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小厮们的脸被风吹白。

    一脸惊惧的望着苏锦。

    先前觉得温和可亲的笑容,这会儿只觉得后背渗的慌。

    南漳郡主让他们偷偷翻墙进后院查探究竟。

    他们小心翼翼的翻过栽满仙人掌的墙脚,进了竹屋。

    刚松了一口气,两眼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等再醒来,就看到了大少奶奶。

    从大少奶奶嫁进镇国公府起,谁惹她谁倒霉,他们没少在背后非议。

    没、想、到!

    现在轮到他们了!

    就这么小伙儿功夫,小厮已经脑补出自己十七八种惨死的下场了。

    寿宁公主招惹大少奶奶,那么一个身份尊贵的公主都是被抬出镇国公府的啊,何况是他们这些下人了。

    苏锦看着他们惨白的脸色,笑道,“看来是预料到自己的下场,做好心理准备了。”

    小厮们,“……。”

    丫鬟们,“……。”

    “们想怎么死?”杏儿问的很认真。

    “……。”

    “不说话吗?”

    “不说话,那我家姑娘就给们选一种凄惨无比的死法了,”杏儿道。

    “……。”

    小厮们身子骨都吓软了。

    他们爬起来,朝谢景宸磕头,“大少爷救命!”

    谢景宸浑身无力。

    没见过不急着审问,直接问人想怎么死的。

    “是谁指使们进后院的?”谢景宸审问道。

    “坦白招认,我留们一条活路。”

    小厮们飞快的看了苏锦一眼。

    显然是在质疑大少爷能不能做大少奶奶的主。

    苏锦瞥了他们道,“我没有闲工夫陪们耗,不招认的话就直接杖毙吧。”

    眸光轻轻一瞥。

    丫鬟婆子就赶紧去把板子和板子拿了来。

    拿公主和太后立的威,效果杠杠的。

    小厮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苏锦是在吓唬他们的。

    几个小厮看我一眼,我看一眼。

    活下去的渴望让他们把南漳郡主卖了。

    “是郡主让我们进后院看看有什么可疑之处的,”小厮招认道。

    “有什么可疑之处?”苏锦问道。

    “……。”

    那清冷眸光看的小厮背脊发寒。

    后院可疑之处太多了。

    大少奶奶的竹屋就是一药铺啊。

    虽然他们知道大少奶奶用青云山独有的秘方帮大少爷泡药浴,但也用不着建一座药铺在后院。

    他想说,但大少奶奶的眼神仿佛在说:敢吭一个字,们就别想活了。

    “没有!”

    “一点可疑之处都没有!”小厮声音高亢。

    为了活下去,拼了!

    杏儿,“……。”

    “那们又是怎么晕倒的?”杏儿问道。

    “我们是爬窗户进竹屋的时候,不小心踩到黄豆往前一栽,后脑勺磕地,撞晕的,”小厮回道。

    杏儿望了苏锦一眼。

    要不是她知道大少奶奶在竹屋里放了迷药,她都信了小厮的义正言辞了。

    “看好他们,我们去栖鹤堂,”苏锦道。

    她抬脚往前走。

    几步之后,吩咐杏儿道,“把请帖拿来。”

    杏儿跑回屋,把描金请帖拿出来。

    乖巧的跟在苏锦和谢景宸身后往前走。

    栖鹤堂,正堂。

    知道苏锦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南漳郡主在得知小厮坏事后,就来了栖鹤堂。

    二太太和三太太知道有热闹瞧,一直没走。

    小丫鬟跑进去道,“大少奶奶带着丫鬟来了!”

    “一起来的还有大少爷!”

    大姑娘偷溜进沉香轩后院,被仙人掌扎的那么惨,对那几个小厮,大少奶奶是绝对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不知道南漳郡主能不能保住那三个小厮。

    要是保不住,以后谁还敢帮她算计大少奶奶?

    南漳郡主坐在那里,脸色如常,但眼神冰冷如霜。

    苏锦走进来时,南漳郡主正在喝茶,脸色如常,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这等装傻充愣的本事,苏锦还是挺佩服的。

    她装傻,苏锦就爽直。

    请安之后,望着她,开门见山道,“母亲为何对沉香轩后院那么感兴趣?”

    南漳郡主眸光一沉道,“大少奶奶何出此言?”

    苏锦勾唇道,“今儿我回门,出门之前特意锁了后院,回来后竹屋内多了三个小厮,刚刚小厮已经招认是母亲指使他们闯入后院的。”

    南漳郡主把茶盏放下,道,“是我派他们进的后院。”

    先不当回事,接着又承认的爽快,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母亲为何要这么做?”苏锦问道。

    南漳郡主瞥了谢景宸一眼道,“有人问二少爷借兵书,那本兵书刚好在大少爷手里,院门锁了,丫鬟进不去,我让小厮翻墙进去拿。”

    让小厮进去拿?

    说的还真是云淡风轻。

    苏锦望向谢景宸,道,“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不问自取视为偷,”谢景宸道。

    南漳郡主脸色一青。

    她一个女土匪,靠打家劫舍过日子的也好意思说这句话?!

    偏偏这话是从谢景宸嘴里出来的。

    他说完全合适。

    一唱一和,当真配合的是天衣无缝!

    谢锦瑜气不过,瞪眼道,“谁偷东西了?!”

    “我娘让人拿的是父亲的兵书!”

    苏锦看着她,道,“兵书是大老爷的,二少爷要,母亲就派人去拿,相公就不能多在手里放几天吗?”

    谢锦瑜嗓子一噎。

    “我倒是好奇,这兵书二少爷是要借给谁,这么十万火急,都等不及相公回府,莫非是指着兵书救命?”

    如果关乎人命,事急从权,那苏锦无话可说。

    谢锦瑜还瞪着她。

    苏锦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做错了不认错,还怪她的。

    苏锦道,“大姑娘这么瞪着我,倒像是我做错了。”

    “如果镇国公府觉得母亲这么做没错的话,我也坚持自己没错,那少不得再多找几个人听听他们的意见。”

    “如果大家都站在母亲这边,是我错了的话,我给母亲赔礼道歉。”

    一股浓郁的威胁气息弥漫开。

    丫鬟们大气都不敢粗喘。

    今儿这事怎么说都是南漳郡主做的不对。

    大少奶奶是要南漳郡主给她赔礼道歉,否则就把这事捅出去。

    堂堂当家嫡母趁着儿媳妇回门,派小厮偷溜进后院……

    任谁听了,都怀疑是要偷东西。

    这么折名声的事——

    太丢人了!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