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二卷·完).26

    “啊……”在对方牙齿不轻不重的一个啃咬中,柳延溢出呻吟,腰身又一次绷起,将体内凶器紧紧箍住,长着倒刺的.性.器.形状格外明显被身体感知,疼痛瞬间消退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异常的麻痒从后.穴传遍全身。

    伊墨闻声动起来。长着肉刺的阳.具退了两分,又狠狠撞了进去,撞得怀中肌体一阵颠耸,散落在枕上的黑发也荡的让人眼花。

    “还疼吗?”伊墨问。

    绯红在逐渐攀上柳延的脸颊,他摇了摇头,在混沌间恍恍惚惚地道:“不疼了……怪的狠。”

    “哪里怪?”伊墨问,一边抬起他的腰,握着两瓣臀肉狠狠地抽动摇撼,被彻底容纳裹覆的感觉让他脑中也混沌起来,口中继续不饶人的逼问:“这处是不是痒了?”

    柳延脸上发烧,狠狠地抓着他的背部,伊墨背上吃痛,性.器挺的更加凶猛,一下下撞过去,鳞甲打在他的臀上一声又一声的脆响。

    抽动中紧紧契合的秘处也发出濡湿的水声,湿漉漉的也不知是血还是前夜的精水抑或是融化的脂膏一路流到柳延的臀窝,浸湿了床褥。

    “到底痒不痒?”伊墨咬着他的耳珠,舌尖都钻进了耳蜗,逼问不休。

    柳延臊的直蹬腿,蹬了两下就被攥住了脚踝,伊墨将他两条腿都架在了自己肩上,一个使力将他抱起来搂在怀里,这姿势让柳延顿时悬了空,膝盖贴着胸膛,腰身几乎到了折断的地步,身体里狰狞无状的玩意瞬时捅到极深,顶的柳延呜咽起来,伊墨还在不休不饶地问:“是不是这样就止痒了?”

    “啊……”柳延死死抠着他的肩头,眼泪都滚了下来,混乱中呜咽着道:“疼。”

    “疼还是痒?”伊墨也忍不住的喘息,蛇尾愈发猛烈地大开大合,退出三分便迫不及待地刺进去搅弄研磨,那些怪异的肉刺在内 壁上翻来覆去的碾磨,像是绞肉一样终于把柳延逼到哭出声,老老实实道:“痒。”又撑着他的肩,顶委屈地说:“腿疼。”

    他几乎是被对折起来抱在怀里,两条腿被夹在两人之间,这个姿势让他筋肉都被拉抻到极限,又这么不管死活的大干,疼也不奇怪。

    可他并非受不住。只是也不知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偏要撒娇,让他知道他疼。

    泪盈盈的脸上委委屈屈的模样让伊墨脑中炸了一下,心里清楚他的底线,于是也没有立即撒手,贴过去亲着他的唇,哄道:“叫相公。”

    柳延瞪着他,片刻就把自己额头贴过去,含着他的唇小声道:“相公,腿疼。”

    伊墨攥着他臀肉的手便狠狠收了一下,将那两团丰润在手里恶狠狠地揉着,顷刻便揉至通红发热的地步,才将这人放下来,松了他的腿圈在自己腰上,声音哑的不像话,沉沉回道:

    “心肝儿,圈好了,相公好好疼你。”

    106

    106、番外:一池春水映梨花③ ...

    一句“心肝儿”让柳延愣了一下,脸上随即艳红,圈在他腰上的足弓都绷起,脚趾一根根抠在脚心死死的蜷着,骨头仿佛被热油淋过,从里到外都是酥麻麻的,手上便情不自禁的抱紧了他,凑到伊墨耳边,细声道:“再叫一声我听听。”

    伊墨掐着他的腰,将人在怀中禁锢住了,这才攥了他的手,十指纠葛在一处,轻声又慢语,也不知有多少情意蕴在其中地重复了一遍:“心肝儿。”

    话未落音,柳延在他怀里明显地打了个冷战,仰起头,发出长长的呻吟,身下热切地裹紧体内凶器,一紧一放,汁水淋漓,似乎就要将他的骨血榨出来般绞拧裹缠,绞的伊墨血脉贲张,忍不住掐紧他的细腰,狠狠勒住,顷刻便勒出几道青紫痕迹。柳延吃了痛,本能地低泣一声,腰背弓起,绞的愈发狠厉,是要把那长着倒刺的玩意绞断的力道,尾椎随之窜上阵阵麻痹般的酣畅快美,柳延绷紧了身子,嘴唇被死死堵住,在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前端自行地泄出精。

    他发不出任何声音。

    伊墨死死地堵着他的唇,于是所有的快意与忍耐都被吞下,连胸口翻搅的痛意一起,全部堵在了两人的唇里。

    心肝儿。

    也不知是多寻常的三个字,老人讲给孩子们听,男人讲给女人们听,才子佳人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这三个字张嘴就是。谁都能说,谁都能听。

    偏偏只有他听不得。

    辗转三世,一世二世到三世,他也不过想成为伊墨的心肝儿。想当那骨中的骨,肉中的肉,血里的血,心尖尖上最温暖妥帖的一点血肉。他总是贪心的,有了一点还要更多有了更多就要许多,最后他要全部。

    他要,就有人慨然奉上,自毁千年道行,给他一场盛大的欢喜,然后抱着他,说心肝儿。

    他可真真正正成了他的心肝了。恍恍惚惚想着,睫毛便沾了水珠,一眨一眨中,水珠亮的晃眼。

    伊墨察觉异样,便撤了嘴唇退开两分,仔细端详他的脸,很快便微笑起来,说道:“心肝儿,事儿还没完,就想跑了不成?让相公来香一个。”死不正经的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两口,亲的甚是大声,“啵——叭——”的响响亮亮,终于扯回了柳延的思绪。柳延被那过于响亮的两声惊醒,连忙捂着脸直瞪他,一双眼沾了泪水,瞪的圆溜溜,黑嗔嗔,染了几分迷离情态,煞是动人。

    “来。”伊墨说,掐着他的腰示意地动了动,“你来。”

    柳延便自己动了起来,晃着腰摆着胯,也无所谓羞不羞,略略抬起身子又沉下,追逐着身体里的阳.物,享受着先前还嫌痛苦的欢愉,身上薄薄地覆了一层汗。

    根部被美妙的禁锢着,所带来的愉悦令伊墨的手指也乱了方寸,在湿泽的身体上来回揉搓,不知道要怎么对他才好,怎么样都是不够,身体已经在一起了还贪婪的想要更多,明知心也在一块依然觉得不足,恨不得揉散了搓碎了,嵌到自己身体里,让筋肉血脉都融为一体,呼吸都是一致的地步。

    伊墨逐渐发狠,白皙的肌理很被他揉至烫红,力道早已失了控,光滑的脊背上尽是斑驳的指痕。

    柳延很快被他揉的受不住,凉薄的手指让他全身里外火烧火燎,腰杆似乎都被烧成了灰,怎么也挺不起来,自然也再动弹不得。他停下,伊墨也不肯动,身体里静止的阳.物简直变成了馋孩子的糖,他就是被馋虫勾的无法忍受的小孩,眼见着美食明明就在,偏偏无法享用,只好又是难受又是委屈的直哼哼,可他怎么哼伊墨都不理,像失心疯似地只晓得揉来搓去,仿佛要彻底把他揉成一滩泥。

    终于忍不住低头在伊墨肩上啃了一口,柳延声音干涩地道:“你动动。”

    “嗯?”伊墨这才停了手,低头见他湿泽身上都是自己的指痕,大片白皙里斑斑驳驳的印着或深或浅的瑰丽玫红,色气十足,一时间只觉得热流在下腹疯窜,插在□里的阳.物又生生胀大两分,柳延“嗯嗯”地喘着,被撑的更是软绵。伊墨勒住他的腰提起又狠狠放下,在对方的吸气声中问:“这样?”

    性.器在谷.道里艰难地退出两分,又重重刺入,瞬间被穿透的销.魂蚀骨的滋味让柳延直打颤,眼角湿润的几乎要漫出水泽,丧失了回答的力气,只胡乱点着头双腿夹紧他的腰,肠.壁一阵阵剧烈收缩,像张小嘴一样含着伊墨的性.器尽兴咂吮。所带来的快意连伊墨都呼吸粗重起来,一向镇定的面容有了两分扭曲。

    “心肝儿。”伊墨长长地喟叹一声:“松些,别夹太紧。不然一会你就疼了。”

    柳延迷迷糊糊听着,乖顺的尽量放松,可每次刚松开一点,体内凶物稍有动作他又立刻敏感的收紧,内.壁被摩擦的愈发充血肿胀,也愈发敏感非常,这根本不是意志能控制的事,连柳延也不能,只好自暴自弃的嘟囔:“疼就疼,哪个要你长那么凶。”

    伊墨心道我本来就凶。也不过是遇上他,凶气就被磨砺成了柔情,又忍不住嘴上使坏道:“你就喜欢不是?”说着尾部发力,掐着他的腰狠狠顶撞起来,那些怪异的肉刺有了底气,不管肠 壁锁的多紧都蛮横地破开凿入,早已习惯被插.入的谷.道湿腻非常,源源不断地泌出水,混着一些脂膏的清香,每一次进出都滋滋作响,溅起微小水滴,让凶器鞭挞的更加顺畅,淫.靡的液体顺着股间沟壑一直涌出,晕湿了柳延的臀下,先前出过精,柳延前方一时也再硬不起来,只是软软的缩着被顶的一晃一晃,也不知流了多少透明的涎液,一时间前后都是湿透,每一次跌坐回伊墨身上都是情.色的水声。

    那声音听的人面红耳赤,也愈发情潮澎湃,伊墨啮咬上眼前晃动的颈脖,在那细长脖子上一路啜吸,牙齿几次险险地停驻在对方贲出的动脉上,薄如蝉翼的肌肤下是青色的血管,里面血液流动的声音仿佛侧耳可闻,鲜活生猛的脉动着,引诱着他。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魔性才会被勾引出来,总是忍不住想要做点什么,把这个人的血都饮下去,肉都咽下去,骨头一根根嚼碎了吞下去。但是他又舍不得。

    他都舍不得让他多痛一点点。

    恶狠狠地在柳延的肩头咬下一口,血珠泌出之前他就撤回了所有力道,转换成舌尖的舔舐,打着旋儿的滑扫,又用嘴唇在那齿印上亲了又亲,身下凶煞异常的粗大性.器在穴内残虐地破开肠.壁,捣弄挤压,朝着他早已清楚的敏感点,一次次顶戳那个地方,顶的柳延呜咽起来,泪水抑不住的从脸腮滚下,很痛苦的表情,身体却热烈迎合,在他撤离时高高抬起臀,又在每一次插入时迎上对方的凶器,直到又一个高.潮来临——软下去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精神抖擞的竖着,被两人紧贴的胸腹一次次磨蹭,柳延却全然不知,周身都在后.穴的快活里,被那根凶神恶煞的东西干的酸、痒、麻、涨种种滋味不一而足,且来势滔滔,过于猛烈的覆盖了他所有意识,他只凭着本能摆腰扭臀,浪.荡的不像样子,而后臀股的肌肉绷紧抽,搐脑中一片空白,仿佛窒息般极致的畅快里,又一次出了精。

    他软在伊墨胸前,倚在他的颈窝茫然地张着口,像刚刚获得空气一样大口呼吸,绯红的脸上尽是恍惚迷离。

    伊墨略顿一下,很快调整姿势,让人躺下,自己又覆了上去,蛇尾依然紧贴着他的臀缝。

    “还有一个。”伊墨凑过去轻声道:“也想进去。”

    柳延失神的望着他,许久才反应过来他在说话,一时没有听明白,软软地一声:“嗯?”

    “这个。”伊墨说,带着他的手到两人契合的地方,摸索着将另外一根性.器放在他掌心里,“也要进去。”

    柳延游神般合拢五指,在那根凶恶的东西上揉捏,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才醒悟过来“啊”了一声,反应道:“会坏。”

    “是。”伊墨说,蹙着眉头耸挺了一下蛇尾,两根性.器顿时分别擦过他的内.壁和掌心,还是那句:“想进去。”

    柳延身上绷紧,手抖了一下,犹豫着又重新握住,喃喃着道:“长的这么凶……”

    “凶你也喜欢。”伊墨说,又问:“不喜欢吗?”

    “……”柳延忍不住抬头亲了亲他的脸,认真说:“我喜欢你。”

    “嗯。”伊墨脸上露出一抹笑,直起身道:“我知道。”

    柳延就不再说话,握着那根东西往臀缝里挤了挤,根本进不去,于是他就松了手,抬腿用脚趾勾了伊墨的肩膀,羞赧地道:“你来。”

    伊墨取了檀木盒,也不知挖了多少脂膏,几乎将盒底都挖的干净,悉数都抹在柳延股间,手指这才顺着边缘撬开一个口,探进去将脂膏抹匀,本来就含着一个肉.楔的穴口勉强吃进去一个指节,试图进第二根手指的时候便再也拉不开了,伊墨便一根手指放在里面,再次操.干起来,柳延皱着眉没有说话,直到适应了那根手指,才点点头,于是伊墨又撑开穴口,放入第二根手指。

    这事本身就磨人,柳延虽是紧张,却也不怕,随着他第二根手指完全挤进来,连紧张都消失,倒是隐隐有些昏昏欲睡了。亏得伊墨好耐性,竟然没有一丝不耐,专注地拓展那处软腻,因柳延的放松信任,第三根手指得以顺畅的挤进去。

    柳延只管闭着眼,偶尔发出两声呻吟,一声痛都不肯喊。哪里还有刚刚连腿疼都要撒个娇的脆弱模样。连伊墨刺进第四根手指,撑裂了入口丝丝缕缕的流了点血都没动弹一下,仿佛真的睡着了一般。

    “流血了。”伊墨说。

    “嗯……”睫毛抖了抖,却没睁开眼,柳延说:“没事,不疼。”

    说到疼,上一世还是季玖时,也不知受过多少伤,对疼痛他确实忍耐的很。现下的确很疼,但还没疼到不可忍耐的地步,伊墨已经很小心,他脑中清明,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处的动静上,尽力放松着,任由脑子里胡思乱想。

    直到伊墨抽出手,换成了那根玩意抵住他,柳延才睁开眼,望了他片刻,声音都是软绵的调笑道:“这是要我生小蛇么?”

    “……”伊墨登时僵住,低头望了望这情景,回道:“给不给生?”

    柳延“嗤”地笑出声,“相公要生,自然是生了。”

    他力竭自然,也不知有多少隐忍在里面,伊墨心口疼起来,附身亲着他的唇角:“那我们就生一窝小蛇,将来喊你娘亲。”

    “我不会孵蛋。”柳延回嘴,也啄了他一下:“你来孵,孵出来就喊你娘。”

    伊墨说:“你这张嘴。”索性将手指伸进去一番搅弄,压住了那根惹是生非的舌头,下面也不客气,趁拓张后尚未来得及合拢,便一个猛子挺了进去。那含着他手指的唇舌猛然闭紧,牙齿嵌入了他的肉里,血腥味顿时在柳延口中蔓延开,他饮了血,醒悟到自己咬上了伊墨,也顾不上自己的剧痛,本能的甩头要拽出口中的手指,伊墨狠狠地压着他的舌头,不让他动弹,评道:“就你这张嘴,若真生了小蛇,个个都承了你的伶牙俐齿,也不晓得有多少人要遭殃。”

    柳延僵着身子,一面是身下剧痛,一面是口中血腥,听了他的话一呆,本能地要反驳:“若是你给我生,个个都是这副冷脸寡言的坏样子我也喜欢的紧,管谁遭殃不遭殃。”却苦于口舌被挟,说不出话来。

    也幸于伊墨不曾听见,否则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儿,竟想着让他生小蛇,异想天开也该有个限度。

    正因为伊墨完全不知,所以他此刻正在施法给他疗伤,一只手摸到两人联结处,指尖绿色微光闪烁而过,汩汩流血的创口顿时愈合,柳延察觉那处疼痛消退了些,便舔了舔口中的指节,伊墨自己愈合了咬伤,那手指却没有拿出来,伸在他口中翻搅,夹着那根湿软滑腻的舌头玩弄。玩的柳延含不住涎水,顺着嘴角溢出亮亮的一道湿痕,却又嫌过于被动,转而主动含住他的手指,专挑指尖肉的敏感地方,用牙齿边缘磨了磨又舔上去,舔过还不罢休,含住了一阵吮吸,伊墨手上颤了一下,被他舔的仿佛有根筋脉在指尖的位置一直拉扯到臂膀,接着扯到小腹,拉扯到的地方无一不在烧灼,尽力压抑的欲念也沸腾起来,有些扼不住想要在他身体里冲撞的念头。顿时心里痒痒,对他这举动当真是又恨又爱。

    “你要浪起来,这世间真是无人可及。”伊墨诚心诚意地说,换来指尖上又是一口狠咬,他顿时闭了嘴,再不说了。

    就这么用上面的嘴亵,玩片刻,柳延的身体又松软下去,不再僵硬,伊墨便搂他入怀,两根庞然大物如铁蹄伐踏,在幽深湿热的秘处恣情狂嚣,早已高.潮过两次的身体比先前敏感百倍,撑到了极致更是紧热无比,夹得他骨髓酥麻,隐约都觉得自己也出了汗。或许是过于高热的地方烧的神志不清了罢,伊墨这样想着,脑中有些眩晕的感觉,他是蛇,怎么会出汗。可那里确实热的不像话,像是燃烧般的温度,又热又紧又湿,即使已经完全撑满了,还有余力含着他的两根性.器咂吮,就像柳延上面的嘴,又是吸又是舔,四面八方密不透风的压榨绞缠,把他理性都绞缠一空,只剩下索求。伊墨无法克制地将自己胀痛的硬物往里面捅,只有捅进去才觉得那股胀痛舒缓了一下,稍微停顿便又胀痛起来,他只好一次比一次的深入,一直往前,一直开拓翻搅,就算死在这里也心甘情愿。

    “心肝儿,”伊墨上下一同恶狠狠的动着,玩着他的舌头,喘息着道:“相公就这么干.死你可好?”

    柳延臊的根本没脸回这句话,手在床上乱抓,本能的想找个东西盖脸,却不知那些软枕锦被都哪去了,寻而不得,又臊的无地自容,只好横过手臂,自己掩了半张脸不说话,连口中狎玩的手指

    106、番外:一池春水映梨花③ ...

    都顾不得了。

    “好不好?”伊墨继续问。他本来就是这样的性子,往日里四平八稳,废话都懒得说一句,只要一到床榻上那些坏心眼都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柳延纵是三世阅历,也没修炼出他这般刀枪不入的脸皮。

    柳延仍是不答话,脸上都熟透了般瑰丽颜色,伊墨自然不会罢休,锲而不舍,继续逼问,叠声问了许多遍,才听身下人颤颤的应了一句:“我都快叫你弄死了,还问什么。”

    伊墨停了一下,愈发威猛的摆动冲撞,撞的柳延身体颠耸起伏宛若月色下翻涌的波涛,连身体都移了位置,不得不一手抵着木围免得脑袋撞上去,一身好皮肉,就这么被蹂躏的不成样子,身下又是痛意又是快意,实在是受不住,呻吟道:“你……你慢些……”

    “慢些还是快些?”伊墨逼问,额头贴着他的,一边咬着他的脸颊一边又自己答道:“慢些不解痒,还是快些好。”

    柳延抬手便捶他,此时那些肉刺的威力才显现出来,长时间的摩擦过后快意便转了痛意,尽管那处又是水声潺潺,可纵是再滋润湿腻也解不了被过度摩擦的火辣辣的疼痛,柳延说:“慢些罢,疼了。”

    伊墨仍是大开大合的动着,丝毫不肯放缓速度,沉声道:“我慢了你又痒,快了虽疼却也爽利。”

    柳延无奈至极,只好依了他,尽力配合着摇臀递送,着实是痛煞人了,一次比一次痛,却又舒畅甜美,两股滋味交错在一起愈发折磨人心,柳延抵着床头木围,被折磨的神智恍惚,不知不觉又出了一回精。

    茫然地望着上方伊墨的脸,那极其俊美的脸上眉头紧皱,不说话的时候嘴唇抿的紧紧的,尽是忍耐之色,甚至忍耐到扭曲的地步——真好看。

    柳延已经失了神,便不知不觉地道:“你真好看。”而后抬手勾下他的头,不管不顾地用力地亲了上去。

    伊墨本就不想他多受罪,早已蓄势待发,听了这句极是虔诚喜爱的一句话,脑子里懵了一下,一把搂紧了他,回道:“你也好看。”接着几乎是失控般狠狠冲刺了几十个来回,次次都冲向他最脆弱的那个点,在柳延哭泣的喊叫里,抱着他泄了出来。

    “啊……”被抵住要害的强烈冲击酸麻的让人受不了,柳延抽搐着,硬是又被逼出了一点精。

    终于退出那处湿热的销魂地,伊墨抬起他的腿大大地分开,凑过去看伤势,却见那处被两根大东西折腾的狠了,一时竟合不拢,穴口热烫肿突,手指伸进去也是一样高温,抽出来时手指上还沾了几丝血。

    到底还是磨的狠了,那处娇嫩非常,哪里经得起他那两根玩意,便是肉刺,也是刺。

    伊墨一边暗自愧疚,又替他疗了伤,见那里被手指带出一缕白浊,挂在红艳艳的穴口,顿时脑门一热,心里悸了一下。一言不发地,伊墨侧躺在在他身后,毫不客气的将自己那根肉杵轻易地顶了进去。

    柳延以为他又起兴,心想此刻便是人形的东西他也受不住,正要说话,却听伊墨道:“我的东西,不让它流出来,堵好了让你给我生小蛇。”

    柳延愕然地张着嘴,最后终是什么都没说的闭上眼,心里却道:我要有你的本事,别说一窝小蛇,就是十窝百窝我也已经让你给我生了,哪里还会在这里讨口头上的便宜。

    默默腹诽着,柳延沉沉睡了过去,不知不觉地做了个梦,梦见伊墨挺着肚子,满脸不甘心地瞪着他,瞪了一会又撇开脸,于是他便走过去,牵了他的手,沿着一条清澈的河流,他们缓缓地走着,一路洁白梨花开的正盛,微风拂过,花瓣落了他们满身。

    (一池春水映梨花·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熬夜赶制,粗糙的很,大家多担待。依然是摆放三天,三天后上锁。

    107

    107、完结记 ...

    一直以来都没有写后记的打算,因为不知道有什么可写,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

    但最终,《遇蛇》已经完结,连同沈珏的故事也一并完结,我似乎该说些什么。

    那么就絮叨一些废话吧,也算是有个后记,也算是一个句号。

    正文加番外四十多万字,无论写的过程有多少周折,终归是完结了。我不能肯定自己将来不会写沈珏的事,但起码短时间之类,我不会再碰《遇蛇》里面任何一个人。

    这部,说写的心力交瘁不为过,中间还有很长时间的一段停顿,待我继续写下去时,总是无法顺畅连接前文。最后的几章,可以说是熬完的。

    煎熬是为了写《遇蛇》至今一路陪伴的友人们,有太多的人在陪着我,她们有的潜水,有的冒泡,但从头到尾都在等待和陪伴,所以我不想辜负她们。无论怎样写不下去,写的多么纠结,都要完结这篇文。完结之后,我又连续更了《孩子气的神》,其实这篇番外,原计划是在正文里的,和朋友讨论也是这么说,但写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拿到番外里去吧。所以这篇番外的补完,让我松了口气,这意味着《遇蛇》真正完结了。

    然后为了满足一下大家的恶趣味,也主要为了满足一下被《遇蛇》折磨至今的我的报复心。所以《春水映梨花》这篇番外,纯属宣泄的报复心+恶趣味产物,看不看都随意。

    番外的情况就是这样,而《遇蛇》正文,其实写它是心血来潮。

    但也不全是心血来潮。

    我一直想写一个故事,关于爱恨贪嗔痴、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这个故事在我脑中没有具体的人物,没有具体的事件,它只是一个隐约存在的幽灵。然后有一天,我突然想写一个蛇妖与凡人的故事,我就写了,写的过程中,这个幽灵跑来寄居在故事里,逐渐膨胀,逐渐丰满,逐渐有了骨骼血肉,于是就有了今天的《遇蛇》。

    “遇”这个字,在我看来有一种神秘的色彩,狭路相逢,迎面而来,避不开,躲不掉,遇上了。有着宿命的玄奥。

    所以取名《遇蛇》,最简单不过的两个字。

    关于沈清轩和伊墨,其实他们没有原型,如果一定要有原型,那一定是这几个字——“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最后归纳为一个字:“情”。

    所有一切,都是由“情”字拓延升华而来,有了情,就有了尊重与爱惜,有了孝心与仁心,在伤害他人时会犹豫,在救助他人时会快乐。

    我一直觉得“情义”这两个字很有分量,大丈夫以命誓,以血践,无怨无悔,不论得失。

    古人说: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所以又有了许明世。

    至于小狼崽沈珏,家中大事,他从未拿定过主意。他总是考虑太多,踌躇不定,犹豫不前。他心中有许多情,最后却轻易被南衡一个推开的手势击倒。

    如果是沈清轩,被推开了还会再扑上去,无论推开多少次,他都敢再往上扑,要么自己粉身碎骨,要么那人再不敢推。

    如果是伊墨,他会走过去,狠狠的一掌把那人推开,然后再拉回来问:还敢不敢再推?

    但沈珏不是他们,他做不到,他只能转身。

    他其实是个很中庸的人。

    当然,这也是注定的,因为他有两个过于偏执的父亲,负负得正而已。

    说这么多,其实真正的来说,写《遇蛇》初衷是为了玩。我是一个喜欢玩文字游戏的人,喜欢编排它们,将它们组合成各种各样的色彩,看它们浅显直白或扑朔迷离,有一种造迷和解谜的乐趣,加上平时又脑剧场异常活跃,总是乱看乱想,需要有个渠道宣泄出来,这是最好的方式。

    于是耗死多少脑细胞,受多少折磨,都有一种自虐的快活。

    因为我别的都不会玩,牌局上从未赢过,麻将连规则都记不清,玩个网络游戏还是个纯败家娘们,只有写点东西,快活又不花钱。

    《遇蛇》就是这样一个玩的东西,残次品,硬伤很多,BUG很多。尽管我已很认真的在玩,它依然离我想象的距离很遥远。

    我写的并不好,对这一点,我心中很清楚,并非常愧疚。

    对这一路陪我走来的所有朋友,对所有半路插队的朋友,对《遇蛇》完结后赶来的朋友,愧疚的鞠个躬。

    如果你们看了书,看了这篇不是后记的后记,请一定谅解这篇作者的不严肃。

    于是,大家江湖再见。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