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苏阳站在巍峨的宫殿顶上。

    怕元皓乱动,摔下去,所以抓住他。

    这样子就更像是挟持人了。

    侍卫们把宫殿围了个水泄不通。

    严阵以待。

    那架势是拼掉小命也要把他们的太子殿下从苏阳手中毫发无损的救回。

    苏阳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

    南临太子扶额,心有点累。

    看来父皇真的没有骗他。

    东乡侯府二少爷真的特别的会找打。

    父皇登基以来,宫里头什么时候像今天这么轰动过啊?

    先是闯宫,再是被侍卫包围。

    少不得他来解释了,“退下。”

    “都快退下。”

    “他是我父皇的好兄弟,不是刺客。”

    损友两个字,元皓都不敢说。

    自家父皇结交损友,有伤颜面啊。

    侍卫你看着我,我看着他,不知道太子是自愿这么说的,还是被“刺客”逼的。

    他们要退下吗?

    侍卫们僵持不退。

    直到——

    赵诩闻讯赶来。

    来的不止是他,还有赵相和靖王。

    看到苏阳,靖王嘴角狂抽不止。

    这些年,他经常带着九陵公主去大齐住,而且一住就是两三个月。

    苏阳他很熟悉,一眼就认出来了。

    苏阳从小到大找的大,靖王不知道听了多少,笑抽多少回。

    刚刚在御书房听赵诩说他逃婚和银川公主碰上了,两人互相隐瞒身份,一路结伴来了南临,他和赵相是一脸黑线。

    赵诩有心撮合他们两,他们自当配合。

    赵诩走上前,摆手道,“都退下吧,这是靖王义子。”

    侍卫赶紧收了剑,退下。

    等侍卫都走了,苏阳这才带着元皓一跃而下。

    元皓走上前给自家父皇见礼,然后是赵相,再是靖王。

    远处,荆山公主也带着小公主和银川公主走过来。

    荆山公主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小公主的皮肤就更娇嫩了,像是清晨带着露珠绽放的娇花,又像是剥了皮的鸡蛋。

    银川公主站在她们身边,就更衬的皮肤黝黑了。

    老实说,赵相和靖王看到银川公主,直接傻眼了。

    真的。

    如果不是赵诩事先告诉过他们,这是银川公主,他们打死也不能相信啊。

    前几年,银川公主也来过南临,那时候的皮肤多白啊,怎么就这样了?

    中毒了?

    赵相望向赵诩,用眼神询问。

    毕竟银川公主要跟着他去赵家住,银川公主身份尊贵,赵相得确保她住在赵家的时候万无一失啊。

    赵诩看了苏阳一眼。

    这都是他造的孽啊。

    银川公主一一见礼后,喊赵相,“叔父。”

    赵相惶恐,但也生受了。

    赵诩见他们谁也没怀疑,就打算牵线,让苏阳和银川公主订婚。

    结果刚要开口,苏阳就走到他身边,小声道,“要订婚的不是这张脸。”

    赵诩,“……。”

    这是要闹哪样啊?

    难道他和银川公主相处还用的两张脸?

    事情还没弄清楚,便先作罢了。

    银川公主不想和苏阳离的太近,赶紧走到赵相身边,告辞出宫。

    荆山公主舍不得她,小公主就更舍不得了,“姑姑,你明儿还进宫陪我玩。”

    银川公主点点头,“我明儿再进宫陪你玩。”

    银川公主跟随赵相离开。

    赵诩把苏阳叫去御书房问什么情况。

    苏阳起先不肯说,赵诩道,“不说实话,我可不帮你。”

    苏阳便把瀑布处的事说了。

    赵诩皱眉,“你既然早就知道她是女儿身,还逼着她走路到京都?”

    苏阳觉得委屈,“我不知道才逼她走路,知道了哪还能啊,是她自己要走。”

    “我拦她,她还要跟我翻脸。”

    赵诩一脸不解。

    苏阳耸肩。

    别问他。

    他比谁都更想知道为什么。

    她脸要不这么黑,他也就不用这么愧疚了。

    一时疏忽,用这张脸见了她。

    枉费了赵大哥给他摁的靖王义子的身份了。

    赵诩能怎么办?

    只能再给他摁一个皇亲国戚的身份了。

    赵诩思来想去,只好把平南王,也就是施大将军宣进宫了。

    苏阳又多了个和平南王有关的身份。

    嗯。

    平南王流落在外的兄弟的唯一的骨肉。

    施大将军很高兴,毕竟他佩服的人不多,东乡侯是其中之一。

    东乡侯的儿子喊他伯父,正中他下怀啊。

    这可是个香饽饽。

    北漠王用三十万担粮草和十万两黄金才争取到手的女婿。

    为苏阳住谁府上,施大将军和靖王还争了好半天。

    最后苏阳决定一家叨扰几天。

    这事就这么定了。

    苏阳跟随靖王回靖王府。

    他前脚走,后脚荆山公主就来找赵诩,为什么不直接给苏阳和银川公主订婚,省的夜长梦多。

    赵诩只好解释了一遍,“我算是看出来了,那小子换个身份给自己戴绿帽子不算,还在自己绿帽子之上又加了一顶绿帽子。”

    荆山公主哭笑不得。

    这比喻真是太形象了。

    不是从小熊到大的,干不出这么奇葩的事。

    “不过我旁敲侧击了,银川确实有了心上人,”荆山公主欣慰道。

    虽然银川公主没有直接承认,但自家皇妹,荆山公主还是了解的。

    她肯定是对苏阳动了心了。

    赵诩就更肯定了,苏阳换两个身份撩银川公主,不是喜欢她,绝没有这么清闲。

    再者东乡侯府的人,责任心一向很重。

    他那么对待银川公主,肯定会负责到底。

    北漠王的愿望已经实现大半了。

    赵相带着银川公主回赵家,着实把赵家上下给惊着了。

    赵相把银川公主的身份如实告知赵相夫人,赵相夫人忙道,“不知是银川公主驾到,有失远迎了。”

    银川公主脸微红,但看不出来,她道,“是我给府上添麻烦了。”

    赵相夫人忙笑道,“怎么会,皇上和皇后放心公主住在赵家,这是对我赵家的信任,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当然了。

    整个南临都知道,对皇上最忠心的是赵相。

    最得皇上信任的也是赵相。

    赵相夫人让丫鬟把院子收拾出来给银川公主住,安排最得力的丫鬟伺候,以确保不会慢待银川公主。

    赵家这么盛情相待,银川公主压力有点大。

    尤其是安排这么多丫鬟伺候,这影响她晚上打地铺睡觉啊。

    堂堂北漠小公主睡地铺,传扬出去比她脸黑更丢人。

    这边银川公主安心在赵家住下,那边苏阳去了靖王府。

    九陵长公主认得苏阳,也知道苏阳不肯迎娶北漠小公主逃婚的事。

    见靖王把他领进来,着实吃惊不小。

    苏阳见礼道,“见过义母。”

    义……义母?

    九陵长公主彻底懵了。

    东乡侯的儿子怎么认她做义母了?

    她望向靖王,迫切的需要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靖王摆手把一屋子了懵怔的丫鬟婆子支出去,然后才到,“皇上给我认的义子。”

    “皇上?”九陵长公主眼睛更大。

    靖王知道她还要再问,朝她摇摇头。

    九陵长公主把好奇心摁下,同苏阳说话。

    九陵长公主想知道的无非是大齐皇上如何了,福清郡主怎么样,以及她的一双外孙儿的情况。

    福清郡主嫁给赵家大少爷,而赵家小少爷和苏阳那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了。

    对赵家的情况,苏阳再了解不过了。

    知道女儿和外孙儿都好,九陵长公主就放心了。

    她已经琢磨苏阳回大齐的时候,和靖王一起回去住两个月了。

    苏阳以靖王义子的身份在靖王府住下。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天就黑了。

    银川公主躺在床上,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丫鬟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她一动,丫鬟就问她是不是要起夜或者要喝茶。

    银川公主极力的想睡着,但睡不了。

    最后,她把丫鬟支开了。

    说有丫鬟在屋子里伺候,她睡不安稳。

    丫鬟只好出去了。

    丫鬟前脚走,后脚银川公主就在地上铺床了。

    躺在地上,才安心啊。

    只是刚躺好没片刻,门吱嘎一声推开,丫鬟走了进来。

    银川公主一个挺身坐了起来。

    四目相对。

    银川公主面红耳赤。

    丫鬟只恨不得自己眼瞎了啊。

    堂姑娘居然喜欢睡地铺?!

    这是什么样的癖好啊???

    她突然进来,会不会被灭口?

    银川公主想死的心都有了,睡个地铺长个胸怎么就那么难呢?

    “有事?”她强自镇定道。

    “奴,奴婢来问问姑娘要不要点些安神香助眠……。”

    银川公主摇头,“不用。”

    丫鬟赶紧福身退下。

    出了门,一口气跑回屋,大口的喘气。

    和她同住的还有一丫鬟,见状道,“你怎么回来了?还一脸受惊模样?”

    丫鬟连连摇头,“没事,就是天太黑了,我有点怕。”

    堂姑娘睡地铺的事,打死也不能说出去啊。

    银川公主睡在地铺上,本来有困意,结果丫鬟进来又出来,她睡不着了。

    她不想丢脸。

    可今天都不知道丢了多少回脸了。

    一声叹息溢出口来。

    苏阳走到窗户前,正好听见。

    他跳窗进去。

    就见到银川公主睡在地上。

    苏阳,“……。”

    这女人是睡地铺睡上瘾了吗?

    他是多么怀念她和他争床的日子。

    他抬手扶额,“这是什么癖好?”

    屋子里很安静,苏阳的声音突然传来,银川公主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见是苏阳,心才稍微落回去一点儿。

    但也只是一点儿。

    因为苏阳没有易容。

    银川公主抱着被子,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你怎么来赵家了?!”

    “晚上睡不着,出来转转,”苏阳道。

    “知道你在赵家,就来找你了。”

    出来转转?!

    她不是第一次来南临了,知道靖王府在哪儿!

    一南一北,隔了足足五条街!

    大晚上的睡不着觉溜达五条街来找她,巡城官兵怎么没把他抓起来呢?!

    想到苏阳靖王义子的身份,银川公主就泄气了。

    借巡城官兵几颗虎胆也不敢抓靖王的义子。

    苏阳看着她,道,“地铺睡的很舒服吗?”

    说着,往地铺上一坐。

    那动作,银川公主莫名觉得有点熟悉。

    来不及多想,她道,“谁让你来的,你快走!”

    “脚趾头被你踩青了,”苏阳道。

    “……。”

    银川公主吐血的心都有了。

    大晚上黑灯瞎火的都能来赵家,脚趾头青的会很严重吗?!

    他贵为靖王义子,会没有药膏吗?

    银川公主恨不得踹飞他了,“你快走!”

    她怕丫鬟再进来,见有男人在她屋子里。

    那样她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苏阳稳稳的坐着,甚至还躺下了。

    银川公主脚底心都痒痒了,“你要怎么样才肯走?!”

    “你既然是赵相侄女,怎么会在瀑布那儿沐浴?”苏阳好奇道。

    她女扮男装,身边还连个丫鬟都不带。

    难道和他一样也是逃婚?

    若是逃婚,那逃到赵相这里来,不是自投罗网了吗?

    银川公主气道,“你再不走,我喊抓贼了!”

    苏阳看着她,笑道,“你觉得赵相会把我当成贼抓吗?”

    “你!”银川公主气的眼眶都红了。

    苏阳见了有点心疼。

    他只是睡不着觉,过来看看,可不是想弄哭她。

    “好了,好了,你别哭,我这就走,”苏阳看着她道。

    苏阳还真起身了。

    只是走到窗户边,他回头道,“我真走了。”

    “你不送送我?”

    银川公主都有点抓狂了。

    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

    又没有人请他来。

    不请自来,走的时候还要人送?

    真想多送他几脚,直接踹会靖王府才好呢!

    她不动,苏阳道,“那我不走了。”

    银川公主能怎么办,赶紧把人送走才是最要紧的。

    她走到窗户旁,苏阳看着她那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中一动,在银川公主脸颊上亲了一口。

    银川公主目瞪口呆。

    苏阳摸摸她的头,宠溺道,“我走了,好好睡觉,不用想我。”

    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

    风吹过来,银川公主才反应过来。

    她被人给、非、礼、了!

    她捂着脸,一口气跑回地铺上坐好。

    心乱如麻。

    这一夜也不知道翻来覆去什么时候才睡着的。

    第二天起的很晚,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的黑脸,银川公主心头沉甸甸的。

    不仅因为脸黑,皇姐都不敢认她了。

    还因为苏阳亲她。

    脸都黑成这样了还亲——

    他脑子肯定有毛病啊。

    被一个有毛病的人盯上了,她的日子肯定安生不了了。

    喜欢欢喜记事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欢喜记事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吧 欢喜记事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