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陆拾叁做的得心应手,待得云袖尸骨彻底的在他面前消失,看着那一滩的水渍他才勾起唇角,嘲讽而又肆虐“你以为我在对你出手时没有准备吗自以为是,常常说的就是你们这些人被捧着长大的天之骄子,可你当真是天之骄子吗不过一群狂妄自大的人罢了”

    只不过他这话音未落,那连着挽玥城的大阵便轰然一下破裂,而后便是没落谷的大阵,只见那七彩的流光在他们的头顶晃了又晃,最后却像是被撑破一般,往外炸开。

    陆拾叁抬首静默的看着,看着那踏步而来,犹如的踩着七彩流光的神祗,只不过看双看向他的眸子却通红一片,在衣袂翩飞青丝飞舞之后的映衬下,不是神,更似魔,一个恨不得啃其肉嗜其骨的魔。

    陆拾叁十分平静的回望,似是早已料到这般,只是继而看着他身后紧跟而来的白色身影,微微一怔,瞳孔骤然一缩,嘴角变得苦涩起来。

    但还好,他此时还顶着七分钟道子三分顾南楼的模样,这般纵使白隙爻有所怀疑,也还能拖延一时,不至于让洛秋玄迁怒到她的身上。

    只是他轻轻蹙眉,双瞳闪烁,看到的却是洛秋玄的周身蒙上了一层灰,浓郁的似乎的能遮住旁人的眼睛,却在他人看来,他也仅是怒急了才红了双眼,须发皆张,压根就看不到那层厚重的灰。

    陆拾叁没有避讳的用那双瞳直视洛秋玄“你要为她复仇么一个妓子而已,莫非还与堂堂的北渊大帝有瓜葛不成”

    此时洛秋玄已经恢复了他本来的面貌,更确切的说是他体内魂种被急促的催长后的结果。

    本来他是不打算那么快的破掉的挽玥城的阵法的,甚至在白隙爻从荣海征那里得来的所为心得时,他还想着要如何拖延时间,不为陆拾叁遮掩,只因着白隙爻能够这般的护他。

    但却不想待他摸清了这阵法的脉络时,脑海突然一痛,从眉心向着两边扩散,像是要炸了一般,让他压根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而在他的识海中那被束神索捆绑着残似是感知到了他的异样,也突然躁动了起来,甚至连那束神索都险些的被他撑破。

    他一心二用的想要压制时,那被他收进玄天镜中云袖的魂体,也在这一刻暴动起来,无视玄天镜的束缚,差点以自爆的方式来他的玄天镜,好在他反应比较快,及时的将云袖的魂体从玄天镜中给抛了出来。

    这一抛没有来的及细看,直接将她抛在了挽玥城的护城大阵之上,紧随着一声巨响,在众人诧异中,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影,带着一道火光直接在这阵法之上炸裂开来,那四散能量冲击,不仅仅是毁了这护城的大阵,更是猝不及防的让许多人遭了殃。

    魂体的自爆,按理来说不应该有这般的威力,只不过是云袖的特殊,将这魂体修的与真人无异,就连洛秋玄在最初的时候也没能将其认出,更何况这魂体修为亦是不低。

    所以这一自爆的威力可想而知就连没落谷都受到了波及。

    大阵的破裂,引得众人想要欢呼,可却又在瞥到洛秋玄时不自觉的将那即将出口欢呼声给生生的压了下去。

    只见此时的洛秋玄那张被他幻化而出脸在逐渐的皲裂,慢慢的布上了丑陋且恶心的黑线,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他的脸,就连那本是深邃幽亮的眼睛也不例外,唇色亦是黝黑一片,看着恐怖而又吓人。

    众人噤言,默默的注视着他,却见他抱头狰狞而又痛苦的咆哮着,无人胆敢上前或是靠近。

    唯独一直注视着他的白隙爻,在他出现异样时便提起了一颗心,她刚迈开步,洛秋玄便已经将玄天镜中云袖的魂体给抛了出来,那一瞬间让白隙爻的呼吸顿了一下,也就是这一下,那魂体爆开的冲击四散开来,阻挡了她前进的速度。

    她慌乱的将洛秋玄收进梦境之中,没有让他处在爆炸的漩涡之中,又哪里料到梦境已经困不住此时的他,甚至是连带连她也一起攻击,好在梦境之中她有意避让之下,他压根就伤不了她,但她也阻止不了他。

    甚至是不用经过她的同意,便自己出了梦境,她紧跟而出时看到的便是众人所见到的这般模样。

    他们这一进一出,还有那短暂的对持,也不过是发生在一瞬间而已,在别人的眼中,他们是处在爆炸的漩涡,被那能量冲击的失去了踪影,又在大阵被破时显出身影。

    只有对他们安然无恙的诧异,却没有另外的猜测。

    但纵使这般也足够让人怀疑,怀疑他们的身份、身怀的异宝以及他们的修为。

    而这其中以荣海征最盛,而当他看到白隙爻无恙的出现在漩涡正中时,面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的微妙,但微秒之后又是更深的算计。

    洛秋玄由内而外所涌现出来的痛,并未因着他这阵法的破开以及匀混魂体的自爆而有所减轻,甚至比之前更甚,搅的他恨不得将脑袋给摘下来。

    但同时亦是有一股指引之力在控制着他往没落谷的而去,那挡在他面前的封谷大阵,便成了他的拦路石、眼中钉。

    此时的他一方面是因着那撕裂的痛想要发泄,一方面又受到魂种的指引,迫切的想要找到能缓解这痛的根源,便不管不顾的将所有法宝手段都用在了这封谷大阵之上,让守着阵法的惩善使等人颇有压力。

    而白隙爻便是洛秋玄帮凶,看着他疯狂的模样,在洛秋玄破开这阵法的一角时,瞅准机会便将梦境给放了进去,而后在惩善使等人想要将其修补时,瞬间将梦境实质化,以其绝对的空间将其迅速的撑破,也就是陆拾叁所看到的那一幕。

    只不过白隙爻这般做,对她自己的消耗也很大,在梦境专为实质又不想伤害他人的同时,几乎是要榨干了她体内所有的真元以及精神力,在将梦境收回时她的眼前是模糊的,大脑亦是昏聩的。

    只不过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洛秋玄的身上,没人注意她罢了在洛秋玄带头越过挽玥城时,那些守在城外的人便蜂拥而上,而陆拾叁留下的那些谷主府的人,早已得了陆拾叁的命令,没有出面阻拦,就那般放任他们越过挽玥城往没落谷而去。

    那些中途落下的,想要为同门或是亲友报仇的他们亦是毫不手软的对上,生死胜负皆在一瞬之间。

    而城主府却在陆拾叁的安排之下没有受到波及,亦是没有人违背陆拾叁的命令、逞强的出来迎敌,遥望着这些不善的修士,大多数的人选择了避让,或是关门不出。

    不知是这些人都得到了什么样的消息,对这挽玥城的兴致并不高们,哪怕是这护城大阵阻挡了他们多日,也都视而不见。

    除却那些看到自己同门的尸首、眼红着想要报仇的,也只有极个别的泄愤似的顺手杀了几个躲藏不严的无辜之人,其他人皆是直冲着没落谷而去。

    所以,陆拾叁在看到已经变回自己容貌的洛秋玄的同时,亦看到了这些来者不善之人,搭眼瞥过,已经看到几个隐晦的标志,曾是他见过而又得罪的。

    陆拾叁慢条斯理的将那化尸水收好,紧了紧那把赤红的重剑,怕是要有一场恶战了

    只是他并不想将剑指向白隙爻,却又清楚的知晓若是他与洛秋玄动起手来,自己的这个师姐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区别仅是在于帮谁的事。

    而他又是这般的模样陆拾叁几乎可以预料的到自己的落败,但,洛秋玄这般的在意云袖却是让他很是不爽,那就想个办法不让她掺和进来

    此时的陆拾叁故意忽略魂种反噬的可能,同时亦在心中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在看到白隙爻时最真实的反应是要阻止她与洛秋玄的牵扯,最好是再也没了关系

    而此时那从花有色出来的人,看着那么乌泱泱的一群人重来,皆是一怔,继而看向那散去的光芒,猛然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探究这些人的意图,而是四散开来,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出谷。

    这些人几乎是使出了平生所学,速度之快几乎让人望尘莫及,仿佛慢上一步便会被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他们的离开陆拾叁没有阻拦,却也没有放任的,就那般静静的看着

    而那件小事她想起了那日她被陆拾叁拒之门外的羞愤,以及那个不长眼之人挑衅,虽然将那人斩杀之后,为防止他身后的那些人的疯狂的反击,在走出一段路之后便隐匿了起来,想要将其一以斩杀。

    就在她为之实施抹去最后一个人的生机时,无意中发现了某处对决的两人,而其中一人恰好的便是一位魂修者。

    许是在陆拾叁对他们这些魂修者无情斩杀的原因,又或是她在陆拾叁那里里受了气的原因,看到那混战在一起的两人时,几乎想也未想的便站在魂修者的那一边,在其将要落败的时候帮了那人一把,甚至还顺带着阴了另外一人。

    当时她心中满是愤怒与屈辱,羞怒的差点失去理智,根本就没有去想之后会如何,在那两人的惊诧中施施然的离开,隐约中好像听到什么要与谷主府为敌

    她当时走的洒脱,并未注意之后的发展,但有因着对自己的自信,她几乎可以断定,那属于谷主府的人必然会落败,至于会如何落败,落败之后又会怎样,完不在她的考虑范围。

    而那件小事她想起了那日她被陆拾叁拒之门外的羞愤,以及那个不长眼之人挑衅,虽然将那人斩杀之后,为防止他身后的那些人的疯狂的反击,在走出一段路之后便隐匿了起来,想要将其一以斩杀。

    就在她为之实施抹去最后一个人的生机时,无意中发现了某处对决的两人,而其中一人恰好的便是一位魂修者。

    许是在陆拾叁对他们这些魂修者无情斩杀的原因,又或是她在陆拾叁那里里受了气的原因,看到那混战在一起的两人时,几乎想也未想的便站在魂修者的那一边,在其将要落败的时候帮了那人一把,甚至还顺带着阴了另外一人。

    当时她心中满是愤怒与屈辱,羞怒的差点失去理智,根本就没有去想之后会如何,在那两人的惊诧中施施然的离开,隐约中好像听到什么要与谷主府为敌

    她当时走的洒脱,并未注意之后的发展,但有因着对自己的自信,她几乎可以断定,那属于谷主府的人必然会落败,至于会如何落败,落败之后又会怎样,完不在她的考虑范围。

    如今,在她弥留之际突然闪过这样的一幕,便有些明悟的知晓陆拾叁的突然动怒,且对她的毫不留情,可能就是因为这个。

    若真是这般她可真是不能瞑目了

    但不管的她是如何的不相信,却也知晓这便是那个极为可能的可能。

    她突然低低的一笑,让那双水灵的眸子瞪得凸起而又狰狞,可这狰狞之后,还有一丝阴鸷的狠毒,望着犹如在看砧板上待杀的鱼,在那张失去生机的脸上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

    这笑来的莫名而又诡异,让那些个看客诧异不已,面面相觑都没能看懂其中的深意。

    甚至还生出了一种的纵使将眼睛瞪得再大也无法为自己报仇的诡异心思,是死不瞑目,亦或是灵魂深处最后咆哮。

    那恨纵使只是在她身死之后亦能透过那具**渗透出来,可见其心中的怨气有多么浓烈。

    但这样的一个人,还未来的及告诉他们原因经过就这般嗝屁了,着实是让人无法相信就这般轻易的倒下了,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无论是云袖的威胁还是她最后那诡异笑,都没有给陆拾叁带来任何的困扰,静默的看着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甚至还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毁尸灭迹将一瓶化尸水倒在了云袖身上,连带着她的肉身与魂魄,都化的干净,只留下了一滩水渍。

    喜欢梦道之凤凰涅槃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梦道之凤凰涅槃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梦道之凤凰涅槃 爱搜吧 梦道之凤凰涅槃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梦道之凤凰涅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二月六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月六书并收藏梦道之凤凰涅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