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二卷·完).15

    沈珏咬了咬牙,道:“我跟你们一起。”

    柳延猛地抬头道:“不行!”

    小松树精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在一旁犹疑的看着,一双眼睛看看沈珏,又看看柳延和伊墨,谁也不肯告诉他什么,谁也顾不上这个时候看他一眼。也就是这个时候,小松树精意识到,他们的善意和好,都是有限度的。他们拿他,只是外人而已。明白过来的小松树精难过起来,还夹杂着几分委屈,这些情绪他自己都理不清,只觉得自己一直拿他们当自己人,像亲人一样,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拿自己当亲人?委屈了一会,见他们仍是连眼尾都不看自己一下,这委屈就变了质,隐约有了两分愤懑。

    呆呆站了一会,小松树精掉头走掉了。心想你们不理我,我也从此不理你们就是。这一会儿,他全然忘了刚刚还答应柳延,陪着沈珏的事。

    却不知道,他走开时的背影,柳延看到了,看的很清楚,而后做了结论,这样的性子,是不合沈珏的——比起前世嬗变的帝王,这小松树精,甚至还不如他。

    柳延对沈珏道:“你还有自己的事要做,自己的人生要走,如何就跟着我们?难道能跟一辈子吗?”

    沈珏惨惨的笑了一下:“我又找不到他,可不就跟着你们。”

    “找不到就慢慢找。”伊墨说,“你既然答应了,怎么能反悔?我可没教过你这样做人。”

    “……那我找到了,就能找你们了吗?”沈珏问。

    伊墨沉默了一下,才道:“你上哪里去找我呢?”又看向柳延,说:“你真要跟我一起吗?”

    柳延笑了一下:“我丢下你以后,你找的苦不苦?”

    伊墨想了想,回道:“找的时候,还是苦的。”

    苦,他第一次承认。一路寻觅,也不知道他会在哪里,又忍不住想象,他会变成什么模样,长成什么样的性子,甚至明明算出来他转世之地,仍然控制不住四处寻找,怕自己会失算,怕自己找不到,怕人海茫茫的错过。所以转世季玖那一回,明知他会投生在富贵之家,西南之地,也管不住自己,东南西北都找遍。就怕错过,就怕蹉跎。

    结果还是错过,还是蹉跎。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意识到,即使自己活了千年,能腾云驾雾,会呼风唤雨,也是一无是处。

    在命运面前,连他也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毫无用武之地。就是这样无用,还有人喜欢,还有人把他放在心尖上,他又如何能不找这个人。

    苦也不怕,只要想一想那些美好,一路的辛苦,最后也熬成了甜。

    “我只能活几十年,”柳延轻轻说:“纵然不怕苦,去找你,又能去哪里找?我便是活着,也活的无望。你就舍得丢下我,受你受过的苦?”

    伊墨伸出手,将他拥进怀里,低语道:“舍不得。”等了片刻,又道:“我也不舍得你死。”

    柳延闭上眼,倚在他肩头,“那你活着,不行吗?”

    “我……怕是活不了现在这样了。”伊墨抚着他的背,低低道:“你忘了吗?我是蛇妖。没了道行,就是一条蛇而已。”

    这,才是答案了。

    失了道行,摘了内丹,他就什么都不是。不是伊墨,不懂人言,也就没有了风华绝代。

    只是无名无姓,山中的一条蛇。只会在枯叶层下游走,在洞穴出没,吃着生野的动物,遇春而醒,逢冬则眠。

    或许会被苍鹰秃鹫叼走,被啄开蛇皮,噙走内脏,那样连死也死的痛苦。

    还不如,将道行连性命一起交出去,什么都不要,什么也无有。

    起码生命的最后,能够与喜欢的人耳鬓厮磨,还能一起吃碗元宵。

    仅仅这些,便抵得上他千千万万年的寿命。

    也没有遗憾了。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很忙,非常忙,忙的让人想死。肠炎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闺女却中招,也是肠炎,所以,更新缓一点,再缓一点。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支持我到今天,支持我对改文者的声讨,万分感谢。

    更新速度虽然会慢,却不会坑,所以请各位耐心,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再回来日更。

    这中间,可能会变成周更,甚至是半月一更,当然,也保不准突然某天有空,连更三天;也保不准又突然消失……咳,毕竟我不以写文为生,写这篇文也是毫无利益可图,而现实里我还是要吃饭的。

    以上,完毕。

    p.s:评论一下又不会怀孕,收藏一下又不会生子!!!要收藏,要评论!!!

    86

    86、卷三·二十 ...

    山林四周都是土木环抱,泥土潮湿,枝繁叶密,是以炎炎夏日,山中倒也非酷暑难耐。只是到了晚间,柳延还是让沈珏端来竹榻,横在院子里,他便躺在冰凉凉的竹榻上纳凉。白天在山林行走,一件薄衫尚可,走在树荫下不见日头,连汗水也未必有。晚间却是另一种景色,单薄衣衫穿上身,夜风拂过,便叫人猛地激灵,冷索索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大约也是冷的狠了,连白日里常在草丛出没的蚊虫也都匿了起来,只余凉风习习。

    更有萤火在黑暗里自得其乐的飞着。偶尔飞到柳延眼前,盘旋一圈又重新飞走。幽蓝的微小光亮在黑暗里闪烁,明昧不定,流光飞舞。

    柳延躺在竹榻,合起双臂将怀里大蛇搂紧,安安静静数着头顶繁星,好不惬意。

    大约是数到第一千个的时候,院门外吵了起来,说“吵”也不恰当,这孤山野林,会说人话的活物就这几只,其中三只常日里也就拌个嘴,逗逗乐,他们若是能吵起来,真正是活见了鬼!是以在这清静院外起争执的,只能是小松树精与沈珏。

    沈珏是个什么人,柳延再清楚不过,也只在家里,才活泼热闹些,一旦离了家,对任何人,都是一副不温不火的脾性,就是起了争执,也就是别人吵吵,他一旁安静听听,偶尔说两句,音量不大不小,让人听得清即可,从不尖锐。所以,院外所谓的“吵”也只是小松树精一人高亢的音量罢了。

    原本白天小妖精遭到冷落,晚上来时沈珏还有心注意到了,和颜悦色哄了两句,哄得他也坐在竹榻上,与他们一起在竹榻上纳凉,本该是平静祥和的夜晚,饮饮茶,说说故事,再各自散去歇息。偏偏小妖精也要学着柳延,躺在沈珏毛茸茸的肚皮上才肯罢休。

    这便是起因了。

    沈珏虽算得上半个人,另外半个却是实打实的狼妖,野兽一只。肚皮是他最柔软的地方,本性里便是轻易不露出来的软肋。能躺在他肚皮上取暖,任意妄为的人,茫茫人海,也只能找出三个:他爹一个,他父亲一个,还有一个,便是曾经的那座皇宫里,身着明黄龙袍的那一位。

    曾经的皇宫里,皇帝突发奇想,要他变狼给他看,他也就变了,四肢大敞的躺在龙床上,让那皇帝不着寸缕的在这温温暖暖的上好毛皮里翻腾。翻腾的累了,皇帝便枕着他的肚皮,玩着他的耳朵,许诺道:往后朕再不用别的狼皮。他便伸出毛茸茸的手,收起利爪,用软软的肉垫抚着怀里天子的后背。

    皇帝这样顽心大起的时候极少,尤其到人生最后几年,几乎泯灭了本性,仿佛一具淬炼过的钢铁,被雕刻成威仪天下的形态,硬生生的杵在人间最高的顶峰,再没有了真正的喜怒哀乐。也就在对上他时,还存留了些顽心。

    沈珏一直知道他对自己的不同,也知道这些微不同,是珍贵的。于是人间的这位皇帝,便一直在他心里放着。他死了这些年,沈珏想起时说不上有多难过,毕竟在一起时,也没有多少轻怜蜜爱。

    然而他一直存在着,在他心里,言谈举止,音容笑貌不曾有丝毫模糊,想起来时他就浮在眼前,不想时,他也在那里。

    他活着时,他们在一起几十年,沈珏不曾为他痛苦过,他死后,沈珏找了他这些年,也不曾痛苦过。

    同时,也不曾遗忘过。

    他以狼的形态,一生只抱过三个人,柳延,伊墨,和皇帝。前两人是他父亲,至亲至爱之人。后一人,谈不上至亲,更不是至爱,只是一个他放在心里的存在——在他心底所占之地不过毫厘,却也扎扎实实的扎根在这里。是以他愿意显出原形给他看,将自己柔软的地方露出来,让他枕着入睡。

    所以,他想也不想的拒绝了小松树精的要求。

    小妖精白天就受了些委屈,本以为他们都知道了,就该包容着一点,让着他一点,再说他只是羡慕柳延他们可以那么亲近沈珏,自己也渴望那种亲近,便想也不想的提了出来。却不料到猛地被拒绝了,且拒绝他的人,还是他喜欢的“小沈哥哥”,心里一时又酸又苦,当着柳延和伊墨的面,还有几分下不来台的羞愤,一时脸上通红,眼泪便在眼眶里打转了。

    沈珏没有多言,拉着他走出去。关上了院门,又走了几步,才对小松树精认真道:“抱歉。”

    小松树精抽了抽鼻子,也止住了夺目的泪水,哽咽着道:“为什么他们都行,偏我不行。”

    沈珏一向是干脆利落的性子,加上人间行走这么多年,深知拖泥带水的危害不亚于软刀子杀人,也直言不讳:“旁人都不行,就他们行。”

    小松树精不解,问:“为什么?”突然一闪念,想起柳延曾说过的那个死去的人来,心中更是激愤,嗓音也尖起来:“是不是你爹行,那个死人也行,就我不行?!”

    他一喊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失言,面上惊白,觊眼看沈珏,怕他生气。却没料到,沈珏并未动气,只是神色闪过一丝恍惚,仿佛回想起什么,眉眼都温柔了一瞬。

    短暂的仲怔过后,沈珏望着他,还是认真的神态,声音沉沉的道:“你从未离过山,自己勤练成精。那日你一人蹲在地上哭,我见到了,过去予你纾解,这才相识。你不谙世事,单纯如幼童,我也一直当你是小孩,从未有他念。今日话既然到此,”略顿了一下,沈珏叹了口气,“再往下也是难听,我也说不出口。往后……还是少来些罢,你根骨清奇,净心修炼,来日必可大成,到那日我在你眼里也不过是个小妖精罢了。”

    说着便转过身,回到院里,掩门上闩的一瞬,望见了皎洁月色下,泪水晶莹的少年。

    木门无声无息的掩上了,那道缝隙,也紧紧闭合,成了一道逾越不过的铜墙铁壁。

    沈珏面色沉静,转头望着竹榻,榻上一人一蛇在窃窃私语,便走了过去。走到半路,忽而化成了狼形,朝那竹榻上扑了过去。呼啦一下,将柳延和那大蛇压了个结结实实。

    竹榻是伊墨亲手做的,原本尺寸就大,在上面立一个小桌可以坐席,铺上铺盖可以做床,所以他这一扑过来,倒也安然无事。

    柳延被巨狼压身,也不多话,伸手抚着他的头指尖做梳,梳理狼颈后的毛发,伊墨原是化了蛇形缠柳延,此时被儿子扑住,只好恢复人形,和柳延肩并肩躺在一起,让巨狼压的老老实实,这时他也没坏嘴,嫌弃他皮毛腥臊了。

    月色下的黑狼耷拉着耳朵,鼻子一耸一耸的,在身下的人肉软垫上乱拱一气,哪里还是狼呢,分明是一只拱食的猪。偏偏还没人嫌弃他,由着他使性子撒野耍泼顺带撒娇,连露出狼牙来咬伊墨的脖子都没人制止,柳延还在给他顺毛,像是在鼓舞他咬下去似地。

    在父亲脖子上磨了回牙,又被爹爹顺了许久的毛,黑狼终于平静了,趴在两人身上一动不动。

    本来凉风习习的夜,躺在竹榻上舒服惬意的柳延,却被厚重的黑狼毛皮捂了一通——早知道先前就不洗澡了,看看,又是一身汗。

    趴了足足半个时辰,忍耐度降至极限的伊墨终于再也无法忍受,一脚将他踹了下去。

    沈珏在地上打了个滚,赖赖的又跳上竹榻,这一回窝在了两人脚畔,身子蜷起来,狼眼正好对着那扇紧闭的院门。

    木门已经闩上,闩的严严实实,仿佛铜墙铁壁一般将这小院隔绝在尘世之外。

    这个小院或许并不属于人间,也不该属于妖界,它从来不属于任何地方。从头至尾,只是他们三人固守的一方天地,一座城堡。

    而今,他们依旧固守在这里。等光阴如沙漏般流逝,迎来大限将至。

    小院也就彻底消失。

    萤火依然在院里院外绕着,流光飞舞的场景,越是深夜,它们尾巴上的小灯越是明亮,明明是幽蓝的一点,却也璀璨起来。

    夜彻底深沉,柳延重新洗浴过后回屋睡觉,沈珏贪凉的恋在竹榻上不肯起身,伊墨取了薄薄一床小被扔在他身上,这才回了屋。

    柳延披头散发的躺着,闭目叹息道:“原先是我看走了眼。没看出来,他们竟是不合。”

    “你养出来的纨绔子弟,哪里会有耐心哄人呢?”伊墨眼也不睁,将柳延在怀里紧了紧道:“那小妖精不谙世事,万事随性,本来也不是什么缺点。只是偏偏看上沈珏,算是瞎了眼。”

    柳延听他诋毁儿子,心里自然不愿意,辩解着道:“他长在这山里脱不开身,没什么经历,第一个认识的外人便是沈珏,未必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将来眼光宽阔有了经历,负了沈珏也未必。”

    伊墨笑了一下:“他确实稚嫩,天长日久,离了深山老林未必不会移情,只是沈珏若是有心,必然有法子让他只专心他一人,说到底,还是沈珏无心。”

    “沈珏也非无心。”柳延哼了一声,这一回立场又站到小妖精那端去了,“若真无心,一开始便不会招惹,也不会带给我们看。”倒是愈说愈公正起来。

    既然他要说的这么公正,不再偏袒,伊墨也认真了态度,不再满口胡扯,直起身道:“沈珏从未与这样单纯的人打过交道,心里觉得有趣,与他往来。一来二去,小妖精喜欢上他,他自然知道,心里未必没有想法,只是谨慎惯了……”

    谨慎。伊墨说。

    若说沈珏性子里最大的特征,便是谨慎。遇事非要看出个高低上下,将局中人瞅的清清楚楚了,才会做决断。所以,当年看出那皇帝用情不深,他也就不肯深,非要拿着捏着,付出的恰到好处,自己不赔本,对方也不吃亏,才觉着公平。其实身在局中,又是情字一事,哪里有公平可言。

    对皇帝如此,对小妖精也一样。相识半年,自从小妖精流露出意向,沈珏未必没有考虑过。只是时间尚短,虽觉得这妖精天真单纯,也只肯一旁观望。

    可他未必清楚,人单纯的狠了,也就等同无知,妖也一样。那小妖精单纯,却有些无知,遇事不懂得自己圆满,非要他人相助,才可脱困。今夜之事,若是旁人,被拒绝了也随便一笑,自找台阶下。待日后无人,再心平气和说一说,不仅没有波澜,反增几分可爱之处。

    偏偏那小妖精,连圆场都不会。万事随性,感到委屈便做出委屈的样子,生气了也倚着脾性,甩手便走。往好听了说,是单纯无心机。往难听了说,便是自以为是。合着天下人都该懂他的,体谅他的。

    伊墨摇摇头:“沈珏喜欢他单纯,却未必喜欢他这般‘过于单纯’。那点心思,也就收回来了。”

    “说到底,曾经有个皇帝,遇事进退有度,滴水不漏……”柳延眯起眼,恨恨道:“有个表率在前,沈珏就意识到与那小妖精在一起,得慢慢教导,慢慢宠,便是生气了也不能做出生气的样子,否则小妖精会更生气。”略顿,柳延做了结论:“你儿子这是怕吃苦呢!”

    伊墨一扬眉:“这又是我儿子了,与你就没有干系?”

    柳延也坐起身,瞪了他一会,学着先前沈珏的样子扑过去,咬着他的喉骨磨牙,磨了片刻,才松了口,喃喃一句:“不过是一物降一物。”

    一物降一物,而小妖精降不住沈珏。若是降住了,沈珏便是吃了他的苦,也觉得高兴的很。

    “比如你我?”伊墨说。

    柳延“嗤”地一笑:“我都不知何时降了你的。只知道那年山中小院,有人不嫌繁琐,夜夜与我笔墨相谈……倒是降住了我。”

    伊墨低头亲了亲他的脸:“一物降一物也不成,这情字一事,非得互相降服的住才可。”

    互相降服,才能互相体恤与理解,才能遇事互相退一点,让一点,彼此包容一点。否则,如何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柳延躺回去闭上眼,脑中想着那株松树精——沈珏难过了,尚能跑来找他们寻求安慰。那小松树精一人孤零零的长大,无兄弟亲友,如今他伤了心,又能找谁寻求安抚。连个倾诉的人都无有,也是可怜的很。

    情字一事,果然愁人。

    转念又想到,不久之后,沈珏也要同他一样了,难过了无人可诉,伤心了无处可去,只能孤零零的活着,四处流浪。辛苦到极致,便是哭,也无人给他拭泪。

    柳延心疼起来,像是已经见到数年之后沈珏四处流浪,一无所有,只剩一双落魄凄惶的眼。那是他的孩子。

    从来没有血缘,却数百年如一日,父子连着心。

    如何舍得,看他长了三百年,却长成了天地一弃儿。

    柳延抓了伊墨的手,突然抬起头来,眼眶红红的,沉声道:“不准死。”

    “嗯?”伊墨愣怔一下,忽而明白了他的意思,面上犹疑不定,许久才缓缓道:“我是蛇。”

    “让沈珏跟你去,你是蛇,也要跟他回来。”柳延心意已定,面色反倒从容:“你本来就是蛇,你活一日,我养你一日。”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什么模样都无所谓。”

    “我养你到寿终正寝,我陪你上路。”

    最后,柳延说:

    “我们都是父亲。”

    作者有话要说:爬上来吼一句:收藏!!!花!!!

    爬下去继续干活。~~o(>_<)o ~~

    皮埃斯:认为继续往下写是狗尾续貂的姑娘们、数次告诉我再继续写没意思的姑娘们,什么时候结局,该怎么结局我心里有数,不用替我操心。

    皮埃斯完毕。

    87

    87、卷三·二十一 ...

    ——我们都是父亲。

    伊墨知道,很多事情上自己拧不过柳延,三生三世,在他面前,他都是败北的多,完胜的少。

    这人从来都执拗,又辩才出众,无理都能说出三分理来,况且此时,他确实有理。

    当自己还是蛇的时候,应该也是做过父亲的。那些洁白蛋壳里孵出的无名无姓的幼蛇,不通人语,未开灵窍,茫茫然出生长大,猎杀果腹,又茫茫然死去。

    但伊墨不知道,曾经出生的那些幼蛇里,哪个会是自己的孩子。

    雌蛇为保护幼子,会同时与几条雄蛇□,让每一条与之交.媾过的雄蛇以为自己才是新生命的创造者,因此放弃吞食母蛇产下的卵。所以他还是蛇的时候,无法确定自己有没有孩子,当他成了妖,又不再关心,自己有没有给那些蒙昧的野蛇做过父亲。

    人间游走百年,学了许多东西,其中关于亲缘,伊墨始终觉得这是一件与己无关的事,即使与凡间女子交好,让其受孕,那又会生出什么东西呢?伊墨不知道。不知道会生出一条蛇,还是会生出一个人,甚至,伊墨冷冷的想,会生出一颗蛋来也未必。

    如今,他却做了父亲。没有血浓于水的维系,他抚养了别人的孩子——一个半人半妖的小怪物——伊墨从未对任何人说过,第一眼看到巴掌大的小狼崽时,他便认定,这是个怪物。

    人就是人,妖就是妖,各自存与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鸿沟广阔,任谁都无法逾越。小狼崽却轻易做到了,他是人类与妖怪的结合物,半人半妖的出生在这个世上,也将凡人与妖怪自古以来的殊途定律踩在脚下。所以,伊墨认定,这是个怪物。

    偏偏,他同沈清轩一起抚养了这个怪物,沈清轩对他异常严厉,每日授业繁重,要读书习字,要学许多道理,要精通六艺,骑射超群,偏偏还不准射一只燕雀。沈清轩用尽手段,来压制小怪物的野性。被压制的狠了,小怪物会转而哀求另一个父亲,睁大一双泫然欲泣的眼,不停的扯他长袖。小怪物的哀兵策略几乎没有失败过,往往哀求两柱香的功夫,伊墨就带他去山林里游玩,看护着莽撞的小东西不会受伤。

    这个小怪物会在任何时候,都软着嗓子唤他:父亲。

    这一唤,便唤了近三百年。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已经习惯对旁人说:这是我儿子。并因此付出精力与时间,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在他需要安慰的时候陪伴在侧。

    小怪物会依恋他,信任他,陪伴他,侍奉他。没有血缘,胜是血亲。

    伊墨知道,只要他们还在这人世,只要他们还活一天,小怪物永远都是个孩子,心中有所依赖,再大的苦都可忍受,并始终心怀希望。

    因为再苦再累,也有一个可以休憩的安宁所在。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