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欢喜记事》 番外五十七 翁婿斗(六)

    苏阳没想到,十年前的黑历史,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北漠人还记得这么清楚。

    这让他很为难啊。

    他没什么可信度,拿自个的爹担保也办不到。

    他娘更不用说了。

    亲爹能贱卖,谁信亲娘就能幸免?

    指不定还卖爹送娘呢。

    苏阳脑壳疼,不想解释了。

    说的再多也没用,关键还得看怎么做。

    周大少爷他们是上了匪船下不去,如今是匪船飘到哪儿,就把他们三带到哪儿了。

    苏阳对北漠朝廷的事知之甚少,周大少爷把朝中官员分布以及党羽派别都和苏阳说了一遍。

    苏阳用张纸画了个关系图,北漠朝廷党派一目了然。

    案子是查户部尚书的侄儿,矛头直指户部尚书。

    从户部尚书的侄儿口中应该问不出来什么,不过既然要查,只能先审问那侄儿了。

    户部尚书的侄儿关在大理寺,苏阳让京兆尹出面把人调到京兆尹大牢。

    就这么点小事,就惊动了户部尚书。

    谁让大理寺卿是户部尚书的人呢。

    京兆尹还真没权利从大理寺调人,但他没有,苏阳有啊。

    北漠王把这案子交给苏阳权处置,他怎么查除了北漠王,连北漠太子都无权过问,就是这么霸道。

    苏阳尽量让自己避开和北漠朝廷接触,毕竟他是大齐臣子,但打压个户部尚书那还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那侄儿成功从大理寺被带到了京兆尹。

    户部尚书坐立不安,毕竟是东乡侯的儿子查这事,他不得不防啊。

    第二天,就有好几位大臣站出来说苏阳虽然是北漠驸马爷,但他更是大齐臣子,他在北漠不会待多久,北漠王把这么重要的差事交给他去查,实在不妥。

    北漠王轻飘飘一句话就把那些劝他收回成命的大臣打发了,“大齐和我北漠相隔千里,来一趟不容易。”

    “朕就是看他太清闲了给他找点事做,这案子什么时候查清了,朕什么时候放他带银川回大齐。”

    嗯。

    北漠王表现的并不在意。

    他就是用这个棘手的案子刁难东乡侯的儿子,好把女儿银川公主多在身边留些时日,仅此而已。

    皇上想挽留公主的心,谁也不能阻拦。

    那些阻拦的大臣面面相觑。

    皇上压根就没想太多,他们再横加阻拦,没得惹皇上不快,生出疑心来。

    这事该怎么办?

    大臣们用眼角余光瞥想户部尚书。

    户部尚书是敢怒不敢言啊,这分明是在搪塞他们!

    既然这么舍不得银川公主嫁那么远,当年又为何让东乡侯用自己儿子的婚约换那么多钱粮?

    事关自己的侄儿,户部尚书没法站出来说话,当着皇上的面,更不敢给人使眼色,没人揪着不放,就是默认让苏阳接着查了。

    户部尚书的侄儿嘴边很硬,问不出什么来,京兆尹也不敢对他用大刑,问了三天,一无所获。

    反倒因着那侄儿,府衙大牢热闹多了,探监的一天来三回。

    京兆尹还不敢不给探亲,实在没辄,又让自己的儿子找苏阳了。

    酒楼里,苏阳吃着菜,周大少爷心急道,“苏兄,你倒是说话啊。”

    苏阳看着他道,“急什么,吃饱了才有力气办事。”

    还吃饱?

    急都急饱了。

    自打他挨了顿打后,压根就不敢在他爹面前出现了。

    他爹看着他就来气,稍微在他爹跟前多待会儿,可能就是一顿鸡毛掸子啊。

    苏阳给他们倒酒,他们三还真有些惶恐,毕竟是驸马爷啊。

    但苏阳没觉得倒酒有什么,道,“喝点酒,放松下。”

    “苏兄就不能先说接下来怎么办吗?”郑大少爷眸带哀求。

    苏阳把筷子放下,看着他们道,“听说过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吗?”

    郑大少爷,“……。”

    三人面面相觑。

    这话他们听过。

    可这话用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他们就不懂了。

    不过稍微琢磨下就明白了,望着苏阳道,“苏兄的意思是户部尚书的敌人是咱们的朋友?”

    苏阳点头,道,“这几天,我让人打听了户部尚书的为官经历,他是最近八年才走了鸿运,平步青云,于三年前坐上了户部尚书的位置。”

    “户部尚书长袖善舞,八面玲珑,朝中党羽众多,也竖敌不少。”

    “既然和户部尚书为敌,自然对他的事多有关注,没准儿手里就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便于我们查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观看抖音性感女主播在线脱衣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