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63、第二卷·三十一 ...

    季玖判断的没有错误,一开始的匈奴军,是急于求成的,所以头一个月里大大小小的攻坚战,隔两天就有一场。季玖乐于看到这种局面,如不是知道不可能,他巴不得这些敌军都傻呵呵的往城墙上撞个头破血流才好。他的将士,这些年仅长弓手,就练出八千。虽不能个个百步穿杨,但在守城战中,是长弓手们最大发挥的战场。更不论长枪兵,特制加长的枪柄,对付攻城的敌人,以一挑十。

    所以匈奴一旦停下,季玖就会让人去骚扰骚扰,希望能引得他们来打。

    说到底,这场战看似他被动守城,事实上最想要打的,还是他。

    但随着仗时拉长,匈奴人也敏锐的嗅到了圈套的味道。硬拼是不划算的,况且,城里的统帅,不打算与他们硬拼,只想消耗他们。一旦察觉到这点,匈奴军队退至五十里,筑营扎寨,再谋战局。

    季玖看着他们撤退,又听探子们的回报,只皱了皱眉头,却什么也没说。

    军马休整着,季玖也暂时无事可做,每天四处晃荡,一会去马厩,一会又去了草料场。更过分的,他居然钻进了草垛,睡了一天。

    将领们四处寻觅,都找不见他的身影,只有沈珏嗅着味道,一路找到草料场,又在摞的高高的草垛里,扒出了睡得死成死沉的大将军。

    沈珏知道他累的很,看着没事,只是看起来如此而已,眼下的青紫骗不了人。也就持着剑,坐到另一垛草料上,守着他。

    季玖睡醒了,就知道沈珏在身边。眼也没睁开,扒了扒周围的草料盖在自己身上,权当一床被子,而后一动不动。似乎是在发怔,但因为他是闭着眼,所以沈珏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良久,才听季玖问:“申海是什么来历?”

    沈珏没想到他会问申海,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季玖却眼皮都没动一下,直接抛出了一个自己推测的答案,“沈家后人?”

    沈珏觉得自己脑门上都出了冷汗。抹了一下额头,沈珏道:“是。”

    季玖说:“说来听听。”

    沈珏就说了。

    申海曾祖母,原是伺候沈清轩的丫头,自从沈清轩与伊墨的事传出去,另外两个丫头就不愿意留下来伺候了,觉得腌臜,又怕伊墨是妖,吃她们。原本沈清轩院里就只留了三个丫头,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这一走,就只剩一个小丫头,那年才十三岁。丫头叫清屏,沈清轩说要是害怕她也可以走,去账房拿十两银子回家。清屏却不愿意走,就留了下来。忠心耿耿的伺候着沈清轩,和当时还幼小的沈珏。

    后来沈清轩没了,沈珏被伊墨带走,丫头就一个人守着空院子,每天照常打扫收拾。沈珏的叔叔,沈祯回家了,见她忠贞又温善,长的也算不差,也不在意她年纪大了,将她收了房。清屏成了妾室,生了两个孩子,都是男孩。

    后来沈家遭难,伊墨救了他们,沈家改姓了申。

    这申海,就是清屏的曾孙。因为清屏从小伺候沈清轩,所以这里面许多事,她都是知晓的。虽然沈家没了,她也常常将这些事当故事,说给自己的儿孙听,儿孙娶了媳妇,她又说给儿孙媳妇听。直到七十三岁老死,才不再念叨她曾经伺候过这样两个人,一个人,一个妖,都是男子,却那么好。

    申海自幼就知自己该姓沈,祖上也有风光,所以立誓要为沈家洗冤,光耀门楣。这才万般施展手段,成了皇帝的心腹谋士。

    季玖不言,许久方道:“皇上知道吗?”

    沈珏说:“知道。”

    “以后离申海远点。”季玖说。

    “为什么?”

    季玖这才睁开眼,带着一头杂草坐起身,一边收拾着自己,一边道:“此人心思太重,皇帝用他,却不会信他,更不会成全他。所以这辈子,他是没有替沈家沉冤昭雪的可能了。你要有心,就提醒他,让他后人也入仕,他这辈子完不成的心愿,或许皇帝会让他的后人完成。”

    沈珏不答。

    季玖见状就笑了一声:“你想说什么?问我为何不帮是不是?实话说,我帮不上他。皇上若是不知道他的底细,我尚且能添些助力,皇上已经知道他接近自己是为洗冤的,我就帮不上了。”

    说着季玖站起身,系好斗篷,往军营方向去了。还有一些话季玖没说,也不打算说。

    要知沈家之所以会满门抄斩,无外乎,是宫中皇子们争夺帝位下的牺牲品。而当今圣上,也同样诞生与皇权的争夺战里。

    这是皇帝的心病。皇帝不会为了区区一个申海,就将自己心中症结摆出来,再一次亮给天下人看。

    所以,申海的目的很难达到。但只要他坚持不懈,也许,下一位皇帝,能替沈家平反。

    要知当今圣上,只有一位皇子,即太子。

    这些事,或许将来皇帝会自己和沈珏说,但那个时候,一定是,帝王动心,肯信赖他了的时候。现在,还不会。

    季玖不再操心沈珏的事,沈珏与皇帝的风流韵事,与他有何相干呢?既然两厢情愿,将来如何,听天由命吧。

    冬天还没过去,城下与城上,攻防双方大军对峙。

    城下有兵卒叫阵,伴随着号角助威,破口大骂,骂守城官兵缩头乌龟,只会躲在城里,不敢出来杀一场。

    城上有兵卒回应,伴随着擂鼓助威,亦大骂还击,骂他们言而无信,说过年时进城,到现在还缩在城外不敢进来。

    口水仗也是战,双方将领都知道兵士需要鼓舞,骂战也不可小觑。许是知道这是一场恶战,双方统帅,都表现的非常心平气和。

    就这么着,要过年了。

    于是城上骂战的有了新词,说渴不渴,饿不饿,想不想吃我们汉人的饺子,鸡蛋的皮,金灿灿,猪肉大葱的馅,香喷喷。还有陈年佳酿,喝得那个美啊,一闭眼看到的都是俏娘们。

    词一说完,守城官兵全部笑喷了,有性子活泼的,顿时扯起嗓子来,唱起了荤曲。曲子里都是哥啊姐啊,俏妹妹,软姑娘。

    年还没过,他们先欢腾起来了。原先骂战的只一个人,扯着嗓子上下对骂,后来一个人就压不住了,城楼上的人都在骂。匈奴人也压不住脾气,冲上去十几个,帮着骂,却因为不通汉语,骂的都听不懂,一时间城上城下,都是活蹦乱跳,手舞足蹈。

    季玖听他们骂的热闹,走到城楼上去观“战”,却因为在匈奴两年,听得懂一些匈奴话,在对方一句咒及先人的话里,季玖取了自己的铁弓来,玄黑乌铁打制,重三十斤。季玖拉开弓,羽箭上弦,眯起眼,飞矢流星般破开气流,呼啸一般,穿透那人聒噪不休的咽喉。

    旁边守城将士先是一愣,继而高声欢呼起来,先时欢呼声还乱着,慢慢的整齐划一,迭声喊着:威武!

    成千上万的将士一起呼喊,那一瞬,地动山摇!

    匈奴军中骂阵的数十人,匆匆抬着同伴的尸体离去。

    匈奴依旧没有再攻城。

    大年三十晚上,季玖运了十几车酒来,平分给了这几万兵士,一人一盏刚刚好,再多就没有了。

    营中的军士们排着队,挨个饮了自己的一盏热酒,季玖又将酒送到了城上,还是每人一盏。从头到尾,也只有一句话:仗打完了,让皇帝赏酒,大家喝个够。但今夜,只能饮一盏。

    季玖自己回到屋中,伴着远处飘来的爆竹声,取出一支酒葫芦,里面是那人送的春酒,四十年的陈酿,以他的酒量,也会醉。

    他饮了一口,含在口中,却没有急于吞咽,只是含着,将凉酒含到温热,才缓缓咽下去。是甘甜的,却又泛着苦。

    他舍不得喝,只饮了两口,就停下了。

    他要留着,直到自己该做的事做完,再痛痛快快醉一场,就可以长醉不醒。

    一个冬天的对峙,变成了一场僵局。年后开春,依然如故。

    季玖坐在城楼的台阶上,明显心事重重,沈珏过去询问,季玖却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不太对。”却又不说哪里不太对。

    太安静了。

    这样的安静不是季玖想要的,也不该是匈奴军的作风。自古以来,历朝历代都有将军出兵试图剿伐,却大多无功而返。因为那是一个游牧民族,打得过便打,打不过就走。不需要种田养桑,没有任何拖累。只需有水草肥美之地,就可以合家迁徙。

    季玖一动不动的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珏站了一会,也坐在他的身边,望着城上将士,等了会道:“将军想到什么了?”

    季玖说道:“这些年,我们在厉兵秣马,匈奴人在整顿部族。此次右贤王亲征,却为什么只有区区六万兵马?”说着季玖看向沈珏,认真问他:“不到十万大军前来攻城,摆出要入主中原的样子,你信吗?”

    沈珏很快也想到了,问:“有援军?”

    季玖点点头:“一定还有兵力,但我们不知道在哪里。”

    沈珏凑到他耳畔问:“我去查?”

    季玖摇摇头:“不用。”

    “为何不用?”

    “就是知道在哪里,我们前面有六万军马挡着,如何杀得过去?”季玖淡淡道:“我若是他,就将大量军马,埋伏在首军背后,只等我们大意出击,他们就可合围而上。”

    季玖说着,自己突然笑了,喃喃道:“我原只是想消耗他们,现在看来,没有贸然出击倒是做对了。”

    回到营里,季玖摆开地图,又改了主意,指着图对沈珏道:“你沿着这条山脉去查,来回五日足够……”略顿,季玖道:“若不安全,就立刻返回。”

    沈珏笑了一下,沉声道:“我虽没什么本事,这点事却也难不住我。”说着就匆匆离去了。

    五日后沈珏返回,面色凝重,一路冲进季玖营里,凑到他耳边道:“埋伏了大约八万铁骑,加上城外六万,共十四万。”

    季玖闻言反而踏实了。匈奴人整顿好了部族,磨刀霍霍就等着这一战,这一战胜了,铁骑入关,关中的富饶便是战利品,而新即位的大单于的威望就更加如日中天,那些表面降服内里不服的部落也就踏踏实实跟着单于生死效忠了。所以这一战,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游猎。而是真正的关乎到匈奴王廷的兴盛荣辱。

    “将军。”沈珏在他身后问:“打还是不打?”

    季玖答:“打!”

    打是一定要打的,怎么打却是个问题。十四万铁骑,灵活机动,匈奴兵各个擅马背骑射,真要迎面对上,季玖怎么算结果都是自己损兵折将超过对方。

    亏本的事,生意人不做,沙场上的将军更不能做。因为他们手中握的是人命。

    又是一个月,春暖花开。

    紧闭了数月的城关突然门户大开,大片黑压压的人马涌出,领头者一身玄黑铠甲,端坐在马上,身后旌旗飘扬,一个大大的“季”字。

    元帅亲自出城了。匈奴探子连忙返回营地报信。

    季玖领精兵三万,直冲匈奴营地,厮杀一日后大军往西边撤退,西属有一山岗,岗上乱石叠生,树木稀少,远观如凤凰引颈高歌,又叫凤鸣岗。季玖带兵撤退至岗上,夜里燃起烽火,漫山遍野的火把,燃起来在孤岗上,将夜幕都辉映成了红色,连绣着“季”字的旌旗都变成了血红,如魔似幻的景象,仿佛凤凰涅槃。

    季玖站在最高处,俯望着随自己而来的这些兵士,问:“怕不怕?”

    “不怕!”

    “粮草可维持一月,此处没有水源,”季玖挽起唇角:“怕不怕!”

    “不怕!”

    “他们敢攻上来,就将他们杀回去!”季玖说:“没有肉,就杀了他们的马匹充饥,没有水,就饮他们的血,好不好?!”

    “好!”

    季玖笑了。

    孤军奋战是每个将领都不愿意面对的局面,因为它通常代表死亡。而季玖就这么泰然的将自己放进了绝境。

    岗下被匈奴军包围,他们不断往上冲,又一次次被弓弩手逼退回去,本来碎石遍布的山岗就不适宜马匹奔腾,他们还要面对石缝里埋设的绊马索。常常从马背上掉下来,被弓弩手射成鲜血淋漓的刺猬。

    半个月过去了,岗下尸体成山,被松动石块蹩断腿的马匹也日渐增多。

    这晚季玖清点人数,出城的三万人马,还剩一半。但岗下匈奴军,却是他们的两倍。

    兵士们都沉得住气,只是目光越来越凶狠,泛着嗜血的光。战争就是这样,将人打成了狼。

    季玖在等右贤王耶律德厄出兵。那埋伏的八万铁骑原先是要来包饺子的,现在,季玖相信耶律德厄在犹豫。

    倚着巨石啃着干粮,将领中有人问他:“要是那个右贤王不出兵怎么办?”

    季玖答道:“他会出的。”

    “为什么?”

    “他丢不起这个人。”季玖笑笑:“耶律德厄是他们的勇士。现在对方统帅就在他百里之外的山岗上,身边只有一万多的兵力,而他却不敢出兵斩杀……这种事传出去,他会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即使明知道是陷阱?”

    “即使明知道是陷阱。”季玖说。放下手中硬饼,拨着火堆淡淡道:“战局进行到这天,已经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了。我们到了凤鸣岗,阴谋就是阳谋。你担心他不出兵,其实也是有道理,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他出兵的可能性太大了,我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理由让我放弃这次机会。”季玖说。

    况且他在这里,敌方统帅就在百里之外的孤岗上,这个诱惑太大。大到连季玖都深觉,若是换个位置,自己也会冒险的。

    战场上从来没有稳操胜券的将军,不论是谁。只要胜败五五开,就值得一赌,甚至有时候,还要赌那千分之一的机会。每一个将军都是赌徒。

    季玖是,耶律德厄也是。

    十天后,耶律德厄出兵了。

    八万铁骑联合剩下的四万多军队牢牢地围住了凤鸣孤岗,将山岗围了个水泄不通,所谓十面埋伏,也不过如此。

    真正的大战拉开了血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