得自己动手绑,还多了八盆仙人掌。

    就这样!

    他爹还说是在尊重他的选择。

    苏小少爷眼角有泪花在闪烁。

    想想大哥也是这么过来的,苏小少爷擦掉眼角,撸起袖子就开始忙了。

    什么都不做,晚上一准会被仙人掌扎醒。

    苏小少爷看了看绳子。

    很结实,也很长。

    但不够用。

    不过没关系,他屋子里就有绳子,还有刀。

    苏小少爷点了两根蜡烛,屋子里登时亮堂了许多。

    屋外小厮藏在树上盯梢,看着他忙活。

    从开始的惊讶到惊艳,再到嘴角抽抽——

    不愧是侯爷亲生的。

    眼睛一眨就是一个主意。

    苏小少爷摇了摇床,床吱嘎作响。

    床板搭在长凳上的,能指望它有多结实。

    他拿了锤子和钉子来,几下之后,就把床板和板凳订了起来。

    又拿绳子穿过悬梁,和被单打结。

    绳子之间穿起来,免得自己从一旁漏下去。

    远远看去,就是用绳子和被单织了张大鱼网,他就是那条鱼。

    在床上滚来滚去,确保不会掉下来。

    苏小少爷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脚丫子露在外面。

    透过脚丫子看着那些仙人掌,苏小少爷内心还有点发憷,万一从头和脚边掉下去了怎么办?

    继续绑。

    等大功告成了,苏小少爷也累的不轻了。

    小厮都佩服他能忙这么半天。

    他还不到七岁啊。

    只见他爬下床,拿自己的旧衣服把仙人掌盖上。

    小厮,“……。”

    不能把仙人掌搬走,没说不能盖上啊。

    多一层绸缎,就是不小心撞上去了,伤害也能轻不少。

    苏小少爷满意的拍拍手,给自己盖上被子,沉沉睡去。

    小厮觉得他没有必要盯着了,除非小少爷能把绳子踢断,否则绝不会摔下床。

    书房内,东乡侯在看书。

    小厮跳窗户进去,唤道,“侯爷。”

    东乡侯望着他,“怎么回来了?”

    “小少爷不需要我看着了,”小厮回道。

    “嗯?”

    “他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小厮道。

    东乡侯把书放下,去看了看。

    “不错,把他扔大街上,他应该也能顽强的活下去了,”东乡侯一脸满意。

    “下去休息吧。”

    小厮退下。

    东乡侯从窗户进了屋,搬了个小几在床边,摆上茶壶和茶盏。

    嗯。

    还有夜壶。

    他小坐了会儿,走之前将屋子里灯灭了两盏。

    半夜苏小少爷醒来,就发现夜壶在床边地上,把他给感动坏了。

    尿完,又喝了半杯水,继续睡。

    ……

    转眼,两天过去了。

    这一日,碧空如洗,白云朵朵。

    一大清早,三太太就红着眼睛去了栖鹤堂。

    老夫人跪在蒲团前,诵经祈福。

    三太太走进去,王妈妈唤道,“三太太。”

    老夫人手中的佛珠停下,红袖扶她起来。

    老夫人起身就看到三太太红肿的眼睛。

    “老三又没去上早朝?”老夫人的声音都在颤抖。

    “别说早朝了,老爷都几天没出屋子了,丫鬟送的饭菜他也没吃几口,”三太太哭道。

    “这才几天,人已经消瘦了一圈了!”

    老夫人眸底闪过一抹哀痛。

    王妈妈心底叹息。

    也不知道是谁走漏的风声,把三老爷不举的事传了出去。

    男人都好面子,这样的事叫他怎么承受的住?

    这病要治不好,三老爷怎么抬的起头做人。

    三太太越想越伤心,要是三老爷治不好了,那她岂不是要一辈子守活寡了?

    要是没人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的人那么多,她还怎么出去见人?!

    “都是他们给害的!”三太太恨的咬牙切齿。

    老夫人手中佛珠攒紧,恨不得将佛珠捏碎。

    王妈妈道,“再请大夫医治吧,总能治好的。”

    “还请什么大夫?!”

    “京都但凡有点名声的大夫都请过来,这几日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的药,一点用都没有!”三太太哭的泪眼婆娑。

    王妈妈叹息。

    为什么要和大少奶奶作对呢?

    这么久了,和大少奶奶作对的有谁占过上风?

    不过是坑人坑己罢了。

    老夫人咬了牙道,“东乡侯府的大夫来过没有?”

    三太太没说话。

    老夫人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她家老爷就是东乡侯府的药丸给害成这样的!

    被害的这么惨,想出口恶气都不知道怎么出。

    药是南漳郡主假借大少奶奶的名义去东乡侯府要的,别说只是不举,就是死了,背后也不知道多少人笑他们活该。

    她就不明白了。

    南漳郡主把三老爷给害成了这样,老夫人还不许她去找南漳郡主算账。

    她是镇国公府老夫人!

    南漳郡主只是她儿媳妇,一个孝字就能压的她抬不起头来!

    “让历儿去求大少爷,”老夫人闭眸道。

    三太太拳头攒紧。

    她舍不得儿子低三下四的去求人。

    沉香轩。

    老夫人身体不适,免了请早安。

    吃过早饭后,苏锦闲来无事就在后院溜达。

    竹屋内,谢景宸在看书。

    小丫鬟踩着台阶进去,道,“大少爷,三少爷找您。”

    谢景宸眉头微皱。

    他和府里的少爷关系并不熟,怎么突然来找他?

    后院肯定是不会让谢景历进来的。

    谢景宸去了书房。

    谢景历走进去。

    谢景宸望着他,道,“三弟找我有事?”

    谢景历二话没说,直接跪下了。

    谢景宸忙站了起来。

    “大哥,我求帮帮我爹,”谢景历求道。

    谢景宸去扶他。

    “不是我不帮,实在是无能为力,”他为难道。

    谢景历望着他,“东乡侯府大夫医术超群,请大哥帮忙请回府。”

    谢景宸眉头一皱。

    让他找苏锦帮三老爷治病,这怎么能行?

    别的事,谢景宸能答应,唯独这件事不行。

    可他不答应,谢景历就不起来。

    后门外。

    杏儿贴着门,望着苏锦道,“他在逼姑爷。”

    看来她不出马是不行了。

    算了。

    看在谢景宸为难,外加钱的份上帮三老爷一把吧。

    苏锦吩咐杏儿几句。

    杏儿飞快的回了竹屋,拿了一药瓶,然后从跨院回书房。

    砰砰敲门。

    “姑爷,”杏儿唤道。

    “进来。”

    杏儿推门进去,把手里的药瓶递上,“这是侯府差人送来的药,说是姑爷之前要的。”

    谢景宸眉头微蹙。

    他什么时候要药了?

    他伸手接过。

    杏儿道,“姑爷,我家姑娘说了,亲夫妻明算账。”

    “两千两银子,姑爷别忘了给啊。”

    谢景宸,“……。”

    杏儿退了出去,并把门带上。

    谢景宸盯着手中的药瓶看了几眼,随后给谢景历,“拿去给三叔服下。”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