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苏锦不知道边关有多远,没有在意。

    在她眼里,当然越早回京越好了。

    谢景宸眉头狠狠皱了下。

    粮草送到边关就差不多要一个月了,不是真打算把粮草送到青云山就打道回京吧?

    谢景宸心中担忧。

    那边一男子骑马过来,下马道,“侯爷,该出发了,冀北侯在城门口等半天了。”

    “一把年纪了,做事还这么着急,”东乡侯无奈道。

    “行了,别让老侯爷等急了,们有话边走边说,”唐氏催道。

    “……。”

    别人上战场,都依依惜别的。

    到唐氏这里,却是催东乡侯快点走。

    这一家子,做事总和别人不同。

    东乡侯望向苏阳,苏阳红着眼眶道,“爹爹,我舍不得。”

    “就等这句话呢,跟我一起去边关吧,”东乡侯笑道。

    “……。”

    “不是吧,爹,我还小,经不起颠簸啊,”苏阳急道。

    “就皮糙肉厚的,马车颠簸坏了,都还好好的,”东乡侯拍苏阳的屁股道。

    “……。”

    东乡侯一把将苏阳抱上了马背,脚一蹬,便骑马往前。

    “娘!娘……!”

    苏阳的叫声渐行渐远。

    唐氏扶额。

    “头晕乎乎的,我回去补一觉,”唐氏揉着颈脖子道。

    “……。”

    “去送爹,逛逛街,正好回来吃午饭,娘烧最喜欢吃的菜,”唐氏对苏锦道。

    “……。”

    苏锦默默的坐上马车,谢景宸则骑马,追着东乡侯去了城门口。

    冀北侯骑在马背上,看着东乡侯姗姗来迟,一脸不快。

    但见他怀里抱着个半大少年,粉雕玉琢的,一双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怎么看怎么机灵。

    冀北侯心中一软,脸上的愠色化开几分。

    “这是犬子,”东乡侯抱着苏阳道。

    冀北侯眸光围着苏阳打转,仿佛挪不开一般。

    苏阳小脸不快,“是虎子!虎父无犬子,我才不是犬子!”

    “好一个虎父无犬子!”冀北侯大笑。

    笑声洪亮有力。

    东乡侯望向谢景宸,“有没有话要带给镇国公的?”

    “小婿写了两封信在箱子里,”谢景宸道。

    东乡侯看了大箱子一眼,道,“时辰差不多了,可以出发了。”

    说完,就把苏阳抛给了谢景宸。

    苏阳,“……。”

    谢景宸,“……。”

    这是儿子啊,又不是东西随便可以抛的。

    也不怕把他摔坏了。

    他们家的女儿是宝贝疙瘩,儿子那就是大白菜,没一个招人稀罕。

    谢景宸接住苏阳,东乡侯道,“带他逛逛街,就送回东乡侯府。”

    “爹,不带我去边关了?”苏阳眼睛闪亮道。

    “想跟去?”东乡侯问道。

    “还是不了,留娘一个人在京都,我不放心,”苏阳小脸严肃。

    苏崇往前走了几步,要不要这么忽视他?

    东乡侯最不放心的还是苏锦。

    叮嘱了好几句,走之前,还用一种威胁的眼神瞥了谢景宸一眼。

    谢景宸,“……。”

    粮草都准备妥当的,东乡侯一夹马肚子,就和冀北侯往前走。

    谢景宸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等东乡侯走远了,谢景宸才想明白。

    东乡侯是一个人。

    他什么随从都没带。

    虽然他武功高,但也不用这么有恃无恐吧?

    苏阳要上城门上玩,站的高,看的远。

    在城门上眺目远望,风景独好。

    苏锦待了一刻钟,苏阳要逛街,苏锦陪着他。

    他们前脚走,后脚城门口出现一道壮观景象。

    几百官兵穿着亵衣亵裤往城内跑。

    他们是负责押送粮草的官兵。

    刚出城门没多久,就被勒令把衣服脱下来,让他们回京。

    干这事的是东乡侯。

    消息一阵风送进宫,皇上眉头拧成麻花。

    “所有人都遣回来了?”皇上压抑着怒气道。

    “除了冀北侯,其他所有人,包括冀北侯的随身护卫都打发了,”护卫禀告道。

    “……。”

    “他怎么不连冀北侯一起打发了?!”皇上勃然大怒。

    皇上气的心口痛。

    福公公劝皇上息怒,护卫道,“东乡侯让官兵给皇上您带句话,他不会打劫那批粮草,该送到边关的粮食,一粒也不会少,皇上不放心,大可以派人把东乡侯府包围住。”

    皇上心稍安。

    只是没安片刻,另外一消息送进宫——

    东乡侯府的人从制衣坊领走了六千套衣服。

    皇上以为自己听岔了,“多少套?”

    “六千套。”

    “六……六千?!”

    他不是说几套吗?!

    想到被打劫的东珠——

    皇上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他要那么多官兵衣服做什么?

    想到什么,皇上怒不可抑,脸都气紫了。

    难怪他答应的那么爽快!

    他是没打算打劫粮草上山,他打的是让那些山匪下山吃粮草吃军饷的好算盘!

    看皇上气的吭哧吭哧,福公公劝他道,“皇上,您喝杯茶消消气,或许这不是坏事,东乡侯手下的人脾气虽然不好,但武功不差,送去边关,正好可以杀敌。”

    皇上恼道,“只怕他们没杀敌,就先把我大齐将士给祸害没了!”

    福公公,“……。”

    “皇上,您别气怀了身子,这一起送去边关,好歹知道他们是土匪出身,万一东乡侯让他们分开从军,以他们的体格,军中不会不收,”福公公道。

    这是实话。

    但皇上就是不爽。

    “朕怎么觉得被东乡侯收买了?”皇上不虞道。

    “……。”

    “皇上,东乡侯怎么会花钱收买奴才呢,他不打劫奴才就不错了,”福公公苦笑道。

    “这倒也是,”皇上道。

    “……。”

    福公公心塞。

    皇上,您不了解东乡侯啊。

    他虽然没花钱收买奴才。

    但他威胁奴才了啊!

    威胁!

    一两银子没花!

    就要他帮着蒙骗皇上,还不敢不从。

    福公公泪流满面。

    皇上要派人去追东乡侯,福公公阻拦道,“这会儿派官兵去追,十有八九是给东乡侯送衣服去,官兵打不过土匪,被扒掉衣服,丢人啊。”

    皇上,“……。”

    “皇上,依奴才看,这事也没那么严重,东乡侯的女儿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他把手下送到边关,有国公爷镇着,那些人肯定不敢胡来,等进了军营,让国公爷使唤他们冲锋陷阵,护卫皇上的江山,这是好事一桩啊,”福公公劝道。

    这倒是给皇上提了个醒。

    皇上提笔沾墨,亲自写了道圣旨。

    派人六百里加急送去边关。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