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二卷·完).25

    “你想怎么办呢?”沈珏说:“我答应你找,我做到了。你呢?”

    南衡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看着他,神情似乎有些回暖。沈珏终是按捺不住,整个人贴了过去,像从前一样将他圈住了,牢牢地圈在自己怀里。仿佛他还是大将军,这人还是尘世里的九五之尊。在抱住的那一瞬,怀中有物的充实让沈珏几乎是顷刻下定了决心,只要他还愿意这般让他抱着,便是妖与神的天堑他也敢冒死一试。

    这是从未有过的念头,第一次这样冒出来,并快速地席卷了他的全部思维,不容犹豫。

    然后,被他抱住的人只动了动指头,便将他远远地推开到了悬崖边沿。

    这样的拥抱曾经发生过很多次,都在他是凡人而对方是妖精的时候,他的力气无法与他抗衡,被这样仿佛霸占似的拥抱只好默认。

    如今这小妖精还想欺压上来,南衡轻易的将他推开了。

    大约没想到会被推开,沈珏站在悬崖边发愣,这时才第一次感受到那种痛楚,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像千万只虫子般在脏腑里钻咬,在骨髓里蔓延。最后直接绞尽了呼吸的力气。

    只是一个轻易推开的手势,他就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他的愕然让南衡的眼里有了微妙的无措,但是还不容他说什么,那个曾经与他无数次角力的狼妖便转过了身,南衡看着他拾起一旁的包裹,留了个背影说:

    “既然如此,往后就算再无瓜葛了。”

    这样的话有些莫名的耳熟,沈珏一边说着一边茫然的想着,好像就在不久前,他与小松树精的一奉一饮间,也断了瓜葛。

    然后,这个世上,在没有什么人与他有瓜葛了。

    心疼到呼吸都接不上的地步,沈珏尽力稳着神,攥着包裹的手指一片青白,就是这样仿佛绵长无尽的痛苦中,沈珏默默地在心里道:

    “原来我这么喜欢他。”

    多么可笑。

    沈珏没有再回头,他抓着几乎相伴一生的那个包裹,一步一步走下了山。

    来时的路与归去的路无有不同,山脚的松鼠姑娘见他来了,还活泼地冲他招了招手,然后看着他在自己的视野里消失不见。

    山顶的南衡却站在积雪上,望着雪地上的脚印神色有些怔怔,即刻又恢复了静默。老仙不知从何处又钻出来,眺望着山脚远处益发渺小的背影,看了许久之后瞄了瞄他道:“帝君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南衡反问他。

    老仙碍于彼此身份,踌躇着道:“帝君下凡历劫,许多事便堆在那里,回来后忙着打理公务……天上一日,人间百年。他哪里懂呢?”

    南衡微不可见地撇了一下嘴唇,“连这都不懂,还有什么用。”哪个要跟他解释。

    “……”老仙张了张嘴,本想说那沈珏心思都乱成什么样了,哪里还记得这等琐碎的事,结果见帝君一脸冰冷,话到嘴边又吞回肚子里,他擅自帮伊墨借了虚空镜一看,虽有五百年道行做代价,依然算是犯了规矩,若惹南衡生气,抓了这个把柄治他,仙籍不保都大有可能。

    可那沈珏就这么走了!老仙想起故人嘱托,终是不愿意辜负情谊,便壮着胆子,又道一句:“帝君在天上忙了五天,他却在人间找了五百年,那小狼妖虽没多大出息……”

    南衡登时眼斜过去,老仙嗽了一嗓子,再说话时声音小了许多,蚊子般哼哼道:“听说帝君忙碌时也置了一方镜花水月看人间境况,想必看到那小狼妖四处寻觅的样子……”

    南衡终于拂了袖:“你话太多了。”

    “我也不想多话,还不是你自己什么话都不说的缘故。”老仙心里念叨着,如此造次的话不敢说出口,继续哼哼着道:“那小狼的亲人早已化成了土,这些年一个朋友也未有,若是伤心了……怕是要做蠢事的。”

    于是老仙便清楚望见一脸冰霜的南衡帝君,眼皮狠狠跳了三下。

    面色有些发青的南衡望着他,有些恶狠狠的意味:“我做了什么,他就要做蠢事了?!”

    老仙被他脸上神色骇了一跳,嚅嗫着答:“正因为帝君什么都没做,反而推了他一下……”

    南衡脸上顿时更加难看,“就因为这个?”

    老仙内心衍生出一种无奈的情绪——他找那么久,你明知道他要做什么,偏要看人家能做到哪一步,结果你还推他——老仙点点头:“就因为这个。”

    “那就让他蠢着,”南衡突然换了脸色,语气温和地说:

    “就蠢死他吧。”

    老仙一呆,差点一屁股墩坐在地上。这种时候还要置气,这南衡下凡一趟回来,怎么变得这般孩子气!

    南衡却仿若不觉,一挥手,雪地上重新架起棋局,语气不明地道:“来下棋。”

    老仙别无他法,又坐回去陪他下,这一回也不晓得对方是吃了什么药,不过二十个来回就把他杀的铩羽而归,老仙愣了一下,道:“再来。”

    又是二十回合,老仙败北。

    第三局,他终于多撑了一会,撑了三十个来回,再次败在南衡手里。

    第五局,他撑了七十回。

    第六局……南衡十回败北。

    老仙看着这乱七八糟的棋子,终于叹气:“帝君,去找一次有什么关系。他找你五百年,你找他也不过一天。此刻那小狼必然是回罗浮山中守着坟了。”

    他不劝也罢,劝了之后,南衡先执了黑子再次开局,又是二十个来回,把他杀的落花流水。

    老仙可不愿意了,自己收了棋,“小仙还有些事,先告退了。”说着再一句话没有,这一次是脚底抹油,真正溜了。不陪他玩。

    南衡独自坐了片刻,身形也跟着忽然消失。

    他一路寻到罗浮山,这里他并不陌生,在天上处理公务时,如老仙所言,他是每天都看着他,看他四处往返,看他任意东西,看他最后每次都会到这里来。

    看的次数多了,闭上眼他都知道这里的一草一木长得什么模样。

    自然,也知道那座合葬的坟。

    然而总有些事情,是他预料之外的。譬如此时此刻,他看着不远处那座坟,却没有找到沈珏的身影,只是那座合葬的大坟旁多了一座新坟。

    南衡的脸色陡然苍白。

    沈珏就躺在里面,正是夕阳落山的时候,他知道外面火烧云绚丽耀眼,但是那些美丽跟他毫无关系了。

    他在湿润的泥土上躺着,觉得松松软软,很舒服,堪称惬意。

    真的很舒服,土地是每个生命最终的归宿,况且身边的坟茔里躺着的,是自己的亲人。

    若干年之后,将来他的尸体会化为泥土,经过暴风雨的冲刷,和旁边的土地里,亲人的尸骨混合在一起。

    他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沈珏闭上眼,抬手没有犹豫,一把从胸腔里取出了那颗妖丹。那是他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所以他来到这个世间,以人的方式活着。

    然后他捏碎了它。

    “沈珏!”恍惚中一声暴喝,仿佛雷霆之势,唤醒了他的迷茫。

    沈珏睁开眼,看他的帝王在他身边,月白的袍子沾满了湿润的泥土,连头上也是黄泥斑斑,从来没有过的狼狈。沈珏看着,便突然有一种微妙的快活,这种快活带着一种恶意,心想,你看,你也有今天。然而他又觉得亲切,仿佛此刻是他们相识以来,贴的最近的时候,就贴在心尖尖上。

    然后,沈珏像个天真的孩子,露出一种稚拙的神情,用嘲笑的语气,轻声对他说:

    “我不跟你玩了。”

    ——我不跟你玩了。

    或许是他笑的太开怀,也或许是这句话太让人震惊,南衡失神之下,忘了继续施法护他性命。

    于是他怀里的人一眨眼便回到了狼的形状,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我不跟你玩了。

    沈珏跟着黑白无常,顺从地进了地府,其间他连头都懒的回一下,再也不愿意看那个失魂落魄的神仙一眼。

    他跟着黑白无常一直走一直走,走到一片红色的花海前,每一朵花都疯狂地绽放着,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鲜艳欲滴的花海中站着两个人,望着远远走过来的

    103、番外:孩子气的神④ ...

    他,不约而同的伸出手。

    他认出了他们,连忙跑了过去,脚下欢腾起来,笑的眼角都有了细纹。

    这个世上有辜负的人,就会有怜惜的人。

    (沈珏番外·完)

    104

    104、番外:一池春水映梨花 ...

    伊墨醒来后,借着不甚明亮的晨光,端详着枕畔人安静的睡脸,柳延性子里有许多沉重的东西,心思或者秉性,从第一世到今天沧海桑田变幻了不知多少,他这一点却始终没有变过,他总是心思重重,一颗心那么点大,也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进去,沉甸甸的坠在胸腔里,轻爽不下来。所以他是红尘的骨,浮华的命。即使已经是第三世,抛开傻子的时期的蠢笨,这样安谧恬静的睡态,依然不多。或者很多时候,他的烦恼都是自己带来的,伊墨默默地想着,如今这一世只剩下半年时光,柳延表面上安之若素,心里怕是不知道怎样煎熬过。

    伊墨伸出手,忍不住在他脸颊上摩挲而过,又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

    柳延因他的动作而懵懂地醒来,眼睛却没有睁开,在被子里拱了拱,一身丝绵都无有的身子比他还像蛇,又快又软地缠了上去,胸口贴着,臂膀抱着,连脚趾都在被子里挠痒痒似地勾着他的脚趾,接着发出睡意的鼻音,问:“嗯……?”尾音似醒非醒的扬起,透着股憨态可掬,伊墨忍不住一把将他拥在怀里,轻声道:“做了个梦。”

    柳延这时才睁开眼,嗓音沙哑低磁,问他:“梦到了什么?”

    伊墨望了他片刻,缓缓道:“梦见你在哭。”

    柳延“噫”了一声,脑子里的迷糊虫呼啦一下,扇着翅膀瞬间飞远,奇怪地道:“我有什么可哭?”

    伊墨却不说话。

    他不说话,只是眼底若有哀伤,柳延顷刻明白过来,脸上努力笑的明亮,劝道:“都想些什么,不过是离离散散,也不是未经过,哪里就哭了。”

    伊墨只是凑过去亲他,亲了脸颊,亲了额头,又亲了鬓角,最后亲了亲他的唇,玉石温度的手也在被子里摩挲着他的身子,渐渐地掌心就不再是冷血的蛇妖该有的温度,那样的暖热也将他感染到温情脉脉。

    柳延侧着脸,在他脸上挨蹭,湿热的气息伴随着嘴唇若雨点般偶尔落下,落在伊墨的脸颊上,仿佛落在湖面的水滴,荡起温柔又酸楚的涟漪,轻易的将伊墨煽动起来,被子里抚摸的手指顺着他脊背的线条一路下滑,不费力气的找到了那处的入口,手指探进去像是进入自己的属地,格外的从容和自信,里面仍是濡湿的,只搅弄几下依稀就泛起了黏稠的水声。柳延抵着他的肩头颤了一下,发出模糊的哼声,身体瞬间便动了情,小腹发紧,背上都麻痹了似的有了澎湃的反应,昨夜被肆意穿刺过的地方在手指的曲起摆动里也一并跟着升温,连他自己都能鲜明地感受到那处是如何湿热地紧紧吸着对方的指节不放。

    只要对方是伊墨,他总是轻易就被弄到浑身发软的地步,浑身上下很快就出了一层薄汗,被子里的温度陡然升高,仿佛都有了具化的水汽,柳延自发地抬起了腿,腿弯勾在他的腰侧,对方那根硕大的东西就抵在他的臀部,顺着他股间沟壑不慌不忙的蹭擦,一遍又一遍的从他的秘处擦过,意有所指的磨蹭让柳延汗毛倒立起来,腿便自主地勾的更紧,大口喘息着,战栗地等待他的进入。

    “我想这样。”伊墨说,在柳延迷蒙的神色里陡然恢复了原形,且不知比先前看过的粗大了多少倍,又粗又长的身子将他缠绕住,冰凉的鳞甲在缠绕的过程里,不徐不疾,锋利又温柔地划过对方火热的肌肤,又疼又痒的滋味让柳延本能地打了个哆嗦,下面那根愈发坚硬如铁。伊墨当然晓得他的反应,尾部扬起,在那边上擦着、磨着,三角的蛇头也逼迫过去,舔在他胸前挺立的小小突起上,问:“这样行不行?”

    柳延被他突然化形吓了一跳,惊魂甫定,听了他的话,刚刚领会到话中意思,顿时又被狠狠地吓至失语。他一直都知道他是蛇妖,也多次见过他的原形,且抱过,亲过,但却从未与他这样交好过,想都不曾想过!被蛇妖压在身下贯穿与被一条蛇干到死去活来,两者之间差别可是大的狠呐!

    伊墨见他愣愣的,又放软了声音,哄着问:“行不行?”

    柳延眨了眨眼,终于回神望着他,脑子里乱哄哄的,成了一锅糨糊。这样子……要怎么办呢?三生三世,庞杂的经历与堪破的人心,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事能难得住他,但他轻易就被伊墨为难的脸上通红,也不知闪过了多少念头,最后还是没拿定主意要怎么办,只好是嚅嗫着小声道:“这样……有什么好……”

    伊墨向来皮厚,就算此刻也有窘迫,恢复了原形的厚实鳞甲披在身,鬼都看不出来。他用笃定的语气说:“好的。”

    柳延眼神闪烁,又等了一会,方才声若蚊呐地再次开口:“好什么……”

    他拿不定主意,其实也就等同妥协,只是到底还有些忐忑,柳延的目光从他身上一路往下,对那粗大了不知多少倍的蛇身没有停留,最后却停在他的尾部,嘴唇动了动,似要说话,又说不出口。

    伊墨不需要他说任何话,便懂了他的意思,于是他极为坦然地竖起尾部,甚至颇为自豪地展露了那两根长着倒刺的玩意儿——那一双.性.器.早已充血硬起,蓄势待发,连那些倒刺都仿佛膨胀到了极限,根根狰狞,凶神恶煞!

    “轰——”地一下,柳延的头顶都似乎冒出了热气,热浪翻腾着,从头皮一路到脚趾。他又羞又急,却被粗大蛇身紧紧捆着,逃都逃不掉,徒劳地挣动着两条腿儿,似乎都要哭出声的低喊:“不行,哪里进的去…”话没说完,他臊的浑身都发了烫,连伊墨都觉得那股温度穿透了鳞甲,直钻血肉。

    竟是直抵灵魂的温度。

    伊墨情不自禁地收紧了这个蛇形的拥抱,他的身子缠绕着他,横过他的下肢与小腹,横过他的胸口,他将柳延紧紧勒住,紧到他无法挣动,无法逃脱,只能这样赤.裸着身子,仿佛初生的婴孩一样无助地横陈在他的怀里。三角的蛇头认真地凝望着他,望着他通红的眼角,他只望着他,仿佛望着自己的生命。

    “我要进去。”

    伊墨说,语气平缓无波,仿佛陈述,又仿佛渴求,不容拒绝。

    柳延呆了呆,却没有显得很意外,仿佛早已知道他会这样说,根本就不容拒绝。只好发出一声不知是无奈还是羞愧的呻吟,紧紧闭上眼,从嗓子里小小的“嗯”了一声。

    伊墨见状逐渐松开了绑束。

    柳延刚刚获得自由的双手,缓缓抬了起来,像是害怕极了般颤抖着,却又没有办法克制地环住了他。

    “你…慢点。”他的语气都在哆嗦,却战栗着张开腿,又是蚊呐般饱含羞耻与忍耐的一声:“慢点。”

    “嗯。”

    这样轻声地应着,伊墨静静看着他。

    任何时候,任何事情,只要对象是自己,他就能妥协,并且毫无保留,全盘托付。

    这是他的沈清轩。

    酸楚与甘甜一起越积越满,几乎要将伊墨的心撑破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望天………………………………

    105

    105、番外:一池春水映梨花② ...

    柳延闭着眼,即使已经做好任人鱼肉的准备,还是紧张到全身绷紧的地步。两只手抱着身上冰冷的蛇身,想要抓的紧些,却什么都抓不住——蛇身的光滑鳞甲整齐密布,根本没有下手的地方。肌肤之亲的时候,他习惯了抓着伊墨,掌心牢牢的贴着,五指切实的感知他每一个动作里肌肉的力感,如今这种习惯性的掌握陡然消失,他便更加无所适从。

    怎么会有这种事,他怎么就允许这种事发生呢?柳延慌慌张张的想着,手中却自发用力,将那蛇身抱的更紧,完全陌生的感觉,没有紧绷的肌肉和光洁的皮肤,没有冰凉又柔韧的触感,真真正正是一条蛇。而这条巨大的蛇,却缠在自己身上,接下来他会像一条母蛇般承纳它,与它.交.媾。

    柳延只要想一想便觉得心悸。脸上热的不能自己,血液都仿佛锅炉里的热水,疯狂的沸腾着。

    伊墨舔着他的脸,知道他害怕,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想停下来,绝对不会停下。湿润舌尖滑过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气息,他像圈属自己地盘的所有猛兽一样,没有任何遗漏的将自己的气息印在柳延身上。

    他是蛇。丛林里出没的猎手。身携剧毒,几乎没有什么动物敢招惹他。连天敌对上他时,都要小心翼翼。但此刻他收起了自己的毒牙和野性,仅仅用柔软的舌尖去舔舐这个人,这个人对他而言十分重要,所以他很谨慎。

    所谓重要,就是不可取代,独一无二的存在。

    细小的鳞片在伊墨收紧缠绕时的一个微妙转侧间,从柳延挺立的乳.尖.上狠狠蹭过,柳延发出一声闷哼,刀片一样锋利的鳞甲所带来的痛楚让他本能地弓起了腰,敏感地察觉那片鳞甲又第二次蹭擦过来,像是故意而为,但他根本无力抗拒,很快.乳.尖.便红肿的像是熟透的果,隐隐都有了血迹。

    柳延轻轻“嘶”了一声,疼痛之外又敏锐地为那样奇异的快感而战栗,这样的不足挂齿却又分明深刻的疼痛让他的认知又一次加深——他在拥抱一条毒蛇——于是他睁开眼,目光对上对方,阴森的三角形蛇头也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像是要把他拆剥入腹。

    柳延微眯起眼,堪称恐怖的场景却让他产生了一种奇异的眩惑,粗长的蛇身随意弯折都是一道美妙的弧度,并因躯壳里那个叫伊墨的灵魂而鲜活生猛。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跟一条毒蛇交.媾,但事实发生的时候他却突然领悟到他的美丽,缀着疼痛与鲜血的美丽像是嘴角还沾着碎肉的猛兽,他们彼此拥抱撕扯,力量的悬殊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随时会被撕裂,却有踩着刀锋起舞般鲜血淋漓的痛快。

    每个男人心底都潜藏着嗜血因子,弱者只会颤栗哭嚎,而强者则敢拥刀入怀。

    随时会致命的危险感却让他兴奋起来,脑中轰鸣,身体滚烫。

    “伊墨。”他的呼吸急促,声音沙哑,热烫的身体在冰凉的蛇身上磨蹭,下.身也胀痛起来,嚣张又诱惑地抵着蛇腹,激烈地扭着腰部,甚至主动抬起头将嘴唇贴在蛇吻上。

    软与硬,冷与热,极端的碰撞让伊墨也被迷惑,蛇信在他口腔翻搅,掠夺与征服欲不受控制的一齐涌入脑海,粗壮狰狞的根部在他腿上磨蹭,几次险险地蹭过他的秘处,仿佛就要这样捅进去攻城略地,然而他又不敢鲁莽,挺立的部分只能在又湿又热的入口一次次顶蹭,将那里越顶越开,谷.道湿润的仿佛被融化掉,隐约泌出水渍的小嘴在不停地咂吮他的顶端,想是要吸进去一样贪婪。

    “伊墨……”柳延的眼角通红,腰身弓起仿佛拉到极致的琴弦,随时可能绷折般迎着他的凶器递送,断断续续的呻吟中唤着他的名字,渴求着道:“进来。”

    他的眼角有微弱的水光,脸颊红艳,神态迷离,之前还畏惧的事情现在是他热切的渴望,而引发源头的伊墨,却逐渐失去了掌控的能力。

    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但伊墨没有抵抗,他没有办法抵抗,也不想抵抗,这原本就是他想做的事。

    意图分明的将自己抵住那细小绽开的入口,伊墨盯着他的脸,将自己一寸一寸,缓慢又坚定的沉进去。

    柳延的脸失去了血色,由红艳转成青白,像是被施与酷刑一样,在刑具下屏住了呼吸,接着额头也泌出了汗滴,四肢都在颤抖,像是被钉在木板上的蝴蝶,颤动着却没有挣扎,痛苦的施与者是他无法抗拒的人,纵使挫骨扬灰他也心甘情愿。

    空气里隐约泛起血液的腥甜,活活要被撕开的巨大痛楚让柳延乌黑的眼睛短暂地失去了聚焦,终于他察觉到对方冰凉的鳞甲贴在了自己的臀部,他被那样冰凉的触感惊醒过来,大口大口呼吸着稀薄的空气,仿佛死里逃生。

    “全部进去了。”伊墨这样说,却没有再动,接着他的上身恢复了人类的形态,似乎是感到不忍似地将柳延抱住,低下头亲了亲他的脸颊,又咬上他的唇瓣,吮.吸.厮磨片刻后下移,在他的颈侧舔咬着,濡湿的水迹蔓延开,锁骨被啜吸出青紫的颜色,继续往下直到柳延胸口红肿的.乳.尖,白皙的肌肤上那一点艳红格外醒目,没有办法忽视。他将那一点肿胀的肉粒含在口中,用舌尖压上去捻捏舔尝,被鳞甲蹂躏过的肉粒感觉无比敏锐,他每舔舐一下,这具身体都会产生微妙的震动,仿佛被捣坏的秘处也逐渐恢复知觉,在他的舔咬中一放一收地束缚着体内的凶器。

    柳延昏沉地抬手自然地搭在他的肩头,环抱着胸前的头颅,发出的声音近乎叹息。伊墨心头温柔,舌头在那硬成石粒般的.乳.尖.辗转碾压,转着圈的舔.弄,恨不得这就造出许多快活来,抵消他的痛楚。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