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二卷·完).5

    柳延应了一声,紧紧抓着他的手,手指交缠在一起,扣成了分不开的结。

    72

    72、卷三·七 ...

    柳延是喜欢伊墨的,具体要问他喜欢什么,他又回不上来,绞尽脑汁想半天,大约也只能回答一个:好看!

    当然,如果他能井井有条的将自己的喜欢一字摆开,他就不是傻子了。伊墨也就不会这么气闷。

    本来第一世,瘦骨嶙峋的沈清轩就已经是高攀了他;第二世大富大贵又文韬武略俱全,配一个千年的妖也勉强凑合,结果,不肯!宁可死,也不愿意放下一切跟他走;

    到了第三世,什么都肯了,却是个痴呆。

    伊墨气闷是应该的。

    但他不是如此世俗的妖,所以气闷的也非这些,而是在傻子面前,他也像个傻子。

    譬如这晚,柳延坐在浴桶里玩水,伊墨给他洁身,洗到中途,伊墨说:“傻子。”

    傻子扭过头,说:“嗯?”

    伊墨说:“你又长胖了。”

    柳延闻言低下头看自己,果然在清澈水里,白白软软的肉就显得更白更软,也更胖了。柳延见事实摆在眼前,怯怯的抬起脸来,问:“伊墨不喜欢胖子吗?”

    伊墨望着他的脸,突然喊:“沈清轩。”

    柳延迟钝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说:“我在。”

    伊墨眨了一下眼,说:“柳延。”

    柳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又迟疑了一下,说:“我在这。”全然看不出眼前人的戏弄。

    伊墨又喊:“季玖。”

    本以为柳延会应一声,而后借机逗弄他两世都没这么胖,会是怎样反应的。结果柳延闻声一瘪嘴,倒是往后缩了缩,像是害怕了似地道:“不是季玖,红痣已经没了,我不是季玖。”

    伊墨闻声愣了一下,问为什么,柳延答道:“季玖不好,我不是季玖。”

    伊墨当下就有了些不悦,却也没表现出来,只是问:“他怎么不好?”浑然不觉自己跟一个傻子戏弄,又没戏弄成把自己惹生气是一件多可笑的事。

    柳延说:“他对你不好。”说着自己想了想,道:“你去找他,他却讨厌你,就是不好。”

    他说的理所当然,却不知道伊墨从未说过,第一次找到季玖时,两人之间出了什么事。

    柳延不知道,伊墨自己却心知肚明。他暗自叹息,却也懒得和傻子解释。

    水渐渐也凉了,柳延被擦的干干净净,像个刚出笼的小包子。伊墨给他套上衣物,又将物什都归置好了,才掩了门,走进内厢。

    到了榻上,伊墨才对被子里的小包子道:“季玖也好得很。”

    他说的很轻,似乎只是说给自己听,与柳延无关。

    向来他说什么便是什么的,柳延自然信他,却也一时半会儿变不了自己脑中观念——因为傻子都固执,可内心挣扎一番,也就依了。

    柳延道:“那你叫我季玖,我也应你。”

    伊墨“哧”了声,道:“你这辈子除了吃和睡,哪一点比得过前两世?”

    柳延不急不恼,相当宽心的回他:“那你也喜欢我。”语气铿锵。

    伊墨原本就要说“谁喜欢你”,猛地想到这话一旦说出来,这一夜都消停不得,顿时闭了口,有些恼又有些不甘的躺下了。后脑刚沾上枕头,伊墨就立刻知道,被傻子一句话堵的连反驳都不能的自己,才是真正的傻子。

    正欲有所表现,伊墨却突然抿唇从榻上坐了起来。柳延向来是一沾枕头就睡,他这么一起身,柳延的睡意就溜走了些。

    柳延跟着坐起身,问:“怎么了?”

    伊墨道:“无事,故人来访。”说着欲离开,柳延扯了他的袖子,眼底的牵挂浓的化不开。就是傻子,也知道这些年从不与人交往的伊墨,是有事了。

    望见他神情,伊墨顿了一下,随后又弯腰过去,在柳延脸上亲了一下,说着无事,打开房门走了。

    院门外,站着许明世。刚走到门前,还未来得及伸手叩响门环,木门就无声无息的敞开了。

    许明世也是见怪不怪,迈腿跨进了小院,抬头就对上了伊墨的眼睛,正在夜色里悄然无息的亮着。

    他们一人依旧风华绝代,容颜不改;一人早已须发皆白,皱纹苍苍。

    倒真是故人了。

    故人相见,自然是开门见山,无需那套繁琐扭捏,凡人的客套不适宜他们。所以伊墨问何事,许明世就答要请他帮忙。

    伊墨沉默了片刻,道:“我走不开。”

    “我通知沈珏了,他明日就赶回接你的手。”许明世道:“这事非你不可了。”

    伊墨点了点头,其实知道,这人匆匆赶来,想来确实是大麻烦。他是个不爱麻烦的妖,却被沈清轩拉入了红尘十三载,在他走后,连沈家的末路都出手相助了,又怎么会不帮这个十三年中,常常来做客的小道士。连与他有深仇大恨的沈珏,都始终想不好,到底要拿这个常常来家中做客的道士该怎么办。

    凡人都念着一面之情,他们虽是妖,却也念着十三年的情分。

    回头看了眼掩成一道缝的房门,伊墨道:“稍后便走,你候着吧。”说着回到房中。

    柳延在榻上等他,等他来了,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虽傻,却不是连危机感都没有,来了故人,他怕伊墨会离开。

    可伊墨确实要离开。

    伊墨道:“明日沈珏回来,他会照顾你。我出门一趟,快则一个月,慢则半年,你在家等我。”

    柳延睁着大眼睛,像是听不懂似地,傻傻的望着他。

    伊墨又问:“听清了吗?”

    柳延呆了半晌,才嚅嗫着道:“可是……我从没和你分开过。”说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口一酸,自己就红了眼。

    ——我从没和你分开过。

    一个傻子的话,本不该在意什么。可伊墨,也切切实实感到了难过。

    与柳延来说,他们不曾分离过。与他来说,他们已经分离过很多次,并且,每一次都很久,很久。

    这一次,最多也不过半年而已。

    伊墨说:“有什么可哭的?你在家等我就是。”

    傻子望着他,许久才又问:“会好好的回来吗?”

    伊墨扯了扯唇,道:“还没什么能伤得了我。”

    他这样说,柳延就不再担心,他在眼里,这人是无所不能的,没有什么能伤害的了他。由此可见,他虽傻,却和前两世一样,有一双毒辣的眼睛。

    也正因为他傻,所以他不知道,能伤害伊墨的,除了伊墨自己,还有他。

    伊墨弯着身,亲着他的额头道:“在家好好的,听沈珏的话,等我回来。”

    柳延的大眼睛里噙着泪花,虽然不舍,却也没有胡搅蛮缠,点着头道:“我乖乖的,我在家等你啊……”

    我在家等你。

    伊墨为这句话不自禁的微笑了一下,随即离开。

    柳延抱着被子,破天荒的没有沾枕就睡,而是睁着眼,呆呆望着重新被关好的房门,一夜未合。伊墨走了。

    沈珏来时,见到的就是巴巴望着房门,脸上挂着泪痕的柳延。默默地叹了气,沈珏知道自己责任重大,少了一根汗毛,父亲都会踹自己的。

    走过去连哄带劝,柳延下了地,却不要他帮忙,自己穿了衣袍,洗漱过后坐在桌前安安静静的吃饭。

    吃完饭,又回床睡了。晚上醒来,又是简单梳洗,重新吃过晚饭,再去睡。

    第二天,一切照旧。

    第三天晚上,沈珏烧了热水抬了浴桶进房,柳延也不要他帮忙,自己关了房门默默地把自己洗干净。

    没了伊墨,他仿佛一夜成长。原先沈珏记忆里那个连饭都吃不好的傻子,现在已经能将自己打理得很好。

    除了束发。

    他总是束不好,往日这些事都是伊墨做的,衣袍尚能看着学会如何穿,束发却难倒了他。试了几次都失败后,柳延摔了木梳,从里袍扯了一块素布,将自己松松垮垮的绑了一下。

    晚膳时沈珏见了那块素布,道:“白色是戴孝。”

    柳延当场就将那布扯了,连发丝都生生扯下一缕。

    沈珏眼皮跳了一下,隐约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爹爹狠绝的影子。已经一个月了,柳延一个字都没有说过,不吵也不闹,安安静静地守在屋子里。

    沈珏离山时知道他说话费力,也不曾听他流利的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所以并不放在心上。

    一个月后,沈珏见他每天吃好睡足,却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慢慢消瘦,就知道这样下去不行。

    也不管柳延怎么反抗,将他带下了山,去山下城镇里游玩。

    一路上柳延都不合作,只要沈珏不注意,掉头就往回跑,拼命拼命的想回到山上去——他答应伊墨的,在家里好好等他。

    沈珏抓了他几次,最后想了想道:“他没事的,只是一时半会回不来,你若是不开心,就这样瘦下去,他回来了会不高兴的。”

    其实也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一些道人和尚降妖伏魔时手段太过激烈,又不分好坏,全部斩杀。终于惹恼了妖魔们。

    妖魔自古不分家,事实上还是有间隙的,这一回却聚集在一起要复仇。事关重大,许明世怕无辜的凡人也遭一场血洗,这才请了伊墨去,调和也罢,杀人也罢,以伊墨的道行,这些小妖小魔或未脱离肉体凡胎的降魔卫道士,都拿他没辙。

    许明世知道自己的道行,在人间行走遇到个把敌手还可以应付,多了他便是死路一条。而伊墨却不同,他是要成仙的妖,两方都没有他的敌手。

    他这把年纪,早已看透这世间规则。

    拳头硬的人,才有说话的权利。

    柳延听了他的话,等了许久,才点了点头。他自己也知道,最近清瘦许多,再不是浴桶里,伊墨说的那个小胖子了。

    沈珏见他答应了,连忙拉着他,带他去城中繁华之地游玩。柳延跟在伊墨身后,也下过山,却因为伊墨要寻找那一魂一魄,就算遇到热闹,也是转身就走,从未带他玩过。而今柳延算是开了眼界,才知道人间有这许多好玩的东西,耍猴子的,敲大鼓的,拍案讲书的,搭了个场子唱戏的,还有表演喷火的,胸口碎大石的……,他的眼睛转来转去,一天下来,眼珠子都累得疼了。

    第二天在客栈起身,洗漱早膳毕了,沈珏又带着他玩,玩累了就在茶楼上歇歇脚,饮着茶,吃点心。这样日复一日,两个月过去了。柳延虽不曾再瘦,却也没有再胖起来。他终究,还是挂念伊墨的。

    人心中一旦有了挂念,就是傻子,也会尝到相思之苦。

    柳延晚上在陌生的床榻上,板着指头算日子,他在山中住了一个月,又下山玩了两个月零七天,他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数,因为脑子不济事,数了许多遍,天都亮了,才数出来,伊墨走了三个多月,一共是九十九天了。伊墨还没有回来。

    抱着被子,柳延忍不住又想哭了。他想他,挖心掏肺的想。

    第一百天,柳延不肯再玩了,坚持要回山。沈珏劝了几次都无用,也就罢了,不再劝阻。他知道有些事情,劝阻是无用的。

    在外一个人这几年,沈珏走着走着,就会觉得累,想到伊墨找了这许多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沈珏觉得,若是自己,一定坚持不下来。

    比起沈清轩的三生,沈珏有自知之明,他才是娇生惯养的孩子。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先是沈清轩护着,沈清轩没了,是伊墨护着,一直护到今天。

    可以说,几乎没有挫折,也就没有什么吃苦耐劳的精神。

    对皇帝,沈珏承认是喜欢的,但喜欢到什么程度,却难说。起码沈珏知道,还没有喜欢到,可以寂寞寻找几百年的地步。

    在路上一个人走的时候,沈珏会想家,很想。也许是婴儿时骤然失去父母,虽然没有记忆,却有敏锐的本能意识,所以被沈清轩抱养了后,就格外恋家。

    恋爹爹,恋父亲。想家。

    但是,家已经变了模样,沈珏又害怕回来。怕看到伤心的伊墨,也怕看到,不再有风华的爹爹。

    一路上静静想着心思,沈珏走在后面,倒是柳延因为心急,所以走在他前面。他傻归傻,出了城门,怎么回山的路却记得清清楚楚,而在城里,他却是一点也不识路的。

    刚出城门一里地,就听见了远处传来的敲锣打鼓声,有人吹奏的特别喜庆的调子,透过空气传入他们耳里。

    柳延在城里待了两个月,也见识不少好玩的事,却从未听过这么欢快的乐曲,顿时停下脚步,问沈珏:“那是什么?”

    沈珏一听就知那是什么,便回到:“有人娶亲。”

    “娶亲?”柳延迷惑地问:“那是什么?吃的还是玩的?”

    沈珏笑了一声,只好拉他朝前方走去,一边走一边跟他解释娶亲是什么——就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拜过天地和高堂,回家过日子。

    沈珏详细解释了成亲的过程,接着又意犹未尽的加了自己的注释:成亲之后,两个人就不能分开,要一直在一起,老了,死了,埋进同一个墓穴里。

    柳延听着的同时,也直勾勾看着黄土大道上逐渐走进的迎亲队。

    为首的新郎官长的很是憨实,骑了一匹高头大马,后面是鼓乐队,接着是一抬大红花轿,缀着彩色绣球。

    沈珏说:“走吧,有什么好看的。”说着拔腿就走。

    却不料正是此时,柳延猛地甩开他的手,像个发射的炮仗似地朝那花轿冲了过去,动作快的简直都不像个傻子。

    迎亲队顿时乱了手脚,谁也没料到会半途杀出这样个人来,像是要抢亲似地,直奔新娘的轿子。

    等柳延钻过两个轿夫的身侧,挥起了轿帘后,两旁的妇人才反应过来,一边惊声怪叫着,一边就要拦他。

    却又哪里拦得住此时的柳延。

    柳延看到了轿子里蒙着盖头的新嫁娘,一身大红衣裙端庄坐着,似乎是被吓着了,动也不敢动。

    柳延一把扯了她的红盖头。

    这个时候已经有反应过来的人,挥着手里的鼓乐之器要揍他了。沈珏倏地扑过去,抓住柳延肩头,一甩手就将他扛在背上,疯了般跑起来。

    两三下就没了踪影。

    只剩一队没有反应

    72、卷三·七 ...

    过来的迎亲队,和失了盖头的新娘子。

    由于沈珏奔的太疯狂,所以柳延闭着眼,只觉得耳朵两旁风声呼啸。沈珏就这么扛着他,一路奔回山。

    等回到家,把背上柳延放下来时,沈珏发现柳延脸色都白了,这才后悔自己奔的太快。

    一侧脸,却见柳延手上紧紧攥着一个红盖头,因为一路攥的极紧,所以手指都根根泛着白。

    沈珏若有所思的望着他的脸,又看了看他手中攥着的红盖头,来回几次过后,就明白了。

    因为明白,所以才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沈珏叹道:您果然是我爹。

    三生三世,执迷不悟,执迷不悔。

    日光澄澈,院子里摆了一张木椅,柳延坐在椅子上,正闭着眼打盹,神态恬静,轮廓在金色光线里,也呈现出一种柔美。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