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银川公主握着鞭子,一脸凶狠。

    丫鬟也知道自家公主有多生气,好不容易逃婚,结果还落东乡侯府二少爷手里了。

    这是怎么挣扎都避不开,是铁打的猿粪啊。

    这样的猿粪还能躲的开吗?

    既然躲不开,就只能顺从了。

    真把东乡侯府二少爷抽出好歹来,往后在东乡侯府还怎么过下去?

    虽然公主身份尊贵,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可这里是大齐,距离北漠有千里之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丫鬟苦口婆心的劝着,银川公主根本不听。

    一想到苏阳拿蜜蜂蜇她在前,逼她走路在后,还匡她回大齐,刚刚又牵连她挨了蜜蜂好几口!

    新仇旧恨,不抽的他皮开肉绽都消不了气!

    银川公主推开丫鬟,手里拿着鞭子气势汹汹的往外走。

    苏阳就挂在外面的树上。

    一般人被倒挂会头晕脑胀,但苏阳不一样,毕竟是从小挂到大的,早习以为常了。

    银川公主拿着鞭子走过来,丫鬟跟在后面又拉又劝。

    公主气头上不理智,她们这些丫鬟得理智啊。

    不过北漠公主的丫鬟就四个,院子里更多的还是东乡侯府的丫鬟婆子。

    但拉人劝架的只是北漠公主的丫鬟。

    几个丫鬟心急如焚啊。

    没见过东乡侯府这样的,她们公主要打他们少爷了,也不知道过来劝着点。

    不劝就算了,还有停下不干活一脸看热闹的。

    这样的下人在北漠皇宫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四个丫鬟拦着银川公主,银川公主寸步难进,连手里的鞭子都被抢走了。

    银川公主气道,“进了东乡侯府,你们都不听我的话了是不是?!”

    “你们还拿不拿我当公主了?!”

    丫鬟们惶恐,“奴婢们知罪,但公主不能打驸马啊。”

    “什么驸马?!”银川公主气道。

    “他已经把我休了!”

    苏阳吊在那里,声音接连蹦出来,“休书不算数!”

    丫鬟们瞬间得到了鼓舞,“驸马爷都说休书不算数了。”

    银川公主指着苏阳,“你们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奴婢……奴婢们听皇上的,”一丫鬟忙道。

    “皇上希望公主和驸马能和睦相处。”

    丫鬟聪明,这么说银川公主就无话可说了。

    她们虽然是银川公主的贴身宫女,但公主都得听皇上的,何况是她们这些小宫女了。

    银川公主气的炸毛。

    同样都是公主,谁要是欺负镇北王世子妃,她的丫鬟拿着鞭子就往外冲了,拦都拦不住。

    她倒好,她自己上场,丫鬟还拖后腿!

    银川公主脸被蜜蜂蜇肿未消,一生气,疼的更厉害。

    苏阳心疼道,“你们别拦着她,让你们公主抽几鞭子消消气。”

    丫鬟们,“……。”

    得。

    驸马爷都发话了,她们还拦着做什么?

    只盼着公主多抽他几鞭子才好呢。

    四个丫鬟麻溜的让开。

    被抢走的鞭子也回到了银川公主手中。

    银川公主差点没活活气吐血。

    她是希望丫鬟把路让开,把鞭子还给她。

    可不是希望是苏阳发话,丫鬟们才这么做的!

    她这个公主的威严还比不上欺负她的东乡侯府二少爷。

    这是在打她这个公主的脸。

    银川公主不止想抽苏阳了,连丫鬟她都想一并抽了。

    手握着鞭子,银川公主走到苏阳跟前,要打下去。

    手倒是抬起来了,鞭子却迟迟没有甩出去。

    苏阳那张脸实在是太惨了。

    先前在凉亭,他护着她,才被蜜蜂多蜇了几口,不然不会这么惨。

    就这么抽苏阳,银川公主有点下不去手。

    可就这么放过苏阳了,她不甘心。

    她冷哼一声,“你让我抽你,我就抽你,本公主岂是你能使唤的?!”

    苏阳,“……。”

    他笑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抽我。”

    嘴硬不过是掩饰内心的软弱。

    他看上的女人,怎么能不善良?

    银川公主气的手心都痒痒。

    东乡侯府的丫鬟婆子嘴角狂抽。

    二少爷还是改不了习惯找打的毛病,他这不是激将银川公主抽他吗?

    不知道她们这位新进门的二少奶奶会不会下手抽二少爷?

    银川公主是想抽苏阳,但她贵为公主,还真没怎么碰过鞭子,她怕自己下手没轻没重。

    但就这么放过苏阳,那是不可能的。

    东乡侯府的人不好欺负。

    她北漠公主也不是好欺负的。

    银川公主低声吩咐了丫鬟几句。

    丫鬟愣住,“公主……。”

    “快去拿来,”银川公主催道。

    丫鬟能怎么办?

    公主不在东乡侯的地盘上抽东乡侯的儿子,她们就心满意足了。

    至于其他的——

    也是该让驸马爷知道公主也不是好惹的。

    丫鬟们拿了一捆香来。

    银川公主点上,插在香炉里。

    苏阳,“……!!!”

    上百根香一起点燃,烟直个往苏阳鼻子里钻。

    东乡侯府的丫鬟婆子们惊呆了。

    没想到银川公主会用这样的办法治二少爷。

    二少爷不怕鞭子抽,可这烟熏却是抵抗不了的。

    果不其然,不过片刻,苏阳眼泪就都给熏出来了。

    喷嚏一个接一个。

    银川公主听的是浑身舒坦。

    让你得罪本公主!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当本公主是软柿子想捏就捏了。

    苏阳扛了会儿,奈何烟越烧越旺,他实在扛不住了。

    “我错了,”苏阳求饶道。

    回应她的是银川公主的冷哼。

    苏阳眼睛都熏的睁不开了。

    他看向银川公主的丫鬟们。

    丫鬟们能怎么办,驸马爷求助,她们不能当做没看见啊,赶紧上来劝银川公主道,“公主,熏了半盏茶的时间了,不能再熏了。”

    “是啊,驸马爷擅长弓箭,万一把他眼睛熏坏了,后果就太严重了,”丫鬟担忧道。

    “那时候不说东乡侯了,就是皇上也会生气的。”

    这个皇上是指北漠王。

    北漠王可是喜欢极了苏阳这个女婿,不然不会把公主嫁这么远。

    银川公主才不管自家父皇生不生气。

    父皇不生气,她还生气呢!

    但丫鬟说把苏阳眼睛熏坏,她有点不安,“会熏坏眼睛吗?”

    四个丫鬟齐点头。

    不管是不是,点头总不会有错。

    银川公主狠狠的瞪了苏阳一眼,转身离开。

    丫鬟们松了口气,银川公主前脚走,后脚她们就把熏香炉移开了。

    苏阳眼睛难受还没法擦一下。

    真的。

    他宁肯多挨十鞭子也不想被熏。

    女人生起气来也太可怕了。

    难怪他娘他大嫂一生气,爹和大哥就怂了。

    这不怂还能有活命吗?

    银川公主熏苏阳的事一阵风传遍东乡侯府。

    对此事,大家看法很统一。

    新来的二少奶奶很不错,大家很喜欢。

    东乡侯夸赞道,“这惩治人的法子不错,回头多买点香放府里,以备不时之需。”

    嗯。

    不用东乡侯吩咐。

    下人已经在去买香的路上了。

    “把阳儿放了,让他送银川公主去行宫住一晚,明日接她回府拜堂,”东乡侯吩咐道。

    苏阳还不知道明天就要拜堂。

    一晚上他的脸未必能恢复如初啊。

    他可不想第二天顶着张被蜜蜂蜇肿的脸,一身喜袍穿街过市,成为街头巷尾的笑谈。

    但早点成亲又是他所期盼的。

    被放下来后,苏阳呲牙咧嘴的进屋。

    银川公主坐在床上生闷气呢,主要还是自家父皇和皇姐。

    还是大皇兄好。

    最疼她的只有大皇兄了。

    要是他在,决计不会让人这么欺负她的。

    苏阳走上前,还没开口,银川公主撇过脸去,不理会他。

    苏阳走到她跟前,银川公主又撇到左边。

    苏阳站到左边。

    银川公主那个气啊,她干脆盘腿坐到床上,留给苏阳一个后脑勺。

    丫鬟们捂嘴偷笑。

    苏阳,“……。”

    这是有多不待见他?

    他转身看向丫鬟,摆手道,“你们先退下吧。”

    丫鬟们看向银川公主,她们得听公主的。

    只是银川公主背对着她们,丫鬟们就当银川公主默许了,福身退下。

    “把门带上,”苏阳道。

    门吱嘎声传来,苏阳把铜钩上挂着的纱帐解下,银川公主看着他道,“你干嘛?”

    “圆房啊,”苏阳理直气壮。

    “……!!!”

    银川公主哪还坐的住,当即要下床来。

    这回,是苏阳拦着不让了,“你刚刚面朝内,这不是邀请我到床上去和你聊吗?”

    银川公主想咬死苏阳了。

    她那是不想看见他,不想和他说话!

    这都被他歪解成什么样了?!

    苏阳是在东乡侯和唐氏双重打压下蹦大的,银川公主哪可能是他的对手?

    她要不忘了休书的事。

    他就亲到她忘了这事为止。

    银川公主能怎么办?

    眼前人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

    除了答应明天上花轿,她别无选择。

    银川公主答应了,苏阳这才放开她,道,“我送你回行宫歇息,明日我去行宫迎娶你过门。”

    银川公主迫不及待要离开。

    只是出东乡侯府的时候,见苏阳翻身上马,她盯着苏阳的脸,“你……你就这样上街?”

    苏阳摸着脸道,“来人,给我拿个面具来。”

    其实,这样上街也没事。

    他不是第一次。

    不止他,九皇子他们哪个没鼻青脸肿的上过街,大家都习惯了。

    不过银川公主觉得不合适,他戴个面具就是。

    只是侯府大门没小厮,喊了也没人理会。

    苏阳转身回府。

    刚转身,银川公主飞快的翻身上马,一夹马肚子就跑了。

    虽然屈服了,但那只是暂时的。

    在东乡侯府里,她逃不掉。

    如今出了东乡侯府,休想她会乖乖的上花轿嫁人跳东乡侯府的火坑。

    苏阳早料到她会跑,虽然本事不大,但气性可真不小。

    他转身追去。

    他甚至都没骑马。

    银川公主骑马跑,他飞上屋顶,一路追。

    有一种打击,是你骑马都没人家两条腿跑的快。

    街上人多,银川公主纵马狂奔,人仰马翻。

    眼看就要撞到一个老妇人了,银川公主吓的脸色刷白。

    苏阳飞坐到她身后,一把勒紧缰绳,直接从老夫人头顶上飞了过去。

    银川公主提到嗓子眼的心落回腹中。

    苏阳搂着她的腰,把碍事的斗篷扔了,骑马带着她穿街过市。

    街上认得苏阳的人不少,甚至有不少人是看着他长大的,世家子弟从小就逛街的还真不多,尤其苏阳一逛街都是和九皇子他们一起。

    有些小摊贩见苏阳骑马过来,都和他打招呼,还有世家子弟靠着酒楼窗户打趣他,“苏二少爷逃婚回来了?”

    “回来了,”苏阳笑道。

    “这是我媳妇,北漠银川公主。”

    世家子弟愣住,忙道,“恭喜,恭喜。”

    “明儿补办喜宴,记得来我府上喝杯喜酒,”苏阳邀约道。

    “一定,一定。”

    苏阳带银川公主穿街过市的一路就是他打招呼的一路。

    整条街的人都在知道北漠银川公主脸黑了。

    银川公主被桎梏在苏阳怀里,别说下马了,动都动不了。

    银川公主咬牙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什么也不想做。

    只是想抱着她逛逛街。

    不过她一定要个理由,他倒是可以给她找一个。

    苏阳起了玩闹心,朝银川公主脖子吹气。

    银川公主脖子倏然红透,耳畔是苏阳醇厚如酒的嗓音,带了魅惑和欠揍传来,“带你走这么一遭,整个京都就都知道你北漠银川公主已经是我的人了。”

    “你就算逃回北漠,也没人敢娶你了。”

    银川公主气的磨牙,苏阳笑声爽朗肆意。

    到了行宫,苏阳翻身下马,再把银川公主扶下来。

    北漠使臣在行宫前等候。

    银川公主臭了张脸进去,但因为她脸黑,北漠使臣不敢看她,臭脸色自然也就没人知道了。

    北漠使臣一口一个“驸马爷”,喊的银川公主火大,苏阳心情灿烂。

    银川公主粉拳握紧,抬脚往前,被一使臣喊住,“公主,南临刚刚送了信来,是荆山公主给您的。”

    皇姐?

    银川公主高兴起来。

    但这样的高兴只维持了一瞬间,一想到荆山公主骗她,银川公主的喜悦烟消云散。

    但送过来的信,银川公主还是接了。

    入目四个大字——

    皇妹亲启。

    和以往的信没什么区别,但心境不同了。

    她倒要看看皇姐给她的信上写了些什么?!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爱搜书(www.aisou8.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