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么多年,九皇子几个没少被苏阳匡,还多是后知后觉,被匡完了才知道。

    现在苏阳匡北漠小公主,他们三个正义感爆棚了。

    尤其是九皇子,当年苏阳说服他帮忙欺负北漠小公主,十年了,他到现在还心愧不安。

    他得想办法弥补啊。

    还有苏阳,让他帮忙偷令牌,还以为他去北漠了,挨父皇一顿数落。

    这口气憋了几个月,得找回来啊。

    三人耐着性子趴在凉亭上,看苏阳的脸皮能厚到什么程度。

    不过北漠小公主怎么长这么黑了?

    这么黑,苏阳又是怎么看上眼的?

    银川公主越想越不对劲,道,“你少匡我!”

    “休书就是休书,只要我认就行了。”

    民不告,官不究。

    她承认这封休书,它就算数。

    九皇子几个暗点头。

    还好。

    这北漠公主还算聪明,没有被苏阳匡沟里去。

    苏阳脑壳疼了。

    她怎么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突然这么精明了啊?

    银川公主把信贴身藏好,转身就走。

    苏阳刚要伸手拦她,银川公主两个字砸过来,“再见!”

    “不!”

    “是再也不见了!”

    说完,抬脚就走。

    苏阳没再拦她,而是跟在身后。

    几步之后,银川公主瞪他,“不要跟着我!”

    “我们两顺路,”苏阳笑道。

    “什么顺路,我回北漠!”银川公主咬牙道。

    “我去南临找赵大哥算账,顺路能顺半个月,”苏阳道。

    “……。”

    银川公主脚步停下,望着他,“你找我姐夫算什么账?!”

    一句“姐夫”,苏阳压力有点大啊。

    银川公主的父皇是皇上,皇兄是未来皇上,姐夫是皇上,未来侄儿还是皇上。

    不过都是皇上也没用,山高皇帝远着呢。

    “他明知道你是银川公主,还骗我,我不应该去讨个说法吗?”苏阳问道。

    “那你不也骗了我?!”虽然很生气,但银川公主为皇姐和姐夫抱打不平。

    苏阳看着她道,“我骗你,你骗我,咱们俩算扯平了。”

    “可他们不止骗了我,还骗你了。”

    “你要不急着回北漠,咱们两可以一起去南临找他们算账去。”

    赵诩,“……。”

    荆山公主,“……。”

    九皇子几个都快捂耳朵了。

    这无耻之言,已经到一种境界了。

    无耻,偏听着又还有那么丢丢的道理。

    苏阳脑袋转的快,银川公主还得消化一会儿,他又接着道,“你来是治脸的,你不打算把脸治好了再走?”

    “你这样回北漠,我岳父大人认不认你不知道,但肯定恼我。”

    “气伤身子还是小事,万一气头上兵临城下,要皇上把我交出去赎罪。”

    “我可是我爹唯一的亲儿子,到时候一个弄不好,大齐和北漠打起来……。”

    北漠肯定不是大齐的对手。

    他爹都没上战场,飞虎军和镇北王就活捉了北漠王了。

    再加上他爹,北漠王插翅难逃。

    赵诩虽然是北漠王的女婿,可他还是谢景宸的表弟。

    北漠和大齐开战,他只能两边劝,却没法出兵相助。

    那时候——

    他们可就是罪人了。

    多少百姓流离失所。

    九皇子和赵端、沈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脸上眼底都是五个字:听不下去了。

    苏阳是东乡侯唯一的亲儿子没错。

    但东乡侯不会让大齐和北漠打起来的。

    只怕北漠王还没有发兵,东乡侯就把苏阳捆了送到北漠任由他处置了。

    是不是离京了一段时间,东乡侯没揍他了,他觉得自己的地位长了?

    这都是错觉好么!

    他也就是欺负银川公主在北漠长大,不懂他在东乡侯府的地位,才敢这么随便骗人。

    银川公主也没那么好骗,她道,“东乡侯为了不打仗,都私下放了我父皇,我父皇恼你,也不会和大齐开战。”

    “最多大齐皇上把你打一顿,我父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

    苏阳,“……。”

    是不是吵架的时候,女人的脑袋瓜都格外的好使些?

    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只是还没动手,苏阳就被吊在了凉亭上了。

    九皇子、沈星和赵端齐下手,杀了苏阳一个措手不及,反抗的时候已经晚了。

    “快放了我!”苏阳叫道。

    九皇子拿出一块绸缎,直接塞苏阳嘴里了。

    苏阳,“……。”

    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吓懵了,忘了离开。

    九皇子拍拍手,和银川公主介绍自己,“我就是当年被这混蛋匡了往你脸上抹蜂蜜,害你被蜜蜂蜇的大齐九皇子。”

    “这么多年,我可就做了这么一件亏心事。”

    “还望银川公主原谅我。”

    说着,九皇子拍拍手,远处过来一小公公。

    那公公裹的严严实实的,就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他手里端着个托盘。

    托盘里放着一蜜蜂窝。

    远远的,就听见蜜蜂在嗡嗡叫。

    银川公主是最怕蜜蜂的,听得是头皮发麻。

    小公公把蜜蜂放下,赶紧后退几步,只盼着以后这样的活,没下回了。

    九皇子把一小茶盏拿起来,递给银川公主道,“这里是蜂蜜。”

    银川公主连连摇头。

    她不要蜂蜜。

    自打被蜇过后,她就没碰过蜂蜜了。

    连糕点里都不许有蜂蜜。

    九皇子道,“那我代劳了。”

    说着,用毛笔蘸了点蜂蜜点在苏阳的脸上。

    苏阳,“……!!!”

    赵端和沈星一脸心疼。

    但就是不阻拦。

    九皇子也心疼道,“既然你要娶银川公主,做兄弟的实在不希望十年前的事影响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没办法,枕边风的威力太大了。”

    “做兄弟的不得不防,你忍着点儿。”

    赵端在一旁道,“别可这一个地方涂是,这边也涂点,好歹肿的能均匀点儿。”

    他一脸“做兄弟的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苏阳,“……。”

    他算是尝到了什么是生无可恋了。

    这还有兄弟感情吗?!

    银川公主站在一旁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尤其是九皇子那句枕边风,银川公主耳后根都红透了。

    什么耳边风?!

    她是要回北漠的!

    九皇子涂了几下,把茶盏放下道,“这些蜜蜂不是府里你养的那些,我让人从府外买的。”

    言外之意。

    这些蜜蜂下口是不会留情的。

    自己养的蜜蜂,多少认得主人。

    然后——

    几只蜜蜂嗅到蜂蜜香,飞向苏阳。

    苏阳,“……!!!”

    银川公主往后躲,背靠着柱子,吓的瑟瑟发抖。

    不过心底又有那么点痛快。

    当年她还那么小,就让蜜蜂蜇她呢。

    七八只蜜蜂飞过来,苏阳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还真让蜜蜂蜇他?!

    他极力的躲开,只是九皇子他们捆的很结实,能用力的地方都用不上。

    银川公主见蜜蜂迟迟没成功,她忍不住道,“他皮那么厚,蜂针不一定能扎破。”

    苏阳,“……!!!”

    “弟妹考虑的就是周到,我怎么没想到,”九皇子手中折扇敲脑门。

    银川公主撇过脸去。

    她不乐意和九皇子说话了。

    刚刚是枕边风,现在直接叫弟妹了。

    谁是他弟妹了?!

    偏还只能当没听见,不然说出来尴尬。

    苏阳本来身心的避开蜜蜂,银川公主和九皇子的话直接让他破功了。

    蜜蜂连蜇了他好几口。

    赵端看着他道,“不用为了证明自己皮薄,就让蜜蜂蜇吧?”

    苏阳,“……!!!”

    他眸底火花闪烁。

    你们等着,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蜜蜂蜇过后,没一会儿,苏阳的脸就肿了起来。

    九皇子左右看看,问银川公主道,“是不是还不够?”

    这……还不够?

    说着,九皇子拿起蜜蜂要继续涂。

    银川公主不忍心,阻拦道,“够,够了。”

    “这就够了?”

    “当年你皇兄被蜇的多惨啊,”九皇子道。

    “……。”

    银川公主的怒气被挑起来,对,她的怒气消了,皇兄的可还没有呢。

    “多涂点儿,”银川公主道。

    “……。”

    九皇子嘴角狠狠一抽。

    赵端和沈星遮脸,不忍直视。

    九皇子还真往苏阳脸上继续涂了,银川公主见毛笔划了几下,忙道,“我,我是说着玩的。”

    到底还是心软了。

    皇兄的那份,她不用帮忙报仇,皇兄记着呢。

    可惜银川公主心软迟了,蜜蜂已经在路上了。

    赵端赶紧砍断绳子,苏阳摔下来,疼的四仰八叉。

    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比如苏阳。

    苏阳把蜜蜂撒他们三身上。

    九皇子几个为躲蜜蜂一路狂奔。

    但最倒霉的还是银川公主了。

    第一次来东乡侯府被蜇了。

    第二次来还是免不了被蜇的命运。

    蜜蜂出动,哪管你身上有没有蜂蜜啊,见人就蜇。

    银川公主,“……。”

    真的。

    疼哭了。

    北漠送嫁的使臣得知他们的公主被带回东乡侯府了,匆匆赶来。

    他们来大齐有段日子了,银川公主没回来,他们不敢离开。

    见到银川公主拜堂,他们才能回去复命。

    匆匆赶来,就看到自家公主那张黑的他们怀疑眼神的脸肿了的模样。

    真的。

    恨不得自剜双目啊。

    他们倾国倾城的小公主怎么成这样了?!

    这东乡侯府还能待吗?

    使臣心疼银川公主,要带她回北漠。

    但还有几个使臣很理智,公主出嫁了,又黑成这样,带回去不得砸皇上手里?

    那时候,他们不是功臣,而是罪人了。

    不过东乡侯和唐氏都是讲理的人,银川公主被蜇伤,及时上了药不算,还把苏阳吊在树上,给了银川公主一条鞭子,随便她抽,留口气就行了。

    苏阳,“……。”

    唐氏气啊。

    苏阳拉着银川公主出去,还以为是劝她消气的。

    一屋子人乐呵呵的商量喜宴,一边等他们回来。

    结果等来的是银川公主又被蜜蜂蜇了的消息。

    她这儿子都到了娶妻之龄了,还是整天的找打。

    苏阳找打没够,可唐氏和东乡侯揍儿子都腻了。

    把鞭子给了银川公主,剩下的事,他们就不管了,喜帖都送出去了,明天办喜宴,府里忙着呢。

    银川公主不消气,不肯上花轿,总不能再让老母鸡代替她拜堂吧?

    唐氏脑壳疼。

    儿子离京在外,天天想他。

    这才刚回来还不到一个时辰,她又怀念府里的清净,抑制不住想把儿子轰出家门了。

    东乡侯知道她的想法,道,“再熬几天,等喜宴办过后,让他送银川公主回门去。”

    “他不在,府里才能清净。”

    唐氏觉得这主意不错,“可北漠就清净不了了。”

    “阳儿的性子,北漠王不会不知道,”东乡侯笑道。

    “不让他们翁婿斗一斗,北漠王都不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

    唐氏瞪东乡侯,“这么说自己儿子,有你这样做爹的吗?!”

    东乡侯默默的改了口,“把女儿嫁给咱们儿子是北漠王这辈子做的最英明的决定。”

    这还差不多。

    唐氏收回瞪眼,她实在想不明白北漠王把女儿嫁给她儿子到底图什么?

    换做是她,她可舍不得女儿远嫁。

    这一点,东乡侯知道。

    北漠王知道东乡侯府不会亏待他女儿。

    二来当初北漠王要和他结亲,东乡侯回绝了。

    北漠王身为帝王,与生俱来一股傲气,他主动嫁女儿,东乡侯却不愿联姻,伤了北漠王了。

    北漠王又羡慕东乡侯有个好女婿,不仅文武双,还能随便使唤。

    苏锦和苏崇都是东乡侯和唐氏养大的,从他们身上,就能看到苏阳的未来,绝不会差。

    有这么个女婿,北漠王就不用再羡慕东乡侯了。

    苏阳的优秀,东乡侯引以为傲,但苏阳找打的本事,东乡侯也够头疼。

    摇着头,东乡侯去了前院。

    院子里,苏阳吊在树上,脸朝下。

    涂了药,但脸上蜇肿未消。

    屋内,银川公主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又黑又肿,看的她心底堵的慌。

    “把鞭子拿给我,”银川公主咬牙道。

    丫鬟站在一旁,眼眶都哭肿了。

    丫鬟是跟着银川公主长大的,是她的陪嫁丫鬟。

    “公主要鞭子做什么?”丫鬟警惕道。

    “抽他去,”银川公主起身道。

    她一把抓起桌子上鞭子。

    丫鬟死死的拉住她,“公主,您消消气啊,东乡侯让您抽驸马爷,您可不能真抽啊。”

    “抽完他,咱们回北漠!”银川公主道。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