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昭王走来走去,袁鸿被他晃得眼花脑懵,偏这时候又不能说一个字,就怕他疯癫起来再做出什么难以收拾之事!

    现在这个结果当初也并非没料到,只是成真了,眼前这位主儿觉着被戏弄,脸上挂不住,愤懑不已。

    “主子,昭王不会兴师问罪吧?”

    成安王懒洋洋地靠在窗边榻上,望着院子里的青梅出神。许是月光的缘故,那青梅好似披了一层柔雾在身上,远望去,似真似幻。

    “当初他来时也未明说另有安排。要怪,只怪他自己太急切,太自负,看不清局势。杀了晟王,还是俘虏晟王,于孟陆鸣而言,两者可有霄壤之别。两国之争,杀戮若能解决一切问题,我们这些人怕是也活不到今日了……”

    “可宋鸣那边,此次多半暴露了,晟王若活着,日后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五年前何府灭门,这些年晟王心里应该已经有答案了。”

    “那接下来……”

    “接下来……静观其变!”

    “……”翎阙不解。怎能静观其变?那岂非等着死神降临!“若晟王活着回来,一旦找到宋鸣,势必会循迹找到主子您身上!不能静观其变啊!”

    成安王满不在乎地笑道:“怕是早就成了人家射程里的猎物。……也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主子到底在说什么啊!了结什么?不是一条心,干掉皇子们,主子登上皇位吗?

    不知睡了多久,孝煜醒来时窗外已暮色西沉。起身活动脖颈筋骨时,才发现了孟陆鸣,也不知什么时候来的。

    “晟王殿下休息好了?”

    “托孟将军福,本王这几年睡得最踏实的一觉就属刚才了。谢了!”

    在孟陆鸣听来,这话着实带着反讽和倨傲,可这是孝煜的真心话。刚才那一觉确实是他这几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他自己都不解,为何在敌营的关押帐房中竟能心无旁骛地睡着?

    “既然晟王殿下休息好了,那我们来说点正事,您不介意吧?”

    “当然,请。”

    孟陆鸣走到孝煜跟前,道:“实话说,那日一开始没打算救您。”

    “哦?那多谢将军的救命之恩了!”孝煜抱拳以示谢意。

    孟陆鸣似在挣扎着什么,有一阵沉默。

    “我父帅……戎马一生,……不该是那样的结局!”

    孟麒帆生前是响震寰宇的作战奇才,以自戕谢幕,确实惋惜。但战场就是战场,任何人都得为战败负责,他孟麒帆也不例外!

    “令尊之事,本王深感惋惜。”孝煜这次行了个很庄重的礼。

    “你知道吗?晟王殿下。这五年来我日日夜夜都想亲手取了你的人头,以告慰我父在天之灵!我父去时不甘哪!那不是他老人家理想中的谢幕,从来不是!可那日,你被死士围击,我感觉不到丝毫快慰,我想象着你不久后会死去,依然感受不到分毫,或许让你活着,活着……对,让你活着,反倒有了别样的慰藉。我只想要江安,这是我父的心愿,我要为他实现!”

    “将军是打算拿本王换取江安?”

    “调解书已经送至贵国皇帝手中。我们不妨来猜猜,西咸的皇帝是更珍惜殿下呢,还是更看重江安呢?”

    “将军好筹谋!”

    见孝煜依然一幅诸事漠不关己的样子,孟陆鸣心中不禁叹服其心志坚毅。

    “与晟王殿下岂能相比!”

    “那本王就……恭祝将军得偿所愿。”

    望着孝煜转身朝床边走去,复又躺下,孟陆鸣识趣地没再吱声,出了营帐。闵孝煜如此淡然,他心底反倒没底了。都说闵孝煜是西咸皇帝最宠爱的皇子,可最近几年父子关系却并不融洽,江安又是那么重要的地方,西咸皇帝舍弃皇子保江安也不是没可能……

    西蜀营地四面开阔,除了东面有一片小小的山林外,没有任何遮蔽隐藏之处,因这点,一到晚上,帐中帐外的明火、篝火便格外地像黑暗里的曙光,为暗夜而行的人照亮前行之路。

    天际已泛白,今夜看来又没戏了。就在离剑打算回去时,营地一侧有个黑影闪过,那黑影跑的极快,倏地一下便没影了,离剑火速跟上去。所过之处,士兵都被敲晕了,突然,一大批士兵冲出来,围成一圈,刀光剑影四起。被围攻的黑衣人游刃有余,招招发力,随着打斗,整个营地都骚动起来,围攻而来的士兵越来越多,纵使那黑衣人功夫了得,长久这样以一敌十、敌百也难以脱身……

    离剑剑出鞘,一时间空中火花四起,跟放了烟花似的,场地中的多个营帐随即同时起火,离剑趁乱将黑衣人救走了。

    到了僻静处,两人停下。黑衣人侧身对离剑行礼,道:“刚才多谢侠士相救。敢问侠士名讳几何?”

    离剑看着眼前黑衣黑面的阿沅,近四个月来的不安终于放下了。

    四个月前,他奉师命下山采买药材,途经凌云山附近,便顺道打算去看一眼阿沅,看看她恢复的如何了。自去岁末从阿贵的来信中得知阿沅醒来后,他便时不时地想着,阿沅会记得自己吗?真见到了,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好呢?一直希望能去凌云山看看她,可惜一直没机会。

    等他终于到了凌云山后,才知阿沅已于两个月前离开了。

    “您为什么不阻止她?她的身体……应该还不适于独自在外吧?”

    “她醒来要面对的,太多了,怎么待得住?谁又能阻止得了她?为了能早一点行动自如,她刮骨驱毒,昼夜不息,夏入火坑,冬浸寒潭……只要能早一点行走,她什么都试……这一天她迟早要面对,早面对早解脱!”

    离剑半日没响声,他只觉得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拳在一起,手心起了好多汗。

    “那……她现在……身体无碍了吗?”

    ……

    他离开凌云山,想着阿沅会去哪里?那时孝煜已奉命迎战西蜀大军。直觉吧,他觉得阿沅会先去找孝煜,便一路朝渝州赶去,一路追寻阿沅的身影,可追了一路也未见到一丁点儿阿沅的踪迹。直到在杀虎口,在一家客栈房间的角落里发现了一片竹葵,才敢肯定阿沅来过这里,此时很可能还在这里。

    阿沅随身还带着竹葵,看来那个霉斑的毒至今未解,还是要竹葵来定期镇压才可。他在杀虎口和西咸军驻地徘徊了近月余,依然没见到阿沅的踪影。打算离去时,孝煜被俘虏的消息传了出来,他一方面担忧孝煜,一方面又幻想着,阿沅若还在这里,一定会去救孝煜的吧,自此他便日日隐蔽在西蜀军营附近,查看动向,同时等阿沅现身。

    离剑定睛看着阿沅,无波无澜地回道:“离剑。”

    阿沅的眼睛里流过一阵惊讶,“离剑?你是离剑!”

    “是,我是离剑。你是……阿沅吗?”

    尽管黑布遮面,但离剑能看到那黑布下情绪的激动。

    “我……我是……你……”

    “我是随着阿贵这么喊你的,你不介意吧?”

    阿沅摇摇头。“不介意。”

    她在犹豫,要不要摘下面巾?她的样貌与从前有异,常人见到,定要以为是妖魔鬼怪不可。

    “你也看到了,我的眼睛有别于常人,所以……”

    “明白。你戴着便好。”

    不用摘面巾……阿沅心头顿时一松。“你怎会在这里?”

    “我下山采办药材,途经此地,听闻……孝煜出事了,便留了下来,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噢……”

    “经过这几日的观察,要在西蜀营地救人非常难。一旦被困,很难脱身……这个,需要好好计划一番。”

    “计划……朝廷里有人为了江安,打算放弃他……还有那孟陆鸣,听闻是个喜怒无常之人,万一……”

    “孝煜是皇子,非一般朝臣,想来那孟陆鸣再狂妄,也不会轻易杀了他的。”

    离剑说的阿沅此前也想过,只是,可能关心则乱吧,她无法就这样待着,什么都不做……

    出了凌云山,她本来打算先回徽州,看看祖母他们的坟冢,却鬼使神差地先跑到了渝州,跑到孝煜驻扎的地方,日日远远地看着他。这一看,便舍不得离开,一待就待了一个多月。

    每次回到住处,她都被心里不断出现的那个问题折磨的睡不着:你到底想跟他还有什么关系?你忘了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幅样子的吗?你忘了你的父母、亲族是怎么死的吗?你忘了你那个未出世便胎死腹中的孩子吗?……她努力过,依然无法就这样转身离去。至少,至少他该活着,这一切,原本也非他造成的……

    “你现在住哪里?”

    离剑望着眼前的破庙,微皱眉头,阿沅瞧见,解释道:“我身上的银子用完了。暂时便住在这里。”

    “走。”

    “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

    原来是去偷啊!

    “怎么能偷啊!”

    “这些银子里,有地主克扣佃农的工钱,有达官显贵强征百姓赋税,有掌柜的故意抬高价格,有王公贵子豪掷千金只买一笑……有什么不能偷的?”

    事情虽是这么个事情,可这……还是偷啊?阿沅看着桌上包袱里琳琅满目的钱财,尴尬地不知所措……

    “后面需要银子的地方,应该不少,你打算就这样一直住破庙吗?”

    自然是不能的。但立马接受这些不义之财,阿沅也办不到。她抄起包袱扔到离剑怀中,兀自朝前走去。

    爱搜书(www.aisou8.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春山夜行客 爱搜书 春山夜行客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春山夜行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浅尾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尾子并收藏春山夜行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