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她缝的线,她来拆,理所应当。

    这蠢公主就不知道动脑子想想,周院正就在一旁站着,要不是非她不可,周院正身为太医院之首,能袖手旁观吗?

    她爹是天子。

    她爹的身体叫龙体。

    一人之身,系天下安危。

    是随便谁都能碰的吗?

    只顾着和她赌气,硬生生的让自己个的亲爹白疼了一遭。

    不过她倒是公平的很。

    坑完了爹之后,紧接着坑娘。

    苏锦不知道,她顺序弄错了,寿宁公主是坑娘之后再坑爹的。

    丢下一句,苏锦就帮皇上拆线了。

    可怜皇上挨了一掌晕过去,不好开口再晕一回了。

    偏谢景宸又没眼色再补一掌。

    嗯。

    他不是没眼色,他是故意的。

    不让皇上多疼疼,他就不知道寿宁公主有多能逞强。

    周院正站在一旁,都快站成柱子了。

    看着寿宁公主怒气冲冲的离开,周院正不知道说什么好。

    寿宁公主是皇后所出嫡公主,娇生惯养,众星捧月,颇受太后疼爱,在宫里没人敢惹。

    顺遂了十五年,没想到碰到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就开始接连吃瘪。

    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苏锦轻手轻脚帮皇上把线拆掉。

    还剩最后一根的时候,太后来了。

    在皇宫里,太后是皇后的靠山。

    皇后搞不定的时候,太后就会出马。

    皇后怪苏锦给皇上拆线。

    太后升级了——

    她怪苏锦给皇上缝线。

    当然了,就缝线这样的操作,连周院正一时间都接受不了,何况是太后她们。

    但线都要拆掉了,现在再来追究是不是太晚了?

    太后走过来,福公公给太后请安。

    “见过太后。”

    皇后被对着太后,压抑着怒气道,“有什么话等拆完线再说。”

    简简单单的拆线,一再的起波折,皇上已经忍无可忍了。

    苏锦麻溜的把最后的线拆掉,再拿药膏帮皇上涂上,继续裹上绸缎。

    苏锦做好她该做的部分,福公公伺候皇上穿好亵衣。

    皇上转身看着太后道,“太后怎么来了?”

    太后蹙眉道,“哀家刚刚才知道皇上后背上的伤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帮着包扎的,莫非她所谓的又救了皇上一命,就是因为帮皇上把伤口缝了起来?”

    太后眼神凌厉,气势咄咄逼人。

    苏锦觉得太后是日子过得太无聊了。

    皇上又不是傻子。

    她做的事能不能称之为救命,皇上心里还能不清楚,需要她来提醒?

    苏锦没说话。

    皇上望着太后道,“太后怒气冲冲的赶来,到底想说什么?”

    “哀家希望皇上能爱惜点自己的身子,不要任人胡作非为!”太后脸色不善。

    “……。”

    苏锦对号入座了。

    太后明摆着是在怪皇上太宠着她了。

    她给皇上缝针那是缝着玩的。

    拜托!

    她没有那么凶残的癖好好吗!

    外面,一小公公走进来,道,“皇上,冀北侯回京了,就在殿外。”

    总算有件让皇上高兴的事了。

    “快请他进来,”皇上道。

    福公公亲自出去请冀北侯。

    要知道福公公肩膀上还有伤,虽然也好差不多了,但他是皇上身边的红人。

    皇上说请冀北侯,福公公亲自去请,足见冀北侯在皇上心目中的分量了。

    冀北侯走进来,给皇上请安。

    “免礼,”皇上道。

    “谢皇上。”

    冀北侯直起身子。

    皇上问道,“边关情况如何?”

    冀北侯望着皇上,道,“皇上放心,边关有镇国公和谢大将军镇守,皇上可高枕无忧,何况现在多了一支飞虎军相助,更是如虎添翼。”

    “这场战打不了多久,漠北就会投降求和。”

    冀北侯自信十足。

    但皇上眉头皱了起来。

    东乡侯把自己的土匪军取名叫飞虎军也就罢了。

    冀北侯怎么也跟着这么叫?

    “老侯爷不反对东乡侯的苏家军叫飞虎军?”皇上问道。

    冀北侯笑了一声,道,“臣反对也没有用,边关已经这么叫开了,飞虎军骁勇善战,不止臣,连镇国公都折服。”

    “臣在边关待那么久,飞虎军还没打过败仗。”

    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皇上不会信。

    可冀北侯说的,皇上不得不信。

    东乡侯手底下那群霸道不讲理的土匪军竟有这等本事?

    而且最重要的是——

    东乡侯人在京都。

    他并没有带兵打仗。

    都说群龙无首,犹如一盘散沙,怎么会?

    “东乡侯离开边关之前,飞虎军帮着把丢失的城池夺了回来,他没向皇上讨赏?”冀北侯笑道。

    皇上,“……。”

    皇上望向苏锦。

    苏锦没说话。

    因为她并不知道啊。

    杏儿见皇上一直望着,自家姑娘又不说话,她就着急了,憋不住道,“皇上,别急,我家侯爷肯定是想攒一个大功劳再一起讨赏。”

    皇上,“……。”

    苏锦,“……。”

    皇上一脸黑线。

    听这土匪小丫鬟的话,好像他巴不得东乡侯赶紧讨赏似的。

    苏锦他们没走。

    太后就坐在一旁喝茶。

    虽然后宫不得干政,但边关的捷报听听无妨。

    冀北侯把他知道的边关之事一五一十的禀告皇上,言语间对飞虎军多有赞美,当然夸赞的更多的还是东乡侯和苏锦,还有谢景宸。

    因为他们送的家书和药,东乡侯才快马加鞭赶到军营,救了谢大将军一命。

    而且被救的还不止谢大将军,还有无数的将士。

    苏锦的金疮药效果极好,尤其是包扎的方式令人叹为观止。

    这里要划重点了。

    苏锦知道边关打仗有多凶残,那是刀兵相见,血肉相搏,止血药是最最最需要的。

    苏锦就把她知道的止血方法一并写了下来。

    其中一个就是缝合伤口。

    以前伤口太深,救不回来的人,用了这样的方法和苏锦的金疮药,活下来的几率多了七成。

    只是两张方子,少说也救了至少上千的将士。

    功劳之大——

    从太后铁青的脸色就足见一斑了。

    皇上也是个妙人,望着太后道,“皇后赏赐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出了纰漏,这会儿正在反省,朕还有朝务急于处理,就有劳太后替朕奖赏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了。”

    苏锦,“……。”

    谢景宸,“……。”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