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皇夫吃醋超难哄》 【五】明珠泪18┇眼前已经不是夜渊,而是苏稚本稚!(柿子刺激渊总 2K)

    虽然漓风、姬影、景容的视线都被吸引过去,但他们好似都心照不宣,没人去提及这个恍如谪仙的男子。

    姬影平日里是个粗枝大叶、神经大条的纨绔样儿,关键时刻倒是一点都不迷糊,他转眼便从漓风那变暗的脸色窥出点端倪来,于是象征性地,将搭在漓风肩头的手拍了一拍,示意他淡定,咱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其实犯不着他提醒,以漓风的修养,他断是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场合下发作,因为那不只是在下苏稚的脸面,也会令公主难堪。

    漓风克制地平复心绪,将冷冽的目光从后侧收回,姬影很配合地替他斟一杯酒,碰杯与他共饮起来。

    幽梦用眼角来回瞥了瞥两边的男人,自是感觉到空气中凝结的寒意。

    ◇◆◇◆◇◆◇◆◇◆

    思乔带着化身婢女的玓泣,正穿过花园小径往沉香水榭走。

    思乔信步徜徉,手执画卷,借着月光品鉴她和姬影共同完成的那幅“蟋蟀戏菊图”,越瞧越觉得有趣。

    她没留神,忽听身后的玓泣惊呼一声:“什么人!”

    思乔顿然止步,抬头,便瞧见前方岔口,一个男人身影怔在了那。

    那人身形高大,被玓泣那一喝,转过身来,顺势就和思乔的目光撞上。可他冷不丁地又是一愣,看样子比思乔她们受到的惊吓还大。

    渐渐地,他看思乔的眼神变了。变得异常复杂,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犹如撞见了曾经很熟悉,但许久未见的故人。那样的不可思议,还隐约带着某种痛意。

    他不由自主地向思乔走近过来,思乔顿时慌了:“你……你别过来!”

    男人又立马站住,他似乎也不愿惊着她,就在几步之外定定地看她。

    思乔很奇怪地望着他,打量之下,那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她确定不认识此人,怯怯说道:“你是什么人?”

    玓泣也警告他:“这里是相府,你要敢对我家小姐无礼,我们会马上喊人!”

    男人瞬时清醒了过来,抱拳道:“我是给府上送酒的杂役,图方便抄了近路,无意冒犯。”

    说得那般轻描淡写,不等思乔和玓泣再作反应,他便转身,快步离开。

    思乔望着月下远去,逐渐模糊的身影,忽然眉心一蹙:“不对啊……”

    玓泣回头看她:“怎么了?”

    “他去的根本不是厨房的方向。”思乔张望着,心中越发地不安起来,“那是归媛姐姐住的别苑啊……”

    玓泣双目紧了一紧,又看向那个男人的去处,他已经隐没在夜色里看不见了。

    她同思乔说道:“小姐,那人甚是诡异,不如我们赶快回水榭,将此事告诉丞相,由他来定夺吧?”

    思乔也有些后怕,知道两个女孩不能贸然上去跟踪查证,便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

    水榭内,幽梦心里有许多疑惑,趁着漓风正被姬影拉扯闲聊,聊些不便被女子听的话题,暂时顾不得她这边。

    她终是坐不住,微转身,小声地试探“苏稚”:“你方才不声不响地消失这么久,又去搞事了?”

    她心里当他是夜渊才这么问的,谁知他抬起俊逸脸庞,眼神却透着莫名的无辜:“公主,你在说什么?”

    幽梦心中一凛:这表情,这语气,这画风……怎么又像换了个人似的?

    她强忍心中不安,声音又小了一些,生怕被身边的漓风等人听见:“我说什么你心里没数么?今日这场合,你别乱来。”

    他好看的眉眼深深一蹙:“公主,我没有乱来,方才我想陪你去园子里赏菊,可我没等到你。”

    幽梦彻底懵住,恍然意识到,眼前的已经不是夜渊,而是苏稚本稚!

    “那你之前去哪了?”她问,同时仔仔细细地端详他。

    苏稚感觉到她眼底的戒慎与防备,可他偏生有着出神入化的好演技,不骄不躁地说道:“我不知怎么就迷路了,突然被人点了穴,我就昏睡过去。”

    “然后呢?”

    “然后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方才苏醒,发现自己睡在一座偏僻的凉亭中。”

    他说话时的面部表情已是极为认真和自然,可幽梦还是不太确信:“当真?”

    他波澜不惊地反问:“我为何骗公主?”

    幽梦不说话了,垂眸沉思:看来夜渊已经算好了他弟什么时候会醒,怕苏稚突然回来,两人撞上,他才偷偷离开了?或者,是他故意去解了苏稚的昏睡穴,放他回来?

    “到底怎么了?”苏稚见她心事重重,佯装不解,“你为何如此奇怪地和我说话?”

    幽梦望着他,淡然一笑:“没什么,我看你许久不回,不放心。”

    见他眼中仍有疑惑,她补充道:“弄晕你的人,等宴会散了我自会调查。”

    苏稚这才点了头,安然坐着,那样乖巧平静。

    幽梦心潮暗涌,不知夜渊那边是什么情况,可他关照自己不要离开水榭,她也不敢贸然违背他的意思。

    漓风回来,见她面色深沉,忙关怀道:“公主在想什么?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幽梦旋即收神,抬头对他展开笑容:“想起些府里的事,就走神了。”

    漓风向她靠了靠,眉目从容舒展,清风朗月般叫人舒服:“以后有什么烦心事都可以和我说,我可以帮你分担的。”

    他温温淡淡,像是最正常的表现,却有几分刻意,仿佛是故意说给后方的某人听的。

    幽梦嘴角隐约一僵,强撑住笑意:“多谢世子关心了。”

    漓风目不斜视,眼中只有她:“我是你的驸马,自然有责任守护你,与你同舟共济,是任何人也不能拆散的。”

    苏稚静静听着他含沙射影的话,面无表情,冷若冰霜。

    正当幽梦不知该如何将话题开展下去,相府千金归媛来了。

    只见她仪态端庄地走入水榭,身上的华服颜色素雅,简约却显得名贵,非常符合她的气质。

    归媛向她父亲,还有宾客们行礼,不多说话,依旧是幽梦印象里冰山美人的样子。

    “媛儿,将夜明珠拿来给大家观赏吧。”丞相满眼都是骄傲。

    归媛从婢女手中接过雕花木匣,在宴席管事的示意下,婢女们将水榭内外的灯都熄灭了,只为一睹鲛国夜明珠媲美日月的光辉。

    归媛亲手打开盖子,顿时惊住了,众人在黑暗中迟迟等不来耀眼光芒,丞相的声音响起:“怎么回事?”

    “爹……”归媛克制惊慌,不想失了大家闺秀的礼数,“夜明珠不见了!”

    若非光线昏暗,否则此刻众人瞠目结舌的神态,一定很好看。

    喜欢皇夫吃醋超难哄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皇夫吃醋超难哄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皇夫吃醋超难哄 爱搜吧 皇夫吃醋超难哄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皇夫吃醋超难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叶落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落葵并收藏皇夫吃醋超难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