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是三老爷的隐秘,本不该南漳郡主听的。

    可三老爷会这么倒霉,都是拜南漳郡主所赐。

    她要为这事付大半的责任!

    至于另外一小半自然归苏锦和东乡侯府了。

    三太太哭的泪眼模糊。

    老夫人捏着佛珠的手都在颤抖。

    “太医呢?”

    “看过太医没有?!”老夫人急道。

    问完了,才反应过来已经看过太医了。

    又问道,“太医是怎么说的?!”

    三太太只哭,没有回话。

    这样的事,是能瞒尽量瞒,要不是太医医治不好,三太太怎么会来找老夫人?

    “太医说他治不了,”三太太抽泣道。

    治不好……

    这三个字在老夫人脑海中炸开。

    她的脸瞬间苍白如纸。

    治不好,那三老爷这辈子岂不是毁了?!

    老夫人猛然望向南漳郡主,眼底迸发出来的寒意,南漳郡主背脊蹿过一阵寒流。

    “又……。”

    “又不是我害的!”她的声音在颤抖。

    就算她说她是一片好心。

    把三老爷害的不举,她也推卸不了责任。

    三太太冷看着南漳郡主道,“不是害的?是谁害的?!”

    “那春、药是自己从东乡侯府蹦到我家老爷手里来的吗?!”三太太骂道。

    “要了止泻药来,和大姑娘吃了没事,其他人都倒霉了!”

    “还有我,至今都没查出来吃的到底是什么药!”三太太眼眶通红。

    知道吃的是什么,还放心些。

    吃进去的都不知道是什么,才是最叫人害怕的。

    老夫人望着南漳郡主道,“这事因而起,要给我摆平了!”

    南漳郡主脸色一僵。

    “我怎么摆平?”她咬牙道。

    三太太望着她道,“去东乡侯府,帮我问清楚我吃进肚子里的到底是什么药,再找大夫来治好我们老爷!”

    这个要求不过分,就是太伤脸面了。

    要南漳郡主去东乡侯府,这不是要她登门为假借苏锦名义拿止泻药的事赔礼认错吗?

    东乡侯府可不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的人!

    这事一定会闹的人尽皆知!

    那时候,她南漳郡主颜面何存?!

    虽然她理直气壮,可皇后那里……

    南漳郡主冷着脸没有说话,她就不信老夫人敢硬逼她去。

    老夫人看了南漳郡主一眼,吩咐王妈妈道,“去把大少爷给我叫来。”

    王妈妈有点懵。

    事情和大少爷无关,怎么叫大少爷来?

    不过大少爷比大少奶奶好说话些是肯定的。

    沉香轩,后院。

    竹屋内,谢景宸正在看账册。

    苏锦迈步走进去。

    还未说话。

    丫鬟踩着台阶跑进来,道,“大少爷,老夫人让您去栖鹤堂一趟。”

    谢景宸眉头微拧。

    他把账册合上,起身站起来。

    他迈步出门,结果苏锦坐下了。

    他回头道,“不一起去?”

    “我刚从栖鹤堂回来,没力气跑了,”苏锦给自己倒茶喝。

    虽然不想去,但苏锦还是有点好奇老夫人找谢景宸去做什么。

    谢景宸走后,杏儿望着苏锦道,“老夫人不会是让姑爷训姑娘吧?”

    “可能吗?”苏锦哂笑。

    “……。”

    姑爷训斥姑娘不大可能。

    但老夫人要姑爷这么做完全可能啊。

    这些人真是讨厌。

    这不是为难姑爷吗?

    到时候没得连累姑爷挨姑娘一顿骂。

    栖鹤堂,正堂。

    谢景宸走进去,就觉得事情不寻常。

    三太太在垂泪。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老夫人手中佛珠拨弄的飞快,脸上是压抑的怒气。

    除了王妈妈,没有下人在,足见找他来说的事情不欲外人知。

    谢景宸走上前,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找我来是?”谢景宸问道。

    老夫人深呼一口气,道,“南漳郡主借大少奶奶的名义去东乡侯府讨了几颗止泻药的事,知不知道?”

    谢景宸有点惊讶。

    竟是为了这事。

    苏锦没主动捅出来,老夫人怎么主动提了?

    难道三太太中毒了?

    “既然母亲知道错了,该去东乡侯府认错,”谢景宸道。

    南漳郡主脸气成了猪肝色。

    谁要认错了?!

    老夫人望着他,“这事是母亲做的不对,我会严惩。”

    谢景宸没说话。

    她要严惩的人就坐在那里,一脸愤怒。

    这种光打雷不下雨的话,他不信。

    上回南漳郡主在檀香里下药,受害的还是老夫人,最后也不过是把绣房管家权交了出来,草草了事。

    谢景宸油盐不进的脸,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

    她开门见山道,“三婶至今都不知道吃进肚子里的是什么药,三叔他……。”

    “三叔怎么了?”谢景宸问道。

    “他……不举了,”老夫人吐字艰难。

    谢景宸,“……。”

    吃的不是春、药吗?

    怎么会不举?

    “三叔的遭遇我很同情,但我帮不了他,”谢景宸道。

    “就不能帮帮三叔吗?”三太太哭道。

    “不是我不愿意帮,在东乡侯府,我说话不管用,”谢景宸一脸爱莫能助。

    他望着老夫人道,“还是找苏锦来吧。”

    “三叔的事,怎么好和媳妇说?”老夫人不虞道。

    “……。”

    谢景宸沉默了。

    别说老夫人开不了口,他也一样。

    老夫人知道谢景宸要的只是一个态度。

    然后——

    她就开始罚南漳郡主了。

    从抄家规到禁足,再到罚跪,从罚三个时辰到六个时辰……

    谢景宸就一句话:这事我说了不算。

    最后老夫人罚南漳郡主跪一天一夜,谢景宸才淡漠道,“我会尽量说服她的。”

    沉香轩,竹屋。

    苏锦坐在谢景宸的位置上翻账册。

    一边啃着果子。

    杏儿在屋外,见谢景宸过来,她喊道,“姑娘,姑爷回来了。”

    谢景宸走进来。

    苏锦望着他。

    “老夫人找去说什么了?”她按捺不住好奇道。

    谢景宸头疼。

    “老夫人想知道东乡侯府给南漳郡主的都是些什么药,”谢景宸道。

    “……。”

    “就这事?”苏锦有点失望。

    “……。”

    “为了这事,老夫人罚南漳郡主跪一天一夜,”谢景宸道。

    苏锦把脸上的失望之色收了。

    转而一脸震惊。

    这事太出乎她意料了!

    “老夫人居然罚南漳郡主了,莫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苏锦不敢置信道。

    谢景宸坐下来。

    苏锦走过去,问道,“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没说?”

    “没有,”谢景宸道。

    “真的没有?”苏锦追问道。

    “该知道的,我都说了,”谢景宸道。

    “那不该我知道的是什么?”苏锦更好奇了。

    谢景宸,“……。”

    心好累。

    “我去东乡侯府一趟,”他起身道。

    苏锦抓住他的袖子,道,“急什么啊。”

    谢景宸望着她。

    苏锦朝屋外喊,“杏儿。”

    杏儿跑进来。

    “姑娘,叫我?”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