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因为她说谢景宸不会医术,去了也是白去,所以就干脆不让他去了?

    苏锦被杏儿的脑回路劈的外焦里嫩。

    谢景宸不去,她们两跑去边关救谢大老爷,别人会说她们脑子有病的。

    再者,军营重地,没有谢景宸带路,她们都进不去好么?

    苏锦正要说话,外面暗卫走进来道,“大少爷,皇上传召您进宫一趟。”

    谢景宸眉头微拧。

    他抬脚往外走。

    苏锦跟上。

    暗卫忙道,“大少奶奶,传话公公叮嘱让您别去。”

    苏锦,“……。”

    “这回又是谁不让我家姑娘进宫的?”杏儿小脸不快。

    “是皇上,”暗卫道。

    “……。”

    杏儿望着苏锦道,“皇上不让姑娘进宫了怎么办?”

    “就不去了呗,”苏锦不以为然。

    “姑娘不进宫,就没法讨好皇上,让皇上封姑娘做公主了啊,”杏儿道。

    “……。”

    暗卫默默的跟着谢景宸走了。

    大少奶奶和她的丫鬟讨好皇上的方式太别具一格了。

    讨好的皇上被马蜂蜇,御膳都降了七八个档次。

    皇上不是真怕了,不会特意叮嘱传话公公。

    苏锦是服了杏儿了。

    她爹东乡侯一句话,她就一直记着。

    她对封公主可没什么兴趣。

    谢景宸去了前院,传话公公见只有他一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小公公赶马车,谢景宸骑马进宫。

    御书房内。

    皇上在批阅奏折。

    谢景宸走进去,给皇上请安。

    皇上把奏折合上,示意福公公把护卫送进宫的信拿给谢景宸看。

    福公公把信递给谢景宸,笑道,“谢大少爷不必担心,大将军已经没事了。”

    谢景宸便知这信是报平安的,连忙接过。

    把信从头扫到尾,见信上盖着老国公的印章,谢景宸这才放下心来。

    但是他没料到救他爹的会是苏锦。

    当然,苏锦没有去边关,但她调制的解毒丸被东乡侯带去边关了。

    在去边关的路上,东乡侯得知谢大老爷受伤后,就丢了大部队,和冀北侯提前去了军营。

    苏锦和谢景宸送行时,准备了一大箱子的东西,东乡侯没看里面装了些什么,但是他知道里面有家书。

    谢大老爷中毒,东乡侯怕他凶多吉少,万一救不活,能在临死前,看到儿子的家书,也是一种欣慰。

    东乡侯便让人打开箱子,把家书拿出来,准备送去军营。

    这一看,发现是一箱子的药,瓶瓶罐罐,还有解毒丸。

    正好谢大老爷中毒了,本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念头,东乡侯把解毒丸带上,匆匆赶去军营。

    然后,那解毒丸就把谢大将军给救了。

    谢景宸看完信,又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父亲毒解了,这是好事,皇上直接让人去国公府传话就可以了,为什么传他进宫,把信给他看?

    皇上这是不希望这消息让镇国公府其他人知道?

    这事也没什么不能知道的吧?

    谢景宸想到了南漳郡主,再想到皇上对苏锦的宠爱。

    谢景宸望向皇上,问道,“皇上知道南漳郡主算计苏锦,结果自己倒霉的事了?”

    皇上,“……。”

    福公公,“……。”

    “还有人敢算计大少奶奶呢?”福公公佩服她们的胆量。

    “怎么回事?”皇上问道。

    看皇上和福公公的反应,谢景宸就知道他猜错了。

    但皇上问起来,他只能如实把发生在大佛寺的事说给皇上听。

    福公公听得是一头黑线。

    做人还是要识时务啊,像南漳郡主这样想不开的,注定要吃苦头。

    皇上则是龙颜震怒。

    崇国公早就知道谢大老爷中毒昏迷的消息,为了让南漳郡主算计苏锦,故意把消息扣下,到今天才让人送到他手里来。

    边关大事,在他崇国公眼里,还不及内宅争斗重要?!

    谢大将军在边关生死不知,南漳郡主不悲痛欲绝,还有心思算计苏锦?!

    这样的拎不清,把家国大事当成儿戏的态度,皇上气的双眸喷火,福公公连忙劝皇上息怒。

    更叫皇上生气的是,小公公进来道,“皇上,边关又有消息送来。”

    小公公都有点纳闷了。

    平常三五天也没有一点边关的消息,今儿一天送了三回来。

    这回不用看,都猜到那是什么信。

    皇上气的脸都紫了,福公公唤道,“皇上?”

    皇上刚要说把信呈上来,话到嘴边,他咽下了。

    他朝谢景宸摆手,“退下吧。”

    谢景宸告退。

    这边谢景宸出御书房,那边护卫把信送进御书房。

    密封好的信筒呈到皇上手里,皇上打开,就看到了一封一模一样的信。

    要是谢景宸没来这一趟,皇上气会消三分,毕竟崇国公把信扣下,不过一个时辰就把信送进宫了。

    现在知道南漳郡主在佛堂诵经祈福的事,这么快把信送来,分明是解南漳郡主之围。

    这信——

    崇国公不扣。

    皇上扣。

    沉香轩,后院。

    苏锦在凉亭边喂鱼。

    杏儿听到有脚步声,回头见是谢景宸,忙道,“姑娘,姑爷回来了。”

    苏锦回头,阳光打在她瓷白的脸上,漾出一层淡淡的光晕。

    那一瞬间,好像有什么击中了谢景宸的心,痒痒麻麻的。

    苏锦起身,笑道,“看气色好了许多,皇上找进宫说什么了?”

    谢景宸稳了稳心神,回道,“的解毒丸管用,岳父大人及时赶到军营,父亲已经没事了。”

    “我爹那么早就到边关了?”苏锦惊讶。

    信在路上要跑六七天。

    也就是六七天之前,她爹就到边关了,这速度也太快了些吧?

    苏锦不说,谢景宸都没反应过来。

    他爹在军营受伤的消息,岳父大人怎么会知道?

    一个认知浮上心头——

    军营里有东乡侯的眼线。

    苏锦坐下,给自己倒茶,道,“我还以为南漳郡主怎么也要在佛堂跪两天,没想到两个时辰都没有。”

    谢景宸轻笑一声。

    苏锦望着他,“笑什么?”

    “在手里栽跟头的人,没那么容易爬起来,”谢景宸笑道。

    “……。”

    镇国公府,佛堂。

    南漳郡主跪在蒲团上诵经祈福。

    和罚跪不同,祈福跪累了,可以坐下休息会儿。

    赵妈妈一脸笑容的走进去,道,“郡主,您快歇歇吧,老爷已经没事了。”

    南漳郡主猛然看向赵妈妈,抑制不住的喜悦,“消息属实?”

    赵妈妈连连点头道,“是真的,是崇国公告诉奴婢的,怕消息传开,大少奶奶不用诵经祈福,国公爷才把这消息扣了下来,这会儿消息已经送进宫了,很快您就不用跪了。”

    南漳郡主只觉得腿酸的厉害,赵妈妈扶她坐下。

    大老爷平安无事的消息一刻没传回来,她就得在佛堂待一刻。

    南漳郡主静静的等着。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

    南漳郡主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怎么回事,消息怎么还没传回来?”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