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天香楼前。

    衙差们认命的擦门,擦墙壁。

    臭鸡蛋味熏的他们两眼发白。

    苏锦和谢景宸坐在天香楼斜对面的茶棚喝茶。

    杏儿在倒茶。

    别问茶棚老板在哪儿,人家已经吓跑了。

    苏锦过来时,茶摊老板吓的两脚生风,一溜烟跑了。

    不只是茶摊,人家连媳妇都不要了。

    苏锦扔给他媳妇一两银子,茶摊老板娘道了谢,然后拿着棒槌就了出去——

    现在茶摊老板可能已经被打个半死了。

    所以现在,苏锦和谢景宸他们一边盯着衙差擦臭鸡蛋,一边帮人看茶摊。

    也不是谁都知道苏锦是青云山飞虎寨的土匪,不知者无畏,有些路过的,口渴了,坐下就喊,“来碗茶。”

    杏儿就过去给人倒茶了。

    一坐就是小半个时辰。

    衙差累的直喘气,总算擦完了。

    远远望去,干净的泛光。

    走过路过的,不免多看两眼,毕竟衙差帮忙擦臭鸡蛋还是头一回见。

    然后——

    在国公府立完威的苏锦,又在闹街立了回威。

    连衙差都能当小厮使唤了。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得多霸道啊。

    衙差过来道,“谢大少爷、大少奶奶,已经没臭鸡蛋味了。”

    苏锦和谢景宸起身。

    到了天香楼前。

    杏儿使劲嗅了嗅,道,“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苏锦,“……。”

    谢景宸,“……。”

    衙差笑道,“鼻子真灵,刚刚往门上扑了点香粉。”

    “这么奢侈,我都不抹胭脂呢,”杏儿惊讶。

    “……。”

    倒也不是奢侈,就是刚刚一衙差买了准备送给媳妇的胭脂摔在了地上,打碎了,未免不浪费,就扑墙上了,把最后一点淡淡的臭鸡蛋味盖住。

    等过会儿,味道就散了。

    这会儿见杏儿这么说,衙差恭维道,“姑娘天生丽质,不需要抹胭脂。”

    “说话真好听,”杏儿道。

    苏锦让杏儿打赏衙差。

    杏儿塞了十两银子过去,高兴的衙差们连连道谢。

    但是他们高兴的太早了——

    杏儿一碰水泼过去。

    “们擦的门可干净了,以后要还有人砸臭鸡蛋,还找们。”

    “……。”

    这银子烫手啊。

    酒楼内,和昨儿他们离开时看上去没什么区别,就连桌子上的饭菜都没收拾,看得人头疼。

    杏儿回头,见衙差们准备闪了,她道,“们能不能再帮忙把桌子收拾下?”

    衙差们,“……。”

    天香楼被砸臭鸡蛋,可以说是他们办事不利,可收拾桌子和他们没关系吧?

    心里嘀咕,却没一个敢抱怨出声的。

    这丫鬟可是在街上冲着靖国侯世子就是一鞭子……

    连靖国侯世子抽起来都毫不手软,狠狠心,还不得把他们抽成烂白菜?

    打了个哆嗦,衙差们就帮忙收拾餐桌。

    苏锦楼看了一遍,就上了楼,然后去看后院。

    厨房里还有不少菜,都是苏锦不要的。

    唯一有点用处的就是酒窖。

    里面少说也有几百坛酒。

    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这些酒也不要吗,不要的话,就搬去侯府吧,侯爷和大少爷都喜欢喝酒。”

    “也好。”

    “我去叫衙差们来搬。”

    “……。”

    这丫鬟使唤衙差使唤的真溜。

    要命的是衙差还不反抗,一叫一个准。

    忙前忙后,比镇国公府的小厮还勤快。

    暗卫,“……。”

    几百坛酒被搬上马车,浩浩汤汤的送到东乡侯府。

    马车走过来,一股浓郁的酒香传来。

    小厮们直咽口水。

    这些衙差真是胆大包天啊,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诱惑他们打劫吗?

    强忍着不蠢蠢欲动。

    然后——

    马车停下了。

    小厮们面面相觑。

    这是有人要投其所好,贿赂他们家侯爷吗?

    这么招摇,很合他们家侯爷胃口啊。

    小厮去禀告东乡侯。

    东乡侯笑着出来道,“来京都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人贿赂我,谁这么有眼色啊?”

    衙差们,“……。”

    愣了会儿,衙差才道,“这些酒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让送来的,是她买下的天香楼里珍藏的,她卖炭用不着。”

    东乡侯哈哈大笑,“不愧是我女儿,就是孝顺。”

    “侯爷正抱怨酒窖空,姑娘就送了这么多酒来,酒窖怕是装不下,”总管笑道。

    “先搬酒窖去,晚上大家痛痛快快喝一回。”

    小厮们搬酒,衙差们就惨了,差点送掉半条命。

    小厮们一高兴,一兴奋,就拍他们肩膀,孔武有力,衙差们的肩膀差点没被拍脱臼。

    今儿是他们做衙差以来,最最最辛苦的一天。

    不止身体累,心更累。

    送完了酒,还得认命的回天香楼做苦力。

    但愿只有今儿一天。

    不过酒楼里剩下的各种菜啊肉啊,还有桌子椅子,苏锦通通都不要。

    镇国公府更不可能要了。

    扔掉还要人扔,还不知道往哪儿扔。

    只要衙差需要,能搬的走,随便他们搬。

    衙差们高兴的——

    把其他衙差都叫了来。

    这里搜那里刮,这里搬那里抬,每个人少说也捞到几十两银子的好处。

    苏锦在后院,转了两圈,道,“后院有点小,如果不把隔壁客栈买下来的话,要把书斋后院圈进来一部分,还有这边和那边的墙拆掉,还有厨房太大,也要拆掉……。”

    一路走过来。

    谢景宸听到的最多的一个字,就是拆。

    不只是后院。

    还有楼上。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拆的只剩两堵墙。

    再转一圈,可能那两堵墙都不一定能保得住。

    见苏锦还要拆。

    他扶额道,“拆的这么面目全非,我看不如重新修建。”

    苏锦回头看了他一眼,眉眼都笑开了。

    “也觉得拆掉重建更好?”

    “……。”

    “我刚刚在楼上就想全拆掉了,只是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既然也这么觉得,那就全拆掉吧。”

    “……。”

    谢景宸头疼。

    他不是赞同。

    他是看不过眼,在激将她啊。

    “不再考虑考虑?”谢景宸道。

    卖炭而已,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

    苏锦想了想道,“那就考虑一晚上。”

    “对了,去书斋后院瞧瞧去。”

    “……。”

    谢景宸脑壳疼。

    见苏锦一脸兴奋。

    他觉得书斋可能要没有后院了。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