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630shu.co,最快更新欢喜记事最新章节!

    云初拎了包袱,告辞离开。

    不过刑部尚书虽然让云初走,却也没有真的放下疑心,让衙差继续跟着。

    云初之前没发现自己被衙差跟踪了,这一次察觉了,却也无可奈何。

    爱跟着就跟着吧。

    跟两天发现什么都跟踪不到,自然就不跟了。

    但她还是会去刑部大牢探望娘的。

    等云初回到客栈,天际一抹晚霞消失地平线。

    客栈掌柜的把她住的房间给她留着,云初付了房钱,让小伙计送两个菜上楼。

    一整天,她几乎就没吃什么东西还来回跑碰壁,实在是太疲惫了。

    衙差守在客栈外,并让客栈掌柜的帮他们盯着云初,客栈掌柜的不敢不听。

    衙差在客栈外喂了一宿的蚊子。

    没睡好,脑袋晕沉沉的。

    云初睡的沉,这么多天,她就没睡过什么安稳觉,如今见到娘亲和兄长,虽然情况很不好,但多少心底是个安慰。

    她得睡好了,才有精神去找人救娘和兄长们。

    她只恨自己对官场上的事了解的太少,父亲的那些好友她也不知道有谁,实在不知道该找谁相助好。

    早上吃了一碗粥和两个小包子后,云初就上了街。

    身后跟着两衙差,她也不敢拎着礼物去求人,只能带着衙差在街上打转。

    衙差任务在身,不敢疏忽。

    云初走到哪儿,他们跟到哪儿。

    云初没什么心情逛街,但要装的一副对逛街很感兴趣的样子。

    她是女儿家,对胭脂水粉和头饰感兴趣,但她如今是男儿身,只能看男子喜欢的东西。

    正看着呢,突然一颗大白菜朝她后脑勺砸过来。

    砸的云初脑袋嗡嗡嗡的直叫。

    有人打架,殃及她这个池鱼了。

    而且这个打架的还不是别人,正是冀北侯府二少爷沈钧山。

    离京了大半个月,没在京都露脸,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背后笑话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嗯。

    冀北侯夫人满京都的给儿子挑媳妇。

    那男子的表妹正好是其一,冀北侯夫人对那姑娘挺有好感的,正好那姑娘的爹娘似乎有意把女儿嫁进冀北侯府。

    不过想嫁的不是沈钧山而是他弟弟沈三少爷。

    那男子对表妹一往情深,想到自己的心上人要嫁给别人了,还是沈钧山这样的纨绔子弟,他心底不服,就骂了沈钧山几句。

    倒霉催的被沈钧山听见了。

    沈钧山正为自己的亲事烦心呢,找不到人,娘又催着要见未来儿媳妇,他现在已经到了食不安寝不稳的地步了。

    在他气头上有人撞上来,这不是没事找揍吗?

    只是可怜云初受了牵连,站的位置不好,挨了一颗大白菜。

    那颗大白菜是男子砸沈钧山的,被他一脚踢开,好巧不巧的砸到了云初。

    云初揉了后脑勺,眼睛都发黑,半晌没看清楚人。

    等她看清楚,男子摔倒在地,被沈钧山一脚踩在胸口上,“有胆子把刚刚背后编排我的话再说一遍。”

    “我保证不打死。”

    不打死是肯定的,当街打死人是要坐牢的。

    但打个半死那也是肯定的。

    男子哪敢说,连连求饶。

    云初原本是瞪着沈钧山的,他一抬头,云初心都漏跳了几拍。

    是他!

    真是冤家路窄啊。

    偷了人家的锦袍、银票和马,结果遇上了他爹不算,又碰上他了。

    之前碰上还好一点,现在她把人家一万两银票都花了两千两了,暂时还不起钱啊。

    惹不起,只能躲着了。

    云初转身就走,沈钧山喊住她,“别走!”

    云初哪敢不走啊。

    生怕被人认出来了,撒腿就跑。

    沈钧山顾不得脚下踩着的男子了,去追云初。

    云初使出浑身力气跑,沈钧山追上她也轻而易举。

    抓着她肩膀道,“跑什么?”

    “没,没什么,”云初连忙道。

    她的声音在颤抖。

    沈钧山看着她后脑勺还有白菜叶子,替她拿下来。

    他虽然纨绔了些,但人家好端端的逛街,被他一脚踢了个大白菜砸中后脑勺,他也得赔礼。

    只是他揍人大概太凶残了些,把人吓住了,有气都不敢出。

    沈钧山拍着她肩膀道,“我还真没见过这么脾气好的。”

    “我就喜欢和脾气好的人交朋友。”

    “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走,我请吃饭。”

    云初,“……。”

    “不,不用了,”云初连忙道。

    沈钧山好兄弟般的勾着她肩膀往酒楼走。

    赔礼的话,沈钧山没打算说了,毕竟不符合他纨绔的气质。

    请客当赔礼正好。

    云初手无缚鸡之力,沈钧山要带她去酒楼,哪有她反抗的余地。

    她越是躲,越躲不掉。

    早知道她就穿小厮衣服出来了,堂堂侯府少爷总不至于和一个小厮称兄道弟。

    只是她就一套小厮衣服,洗了没干。

    衙差躲在暗处,脑壳疼了。

    没想到尚书大人让他们盯着的人和冀北侯府二少爷交好了。

    他们虽然只是衙差,可他们都知道他们尚书大人和冀北侯关系不错。

    尚书大人能坐上刑部尚书的位置还多亏了冀北侯举荐。

    冀北侯府二少爷和他们要盯着的人称兄道弟了,他们怎么也要给冀北侯府二少爷一个薄面吧?

    衙差转身回府,禀告刑部尚书。

    醉仙楼,二楼包间。

    包间内,坐在两位贵公子,正喝酒闲聊。

    听到打闹声,护卫走到窗户处看。

    只是离的有点远,看的不是很清楚。

    等沈钧山和云初走过来,护卫看清楚沈钧山的脸,眉心一皱,“主子,是他。”

    正在喝酒的墨色锦袍男子看过来。

    护卫补充道,“就是那日抢了爷锦袍的男子。”

    另外一男子勾唇道,“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抢表弟的锦袍?”

    “我也想知道呢,”男子眼神冰冷道。

    “没想到会在京都碰上。”

    护卫往窗户处看去,道,“他进酒楼了。”

    这是送上门来了啊。

    两男子出了包间,准备下楼堵人。

    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沈钧山上楼。

    “表哥,就是他,”墨色锦袍男子道。

    另一男子手里的折扇转了一圈,笑道,“我还真不知道冀北侯府二少爷有只穿一条亵裤拦路打劫人锦袍的癖好。”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崇国公府二少爷上官通。

    墨色锦袍男子是他的表弟周家大少爷。

    沈钧山没发现男子,正有说有笑了。

    一听上官通说话,脸上笑容顿时僵硬。

    一抬头,正和周大少爷四目相对。

    周大少爷想起当日被抢的经历,就想给沈钧山一个教训。

    当日了,这个教训他是肯定给不了的,不过表哥可以。

    沈钧山摇着折扇,没把上官通的话放在心上。

    打劫是真的,没什么好否认的。

    可是云初心虚啊。

    她没想到当日衣服被勾破,偷了人家的锦袍,害得人家只穿一条亵裤打劫……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