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二卷·完).9

    伊墨。他唤的极轻,仿佛低语呢喃又字正腔圆。

    轮回三世,最后剩下的仍然是这个名字。

    伊——墨——

    他低低唤,嘴唇红肿,唇纹都淡隐不见,粉腻的舌在洁白齿间若一尾灵巧的鱼,忽悠闪过,嘴唇潮湿的开阖着,声音暗哑迷离,仿若一个名字就让他得到高.潮。

    伊墨的手颤了一下,自己的名字从这个人口中叫出来,仿佛有刺刀见血的力量,让心口都为之颤搐,汩汩流出许多疼。

    眼神随即暗沉下去,微一用力,伊墨抬起他的腰,双手扣住细窄腰线,掐捏过后又徐徐揉搓,一边垂下头,咬上抬起的身前,已经硬起的小小乳首。

    柳延“唔”了一声,说不上是有多舒服,反而被他吸咬的疼痛,却又抬起头来看,看着那人伸出红舌,在自己乳首上舔过,留下淡淡水迹,又用牙齿叼住,含在口中用舌尖拨弄。道不出的色气四溢。

    疼痛陡然异变成一种扭曲的快感,柳延忍不住呻吟出声,下面也高高翘了起来,不耐地磨蹭着伊墨小腹,顶端马眼已经湿透,流出许多透明液体。

    “这就忍不住了?”伊墨抬起头,声线平稳。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他反倒是沉下心去,有了十足耐心,愿意慢慢来。

    柳延挺起胸,将遭到冷落的另一边也递过去,低声道:“这边……”

    “嗯?”。

    “……这边也要。”右边乳首已经硬挺的仿若一粒小小石子,柳延送到他嘴边,神消智溃地说:“亲一亲。”

    亲一亲,他说。伊墨垂下头,恶狠狠地咬住送到嘴边的乳首,柳延激痛中低喊一声,伊墨连忙又换成唇舌抚慰,舌尖打着圈的在上面拨弄舔舐,舔的柳延在他怀里颤起来。

    柳延闭着眼,脑子里一片混沌,只能顺着本能将自己的胸部往他口中递送,被过度咬啮的□在每一次碰触里都散发出蜂蜇般的疼痛,又在随即的舔吻中异变成□,一股脑的钻进血肉里,顺着筋脉疯狂蔓延,四肢百骸都是忍不住的瘙痒。不由得回想起曾经的欢好,销.魂蚀骨的滋味。不自禁的张开腿,一只脚勾上伊墨腰身,抬臀蹭他的胯部。

    他自己蹭上来,伊墨自然照单全收,只是柳延已经神智迷离,动作难免乱了方寸,伊墨一边玩弄着他的□,一边双手固定住身下胡乱挺送的臀瓣,沉下腰,硬耸多时的部位正好顶住他深凹的地方,无一丝阻隔的贴在一处,肌理相触,仿佛彼此烙印般瞬间适应了对方的温度与质感。

    这个动作引发了柳延遏不住的呻吟,他的脸一下子红润起来,扬起头像是感到羞耻似地紧紧闭上眼,连颈脖都漾开一层粉色,仿佛颜料蘸了水后晕染在白纸上,鲜润而撩人。

    伊墨凑过去,张口咬住了他的咽喉,正是喉骨的位置,薄薄一层柔韧之后是坚硬无比的骨头。与他的利齿旗鼓相当。伊墨咬下去,咬出齿印后又用唇来回厮磨,接着换成吸啜,大量的水色淋漓蔓延,柳延“嗯”的一声,鼻音粘腻而绵长,身上泌出细小汗珠,舔上去潮湿而微咸,却有他喜欢的味道。

    他喜欢这个味道,热烈,浓稠,情潮勃发,只为自己。伊墨舔着他的颈项,不时换成牙齿去咬啮,每一次都咬的重重的,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咽到肚子里,却又在每次见血之前,换成舌头舔过去抚慰。

    柳延呻吟着,腰胯摆动的更激烈了。

    此刻他的身上没有桃花,没有千年前小蛇出生时看见的绮丽风景,却又分明鲜艳欲滴,散发着能让雄性发情的味道。

    伊墨扣住他的腰,将人提起坐在自己身上,硬耸的部位陷在臀缝的阴影里,伊墨低头看柳延那根,早已翘起多时,也不知流出多少黏液,整个柱身都是一片湿滑。颜色淡淡的,未经人事,毛发稀疏。

    这个身子,是他一手养出来的,没有碰过人,也没被别人碰过。完全属于他。

    自小到大,全是他一手照料,洗漱喂食,伺候在侧。没有受过丁点皮肉伤。

    唯一一次例外,是那次他亲手剜了胸口的朱砂。

    伊墨的视线停留在柳延胸口上,他的胸口泛着水光,乳首红艳艳的肿立着,上方那粒朱砂却是不见了。只余光滑一片好皮肉,看不出一丝曾经的伤痕。

    在曾经有过红痣的位置,伊墨吻上去。轻柔而舒缓,仿佛歉意。

    柳延的神智,似乎也因为这个举动而回笼,低头看着埋首亲吻自己胸口的人,抿了抿唇,终是笑了一声:“你就是嫌我傻……”

    伊墨抬起头,也不对他撒谎,“开始很嫌。”

    “我知道。”柳延垂下眼,吻了吻他的额头:“后来你说你喜欢傻子。”

    伊墨抚着他的腰,缓缓道:“擅自让你有了三世记忆,有没有怪我?”

    柳延笑着摇头,捧着他的脸,凑过去轻声道:“我若一直傻,可不是一直让你欺负了么?”

    可不是,被欺负的死死的!

    两人不约而同想起不久前那场“成人礼”,一个情潮勃发,一个傻乎乎的人事不知,连享受都享受的委委屈屈。

    柳延忍不住,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你就欺负我是个傻子!”。

    伊墨将他的手握住了,紧紧抓在手中,才理所当然的说:“不欺负你,我欺负谁?”却是十足理直气壮。

    柳延哑口无言,许久才认了,让他欺负别人去?自己肯定不愿意。可不是活该被欺负么?想一想又觉得有些不甘,摆着腰自己在臀缝阴影里的硕大物件上蹭了两下,眯起眼道:“你答应不欺负我的。”

    伊墨本该羞愧才是,却表现的反倒是有些委屈,说:“忍不住!”

    就是想欺负你,忍也忍不住!伊墨照旧理直气壮,说着抬了抬腰,让自己的硬物蹭过细小的入口。

    全然不知自己表现的像个小男孩,遇到喜欢的人,非要将对方捉弄哭了,才不甘不愿的罢手,并且自己还委屈——你看,多好玩儿啊,你为什么要哭?

    柳延哆嗦了一下,软在他怀里,脑子是晕的彻底,彻底拿他没辙。这世上事,原本就是一物降一物。还有就是他们这号的,互相是彼此的克星。

    说到底,还是:“坏蛇!”柳延斥了一句。

    ——坏蛇。

    明明是骂自己,伊墨却偏偏从这话里听出几分嗔怪几分甘愿的味道来。不由得心头一热,一把掐住他的腰,低头看着自己的阳.物完全隐没在对方臀缝的阴影下,即使还没有进入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里的热度和柔嫩的触感。

    “我想进去了,”伊墨说,然后向上顶起,一开始只是小幅度的摩擦,后来渐渐增大,直到白色的身体在他怀中被顶的起起伏伏,宛如月色下翻涌的波涛。柳延闭着眼,他是尝过那滋味的,本就情。欲燎原,被他这么一说一弄,立刻软了身子,脱口一句:“进来……”也顾不上还没有润滑,就是被撕裂也甘愿。

    伊墨摇了摇头,埋在他胸口一边咬啮亲吻着一边道:“你这身子没经过,怕是真要落红了。”况且还未长成型,到底才十七。

    柳延闻言脸上红的要滴出血来,全身都在发烫,连磨蹭许久密处都在发热,在臀缝的阴影下扇阖收缩。柳延伸手穿入两人中间,抬高身体握住了那根徘徊在外的物件,摆弄着抵住了密处,撇开脸柳延道:“我想了……”

    “想什么?”伊墨没料到他会如此坦白,身体里那把火腾地一下烧得嗜人,又偏偏忍不住曲解:“想我给你□么?”

    “……”柳延想着,这蛇可真真正正是骨子里的坏!

    “想不想?”伊墨还在问。

    “……嗯。”极轻的一道音发出来,柳延觉得自己都被炽烈升起的温度烤干了。

    伊墨其实就是逗弄他,结果他真的应了,顿时脑中一昏,一把将早先用过的檀木盒子拿过来,挖了一大块在手心里,三两下给自己抹好了,又探到柳延身后,抚弄着那处,指尖揉进去一截,捣到底复又抽出,慌忙塞进去第二根手指。

    柳延涨红着脸,吸了口气道:“别管了,进来吧。”

    伊墨手上动作滞了一下,哑声道:“不行。”

    柳延勾着他的脖子,凑过去舔了舔他的耳廓,声色迷离的耳语:“里面痒的很。”

    床笫间的情话最是撩人,况且说这话的人,又是他心心念念挂在心口上几百年的人,任是铁人也化作了绕指柔。

    伊墨哪里还把持的住。

    连柳延都为自己的放。荡而生出一股扭曲的快意来,软了大半个身子,知觉只剩下后面被顶着的入口,和前方鼓胀的要爆裂的疼痛。。

    “会坏的。”这种时候还能坚持住一丝理智,可见伊墨确实是心疼他心疼的紧。

    “……”柳延摆着腰在他□顶端蹭着,浑浑噩噩地道:“痒,你进来弄弄。”

    下一秒说出这样煽情话的人被握着腰肢高高抬起臀部,伊墨也顾不上再温柔,扶着饱胀的物件抵住那正激动收缩的小嘴,双手握着泛红的腰线带动着已经酥软的身体缓缓下沉。柳延的细喘一下子不见了,闭上眼闷哼一声,自己沉腰猛地坐了下去。

    尽根没入。

    78、卷三·十三

    虽是抹了脂膏,到底没有充足准备,柳延吃痛不轻,脑子都懵了般什么都没剩下,只剩下痛!

    痛!

    只是这痛是他甘愿受的,也就受了,没有怨言。前一世有太多阻碍,他不曾好好陪过伊墨一回,床笫之事更是次次都变成磨难,折磨自己,也折磨他人。徒留许多悔恨怅惘。

    所以这一世,明明自己是傻子,随便可以为所欲为,伊墨也没有真正动过——除了那一次半途而废的“成人礼”。

    两世都是心事重的人,三世记忆在一起,柳延早已练出一副洞察世事的心肠和老辣。他洞若观火的看出,伊墨不动傻子,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心怀畏惧。

    这千年的修行,肆无忌惮的老妖,也有了畏惧。

    全因为上一世与这事上,两人都折腾的太狠,把锐气都折腾尽了,留下的彼此俱是血淋淋的伤疤。

    第一世,床笫风月他们是蜜里调油的快活,从未有一次不好。或许就是因为太好,第二世时往昔的好就成了折磨。折磨的连伊墨都心生畏惧,不敢妄动。

    对上第三世的傻子,都是小心翼翼,能不碰就不碰。

    想到这里,柳延倒也不觉得那处有多疼了,反而是心更疼些。疼的扎扎实实,没有一点作伪。

    联结处有血腥的味道溢出来,伊墨敏锐的察觉到了,心中一凛,本能的就要往外退。他不想伤他,以前就不想,现在更不想,哪里舍得?

    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人,两百多年磋磨,才真正抱住的人。受一丝伤就足够他心疼了,况且还见了红。

    他这么机敏的人,这个时候脑子也不顶事了,全然忘了此时若退出,只会让柳延更疼。

    果然他刚动了一下,柳延就喊了一声,“别动。”

    伊墨连忙顿住,才明白自己果真昏了头,连这种错误都犯得出。仿佛从遇到这个人开始,他便经常犯错。

    一步错,步步错,最后满盘皆输。

    但也无甚不甘愿的,输起来确实痛,痛中又是快活。当真是痛痛快快!

    伊墨凑过去亲在他苍白脸上,又伸手去抚摸他的腰,低低道:“放松点。”

    “我也想,”柳延说,不知想到什么,“噗嗤”笑出声来,搂着他耳语道:“你变小点,我也少痛些。”

    伊墨在他腰上掐了一把,道:“这会嫌了?你不是喜欢吗?”

    “……”柳延挂在他身上,咬着耳朵说:“可是疼。”

    伊墨抱着他,下面虽不敢动,却也不妨碍嘴上说浑话,喁喁低语道:“是你让我‘开.苞’的。”

    “……”柳延脸上先时还苍白着,这会又红润起来,臊的只把脸埋在伊墨肩头。

    两人契合在一起,动也不敢动,却又互相拥的紧紧的,窃窃私语的说着浑话,当真是亲亲热热。

    只是柳延一臊,伊墨就得意了,伸手在两人联结处摸了一把,抬起手,果然有血色淋淋,又是心疼,又忍不住谑笑,凑在柳延耳边道:

    “自己看,果然落红了。”

    柳延张嘴就咬在他颈子上,不准再说下去。

    伊墨哪里会放过他,不知什么时候变出一方白色帕子,手指上的血迹蹭上去,又将帕子在两人咬的死紧的地方抹了一把,帕子上染了血,伊墨让柳延看,柳延死活不看。伊墨就收了帕子,道:“真真落红了。明儿让沈珏买只老母鸡,给你炖了补补身子。”

    柳延又羞又恼,却又不敢妄动,身下确实是痛,只能当自己耳朵聋了,什么都听不见。

    “清轩,”伊墨伸出舌来,细细舔着他的耳廓,一边沉沉道:“叫声相公。”

    “……”

    “小玖,”伊墨不依不饶,含住了眼前耳垂吮舔,舔的怀里人直打颤,密处也受到牵连似地收缩了一下,才强忍住快意,继续诱哄:“叫声相公。”

    “……”

    “傻子……”伊墨唤。

    柳延忍不住,斥声道:“闭嘴!”已经是面红耳赤。

    “叫声相公。”伊墨岂是那么容易被他喝退,故我的在他耳畔吹着气,哄了一遍又一遍:“叫声相公。”

    “……”

    “叫声相公……”伊墨声音低了下去,分外煽惑撩人。存心要撩的柳延也上火,整个身子都在他怀里发烫了还不肯放过。一边煽惑着,一边在怀里人那身好皮肉上四处揉搓,像搓拿面团似地,忽快忽慢,忽轻忽重,又低下头啃啮着柳延红肿不堪的乳首,吸的咂咂有声。

    柳延被整治的太阳穴都鼓胀张的跳起来,颈侧青筋暴突,脑中昏昏沉沉,一个不经意,到底遂了他的愿。

    蚊呐般的低微一声:“相公。”声音小的几乎听不清,然而他连脚趾都羞的蜷起来了,缩在脚窝里,身体上也密密的出了一层汗。

    埋在他身体里的伊墨瞬时又胀大一圈,撑的柳延酸胀难忍,不由自主的动了动身子,柔软紧致的肠。壁瞬时四面八方朝伊墨涌去,阳。物被包裹的密密实实。“嗯……”伊墨舒服的闭上眼,细细体味那处的微妙收缩,忍不住又道:“不急,你这处又暖又紧的,舒服得很。”

    柳延“呸”了一声,心道你才急。

    伊墨又亲他的嘴,贴上去爽爽快快的亲够了,才道:“你今晚乖的很,相公好生伺候你。”

    “……”柳延撇开脸,等了一会才反击一句:“坏东西!”

    “当真坏?”伊墨托起他的臀,估摸着差不多了,小心的将他提起来稍许,又放下来。

    阳。物在柳延体内穿梭而过,开疆破土似地,柳延哼了一声,软软的趴在他身上,动也不动了。

    “不舒服?”伊墨问,再次握住他的腰提起,完全抬高,直到自己根部完全退出,带着血色与融化的脂膏,湿漉漉的粗大一根,一眼看上去煞是骇人,仿佛刚舔过血的凶器。

    正是他完全退出,柳延的身体里血液才开始往外流窜。

    鲜红的血液顺着洁白的腿根蜿蜒流下,仿佛一道细细的红丝,在摇曳的烛影里,更像一只细长的蛇,在他腿间散着腥甜。

    如处子破瓜般绮丽,妖艳。

    伊墨赶紧移开视线,再不去看第二眼。他是怕了,怕自己忍不住把这人生吞活剥,拆吞入腹。

    柳延跪在床上,低头看着自己腿上的血,没料到会流这么多血,此时却也并没有感到多疼。

    许是那处本来微血管就多,所以并不大的伤口,看起来也足够骇人。

    抬起头,柳延重新跪回伊墨腰上,问:“怕了吗?”

    伊墨不理他,伸手蘸了脂膏,指尖刺入濡湿的入口,那里微微绽开着,指节进入的并不难,伤口也不严重,他探手进去施法,柳延很快连痛感都消失了。

    大约七十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满天星辰的夜晚,有人俯跪在床榻上,有人自背后侵占他的身体。侵占者一.丝.不.挂,身上唯一的装饰是胸口处,一柄没入血肉脏腑的匕首。被侵占的人身上无伤,唯股间流下许多鲜血,却不是他的。而是背后那人,明明伤着他,却又狠不下心做彻底,只好暗自引导自己胸口流出的血滑向两人的交合处。作为润滑。

    那晚的突变从开始自结束,他心上的血都没有停过,那人股间,润滑的血液也未曾干涸过。

    柳延握住那根甚是骇人的东西,重新又挖了脂膏,给它细细涂抹上,抹好后抬起腰,将那根对着自己身体,用唯一能包容、能承载的地方,将他再次吞进体内。

    “伊墨,”柳延压住了他的手,制止了他的动作,“我不怕疼。”

    柳延轻声说,吻上他的唇,在唇齿厮磨间,缓缓摆动腰身,更深的将他容进体内,低语道:

    “我想让你进来,让你到我身体里面……不再让你疼……”

    伊墨缄默了,亦是无话可说,将他抱在怀里,细细吻着。亲吻中双手顺着柳延脊背曲线滑落,滑过腰身,滑过臀部,伊墨将它握住,抬起些许,又重新钉在自己的根上。起起又落落,一次比一次重,幅度一次比一次大,湿润暖紧的地方,紧紧的裹着他,收缩着,绞缠着,像是在压榨他的灵魂似的,一次一次的纠葛过来,一次比一次紧.窒。

    柳延呻吟着,身体内部被满满的填充过后,疼痛成为幻觉,更切实的是每一次被填满所带来的欢喜。伊墨无比了解他的身体,知道往哪里顶撞才是正确的,顶了十来下,就找对了地方,每一次闯入时将锁紧的密处丝丝顶开,像锐利的锥,挤开一道窄小的缝隙后将自己完全挤进去,凶狠的擦过那一点,蛮横捣入,酣畅淋漓。柳延在他怀里上下颠幅,眼角逐渐水润,像是罩了一层雾色,水气氤氲。身前那根也立的高高的,不停的吐出黏液,蹭在伊墨身上。

    “……不行了……”哑着嗓子喊出来,柳延掐住了伊墨的肩,也不知是要他再弄狠点,还是要他停下,拼命摇着头,只觉得身体里那物事像根鞭子,不停的鞭挞捣弄,身体里又酸又痒,每捣一下就止住了,很快又酸痒起来,想要更多。

    “舒服了?”伊墨笑着,堵住他大口喘息的唇,狠狠吻过后松开,自己呼吸也乱了,一下将怀里人翻过,压在身下。握住柳延两只脚踝分开,架在自己肩上,又扯过软枕垫在他腰下。姿势一换,柳延腰身悬空,双腿大敞的冲着上方拱起臀。伊墨俯身上去,扶着自己那根对准了嫣红张开的湿润小嘴,自上而下猛地捅入。

    “啊……”柳延叫起来,欲绷直腿却让伊墨压的更为曲折,脏腑都被戳穿的错觉,却在看见对方蕴满情.欲的眼眸时,难受都统统转变成了快意——真好看。这样陷入情.欲里的样子,真好看。再好看些吧,疯狂些,激烈些,弄坏也没关系。

    因为突然冒出的这个念头,柳延搂住了他的脖子,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湿的好厉害。”下面确确实实已经湿透了,分不清是脂膏或者别的,每一次进入时都会发出水声,黏黏腻腻的啪啪作响。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