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二卷·完).18

    背影停顿了一下,转过身来,年青人特有的清亮双眸,在暗处也精光四溢,如出鞘的利刃,笔直朝他射来。

    裹在身上的厚重的棉被,仿佛也失去了御寒的力量。许明世不自禁地再次抓紧了被子,将自己裹的更紧了些,噤了声。他知道眼下是该低眉顺眼时候,这对父子待他不薄,恩义厚重。况且在这个身强力壮的年青人面前,他不过是一个朽而无用的老头。

    或许是真的老了,神智昏聩,老而痴傻,许明世听见自己又挑衅了他一次,说:“小宝。”

    阴影很好的藏起了沈珏的脸,沈珏站了片刻,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他走的很快,如果不是木门打开时流过的寒气,许明世甚至以为这只是自己的一场梦。梦里他对着那个孩子,唤他的乳名。如果这不是一场梦,那么在很久之前,许明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有他的至交,有他的知己,也有那个小小的孩童,对他带来的礼物欢天喜地,用童稚的声音唤他——许叔叔。

    许明世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老到一无是处,只能怀念从前。那些记忆里的细枝末节,曾经以为早已遗忘的东西,都在他老去之时,崭新的重现在眼前。那么清晰,那么真实,仿佛就是昨天。

    原来,他从未忘怀。

    沐浴过后柳延披着棉衣,坐在火盆旁烤干湿发,一边用火镰在盆中翻搅,夹起那些被埋在灰烬里烤熟的果实放在一旁的碗碟里,沈珏拿起花生,剥开麻壳后紧跟着红衣也在揉搓中散开,他轻吹了一口气,红衣粉粉落地,留在他掌心中的,是一粒粒温香的果实。

    在军营里的时候,没有战事的冬天,他们也经常这样,不论外面大雪飘飞寒气肆虐,军帐里漂浮起来的,是食物的芬芳,和温暖的火焰。

    还有袅袅酒香,仿佛冰天雪地里的热泉,浸润全身。

    沈珏把这话说给柳延听,柳延听着,饮了酒,却在笑。

    沈珏不知他在笑什么,有些莫名。柳延道:“那时我总在想一句话。”

    “什么话?”沈珏问。

    柳延摇了摇头,只是笑而不答,颇为神秘。

    沈珏见他脸色神情似有揶揄,也就不问了,只道:“不想说就不说,反正爹也不是什么好话。”

    柳延瞅了瞅他,道:“真不想知道?”

    “不想。”沈珏坚决摇头。

    “真不想?”柳延又问。

    “说了也不听。”沈珏说。

    柳延眯了眯眼,等了片刻才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坏话,那句话你也学过。”

    “是么?”沈珏倾过身:“我学过?书里的话吗?”

    “嗯。”

    “是什么?”

    柳延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顺便将一手花生屑也揉上去,才笑眯眯地道:“那时我一直在想,这句话果然适用与你……”

    “那句?”沈珏问。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沈珏反应过来,火光辉映的红色脸庞骤然又红了一些,撇开脸低声道:“爹那时候就在想这些么?好不正经。”

    被指控为老不尊的柳延毫无愧色,反是义正言辞地替自己辩驳:“外面风花雪月,帐内暖如江南,既无战事,又不缺粮,我偶尔想些不正经,有什么不对?”

    他的嘴皮过于利落,堵的沈珏无话可说,倒像是自己小题大做了,沈珏转回视线,瞅了他好一会,才道:“那上一世,爹怎么不当我的面说?”

    柳延顿时无话可说。

    见柳延无法辩驳,沈珏有了些微妙的得意感,像是终于把大人战胜的小孩,笑着道:“我现在才知道,爹上辈子也不正经的很,只是时局所困,不正经也只能在内心里,面子上还得挂着将军的威严。”

    柳延抿紧唇,父子俩瞪了一回眼。

    柳延转了话题:“许明世如何了?”

    沈珏未说刚刚发生的事,只道:“没事,只是年纪大了,畏寒的厉害。”

    “在他屋里多放两个火盆,手炉还有闲置的给他送一个去。”

    “昨夜降雪时就送去了,”沈珏道:“爹放心便是。”

    “棉衣呢?”

    “早先也置办好了,被褥棉衣都是今年新棉,暖和的很。”

    柳延望着他微微蹙起眉来,若有所思的模样惹得沈珏坐立不安,道:“莫非爹觉得还有什么地方没处置好么?”

    自然没有不妥的地方,偏偏是太妥帖,所以柳延才觉得怪异。

    毕竟从知道身世开始,沈珏对许明世的态度就从未好过,虽未曾喊打喊杀,也始终冷面相向。许明世许多次献殷勤,都被少年沈珏斥之门外,后来几年,许明世也来的少了。两人关系更是淡漠。

    柳延问:“你同情他?”

    沈珏疑惑道:“我同情他作甚?人老病死,人之常态。他既成不了仙,必定会死的。”

    正说话着话,床上蜷在手炉畔睡醒的黑蛇游了过来,绕到柳延腿边,攀了上去。

    柳延转移了注意力,端着酒盏问怀里黑蛇:“酒喝么?”

    黑蛇也不知是睡的迷糊,或是被他喂食喂成习惯,也未多想,蛇信子一伸就浸满了热酒,再收回来,热酒就下了肚。

    那味道过于奇怪,伊墨似乎被这样奇怪的味道疑惑住了,蜷在柳延怀里,对着酒盏停顿了好一会儿。

    沈珏在一旁闷笑,往盏里又斟了酒,凑到柳延耳旁低声道:“爹,让它喝完,会不会看到醉蛇?”

    柳延眯了眯眼,一把抓住尝了酒觉得味道并不美好转而欲退的蛇头,温柔地道:“乖,喝了它。”说着点住他的脑袋,轻轻往酒盏里摁了摁。

    黑蛇懂了他的意图,但柳延让喝,也就慢吞吞地一点点用蛇信子,将那盏酒舔了大半。说实话,并不难喝。

    于是,他醉了。

    沈珏观赏完一场“蛇饮酒”,并不知道喝醉酒的蛇会做什么,但无论如何,这屋子不能再待,免得万一闹的不可开交,被柳延当做出气筒惩治,况且,让蛇饮酒的坏主意,本来就是他出的。沈珏忙道:“夜深了,爹爹早些歇息。”说完拔腿就走。

    他溜的极快,柳延一抬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柳延将炭火拨的更旺些,将火镰放到一旁,搂着怀里喝醉了,正用尾巴在他脖子上绕来绕去的黑蛇走到床边坐下,对沈珏这种肇事逃逸的行为,已经不愿置评,低头对着黑蛇豆大的眼,柳延问:“你真醉了?”

    黑蛇的回应是在他凑过来的脸上咬了一口,牙齿刚碰上皮肉就停顿下来,转而用信子舔了舔,又攀上他的脸,在柳延头上玩了起来。

    柳延往后仰躺在床上,黑蛇跟着跌在枕上,接着又缠上来,大约真的喝醉了,从柳延腋下钻到颈侧,又从柳延颈侧钻到柳延另一只胳膊底下,尾巴欢快地卷住什么又松开,在空中甩来甩去。甚至溜到床的那一头,尾巴卷住他的小腿,一口啃上柳延的脚趾。

    柳延“哧”地笑出声,只觉被咬的又疼又痒,坐起身就要把他抓开。那蛇却欢快地换了个地方,一歪头对准他的脚心,不偏不倚地咬了下去还伸出蛇信舔了舔,柳延硬是没忍住,笑着喊“别闹,不准咬”,可惜此时的蛇已经完全听不懂,并且醉的不轻,就算听懂了也未必理他,兀自咬的很欢腾,咬的柳延乱颤,两条白生生的腿满床乱蹬,坐也坐不住,哧哧笑着又倒下了。别说他这世并无武艺在身,就是有武艺,被咬上痒痒肉也未必使得开,所以没一会他便笑的浑身发软,只晓得蹬腿踢那祸害,直踢的枕头不知翻到哪儿去了,被褥大半也落在地上。饶是如此,那蛇还卷在柳延小腿上,丝毫不为所动,仿佛就认准了那一块痒痒肉,左一口右一口,咬完再舔,舔两下接着咬。柳延捂着嘴也抑不住自己的笑声传出去,眼泪顺着眼角往下落,整个身子像锅里的麻花被拧成了几截,每一截都在扭曲的翻滚。一直滚到床里面贴着墙壁蜷成一团,柳延蹬着腿喃喃赶他:“滚蛋滚蛋。”一边乱颤着几乎喘不上气。

    醉蛇趁着酒性玩的极其欢快,本该冬眠的时候他在温暖的屋子里,又喝了不少热酒,几乎都以为是春暖江南的好时节了。他玩到心满意足才停下来,停下时,柳延还是贴着墙壁蜷缩着,笑的满脸泪痕都不晓得抹,脑中是劫后余生般的一片空白。

    许久回过神,柳延浑身发软的坐起身,一把抓住小腿上缠着的黑蛇举起,眼对着眼,柳延在忿恼里措辞,思忖半天后才对着蛇眼认真说:“你真是讨厌!”

    黑蛇很无辜地看了他一会,伸长脖子在他脸上舔了舔,而后又缠上去了。

    柳延扑通往后仰倒,一只手伸到床沿边提溜起被子往身上一盖,一边想着明儿怎么和沈珏算帐,一边阖上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雪已停下,冬日的阳光印在洁白的世界上,带出了一些金色,金色又反射出绚丽的光泽。美到无可挑剔。柳延忘了昨晚的事,洗漱过后铺开纸,对着窗外欲作画,站了许久却又放下笔,收了纸砚,眼前景色不着一画尽得风流。

    午饭过后许明世含茶漱口,一边走向院子,寻找有阳光的地方坐下,裹紧斗篷,晒着太阳。

    他的发丝雪白,然而阳光明亮耀目,落在他头上却没有光泽,反而益发显得枯涩,柳延自窗户里看他许久,无声的叹息,这已分明是油尽灯枯,萎败之相。

    似乎察觉到他的注视,许明世转过头,遥遥望着他,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笑过后,许明世站起身,蹒跚地随着阳光的倾斜,换了一个角落,倚着墙根将自己蜷缩起来,闭目而寐,眼角的污垢和止不住流出的涎水,让他浑身都散发着行将就木的气息,像一条穷途末路的老狗。

    柳延正准欲走出去,眼角瞥到一抹身影,是沈珏手中端着一盆热水,朝许明世走了过去。他蹲在许明世身前,热水里拧过的白巾在手上摊开,擦去了老人眼角的污秽,和满脸的狼狈无状。

    许明世恍惚着睁开眼,浑浊的眼神久久的看向前方,嘶哑着道:“小宝。”

    沈珏没有奚落他,也没有回应他,将白巾重新拧过,端起水盆走出院外,泼水声若暴雨倾盆,打破满院宁静。沈珏提着盆回去,很快又从房里取出那件原本打算过年时孝敬柳延的狐裘大氅,雪白的狐皮,严丝合缝的拼接,纤尘不染。他走出去,将它盖在了追逐阳光的老人身上。

    他真的是一个老人了,柳延想,却一次次想起的是那年在沈宅院外,仗剑除妖的少年,还有那个在他高头大马前,上蹿下跳狂奔不休的年青人。

    流年易逝,不外如此。

    “小宝,”柳延听见不远处许明世苍老的声音在说:“你再唤我一声叔叔。”

    他的语气苍凉,眼神温善,似若有所依恋。而沈珏转过身,迈出去的步伐,却没有因此而缓下。

    作者有话要说:大约7章完结,谢谢各位。求长评,求花。

    92

    92、卷三·二十六 ...

    罗浮山下的爆竹一声接一声的响起,声声不绝,穿过空气一直传到山中的孤院里,惊醒了一条睡梦中的蛇。

    抬起头,黑蛇对陌生的声源有些不解,等了好一会,待他确定这种动静无法造成伤害后,他游到柳延肚腹上,在黑暗的棉被里顺着暖热的身子钻来钻去。

    直到柳延被他惊醒,伸手从被窝里将他扔到枕头边,暴露在比起被窝不知冷了多少的空气中,黑蛇才消停下来,中止了每日上演的玩乐。

    躺在枕头边以一副“我快要冻死了”的姿势装无辜的黑蛇,在坚持了一盏茶的时间后,被心软的柳延重新塞进了被窝里。

    柳延扯着棉被捂上头,囫囵个把自己埋了起来,抱着黑蛇懵懵懂懂的想起,今儿是除夕。

    又是一年除夕。

    柳延在被子里发了一会呆,渐渐清醒过来,慢吞吞的坐起身。黑蛇缠在他的胳膊上,一副不愿意他起床的模样,攀着扯着,直到被柳延剥开,柳延说:“你不是该冬眠吗?”

    黑蛇见拦阻无效,便卷着尾巴勾在他腰上,试图钻进他松垮的衣襟里,柳延点着它的脑袋道:“蛇就应该睡觉,今天还有许多事要做。”

    被娇宠坏了的黑蛇没有丝毫自觉,依然缠着他试图钻进怀抱里去。

    柳延索性一手攥住他的脑袋,一手抓住蛇尾,双臂张开,把盘曲着的黑蛇抻直,像极了一截面条,脑袋放在枕上,尾巴放进被窝,拿被子给他盖好。柳延笑眯眯地做完这一切,哄着道:“乖。”

    自己溜下了床。

    这“横死”的姿势实在是违逆了蛇的天性,除非是死蛇。所以当柳延下床后,被抻直的黑蛇立刻收起身子,又蜷曲起来,钻进被窝深处,找到了依旧温热的手炉,蜷在一旁睡觉。

    柳延不知道为什么该冬眠的伊墨没有冬眠,对此沈珏也不解,或许是屋子太暖和的缘故,毕竟今年的炭火,自入冬那天起,就没有停下燃烧。

    一年的尾声,自当好好过,柳延和沈珏一起为辞旧迎新的这天忙碌着,唯独成了“老朽”的许明世闲来无事,坐在床边的脚踏上,对床上那条该冬眠却不冬眠的黑蛇表现了充分的热情——毕竟现在无事可做的只有他们。

    这段日子都在一起,黑蛇对许明世倒不陌生,他愿意凑在这,黑蛇也给予了足够的宽容,随他在一旁唠叨不休,没有异议地盘在一旁打盹,听他絮叨那些听不懂的话。大多都是在追忆似水年华。

    许明世觉得自己如今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坐在这里,追忆自己的往事,并因为有人旁听,而从中得到许多安慰。他的生命比眼前这人短得多,他还年轻时,这蛇已经是个千年老妖怪了,比年龄他们差距太远,但生命虽短,许明世自觉活的也足够精彩,他细数自己一生,做过错事,也做了许多好事,帮了许多人和妖,也让那些害人的人得到该有的下场,无论怎么说,他都未虚度。

    唯独不同与伊墨的,就是他没有经历过这样一段感情。

    说到这里,许明世顽心不改,凑到黑蛇跟前,低声说了一句悄悄话。

    可惜他以为会造成影响的话,对黑蛇并未丝毫影响。稳若泰山的黑蛇盘在手炉边,对这个老头的顽劣品质表示不屑一顾。

    沈珏在院子里劈柴,斧头落下去时,敏锐的耳力让他捕捉到了那句不该听见的话,斧刃顿时倾斜了一下,被剁掉一角的木头弹了出去,击在墙壁上,土墙瞬时出现了一个坑,黄泥簌簌落满地。

    柳延闻声从灶台旁赶出来,见状问:“你要修墙?”

    沈珏摇头道:“劈错了。”

    屋子里的许明世还在黑蛇耳边絮絮不休,沈珏垂下眼,弯身捡起那截被迫飞出去又弹回来的木头,单手举着斧头劈了下去,木头没有来得及发出丝毫声响,分成了八瓣。院中发生的一切,许明世丝毫不知,他所知道的,不外是沈珏在辛苦劈柴,为厨灶间忙碌的柳延提供火源。对那根化为八瓣的木头,许明世如同不知自己的话都让人旁听了去一样无知。正因为无知,所以他才敢说:“老蛇,其实我还是很羡慕你。尽管你都变成这个毬样儿了。”

    “你看你现今,话不会说,事不会做,整日里吃喝玩乐的一条大长虫,”许明世念念不休地道:“换我就把你剥皮炖汤,哪让你过的这么快活。”

    许明世一边说着,一边戳了戳蛇头,借此表达自己的不满的嫉妒。黑蛇对此举动极其涵养的忍耐了,理都没理他,许明世看着,又忍不住伤怀起来,道:“我那些师兄弟,一些是没修成,早就投胎去了,还有一些略有小成的,见我这幅糟老头的模样,都厌恶的很。不厌恶我的,倒是愿意陪我说说话,却又只晓得谈修道的事,要么就是在炼丹,或者给我看他们炼出的法器……一个个的,都没意思的很。”

    “你虽变成这个毬样儿了,却比我好,儿子在一旁伺候着,沈清轩也天天哄着你。”许明世说:“哪像我,连个投靠的人都没有,最后还得你们一家子给我送终。”

    许明世愈发伤感起来,抬手抹了把眼睛,凑过去低声道:“小宝虽是不认我这个叔叔,却把棺木都给我备了,我偷偷看过了,极好的木头,想来花了不少心思。”

    他哪里知道院外的沈珏已经皱起眉头,深感到这老儿越老越贼,他一无所觉的撑着老脸,还在嘀咕:“……那年你送我的蛇蜕替我挡了不少灾,现在你这模样,也再弄不出那样的宝物了,等我死了,就把这东西留给小宝,也算是物归原主。我可不欠你什么……”

    黑蛇抬头看了看窗外,阳光很好,光线充足,他打了个呵欠,唉,日头漫漫啊。

    年饭终于摆上桌的时候,黑蛇才从苍蝇般的絮叨中被解脱出来,他被柳延抱着,坐在酒席上,过了这个他被打回原形后,第一个除夕。

    自然,也饮了酒。自从第一次饮酒后,他便恋上了那种浑身都暖融融的感觉,仿佛正是阳春三月,莺飞草长的好时节,可以随心所欲,四处漫游。

    许明世用一天时间倾述了满腹苦水,心情也松快许多,端着酒盏频频举杯,在年饭的香甜里,微醺地看向沈珏,道:“小子,唤我一声叔叔。”

    有句话怎么说的——酒壮怂人胆。柳延撕了一片猪头肉,塞进了怀中酒鬼的口中。

    沈珏放下碗筷望向许明世,对着满嘴油腻,头发花白的糟老头,甚是淡定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许明世顷刻间反应过来,哈哈一笑,道:“没什么。我说这菜真好吃。”

    还有句话怎么说的——烂泥扶不上墙。柳延默默腹诽着,深感无力。

    除夕过后很快便是元宵,沈珏煮了一锅桂花芝麻馅的大元宵,其间兑了许多蜜糖,在甜掉众人大牙未果后,年的氛围也慢慢淡去了,似乎是一眨眼,山中树木萌发了一层淡绿,覆着淡淡绒毛的嫩叶抽出枝条,清晨时又有了鸟雀的鸣唱,地上时常能看见爬行不止的小虫,这个春天来的很快。

    褪去了厚重的棉衣,许明世轻松许多,佝偻的腰杆也挺直起来,他时常满山闲逛,与那些花鸟鱼虫谈话,神情轻快无比,沈珏疑心他还能再活上几十年也不成问题。但这话也说不出口,所以沈珏只好一切照旧,伺候着老头儿的衣食住行。

    在这个鸟雀聒噪,松鼠满山跳跃的时节,蛰伏在柳延怀中的黑蛇似乎也被感染了那份生机盎然,他终日游走,在山中林木间穿梭,有时甚至流连忘返,直到沈珏将他寻回来。

    又一个深夜,柳延从沈珏手中接过不断吐出信子并发出“嘶嘶”声,似乎极不耐烦的黑蛇时,终于感到他的异常并非因为贪玩,一时也想不出理由,只好问沈珏:“他这是怎么了?病了么?”

    沈珏摇摇头,“精神好得很,哪里像是病了。”

    许明世自厨房里偷了一坛酒,路过窗下时顿住脚,犹豫再三不知该不该道出实情。他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问题,屋内两个聪明人都还在云雾里,唯一的理由是因为,他们并未将那条蛇当做蛇。那是他们的至亲至爱,纵是蛇形,在他们心中,依然是活生生的一个人。所以最简单的答案,他们却想不出来。

    踌躇片刻,许明世冲窗内委婉地道:“他只是……他的春天到了。”说完他便抱着酒坛,匆匆离去的步伐像是做了坏事一般。

    ——他的春天到了。

    许明世的一句话,对沈珏不亚于醍醐灌顶,原来如此,所以最近伊墨如此躁动。他望向柳延,却看到一脸灰败。

    手中不由自主的收紧三分,柳延垂下眼,很好的掩去了自己的神情,只对怀中吃痛而挣扎的黑蛇,淡淡道:“想都别想。”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倒计时,准备开新坑。

    93

    93、卷三·二十七 ...

    ——想都别想。

    柳延话音落地,声音虽轻,一旁的沈珏却听得清清楚楚,心中立时就有了计较。回房取了几个布袋,沈珏一声招呼未留下,走出院门。

    身为人子,自当孝顺。所以沈珏毫无犹豫的在山间穿梭,寻找山中蛇类留下的痕迹,并跟随这些味道一路找到它的老窝。

    罗浮山虽大,山中蛇类不少,毒蛇却没有几种,大多是些无毒的菜花蛇,平常也就吃些小动物,偷摸摸的找些鸟蛋吞以果腹而已,遇到猎人上山打猎,都战战兢兢的躲回洞里,或找个落叶堆钻进去,生怕被人抓去剥皮剔骨,炖成一锅清火解暑的美味佳肴。实在是无害的很。

    然即便如此,它们却莫名其妙的遭了殃。合家老小,一窝上百口,就这么被从天而降的煞神伸出五指,仿佛钉耙一样,几把就耙进了布袋里。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