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特战神兵》 57丁利剑平息百年的恩怨纠葛

    张坦克老爷子,非常安逸的住在张家庄,吃也吃得喝也喝得,完没把两个村子之间的矛盾当回事儿,可是身为市长的丁利剑,可没那么清闲了,正如李镇长所说的,张家庄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也就是因为调皮捣蛋,改革开放以后,重新划分管辖区的时候,本来张家庄应该划分给宁县管辖,结果宁县的县政府也知道张家庄的人,性子野,脾气大,抗战时期虽然立过功劳。

    不过和平年代也不是省油的灯,所以说啥也不愿把这个调皮捣蛋的孩子领回家,一时之间张家庄成为了没人要的坏孩子,无奈之下,蓬莱县政府收留了张家庄,刺头村,也是一个村啊。

    讲到这里,咱们接着说丁市长,话说这个丁市长从将军崖回到了双集镇,李镇长的府邸,就没离开过,他发誓不彻底驯服张家庄这民风彪悍,如狼似虎的村子,就不回市里工作。

    一张长方形黑色的办公桌,丁利剑坐在北面,脸冲着南墙,墙上写着,务实苦干,奋力前行,不让一个乡村掉队的标语。火红色的标语,如同火焰一样炙烤着丁利剑的内心,让他在工作的时候不敢有一丝懈怠。

    而坐在丁利剑右手边上的是镇长李伯明,守着东面门口而坐的是张家庄的张行远,在张行远对面坐着的是上马岭村的书记胡准祥,这是一个老书记了,资格很老的老书记,六十多岁了,身材比较消瘦,脸色有点蜡黄。

    一米八的个子,跟体重有点不成比例,有点像电线杆子,有点秃顶,只有后脑勺有一圈黑色的头发。

    带着一副老花镜,淡淡的眉毛,好似稀疏的刚钻出土壤的麦苗一样。

    他身体也不好,上级多次建议他退休吧,可是老书记,一再坚持再干几年,并不是贪图荣华富贵的官迷,而是想在自己有生之年,给上马岭村多做一些贡献。

    “我先说两句,这个张家庄啊,跟上马岭村原本是同仇敌忾的兄弟村,今天在党支部会议上为啥会闹的不欢而散,主要原因是历史遗留问题,老首长张坦克的心里对上马岭村的马家还是有成见,隔阂的,他特别在乎英雄村这个称号,就是因为当年的双龙寨,跟当年的马旺财家的地方武装结过梁子,而张家庄的股子里是嫉恶如仇,所以老首长一直耿耿于怀,不能释怀,所以我一提到上马岭村也是英雄村的时候,老首长的心里就不痛快。”丁利剑市长左右手放在桌子上两手的手指交叉在一起,掌心冲着胸口,一脸严肃的紧锁眉头的说道。

    “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我五叔叔依然不能释怀,主要是他重情重义,他老是觉得马家欠他一条命,虽然罗普的死不是马家直接杀害,但是也是当年马旺财为富不仁间接的导致罗普投井自尽,这个疙瘩算是记下了。”张行远说道。

    “老张,两个村子是打断骨头连着筋,村民闹腾也是情有可原,咱俩这两个书记可不能翻脸,不然就彻底没法贯彻上级的政策了。”胡准祥说完了这句话,就低着头咳嗽了几声。

    “说啥话呢?老胡大哥,俺老张可不会不识大局,这些年两个村子的经济发展齐头并进,我早有合并之意,就隔着一道山崖,索性合一块得了。”张行远喝了一口茶之后,缓缓道来。

    丁利剑看到了两个村子的书记是上下一心,并无二心,也就放心了,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于是乎他接着说道“咱们这些当领导的不能生二心,用张家庄流传的一句古话来说,狼群能不能吃饱肚子,取决于狼王的统帅能力,狼族兄弟,不可能是有血缘关系的,有可能是另外一个狼群的狼加入进来的,那么必然会有一场争斗,而狼王就要平息争斗,接纳新成员。”

    “很有道理,咱们两个村子不能就此闹掰了,别忘了,咱们两个村子的经济发展的幕后大老板是左锦达,左老板,人家千里迢迢的到这里投资,建厂子推动经济发展,而且八月十五,逢年过节,都会给两个村子的革命老前辈送大米,白面,花生油,低保户干脆送钱,这可是人家自掏腰包,你说人家这么热情的对待咱们,咱们两个村子再闹的大打出手甚至发展到械斗事件,人家该多寒心啊。”胡准祥声音沙哑的说道。

    李伯明镇长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平息隔阂是重中之重,水有源树有根,既然矛盾出现在张家,还有马家身上,咱们就从马家着手,别在这里坐着讨论了,咱们去马元宝家,估计这一会儿,上马岭村已经炸锅了。”

    四个人意见很快达成一致,就离开了双集镇,镇政府的办公室,快步来到外面,上了咖啡色的大众轿车,朝着上马岭村行驶而去。

    坐在后座的三位领导,李镇长,胡准祥,张行远在车上也是在交谈工作的事情。

    “丁市长,您应该是烟台地区之内最辛苦劳累的市级干部了。”张行远打趣的说道。

    “治理一个市,就跟治理一个家庭一样,我是家长,市582个村子,就是582个孩子,有乖巧懂事的,也有调皮捣蛋的,哈哈哈哈。”丁利剑市长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那也是苦中作乐吧。

    “老张,你就是调皮捣蛋的孩子,你能不能让市长省点心啊?”李镇长说道。

    “李镇长,你咋不说582个孩子,为啥是俺们张家庄是经济建设领头羊,你以为我这个狼王好当啊,又想让我当领头羊,又想让我当乖孩子,这叫不讲理,商场如战场,你不够狠,就会被敌人吃掉。”张行远说道。

    “呵呵呵,我赞成李镇长的观点,老张你牛什么牛啊?不就是当个领头羊吗?再不老实,宰了喝羊汤。”胡准祥说笑着。

    “宰了我喝羊汤,你省省吧,和平年代咱是羊群,一旦战争爆发,咱是狼群,战时为兵,和平为民,现在整个村子的建设,警务,部军事化管理,民兵虽然没有了枪炮,不过格斗,跟踪,侦查这些训练就没断过,每一个退役老兵都是教官,一旦战争爆发,咱们绝对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张行远自豪的眼睛放光的说道。

    “这个我绝对相信,记得上个月我微服私访去张家庄,被一个小孩带领着一群小孩,给包围,抓住了,这一通盘查,什么家庭住址,工作单位,姓名,部问到了,一切整明白了才背着书包离开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丁市长说道。

    “我问他叫什么名字?这个小孩居然告诉我,无可奉告,军事机密,呵呵呵呵太有意思了。”丁利剑继续说道。

    张行远摇摇头苦笑之后说道“市长,你遇到的是张虎家的二公子,张平安,虎父无犬子,这些本领,是张虎的衣钵传授。”

    “二公子,他啥时候要的二胎?”丁市长好奇的说道。

    “说来话长,这个张平安本来姓蒋,他的生父是张虎的老部下,在云南缉毒的时候牺牲了,这个孩子两岁的时候被张虎收养,孩子的爷爷奶奶早就去逝了,他是一个烈士遗孤。”

    丁利剑市长点点头,忽然眼睛一亮说道“说到张虎,我有个提议,张虎是党员,咱们让他竞选书记咋样。”

    张行远一听这话,心中有些不悦,他心想“我还想继续当书记呢,怎么,听这话,市长有换主帅的意思。”

    “唉,只怕天不能随人愿啊,张志兵如今成为了伤残军人,估计爱子心切的张虎不会有心思回家当书记啊。”张行远说道。

    “我看未必,张虎平生刚正不阿,在军队里有铁血旅长的美名,有统帅三军之能,我还听说,张志兵刚从军的时候,不服管教,大闹炊事班,张虎亲自下令关自己儿子三天禁闭,记大过处分,这可不是做样子,真的执行,落到实处了。一下子在军队里传为佳话,从此军纪更加严明,没人敢挑战张虎的底线,大家都是又敬又怕,一个连自己儿子都能依法办事的人,对待其他人,岂不是更加不会心慈手软。”丁市长说道。

    这言语当中充满了敬佩之情,就差竖起大拇指赞扬了。

    “我赞成,张虎的父亲对马家也有救命之恩,要不是张云鹏的阻拦,估计张虎的二叔张云飞早就在当年把马旺财一家老小灭门了,就不会有现在的马元宝当村主任了,若是张虎当书记,估计没人持反对票了。”胡准祥倒是十分欣赏张虎。所以他点点头说道。

    四个人谈笑风生之间,轿车在水泥路上行驶着,车窗外私家车飞驰而过,路过将军崖,拐个弯,就来到了上马岭村,刚刚走到村口,这四个人就看到马元宝带领着老马家的本家弟兄,还有一些其他姓氏的人,撸胳膊,挽袖子,横眉冷目,迎着丁市长他们就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没等丁市长说话呢,上马岭村的书记胡准祥赶紧快步跑了过去,这飞快的脚步就跟双脚踩着风火轮一样。

    “马元宝,你们这是要干啥?”胡准祥竖起眉毛大声喊道。

    “干啥?胡叔叔,张家庄欺人太甚,我的曾祖父当年是干了一些缺德事,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张老头还跟我过不去,平日里就爱翻老账,俺都不计较,当哄老爷子开心了,好酒好肉伺候着,可是他依然耿耿于怀,党支部会议上他还翻老账,是可忍孰不可忍,俺们上马岭村,是杂姓村子,有马家,阚家,胡家,组成的七百多人的小村子,怎滴,欺负俺们人少啊?要是翻老账,张家庄火烧俺家粮仓的时候,水火无情,当年大火也烧坏了很多家无辜百姓的房子,害的很多无辜百姓没有房子住,这个账咋算?”马元宝挺着啤酒肚皱着眉头,气呼呼的说道。4e小说

    “没错,上马岭村的人也不是泥捏的,我们也有骨气,论动拳头,俺们打不过张家庄的人,可今天就算拼个住医院,俺们也不能咽下这口气。”那个挨了张斌过肩摔又被踹了两脚的阚举万也是气呼呼的说道。

    面对气呼呼的要找张家庄的人理论的上马岭村的村民,胡准祥说道“马元宝,你先把人带回去,然后你,还有阚举万,立即到村委会,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当年日本鬼子都被咱们打跑了,如今和平年代了,都是自家兄弟,有啥解决不了的事情,非得动拳头,你们如此去了张家庄,那就出大事了,五爷爷德高望重,到时候张家庄的人绝对是村出动,流血冲突不可避免。”

    “行,胡叔叔,人我可以带回去,不过今天张家庄的人必须给一个说法,我也不要求五爷爷登门道歉了,他张斌不是动手打人了吗?,冤有头债有主,撤了他的党籍,档案里记大过处分,这就是俺的要求。”马元宝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盯着张行远。

    心中的怒火,不满就跟现场直播一样,通过心灵的窗户,毫无剪辑的呈现在张行远的眼前。

    “老马同志,消消火,咱们先回居委会,好不好。”张行远心平气和的说道。

    马元宝圆圆的眼珠,犹如水晶球一样滴溜一转便说道“不必回居委会了,咱们把上马岭村的村民,张家庄的村民召集到此,是黑是白,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了,还则罢了。”

    这一句话说出来,李镇长心中不由得仔细思量一番就对着丁市长的耳朵小声说道“市长,目前两个村子的人都在气头上,现在凑一块研究问题,那不是往滚油里倒凉水,直接炸锅了吗?我看先不要搞这么大的阵仗的好。”

    “什么话啊,是脓包早晚得挑破,捂着盖着,问题更大,前怕狼后怕虎,如何解决问题。”丁利剑市长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两个村子的书记。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也就没话说了,一把手拍板了,下属也就一切照办了,很快两个村子的人熙熙攘攘的来到了水利中转站的那个院子里。

    院子里人头攒动的两个村子的村民,这两个村子的村民见面,目前就跟两个鸡群里面的大公鸡一样,那是瞪着眼睛,炸着毛,就是不说话。

    “乡亲们,都消消火,多大事儿啊?亲兄弟还有斗嘴的时候,打断骨头连着筋。”丁利剑市长说道。

    “丁市长,您得主持公道,这个书记一职,必须我们上马岭村的老书记胡准祥当,我们只信任他,如若不然,我们坚决不根山匪合并。”上马岭村的一个村民态度坚决的如同磐石一般。

    一听这话,张斌的刚刚平息的怒火,瞬间又被点燃了,他瞪起眼睛大喝一声“喂,那个不知道啥品种的癞皮狗,你最好嘴巴干净点,你再说张家庄是山匪,我打碎你的狗牙。”

    “我就是说你山匪了怎么着吧,不服咱就开练,别的村子的人害怕张家庄,上马岭村不怕,都是俩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啊?”这个上马岭村的人说道。

    张斌这个张家庄第一条好汉,啥时候受过这等窝囊气,一听这话,张斌大喝一声“张家庄有血性的小伙子们,动家伙,算咱们欺负他们,攥起拳头,给我揍这只癞皮狗。”

    霎时间,三十多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小伙子,如同从地底下蹦出来一样,义愤填膺的就要开打。

    “张斌!你无法无天了是吧,丁市长在此你也胡闹,有我张行远在此,我看谁敢动一下!”张行远紧锁眉头瞪起眼睛,指着张斌的鼻子怒骂着。

    这一声怒喝,张斌这才没敢动,他带领着弟兄们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站好了。

    “上马岭村的村民们,我胡准祥感谢大家伙对我的信任,上级领导要合并两个村子,也是建设新农村的好政策,可是书记只有一个,谁能当上,得通过民主选举,这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胡准祥对着自己村的百姓说道。

    “胡书记,张家庄的党员比我们村的多,如果选举,他们肯定部把票投给张家庄的人,我们的票占少数,您肯定落选,乡亲们舍不得您啊。”又一个上马岭村的村民十分焦虑不安的说道。

    丁利剑市长看到此情此景,没有焦躁不安,他伸开双臂,上下摆动,示意乡亲们稍安勿躁,霎时间老百姓安静下来了。

    丁利剑市长说道“乡亲们,你们两个村子的人都是铁血英雄的村子,你们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的牺牲,任何人都抹杀不了,都记在心里呢。”

    丁市长说这句话的时候,右手攥拳砰砰两声砸了两下自己的胸口。

    “上马岭村的烈士家属也不少,何必执着的去追求一个英雄村的名号呢?为了一个名号,大打出手,传出去不怕外人笑话吗?讲到黑历史,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月,谁没点黑历史,张家庄也有黑历史,我敢这么说,就有调查,根据县志记在,当年双龙寨的大当家张德仁就办过糊涂事,他误听了流言蜚语,抢劫了一个已经打算投奔八路军的资本家,富商,这个富商本打算把万贯家财捐给八路军,买枪炮杀鬼子,可是消息泄露,鬼子将计就计,散布谣言,说这个资本家要投靠鬼子,投敌卖国当汉奸,张德仁没有仔细核实,就出兵,抢了资本家,还烧了宅院,杀了资本家的家老小。事后张德仁得知误杀好人,从此愧疚不安,就病倒了,日本鬼子,派出特工,化妆成看病的郎中,硬是把一代好汉张德仁给治死了。”丁市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不由自主的看着张家庄这边的村民。

    “没错,这件事儿我可以证明。”怪老头张坦克拄着拐杖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

    “当年日本鬼子何其歹毒,他们本来想拉拢那个名叫钟保国的资本家,可是他宁死不屈,于是日本鬼子就算到了同样不肯归顺皇军的双龙寨,定是一个痛恨汉奸卖国贼的武装力量,他们就暗中调查钟保国的行踪,最终发现他勾结八路军,所以就使出了这个驱虎吞狼之计,在报纸,民间,大肆宣传钟保国为大东亚共荣圈做出了巨大贡献,捐出部家当,我伯父张德仁,是一个有仇必报,嫉恶如仇的人,他哪有心情去核实,所以根本不听我堂哥张云鹏的劝阻,亲自带兵剿灭了钟保国的家。等八路军赶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大错早已铸成,剩下的事情正如丁市长所说,日本鬼子得知我伯父病倒了,就又生毒计,安排特工假冒医生,整死了我伯父,本以为树倒猢狲散,不成想,跟张家庄结下了死梁子,张云鹏坐了大当家的宝座,发誓不杀尽小日本,就把张字倒着写,再后来才有了一千勇士歃血为盟投八路杀鬼子的事情。”张坦克老爷子继续讲出了尘封多年的往事,这个双龙寨在江湖上唯一的一个败笔,唯一的一个误杀好人的蠢事。

    张坦克老爷子这一番长篇大论讲出口,在场的人部目瞪口呆,尤其是马元宝他听到这咋舌的消息也是震惊不已,他心中暗想“原来不可一世的张家庄也干过见不得人的事情。”

    丁利剑,赶紧快步走到张坦克老爷子面前说道“老首长,看来您心里的包袱放下了。”

    “放下了,你们在这里开会的时候,我没来,我在张岷桓的家里,卢广孝对我说了这么一番话,他跟我说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中国历史上的明君没有一个是没有黑历史的,刘邦,朱元璋,得了天下杀功臣,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尽管如此,他们依然算得上治理天下的明君,因为他们荡平四海,平息战火,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被他这么一点拨,我才发现我是真的老糊涂了,不管马旺财当时干了啥,国难当头,他的儿子不是孬种,血撒疆场,杀日寇保家乡,这足以为马家光宗耀祖了,马金山的名字足以名垂千古,彪炳史册,我有啥资格翻老账,我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张坦克老爷子说完了这句话,转过身对着上马岭村的人就是一个大鞠躬,表示自己的道歉。

    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张坦克老爷子鼓掌,啪啪啪啪的掌声如雷鸣一般,久久不息,只有一个人呆呆的站着不说话,不鼓掌,这个人就是马元宝,此时他心中暗想“哼,这个怪老头张坦克,翻老账已经翻了好几年了,打心底里不待见我们马家,今天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真是太虚伪了。你看着吧,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丁利剑市长见到两个村子的人,化干戈为玉帛了,就趁热打铁的说道“乡亲们,关于书记一职,我有一个人选,他就是张云鹏老将军的嫡系子孙,张虎,我想听听大家伙的意见。”

    底下的人就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马元宝也闲不住,他心中暗想“我说的嘛,这个怪老头张坦克,真是狡猾狡猾的,他早就跟市长串通好了,先闹腾一番,激起两个村子的矛盾,然后丁市长出面调解,他最后出场承认错误,博取同情,丁市长就顺水推舟的把张虎搬出来,最后还是老张家当书记,管理这么大的一个村子,投票选举只是做样子,党员比我们村多了一百多人,我们村肯定落选。”

    丁市长这一个建议说出口,底下两个村子的人经过了一番讨论,都高声呼喊“如果张虎当书记,我们双手赞成。”

    “好,虽然选举村党支部书记,迎合上级政策,应该是党组织内部,党员之间投票,不是党员的人不能参与,不过为人民服务这四个字,就说明书记一职,关乎老百姓的幸福生活,今天就破例,扩大选举范围,不是党员的人也可以参加选举,因为无论是书记,还是村主任,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群众当然有监督,选举的权利。不过今天是选举不了了,张虎在济南,通知他回来需要时间,这样十天以后,还在这里咱们再选举。”丁利剑说道。

    马元宝这个时候说道“丁市长,既然如此,我们可不可以找出五个党员,跟张虎一起组成一个候选人的名单,程序还是要走的,毕竟还是会有不同意见的,要是这么多人都选张虎一个人,那还选啥?,没有第二人选,赶鸭子上架,不想选张虎的也只能选了,要么就直接弃权了。要是这样还不如上级直接任命就完事儿了呗,”

    丁市长笑呵呵的说道“呵呵呵,马元宝,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你以为我是朱元璋啊?想让谁当官,直接任命,没有老百姓啥事?这不是胡闹吗?”

    “行,有市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马元宝说道。

    事情就这么几经波折的终于达成共识了,会议也就这么结束了,村民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喜欢特战神兵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特战神兵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特战神兵 爱搜吧 特战神兵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特战神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笨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笨牛并收藏特战神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