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二卷·完).7

    因有喜事,两人脚程加快了不少,很快到了目的地,却是一座山。山川俊丽,直入云霄,山顶终年积雪覆盖,山腰往下,却翠柏流水,鸟语花香。

    然而除飞禽走兽,并无人声。

    许明世打量四周,问道:“他住这里?”

    伊墨仍是往前走着,爬过了山腰,往山顶而去,一边行进一边道:“他已成仙,我是妖,哪知他住在哪里。”

    许明世跟在他身后,闻言停下来问:“那你怎么来这里找他?”

    伊墨笑了一下,直到山顶了,才顿住脚,弯腰在一处雪块里挖凿着什么,良久,方从那冰雪底下挖出一坛酒来,说:“我虽不知他住在何处,却知他酿的酒在哪里。”

    话音未落,一道白光闪过,光影里怒气冲冲的声音道:“你这小蛇,平白无故偷我酒喝!”声若炸雷,唬的许明世一个哆嗦,差点崴倒在地。

    伊墨这才放下酒坛,施施然起身,道:“我找你有事。”

    老仙见他放了自己的酒,哼哼一声道:“你这小蛇寻上门,定无好事!”

    伊墨只笑,却不言,似是默认。

    老仙见他那神情,便觉得有些牙疼,感到了事情的棘手。若是寻常事,以这蛇妖的能力,早就摆平,何须来找自己。况且,一个冷情冷性的蛇妖,竟露出这种笑容……老仙活两千多年,就未曾见他笑过。当下往后退了一步,道:“我听说你闯了地府。”

    伊墨说:“嗯。”一旁许明世睁大了眼,喊道:“你闯了地府?!”

    这一仙一妖,却都不理会他的叫嚷。老仙沉默片刻,已然知道他找自己,大约为何事,连忙道:“这事我管不着。”

    伊墨没有接话,蹲□,挖了那坛刚放下的酒来,又连续挖了两坛,抱在怀中,走向悬崖。将酒坛举得高高的,伊墨背对着他,淡淡问:“管不管?”

    老仙噤声,望着他的背影,嶙峋如积雪山岳,终是寒凉,却又不知为何,泛起了人气。这一丝不同寻常的人气,却是劫数。冷情冷性的小蛇,不肯继续冷下去了。他并非不舍得这几坛酒,便是酿了近千年又如何,到底,对着自己一手点化的蛇妖,还是有丝不忍。

    许久,老仙问:“究竟要做甚?”

    伊墨转过身,轻描淡写道:“我要沈清轩三世记忆。”

    三世记忆。只有三世记忆恢复,他才能嫁,才能不再遗憾。

    他是冷情冷性的蛇,不懂人间情爱,辗转三世寻寻觅觅,始终痴傻,不曾开窍。

    因为不开窍,所以满心里,也只有那一个灵魂而已。他自知做过许多过分的事,也能被轻易原谅;伤了他无数回,也能被轻易宽宥。

    两世都留给他孤坟一座,也没有得到抱怨。

    第三世已经痴痴傻傻,却还是要“在一起”。

    所以他明白,自己所寻两百年,也不过是想告诉那人,没有求不得,没有爱别离,没有遗憾。你不要哭。

    两百年寻觅,也只是为了,在对的时候,弥补一句: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嫁给你。

    你没有求不得,不要伤心。

    在经历这么多事后,他还想问一问,还愿不愿意娶?愿不愿意,说一句:殊途同归。

    老仙愕然,良久方道:“你拿什么来换?”

    伊墨顿了一下,答:

    “倾尽所有!”

    倾尽所有。

    老仙望着他,长叹一声:“好,你去将他失去的一魂一魄找来,魂魄齐全了,我才能替他恢复三世记忆。”

    伊墨问:“哪里去寻?”

    老仙狐疑的望他一眼:“你竟不知?”

    伊墨道:“不知,我寻过,都没有。”

    “你这傻子……”老仙忍不住顿足,“上一世他死,你都未有去看过吗?”

    伊墨沉默了一下,答:“他不让我送。”

    上一世他不让他相送,他便听了他的话,不去送别。

    老仙唏嘘一声:“都是痴儿。他不让你送,是怕你见了难过,到底……”他又怎么舍得,最后都见不到你?

    人间情爱大约就是如此,左右都是挣扎,前后都是无路。

    如第一世,沈清轩断然不准他寻来,却又在手上留了蛇吻印记,仍是希望他来,再续前缘;

    又如第二世,季玖不愿意他相送,怕他见了难过,却又痴痴留了一魂一魄,在胸前血珠里,希望能最后再看他一眼。

    没有对与错,是与非,不过是理智斗不过情感,所以才会深陷囹圄,步步都是错,步步都是痴。

    伊墨转身就要走,去找上一世的那具尸骸,摘下他胸口的血珠,看一看,那缕魂魄。

    怪不得找不到。原来自始自终,他都在自己的血里。

    “小蛇。”老仙在他身后唤住,“千年修炼,毁于一霎,你可真不悔?”

    伊墨转身,看着这赋予自己灵性与长久生命的恩人,沉声道:“若无他,但求一死。”

    若让他得到,又失去,但求一死。

    不怨不悔。

    说着他静静笑了,那个笑容如此温柔,仿佛金色微光的晨曦。

    75

    75、卷三·十 ...

    这是他第二次钻坟墓。

    伊墨一边想着一边熟门熟路的撞开了那具木棺。棺木是千年沉木,木质紧实细密,水火不侵。寻常人家纵是有财力,也寻不来。也只有季玖,才能轻易得了这样的棺木,躺了进去。至此离开人世,不知疾苦,即使明知活着有那般美好,也只能舍弃。

    伊墨摸到了他。

    一身乌黑铠甲覆在身上,仍是将军打扮,摸不到皮肉,只有冰冷乌铠,触手寒凉。

    伊墨侧过身,陪他躺了一会,才取他胸口那粒血珠。血红珠子贴着肌肤安放着,仿佛睡在他的心口。一如那些峥嵘年月,他抱着醉酒的大蛇,在夜里悄悄地放在自己心口上。像是在偿还第一世的债,也像是在述说第二世的情。却只能悄悄的。

    伊墨施了法,将血珠破开,当真见到了那一缕幽魂。

    一魂一魄,其实并无神智,却在封闭的幽暗墓穴里,痴痴望着眼前人,仿佛在说:你来了。

    伊墨将他魂魄凝住,以免消散,望着他道:“我来带你回去。”

    说着抬手抚上他的脸,触手却是虚空,心头颤了一下,伊墨道:“我带你回家。”

    那魂魄随着他这句话,凝成一聚小小光束,隐入他的手心——我跟你回家。

    天旷地阔,我们回家。

    回到山中院落,老仙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许明世与沈珏都在。伊墨站在院门处,静静扫过他们一眼,这些年,与他有牵扯的也不过这几个而已。

    然而他想一起殊途同归的,只有一个。

    老仙见他来了,一方瓷瓶装走了那一魂一魄,转身准备进房施法时,忍不住道:“小蛇,人妖殊途,何必强求。”

    伊墨看着他的背影,道:“我想有人陪。”想有人能携手并肩,看苍山日落,看黎明前的星空,看人间悲喜。而不是一个人。

    已经独自行与天地,太久了。

    直到遇见孱弱书生,目光温柔,神色紧张,认真肃穆的道出一句:我们殊途同归,可好?

    一句话让他尝过最温暖缤纷的色彩,又怎么能甘心回到黑白。

    老仙顿了顿,不再说话,捏紧了瓷瓶进屋。

    屋里榻上,柳延已经被施了法,沉沉睡了。容颜清隽,神态怡然。

    就是这样平凡的人,让一只千年蛇妖,迷了神智,放弃了仙途,不怨不悔。老仙知道他已经来不及阻止。从这次看到伊墨的第一眼,就知道来不及阻止了。那双千年寒冰的眸子,已经裂了缝隙,下面的水流潺潺而出,溶解了冰川。

    或许,一开始就不该让他成妖。千年光阴,也许小蛇早已轮回成人,与这人长相厮守。

    有些人,该遇到的,总会遇到。

    老仙叹了气,凝下心神,开始施法。

    伊墨站在屋外,正望着沈珏。沈珏已经从许明世处得知一切,面上悲戚。

    “父亲……”沈珏低声唤。

    伊墨应了一声,等了片刻才道:“你往后……好自为之。”

    “父亲,”沈珏眼眶一红,跪在他脚下:“我,是不会走的。”

    “为什么?”伊墨问。

    “因为不舍得。”

    “不舍得什么?”伊墨又问。

    “我的亲人。”沈珏抬起头来,看着他道:“爹和父亲是我的亲人,是不计代价对我好的人,不求索偿,没有道理。所以,不舍得。”

    “你们是我的亲人,”沈珏一字一句道:“你们丢下我,我才会走。你们在,我便侍奉在侧。”

    亲人。

    伊墨蹲□,父子面对面的望着,许久,伊墨道:“你也是我的亲人。”

    也是不计一切对我好的人。伊墨将他抱在怀里,仿佛他幼时玩累了一样,抱在怀中,像个尽职的父亲。

    他们都是妖物,毫无血缘,却因为同一个人,所以有了相遇相识相亲的机会。

    可以亲手将一个婴儿抚养成人,看着他一天天长大,识得更多的字,明白更多的道理。可以享受他的孝顺,理所当然接受他的侍奉。仿佛一切是寻常。

    而其实,并不是寻常的。

    若不是屋中那个人,他们只会陌不相识,甚至将来有一天,成仙的蛇妖会除去作恶的狼妖,也是未必。但他们又何其有幸,遇到这样一个人类。

    亲手教他们学会亲情,即使毫无血缘,也仿佛血浓于水的互相依恋。

    那人不在了,他们互相依托。那人转世了,他们各自尽责。

    只因为那人不拿他们当做异类,不给他们苛责,只拿他们当做普通人。即使他们两个,都比他强大。他也给出珍重的呵护。

    去保护,去珍惜,去爱怜。倾尽所能。

    沈珏压抑着低泣,仿佛还是那个可以肆意撒野与撒娇的孩子。伊墨抚着他的后颈,无声安慰。

    晴天朗朗,微风里有花香。

    屋子里,柳延已经醒了。

    仿佛大梦一场,天地初生时的蒙昧状态,前尘往事钻出硬壳,簌簌抖落尘土,直抵灵魂。

    柳延醒了。

    他醒了,却未起身,只躺在床榻上,睁着一双墨如点漆的眼,怔怔发愣。老仙在一旁站着,也不言不语。

    许久,他缓缓起身,转过脸来,目光从容恬淡,望着老仙道:“他在哪?”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说。仿佛一切已经了然于胸,一切都无须再说。行至今天,两世家国天下都成了一缕幽风,消弭无踪。

    他的眼睛与灵魂,只契刻进一人而已。

    老仙指了指屋外。

    柳延走到门旁,拉开两扇木门,“吱呀”一声,木门发出绵长的声响,晃晃悠悠,拉开了两百年的光阴。

    日光明澈,金色的丝丝缕缕笼罩在屋外黑袍男人身上,仿佛上天赐予的一道光。光影里的伊墨抬脸,迎上那道视线。

    目光怔然相撞,如日与夜的交接,幻象迭生,两百多年的辗转纠结,浮在眼前。

    然而,彼此眼光又是澄澈的,不掺杂质,一眼就能望得到底。

    柳延站在门旁,良久才一步步走过去,走到他身前,伊墨伸手将他抱进怀里,仿佛拥住了自己的生命。

    没有人说话。也不需要说话。

    那些世事沉浮,功名利禄,纠结辗转,迷茫懵懂,都无需赘言。

    只要这样拥抱在一起,呼吸对方身上的气息,聆听对方的心跳,用眼睛述说喜欢。

    ——我喜欢你。

    这话不知是谁说的,只这一句话,曾经梦魇的酷寒都轮回成了暖春。

    “我们成亲。”柳延说,手指滑下他后背,攥住了自己腰上的手,“我们成亲。”

    伊墨说:“好。”

    握紧了掌心中的手,十指交扣,仿佛要这样一直,走到世界的尽头去。

    红烛喜堂早已备好,老仙留了下来。

    许明世捂着眼,哽咽一声道:“我来主婚。”

    柳延牵着他的手,跪在软垫上:“沈清轩已成白骨,季玖长眠木棺。这一世,没有家国天下。”

    柳延缓缓道,侧眼对着他笑:“只有你的柳延。”

    伊墨道:“好。”目光温柔,郑重地跪在他身旁。

    不敬天地,不理神佛,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屈膝而跪。

    许明世遏制着泪眼,喊道:“一拜天地……”泣音怎么也压抑不住,几乎成了颤音。

    跪着的两人相视而笑,对着天地躬身叩拜,郑重叩首。

    天地作证,他们成亲。

    作者有话要说:要长评要花,要安慰!!!!!!!!!!!!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