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王家新就已经得到吕明一的吩咐了,王家新虽然不清楚整件事情的部情况,但王家新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保镖王家新又跟李苏秋说了一句,道:“老板他们去九楼了。”

    李苏秋听罢点了点头,向电梯门口走了过去。其实王家新不说李苏秋也知道人都去了九楼的,因为昨天打电话的时候,李苏秋就与吕明一说好了,让吕明一在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以挑衅的方式,向李云龙提议,去九楼去玩牌。虽然李苏秋是今天上午才知道的张家,今天就来人的。但周文华的存在,并不会影响这步计划。李苏秋乘坐电梯来到会所的九楼,穿过九楼的大厅,又进了走廊。李苏秋很快就到了门口,有很多保镖都守着包间的门口。

    吕明一的保镖看着李苏秋之后,直接招呼一声道:“李先生。”同时,保镖直接给李苏秋开了门。包间内,除了王国强以外,其他人都在。王国强已经是借口离开了,没跟着一起玩,他得去见刘佳与孙立明了。

    而吕明慧虽然也在,但却也没跟着—起玩,吕明慧是坐在吕明一的身后,看着吕明一他们玩。是吕明一,李云龙,陈光亮,周文华四个人在玩。看桌上的情况,玩的不大。玩牌这种事情,玩好了,就能增进感情,玩不好,就会让人反月成仇,而在场众人,也没人是奔着赢钱多少去的,吕明一会表现的想要赢李云龙,但陈光亮肯定是会拦着的,不会让玩的太大。

    小输小赢的牌局,还是以谈话目的为主。李苏秋进来后,直接扫视了一下情况,便走到了吕明一身后,因为李苏秋真睡过觉,衣服有些不平整,吕明慧注意到了,便抬手给李苏秋抚平了余下,拉了拉李苏秋衣领,给整理了一下。吕明慧显得是很自然的举动,但李云龙注意到了之后,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差点没把牌给撕了,不过李云龙又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吕明一看见李苏秋过来了,直接将牌一丢了,回头看了李苏秋一眼,随即问道:“姐夫,你来玩吗?”。李苏秋微笑着摇了摇头。不玩,玩的太小没意思,玩大了的话,陈光亮就会配合李苏秋演戏,肯定是要阻止李苏秋的。所以,李苏秋就看看,偶尔的提醒吕明一几句,就够了。

    大概半个小时后,在李苏秋的多次提醒下,吕明一差不多就赢了李云龙五百多万。李云龙脸色可以说是越来越不好,倒不是因为输了,而是吕明一一直在用话挤兑李云龙。吕明一笑道:“李云龙,你行不行啊?手这么臭还敢玩啊?要不你直接把钱都送我得了,这样大家都不用浪费时间了。”

    吕明一在说话的与此同时,在外面走廊里。“叮铃”一声,是收到短信的声音,是来自于一个三十岁上下年纪,身材高瘦的保镖身上,此人名叫“王明瑞”,是李云龙的亲信保镖之一。王明瑞听到的声音,也感觉到了手机的震动之后,直接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王明瑞点开看了一眼,上面直接就是写着:“金海市的海景房住的舒服吗?谁的钱你都敢拿?不要命了吗?”看着短信的内容,王明瑞先是一愣,紧接着瞳孔猛的一缩,脸上变了颜色,直接是忽晴忽暗的。短信内容很短,也没说清楚是什么事情,但王明瑞却是马上明白了,自己被威胁了,而且是很要命的威胁。

    王明瑞是金海市的人,早些年当过兵,退伍后没多久便进了李家当保镖。之后是跟了李云龙。目前来说,王明瑞跟了李云龙已经有五年多了,虽然比不上李云龙身边那几个很有名号的,资历很老的心腹,但却也是颇受重用。李云龙这个人心狠手黑,所谓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手下,王明瑞这些年自然也为李云龙办过不少脏事,双手并不干净。

    王明瑞跟李云龙这五年里,王明瑞除了每年有几十万的薪水以外,王明瑞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收入。他“拿过”李云龙的钱,却也不是偷钱或是出卖老板什么的,而是办事的时候会有一些油水。出门一趟的话,总是要有各种开销的,帮老板打听一些事情,也是需要上下打点的,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而李云龙身边,本来就脏事特别多,不干净的事情,自然不可能有**的。王明瑞拿着李云龙的钱。无非也就是多报销一些数目,还有其他的事情上,但大多是这个。出门办事,零零散散花了个八万。回去报个十万,替老板买了一些非法的东西,老板给了一百万,自己买东西花了八十万,其他开销几万,那剩下的钱一概不提,也就不用退回去了。

    李云龙是一个花钱没数的人,实在是太有钱了,一出生就有钱,大钱自然是能注意到的,而像这种小钱,也不会在平。在李云龙身边办事,油水是很足的,有时候还有回扣,其至是好处费。

    王明瑞甚至还知道,就在前几年,老板的头号心腹冯军还收过一个老板的一百万的好处费,那老板为了攀上李云龙的这条大腿,想要给李云龙送个女人,但接触不上,便找了冯军。这件事情在保镖之间都不叫秘密,都有传言,但却也没人会将事捅给老板。很多油水,本就是有很多个人一起拿的。

    其实这种事,水至清则无鱼。李云龙很多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云龙心里清楚,毕竟是给自己卖命的人,这种小事,他也懒得多计较。可一次是小事,两次是小事,但要是总这么干,而且越来越胆大,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王明瑞就胆子比较大,王明瑞对李云龙很忠心,却也觉得,有些钱,自己可以拿,其他人都行。自己为什么不行?在去年八月份的时候,王明瑞曾给自己的父母打去六百万,让父母以他们的名义去金海市买了一套海景房,这套房王明瑞今年年初休假时,还去住过。而买房的六百万中,小部分是他这些年辛苦赚的薪水、奖金,自己开销后剩下的钱,大部分,则都是他一笔一笔的油水攒出来的。

    这很要命。一次搞个几万是小问题,但就一次搞了三四百万的,那李云龙知道了是会送王明瑞去见自己的祖先的。王明瑞也知道李云龙是个什么脾气,王明瑞也知道,老板的其他保镖,是没有谁是绝对干净的。只不过,他们没有被威胁,自己现在被威胁了!

    是谁?王明瑞心里很慌,但却故作镇定的收起了手机,面色恢复了正常,扶了一下墨镜后,王明瑞扭头与身旁同事保镖低声说了一句,道:“我去下厕所啊。”

    说完,王明瑞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走廊。很快,王明瑞找到了九楼的公共洗手间,推门进去,又挨个敲了敲隔间的门,确定洗手间里没有人,王明瑞才又拿出了手机,但没打过去,而是先回了短信:“你是谁?”王明瑞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在加速,这种被人那要命的事情威胁,绝大多数人,这一辈子都不会碰不上一次的,而王明瑞这也是第一次遇到,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王明瑞这也是亏心事做的太多了。

    短信发过去了,等了一分钟,也没收到回复,一分钟的时间并不算长,但王明瑞却感觉很长,简直是度日如年的,王明瑞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对方威胁自己是什么意思,未知的,才是更让人恐惧的。鬼知道李云龙会不会突然就被人告知了这件事情,那他王明瑞肯定是活不过今天了。

    王明瑞按耐不住了,拿起手机再次输入了信息,王明瑞输入了一行字,但却又删除了,思来想去,王明瑞直接就点击了对方号码,跳转拨号界面。王明瑞决定直接打过去,看一下对方到底是接不接。

    拨通,王明瑞将手机放在耳边,心跳又开始加速,听着手机里缓慢的“嘟”声。王明瑞还很不安的回头,看了一眼洗手间的门。是生怕有人进来,足足过了五秒钟,终干接通了,却没有人说话,王明瑞不由得将手机拿开一些,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确定对方是真的接了,已经开始记录通话时长了。

    王明瑞直接开口道:“你是谁?说话。”

    手机里响起了很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保洁身上有磁卡,走楼梯上楼,来十楼,1094房。”这是一种很不自然的沙哑声,听起来就像是一种伪装出来的声音。“你……”王明瑞刚想说什么,“嘟嘟嘟”对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一句话也没有多说。王明瑞此刻脸色大变,神情更加的不安了。

    喜欢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 爱搜书 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李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拜天并收藏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