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60、第二卷·二十八 ...

    作者有话要说:昨儿个被各种评论摧残一天,可能被摧残之下不在状态,有人说这一章写的又绕又罗嗦。

    稍微修改了一下,我看了看,依然又绕又啰嗦。

    但是,如果我不又绕又啰嗦,让你们集体晕菜,怎么能稍稍报复一下这么久以来,对我施加各种鸭梨的童鞋们呢?哈哈哈哈哈!!

    于是,恐怕最容易被绕晕菜的,还是这段时间以来各种脑补各种观念各种啥啥的童鞋们。

    因为你们会被自己的脑补折磨死了。嘿嘿。

    伊墨抱了他一会,退出季玖的身体,默默将两人身上的污渍拭净,又取过干净衣袍来,给季玖换上了,穿戴好,才垂下眼,不再做任何隐瞒,将所思所想说出口:

    “你拉着我要抱的时候,我当你是沈清轩。”

    又道:“季玖与沈清轩在我眼里是一样的。”

    季玖听了这话,既不难过,也无欢喜。他知道自己死了,彻彻底底从这桩事情里死去,所以心头像是破了一个大洞,有空气在洞眼里对流。

    或许是因为季玖已经死的彻底,所以季玖安静的躺着,思考着自己的问题。他有过很多疑惑,关于季玖,关于沈清轩,关于伊墨,关于沈珏,关于这前生今生,季玖曾经花了大把精力去想,去思考,去理解。但是,或许一直被扯在漩涡里脱不开身,季玖知道,就算想的再多,也还是不够透彻的。

    今天终于可以了。

    季玖死了。

    愤恨的季玖、绝望的季玖、知道前情的季玖、怜惜的季玖、退让的季玖、悄然心动的季玖……都湮灭了。

    也许,并不是死于那句‘沈清轩’,也不是死在伊墨手里。

    季玖知道,他是死在明知无望,却还偷偷希望的自己手里。那句话,那个名字,不过是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心动的那一瞬间开始,季玖已经走在死亡的路上了。而今日,不过是尘埃落定。

    季玖没有任何怨言,明知不该做的事还要做,明知不该喜欢却喜欢了,结局当然要泰然迎接。

    死去的季玖跳开了漩涡,远远站在岸上,望着那个可以吞噬人心的黑洞。

    满目疮痍,莫名的硝烟弥漫。这是这么久时间以来,里面的真正景象。

    明明都想要互相善待,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能做到。

    许久之后,季玖带着叹息,终于说话了。

    “伊墨,我们曾经有很多时间在一起。可你从来不说沈清轩,不谈前世,甚至最初的日子里,你除了每夜来寻我做这床笫之事外,你都没有解释过你是循着我的前生而来。为什么?”

    他仿佛只是一个随意的问题,只是好奇,只是疑惑。尽管伊墨知道他不会说无用的话,却也没有细想,他习惯了,面对沈清轩时不去思考,只要坦然接受就好。

    伊墨说:“不想说。”

    “为什么不想说?”季玖问,沉默了一下,道出自己的推测:“怕我嘲笑?同情?拒绝?”

    伊墨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实一开始,他有很多机会告诉他,或许就不会得到那样强烈的抵触。但是第一夜时机不对,所以没有说。后来他跪在自己面前磕头,明明那么悲愤,连他自己也那么委屈,却还是没说。再后来,季玖知道反抗无用,连反抗都没有了,任由他为所欲为时,他也没有说。甚至……到现在,也没有明确的谈论过。

    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去解释?为什么不告诉他?

    伊墨想了很久,最后迟疑着,道:“不知道,就是不想说。”

    能说,而不想说。能解释,能缓和开始的兵戎相对,却不去做。

    季玖轻声发问,“是不是,因为我对你不好?”

    伊墨没想到他会这样问,当场愣住。

    季玖等不到答案,便坐起身,逼过去盯着他的眼,又重复一遍:“是不是,因为我对你,不好?”

    伊墨没有说话。

    “所以,只有我对你好、愿意躺在你身下的时候,你才会念出你喜欢的名字,我对你不好的时候,你从来不会去说。”季玖问:“是不是这样?”

    “因为你觉得,只有对你好,喜欢你的那个人,才是你想要的沈清轩。”

    “对你不好的,拒绝你的,就算你抱着他,口口声声说是一样的,但其实,你的内心里也不认他是沈清轩,不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是不是?”季玖认真的问。

    伊墨依然,在沉默。

    季玖在他的沉默里,明白了。或许还有很多地方,他依然茫然,但是起码此刻,季玖知道自己掌握了部分真相。

    季玖理了理衣襟,问:“前尘的事,都是我自己查的。如果我不查,你打算什么时候来告诉我?”

    这个问题,伊墨同样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依然沉默着,坐在一旁。

    “以前沈珏告诉我,你最开始连成妖都不是出自本人意愿的。而是被一个道士使了诈,讹你一回,你才成了妖。所有的妖都想成仙,所以你就修仙。如今已经两千年。伊墨,我能不能这样说,”季玖顿了一下,“这两千年,你没有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因为你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是不是?”

    季玖摇了摇头:“沈珏说,你与沈清轩好,也几乎是他爹强行做成的。所以,是沈清轩执意要与你好,你才同他好,对吗?”

    关于这一段,伊墨点头承认了,“是。”

    季玖揉了揉额角,觉得自己头痛起来。

    是真痛,蕴满无奈的疼痛。

    季玖道:“你这样的妖,是该去修仙的。因为你真正对这个世界无求,却被我前世拉进了红尘里。”略顿,他道:“也恰恰是因为你无所求,所以你才会轻易被前世的我扯进了红尘。……或许,他对你太好了,好到让你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事。就有了欲求。”

    “但你的欲求,却又是极度自我的。”季玖笑了一下:“因为你只要对你好的沈清轩。”

    伊墨蹙眉,想了一会反问:“有何不同?”

    季玖望着他的眼,认真道:“你若是喜欢我的前世,一直寻来,就该直面今生的我。你知道你眼前的季玖是沈清轩,你就该接受他的所有好与不好。”停顿下来,季玖抓住了他的手,“但是到今天,你们父子,只要对我对你们好,那我的不好呢?就不是沈清轩了吗?”

    用力钳住那只手,季玖不再容许他逃避,季玖提高音量,问:“所以,你到底是喜欢沈清轩,还是喜欢沈清轩对你的好?!”

    伊墨低下头,看着两人相扣的手,看了很久,才抬起头来,淡淡道:“你知道自己是沈清轩的转世,所以你有了怜惜,那么你愿意躺在我身下,是因为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对沈清轩的感情?”略顿,怕自己说的不够明白,伊墨又补充道:“你喜欢我这个妖?还是喜欢上,这个妖对沈清轩的追恋?这其中你分清楚了吗?”

    季玖呆了一下,两人互相望着,眼底俱是迷惑。

    是喜欢那个人,还是喜欢上那份感觉。或者说,是爱上他,还是爱上他给的爱情。

    伊墨仍然在问,“你喜欢我,是季玖喜欢,还是沈清轩的转世喜欢,你分得清楚吗?”

    他就这样一句话,几乎将岸上的季玖,又扯进了漩涡里。

    仿佛进入死胡同的季玖却突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伊墨说的固然有理,对沈清轩的追恋确实感动了他,但自己若没有一丝的喜欢,又怎么会在他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后。还会在这里,与他缠绵,与他交谈。

    季玖点了点头,铿锵的答:“我分的清。”也就无形承认了,尽管经历了这么多不堪,他还是喜欢他。

    “分不清的是你,”季玖说:“你要沈清轩的好,却不要沈清轩的不好。难道你不知道,不管好不好都是沈清轩吗?”

    季玖说着自己都无力了起来,道不明是恨铁不成钢,还是同情这局中的两个人。只觉得无力。

    重新倒在床榻上,季玖无力的横臂搭在自己脸上,几乎是请求着道:

    “拜托,若是来世还要找沈清轩,请主动一点。主动做点什么,绑走也好杀了也好,他要是拒绝你你就掐死他也好。他不接受你你就追着他不停解释直到他疯掉为止……怎么样都好,不要这样被动的什么都不做,什么都等沈清轩做。他要是能活千年,也就惯你千年,可他只能活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每一世,都莫名其妙的宠着你!况且,你不接受他的不好,又怎么会换来他对你的好?”

    他说的极无奈,又好气,伊墨低□,搂着他的肩头,揉进怀里,他确实不知道怎样去分辨季玖与沈清轩,哪怕他曾经成功鉴别过,知道怒言相向的人是季玖,沈清轩永远不会对他生气。但是现在……又有什么不同呢?

    伊墨几乎能想象的到他的心情。一定,从来没有快活过。

    但是,即便这样不快活,到最后的最后,也还是喜欢上了自己。

    尽管一直以来,与沈清轩的方式都是不同的,可那样一个忍耐与包容的心思,又有什么差别?

    又何尝,不是“莫名其妙的宠着你”。

    伊墨抱着他,静静想了很久。他喜欢这样的季玖,也就是,他喜欢这样的沈清轩,的转世。同样,他喜欢这份好。

    伊墨说:“你就那么在意,我叫的是沈清轩,而不是你?”

    季玖睁开眼皮,很奇怪他怎么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我有很多事要去做,是这辈子的沈清轩必须去做的事,怎么能只做你的沈清轩?”

    “那如果你不用做这些事,你会做我的沈清轩?”伊墨问。

    季玖“呵”了一声:“不知道能不能,但起码,会让你将一开始欠我的那些帐一笔笔还回来,才会放过你。”

    “那么你到底在意什么?”伊墨说:“我叫你沈清轩与季玖有什么不同?你并不否认你是沈清轩。”

    季玖叹了口气:

    “因为我知道,你不叫季玖,是因为你并不喜欢这么长时间来,对你不好的季玖。你若是喜欢我,叫我沈清轩又有何妨呢?那也是我的前生。”

    “可沈珏也说,我不配当他爹。”

    季玖“呵呵”笑了,想起那一次与沈珏的争斗,发现自己空掉的心口,又隐隐作痛起来,缓缓道:

    “因为我不好,所以我就不配当他爹……你们异口同声季玖就是沈清轩,却又在季玖对你们不好的时候,就喊着不配,将季玖和沈清轩分开。”

    “也许,是你们都不接受我也不一定呢。”季玖淡淡说,想起自己被沈珏用剑指上的那一刻,那时候他问,如果我是沈清轩,你会用剑对我吗?

    不,不会。那么这么久以来,有谁,真正拿他当沈清轩过,给予同等的尊敬与关爱?接受他的好与不好。

    都没有。在他努力接受他们的同时,就因为,做的还不够好,所以得到只能这样的结果。

    季玖觉的眼睛有些酸涩,似是要流出什么,连忙闭上眼,什么都不说了,他是死在“不好”的自己手里。

    伊墨哑口无言。

    或许季玖没有说错,从不说往事,从来没有对季玖说过一句“我喜欢你的前世,所以来寻你的今生”,或许的确是潜意识里排斥对自己不好的那一面。

    但是这些,伊墨从来没有思考过。他第一次听他这样说。第一次沉默以对。不知道真实是什么。

    他不知道真实是不是季玖所说:喜欢沈清轩,却局限于只喜欢对自己好的那一面的沈清轩。那么,沈清轩到底是谁?不好的,就不是沈清轩了吗?

    这短暂的时间,伊墨也没有思考明白的可能,所以伊墨就抱着他,在安静流逝的光阴里自问:若是一开始,主动做点什么。是不是,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季玖早已头痛欲裂,此时再难忍受下去,咕哝一句:“天亮了自己走,不送了。”完全睡过去。

    伊墨抱着他,低低应一声,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就这样抱着,贴在一起,感受对方的胸腔里的那颗心,跳在自己身上。

    季玖饮了酒的一夜发泄之后,就这样,静悄悄的睡着了。

    他睡得很沉,天渐渐亮了,连伊墨离开都不知道。

    61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